第30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网游之诸神世纪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蓉儿,怎么哭了?是不是那臭小子又欺负你?”黄药师皱眉走过来,看着郭靖远去的背影强压怒气。

    “爹爹!就是他欺负我!”黄蓉回身就扑到他怀里失声痛哭。

    黄药师轻轻拍着她的背,沉声道:“蓉儿莫哭,我这就杀了他给你出气!”说着他抬步就要去追,却被黄蓉死死拉住。

    “爹,不要。我不许你杀靖哥哥!他可是你的女婿,你做什么动不动就要杀他?”黄蓉一跺脚挡在他身前。

    黄药师冷哼一声,“什么女婿?你不是说他生母还在?那他为何让七兄带他去提亲?这门亲事不作数,他如此欺负你,日后你不要再见他了。”

    黄蓉急了,“爹你亲口答应的婚事怎么能反悔?不嫁靖哥哥难道嫁欧阳克吗?他和他叔父一样歹毒,爹你让我嫁给那种人你根本不疼我!”

    “你!”黄药师看着她那副维护郭靖的样子就堵得慌,这是他们父女俩第几次因为郭靖起争执了?郭靖那般蠢笨,哪里配得上他女儿?可是看着黄蓉满脸泪水的样子,他只能无奈的叹气,“好,我不管你们,但我是不会上郭家门的,若那臭小子有心,便叫他娘来提亲。”

    黄药师说完拂袖而去,留下黄蓉在原地为难。她可以仗着爹爹的宠爱坚持这门亲事,可郭靖呢?郭大娘对华筝的死耿耿于怀,根本不愿她进门,郭靖能坚持下去吗?爹爹还让郭大娘来提亲,怎么办?黄蓉捡起地上的石子狠狠掷到河里,心中烦闷不已。

    郭靖回到家,看见郭大娘费力的搬着瓦罐忙跑过去帮忙,“娘,这些事等我回来做就好了,你快进屋歇着。”

    郭大娘叹了口气,“你又去见黄姑娘了?靖儿,你……当真就非她不娶了吗?你忘了华筝是怎么死的了吗?”

    郭靖动作一顿,垂下头愣愣的看着地面,“娘,蓉儿跟我解释过,华筝的事是意外,谁都不想的,蓉儿那么聪明怎么会当着大家的面害华筝呢?”

    “这都是她跟你说的?她那是有预谋的,当时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又不懂武功,哪里明白这里头的道道?若不是华筝自己觉着不对喊起来,咱们可不就被她唬住了吗?靖儿,你听娘一句劝吧,娘一辈子见了多少事?就算……就算那件事真的是意外,这根刺也扎在我们心里了,你娶了她心里能痛快吗?”郭大娘抹抹眼泪,“靖儿,咱们还是找个淳朴善良的好姑娘过日子吧。”

    “娘,还说这些做什么?我和蓉儿已经订亲了。”

    “订什么亲?你背着我让你师父带你去提亲,你这是要逼我?”郭大娘提起这事就忍不住生气,哪有孩子订亲,当娘的不知道的?

    郭靖急忙解释,“不是的娘,当时情况紧急,蓉儿说若是回来接你就来不及了,她爹怕是会逼她嫁给别人,我没办法才跟师父一起去的,我……”

    郭大娘恨铁不成钢的点着他的额头,“好啊,原来是黄蓉撺掇你不告诉我的!她定是知晓我不会允这门婚事才想了这么一招,你怎么这么傻?被她耍的团团转啊!”

    郭靖一愣,随即又摇头,“蓉儿……不会骗我的,那时欧阳克确实上岛提亲去了。”

    “黄蓉那么聪明不会跑?你不是说她爹很宠她,怎么遇到这件事就急的连告知我一声都来不及了?”郭大娘很看不惯黄蓉耍弄自家儿子的样子,什么事三言两语就把儿子哄住了,这样的媳妇怎么过日子?

    院子外来找郭靖的黄蓉听到他们对话,心里委屈,想到自己方才为了维护郭靖和爹爹吵闹,如今郭大娘指责她,郭靖却沉默不语,她心里更是难受。见郭大娘还要再说,她连忙咳了一声,走到大门口轻声道:“靖哥哥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哦。”郭靖下意识的放下瓦罐站了起来,走出两步又不好意思的回过头,讨好的叫道,“娘……”

    郭大娘板着脸摆了摆手,转身就进屋了。她摆好碗筷,想着不知郭靖什么时候回来,就坐到一边拿了针线篮子慢慢给郭靖缝起衣裳来。缝着缝着她又想起了苏雪云,自从离开草原,这些做饭缝衣服的活都是苏雪云做的,只要有苏雪云在,她几乎什么都不用做,懂事、孝顺,那才是她心目中的儿媳妇啊。

    如今这个……唉,郭大娘摇摇头,听说黄药师是个大魔头,喜怒不定,靖儿若真成了魔头的女婿,日后可怎么办啊……

    郭大娘以为郭靖会去很久,谁知没一会儿就见他回来了。她招呼儿子吃饭,看儿子欲言又止饭也吃不下的样子,心头一沉,问道:“黄蓉找你什么事?怎么这副样子?”

    郭靖低头拨弄着饭粒,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的开口道:“娘,蓉儿的爹爹……说让你去提亲,不然亲事不作数,他就在客栈里,我们……”

    郭大娘惊讶后就笑了,“不作数?那正好,看来黄蓉家里也不同意你们的亲事,这件事就此作罢。娘前些日子去后山采野菜,遇到个姑娘,可是好心的……”

    “娘!”郭靖捂住头趴在桌子上,“娘,我,我不喜欢其他姑娘的,娘……”

    郭大娘张张口,到底没说什么。这是她的儿子,见儿子为个女子如此痛苦,她心酸的不行,颤抖着手摸了摸郭靖的头,叹道:“好,娘去提亲。”

    郭大娘和杨铁心、包惜弱住在牛家村故居,江南六怪也在他们不远处买了个宅院暂住。杨康和穆念慈成亲后则是住在镇里,和杨铁心相安无事。这次要去见黄药师提亲,郭大娘心里不甘愿又有些害怕,便找了大家商议,最后决定由郭大娘和江南六怪前去提亲,毕竟江南六怪是郭靖的师父,也算他的长辈。

    黄药师听说他们当真要来,直接在镇上买了个上好的宅院当做暂住的地方。郭靖和黄蓉见此总算松了口气,选好吉日,郭大娘和江南六怪便提着礼到镇上提亲,只是脸上怎么都露不出和颜悦色的笑容。

    黄药师一一扫过众人的神色,眉头一皱就要开口,感觉到黄蓉在拉扯他的衣袖,又压下怒气闭口不言。求娶他黄药师的女儿竟如此不甘不愿,若不是黄蓉阻拦,他早将他们扔出去。

    郭靖哀求的看着郭大娘,郭大娘心里叹了口气,扯出个笑容道:“黄……黄岛主,先前小儿不懂事,失了礼数,还望黄岛主见谅。今日我和靖儿的几位师父特地前来提亲,黄岛主你看……”

    “哼,我黄药师的女儿如珠如宝,若非七兄做媒,如何也不会许给郭靖……”

    黄药师话还没说完,就见柯镇恶一敲拐杖冷哼一声,“当我们靖儿非要娶小妖女吗?黄老邪,若不是你女儿哄骗靖儿,靖儿怎会违逆母命、师命?”

    “放肆!”黄药师轻轻吐出这两个字,眼中闪过寒光,不见动作,却令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浓重的杀意。

    郭大娘何时见过此等高手?登时吓白了脸,抓住郭靖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们回去……快……靖儿……”

    “爹!”黄蓉一把拉住黄药师的手臂,又是焦急又是恼怒,也不知是在气江南六怪不识抬举还是气自家爹爹不给他们面子,但无论如何今日不能让爹爹出手。

    郭靖也哀求的拉着郭大娘和柯镇恶,“娘,师父,我们说好的。”

    韩小莹想到自己和张阿生的事,叹了口气,小声劝道:“算了,别让孩子为难,不然将来孩子心里有怨一辈子不幸福,岂不是我们的罪过?”

    柯镇恶移开视线,面色阴沉到底没再开口。郭大娘见状胆战心惊的说了几句场面话,黄药师忍着气点了下头,这亲事就算说定了。至于何时成亲,双方却都没心思商议,且郭靖早说过大仇未报不会成亲,郭大娘也就顺势告辞,黄药师一句话没说,双方不欢而散。

    待郭家的人走了,大厅里只剩黄药师和黄蓉,黄药师忍不住说道:“蓉儿,世上好男儿众多,何必非郭靖不可?他那般蠢笨,将来如何护你?你嫁过去岂不是日日受委屈?”

    “爹,靖哥哥会护我的,不然也不会坚持来提亲了,他来了就说明他心里有我,如今亲事已定,爹你不要再说了。”黄蓉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想到这是双方父母定下的亲事就觉得高兴,这下子再不会生变了,谁也不能抢走她的靖哥哥。

    黄药师沉吟片刻,道:“那柯镇恶讨厌得紧,时常针对你,不如我去杀了他,日后便无人找你麻烦了。”

    “不行!”黄蓉突然站起来,急道,“爹你不要去找他们麻烦,不然靖哥哥一定不理我了,爹你不要管了,我的事我自己知道。要是你害得靖哥哥不理我,我就再也不理你!”

    黄蓉任性起来什么话都说,因为从小到大爹爹没一次不妥协的,却不想这次当真让黄药师伤心了。他看了看黄蓉,没再说什么,起身就去了书房。

    黄蓉得偿所愿,见爹爹不高兴也有些心虚,做了饭菜又烫了酒送进书房里。她像往常一样说了几句俏皮话,见黄药师面色缓和下来,就说不打扰爹爹,出门去了。

    黄药师召来下人问小姐去了哪里,下人回说是往牛家村方向去了。黄药师看着桌上的酒菜说不出是什么心情。他虽看不上郭靖,但为着黄蓉也收敛了脾气,之前见郭家那般不情愿,才会说上一句给女儿撑腰,谁知女儿却不领情,还怨他坏事。

    这一年来他几乎都是在找女儿,每次找到都看见黄蓉和郭靖吵吵闹闹,为了郭靖在江南六怪那里受委屈,那是他养大的女儿,怎么能眼看着她被旁人欺负?可他每次想管的时候,黄蓉都拦着他,甚至会用自己来威胁他不许伤人,只因为那些人都是郭靖在意的。

    若郭靖全心全意对黄蓉倒也罢了,可他虽不知内情,却也能看出郭靖对黄蓉并没有像黄蓉那般上心,郭靖……不是非黄蓉不可的。这样的女婿他怎么会认?可今日,他还是认了。

    黄药师给自己倒了杯酒,仰头饮尽,女儿还未嫁,却仿佛已是别人家的人了。他忽然想起苏雪云曾说的那些话,为人子女若是真将父母放在心上,哪里会如此行事?就说那郭靖,何曾因蓉儿去对抗过郭大娘和师父?莫非蓉儿是在怪他选了欧阳克做女婿?他们父女相依为命十六年,终归还是要分开了。

    黄药师取下腰间的碧玉箫吹了一曲,曲中竟似无尽惆怅,他抚摸着碧玉箫叹了口气,恍然间发觉这阵子时常叹气,全然不似过去洒脱。想到他几次找到黄蓉,黄蓉都不许他管她的事,还处处忍让江南六怪那几个老东西,黄药师顿生怒气,留下一张字条便孤身离去。

    女儿亲事已定,留下也是徒增烦扰,倒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

    等天黑时黄蓉回家时,高高兴兴的到书房找黄药师,却看见一张字条,登时恼怒,“爹爹怎么突然走了?被郭大娘知晓定会念叨!”黄蓉追出好远,连个人影也没瞧见,只得闷闷不乐的回了宅院,心里想着编个什么借口才不显得失礼。

    黄药师从这边离去,另一边的小路上苏雪云骑着头毛驴慢悠悠的进了牛家村。迎面走来一个挎着篮子的大娘,苏雪云忙落了地,笑问,“大娘,我跟您打听一下,这村子里可有两个叫郭靖和杨康的人?”

    大娘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不像什么坏人便热情的回道:“有,郭杨两家挨着,一年前他们翻修老宅动静可大呢,郭家的小子住在村里,听说今日去镇上提亲要娶个大家小姐回来呢。杨家小子也是个有本事的,和他媳妇住在镇上,还施过粥呢。你是他们亲戚?”

    苏雪云笑着点点头,“多谢大娘,那我过去找他们了。”

    “哎,好好。”

    苏雪云牵着小毛驴并没有去郭杨两家,而是从旁边的小路直接去了镇上,打听到杨康和穆念慈的住处登门拜访。穆念慈打开门看到她顿时瞪大了眼,整个人都愣住了,“华……华筝?”

    苏雪云看到她凸起的肚子,高兴的笑起来,“念慈,看来你已经得偿所愿,恭喜你!”

    “华筝!真的是你?”穆念慈不敢置信的上前一步,抖着手拉住苏雪云,感觉到她手上的温热,一把将她抱住苦出声来,“华筝,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苏雪云拍拍她的背,忙道:“念慈你可别哭,你有了身子不能这么激动的,要不然杨康肯定饶不了我。你再哭下去我可要怀疑你不喜我登门啦。”

    穆念慈被她逗笑,点了下她的额头笑道:“就你顽皮,快进来,跟我好好说说,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阿康下去找你了,可是只找到血迹和破布,我们都以为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哥哥来过一次,知道你的事很伤心,直接和郭靖绝交了。”

    苏雪云跟着她走进屋,听她絮絮叨叨的问话,心里感觉很温暖。她们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穆念慈性子好,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温柔又善良。落座后见穆念慈还想去泡茶,苏雪云忙拉住她,“好了,你歇着。我又不是什么外人,不用这么客气,要不我下次都不敢来了。你问我那么多问题,我可得说上好一会儿呢。”

    杨康在镇上开了几家商铺,要到天黑才回来,苏雪云正好和穆念慈好好聊一聊。她简单的说了下这一年的遭遇,不过对于被救和习武只随口提了提,只说是遇到机缘了。穆念慈也说了些他们的事,杨铁心和包惜弱果然成了怨偶,包惜弱养尊处优十八年,突然要洗衣做饭甚至下地里做农活,十分不适应。本来杨康赚了银子,送他们房子佣人就能解决包惜弱的问题,可杨铁心硬气的坚决不用逆子的银子,矛盾越来越大,根本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温馨幸福。

    穆念慈轻抚着腹部,神色有些黯淡,“以前我还能经常回去帮爹娘做些活儿,可如今有了孩子,阿康是怎么也不许我劳累的。”

    苏雪云劝道:“还是以孩子为重,他们还不到四十岁,身子强健,少了你帮忙也无碍的,姐夫这是体贴你,你可不要因着这个同姐夫吵。”

    穆念慈笑了,“不会的,当初你给我说过许多阿康的立场,我后来自己写想了许多,便什么事都会多体谅他,幸而他也没有让我失望。”

    苏雪云看她幸福的样子,眉头一挑,“这么说,完颜洪烈没再来过?”

    穆念慈摇摇头,“大金和蒙古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他如今大概也没心思顾及这些了。之前他来找过阿康,想让阿康回去帮他的忙或者为他找到武穆遗书,阿康拒绝了,阿康说只会保住他的命但不会再为大金做事。”穆念慈笑了笑,“阿康现在这样很好,我很满足。”

    苏雪云笑着拿出个哨子送给她,“我过几日就走了,这个给你,等你生了孩子之后吹响哨子,雕儿就会循着声音过来,将你们的信带给我,到时我会过来送贺礼的。念慈,咱们可说好,到时让我给孩子干娘。”

    “你给孩子做干娘我求之不得呢,可是你怎么要走?你去哪里?”

    “我前阵子给托雷送信了,他应该已经知道我没死的消息了,兴许会派人来找我。而且蒙古现在不太平,也不知道我父汗和哥哥们怎么样了,我打算回去看看,这个哨子你拿好了,遇到危险时可以求助,雕儿的身手也不错的。”

    穆念慈听她说要回蒙古了,心生不舍,随即忽然想到她没必要特地赶过来看自己,脸色一变,“华筝,你此次来是……你当初到底怎么掉下去的?是不是黄蓉?”

    苏雪云轻点了下头,“也说不清是好运还是倒霉,那天黄蓉应该是早有预谋,想趁乱隔开我和郭大娘让我被金兵抓走,她当时受了伤,只要说护着郭大娘一时疏忽,谁也不会怪她的。可她没想到我一直警惕,紧紧跟着郭大娘还替郭大娘挡了一刀,让郭大娘更喜欢我。她大概急了,便直接将我打落山坡,我当时惊怒不已,最后的念头就是不想让她得逞,才喊出那么一句来。看样子也没起多少成效,听说他们今日订亲了?”

    穆念慈心疼的看着她,对郭靖也有些反感,“郭大娘心里一直有根刺,不喜欢黄蓉。当时郭靖也应下再不见黄蓉的面了,可他心软,看见黄蓉受伤遇到危险就忍不住出手,两人纠缠越来越多,黄蓉也确实帮了他不少忙。后来不知怎地,郭靖就跟着洪老前辈上桃花岛提亲去了,郭大娘知道后气坏了,可拗不过郭靖,今日还是正式提亲了。黄蓉花言巧语说一切都是意外,郭靖他竟也信了,这样的人,幸好你没嫁他。”

    苏雪云露出淡淡的笑容,低头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穆念慈看了她一会儿,试探的问道:“你这次回来……是想报仇?”

    苏雪云抬头认真的看着她,“念慈,你觉得我不该报仇?”

    穆念慈思虑片刻,沉声道:“他们如此对你,你报仇是应该的,我不会为他们求情。不过黄蓉毕竟是黄药师的女儿,一不小心可能会惹来大|麻烦,你不要冲动。”

    苏雪云笑了起来,“你理解我就好,其他的我自有打算,你放心吧,我不会要她的命的,我有办法既不得罪黄药师又能让黄蓉心如刀割。”

    穆念慈松了口气,她虽不喜黄蓉,但却更不愿苏雪云与黄药师为敌。如今听苏雪云说有办法,她也就放心了,她知道苏雪云一向聪慧过人的。

    苏雪云就在穆念慈家的客房住了下来,杨康一看到她就猜到了她是江湖上很出风头那位玉面罗刹,苏雪云也不隐瞒,还告诉他们以后在中原她就叫“苏雪云”这个名字。隔了几世,听到穆念慈叫她“雪云”,顿时觉得万分亲切,即使就要见到郭靖黄蓉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摸清了附近的地形之后,苏雪云就埋伏在牛家村外的小路上,等黄蓉过来找郭靖时,飞快的出手点了黄蓉的穴道。黄蓉大惊,“你是谁?捉我做什么?”

    苏雪云慢慢走到她面前,黄蓉立时露出骇然的神色,“你,华筝?你是人是鬼?”

    苏雪云拿出一把匕首贴着她的脸蛋轻笑道:“是人如何?是鬼又如何?你奈何的了我吗?”

    黄蓉眼珠子乱转,看到了苏雪云的影子,心安下来,警惕的看着她,“你没死,你要找我报仇?你别忘了我是东邪的女儿,你若动了我,我爹绝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师父七公和靖哥哥也不会放过你。”

    “哦?你确定你的靖哥哥会为了你找我报仇吗?”苏雪云轻挑了下眉,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你的靖哥哥可是和我青梅竹马长大的,你说……他会不会对我动手?”

    黄蓉变了脸色,怒瞪着她,“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和靖哥哥已经订亲了,他不会要你的!”

    苏雪云嗤笑一声,“当初可是我不要他的,什么臭的烂的,也就你稀罕的像宝贝一样。”

    “你住口!不许你骂靖哥哥!”

    苏雪云完全不理她的愤怒,抓着她的衣领就拎着她走进了旁边树林里,然后拿出一根结实的绳子绑住黄蓉双手将她吊在了树上。黄蓉一会儿花言巧语一会儿愤怒咒骂,见苏雪云什么反应也没有,才渐渐慌了起来。

    苏雪云在她脚下放了一堆枯枝,拍拍手围着黄蓉慢慢走动,口中慢悠悠的说道:“从前在草原我只烤过全羊,不知道这烤人和烤羊一不一样,你说你会先被烤熟还是先失去意识呢?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烤熟吗?我这把匕首削铁如泥,削羊肉片的技术也无人能比,说不定啊,我还能让你看看我技术怎么样呢。”

    “你敢!你放开我!放开!”黄蓉大惊失色,她从未见过这种酷刑,光是听就已经头皮发麻了,好像全身已经置身火海了一样。

    苏雪云故作惊讶道:“你不喜欢这种死法?没关系,我为了你特地去皇宫学了各种酷刑,这种不喜欢还有其他的,比如有一种虫子……”

    “住口!华筝,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我不会让你折磨我的,今日我若不死,定会让你生不如死!”黄蓉死死瞪着苏雪云,脸被吓得煞白。

    苏雪云只是笑了笑,“你真的能让我生不如死?你觉得你的靖哥哥会舍得让我受伤害吗?”

    黄蓉一怔,反应过来就是大怒,“你不要脸!”

    苏雪云一摊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郭靖喜欢我,又不是我喜欢他。”

    “靖哥哥亲口说的只把你当妹妹,你别做梦了。你回来还不是想找靖哥哥?靖哥哥心里从来都没有你!”

    苏雪云耳朵微动,听到了有人赶来的声音,漫不经心的道:“你说阿靖心里从来都没有我,那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她的话音落下,就看到郭靖停住了脚步表情复杂的看着黄蓉,可惜黄蓉背对着他并没有发现。

    黄蓉冷冷一笑,“要怪就怪你自己,我本来只想让你被金兵抓走,日后自然不会再来抢靖哥哥。谁教你救了郭大娘又躲开金兵?你想让郭大娘感激你帮你,你做梦!是你逼我出手的,若不是你,我和靖哥哥一直都好好的。”

    郭靖满脸震惊,踉跄着扶住手边的树,不小心踩断枯枝。黄蓉一下就僵住了,眼中慌乱至极,“谁?谁在那里?”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当真是你害了华筝?那你之前都是后骗我的?”郭靖不可置信的问道。

    黄蓉急的冷汗直冒,可任她如何聪明,被郭靖听到她亲口承认害人,也已经解释不清了。她只能反反复复的重复着,“不是那样的,靖哥哥你相信我,不是那样的……”

    苏雪云将视线落到郭靖身上,冷淡的问道:“你还要救她?”

    郭靖木然的抬起头,看着黄蓉只觉熟悉又陌生,似乎从来都没真正认识过她一样,可想到她会被火烧死,心里又痛苦不堪,只得艰涩的开口,“华筝,她……她……能不能不杀她?她平时不是这样的……”

    郭靖说完就抬不起头,他不想看到苏雪云憎恨的眼神。事实上苏雪云心里一点波动也没有,郭靖要是不求情他就不是郭靖了。苏雪云沉默的看着愧疚的郭靖和感动的黄蓉,冷笑一声,“郭靖,你的意思是我差点死掉是我活该?你是不是觉得反正我也没死,这件事就能当做没发生过?若今日她算计的不是我而是你娘,你还能这么轻易的原谅她吗?”

    郭靖急忙摇头,脸色发白,“我……华筝,你放心,我不会……不会原谅她的。”

    “靖哥哥……我们已经订亲了,你忘了吗?”黄蓉泫然欲泣的看着郭靖,声音软软的。

    郭靖垂在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低着头不看她一眼,“你做出这种事,我……”

    黄蓉立时大喊,“别说!不许说!靖哥哥,你在我爹面前说过要娶我的,你敢反悔?”

    “呵,又不是第一次订亲,悔婚算什么?”苏雪云一句话让两人都变了脸色,只不过黄蓉是愤怒而郭靖是羞愧。苏雪云当做没看见,嘲讽的笑道,“黄蓉,你当初何曾在意过什么婚约?嫌我碍眼就能直接将我除掉,听你那么解释好似让我被金兵抓走就是仁慈一样,黄蓉,你觉得我一个弱女子若被金兵捉走会有什么后果?郭靖,你想过吗?”

    郭靖浑身一震,这种事他在江湖上也见得多了。他抬起头看着苏雪云更胜从前的容貌气质,这般貌美的女子若被金兵捉去定然会被糟蹋。苏雪云是堂堂公主,因他负心受了多少委屈?结果却被算计着丢给金兵,若当真发生了那种事,他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世上?

    黄蓉慌乱的摇头,“靖哥哥你别听她胡说,我从未那般想过,她是公主,金兵怎么可能那么对她?再说,再说杨康肯定会救她的,她根本就不会有危险。她故意挑拨我们的关系,就像她明明没死,却偏偏躲起来装死,让所有人都怨我,郭大娘也不接受我,她分明是故意的,你别信她啊!”

    苏雪云看到郭靖沉默哈哈一笑,“郭靖你还听信她的话?不管我怎么想怎么做,不管我被金兵抓到会不会有危险,黄蓉都把我打落了山坡欲置我于死地,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辩无可辨!”

    黄蓉满眼恨意的瞪着苏雪云,郭靖脑子笨,通常她做了什么绕几句就能哄过去,可没想到苏雪云嘴皮子这么利索,竟是一丝空隙都不给她,一句一句的戳破她所有谎言,这个女人为什么没死?为什么?!

    郭靖转过头正好瞧见黄蓉的眼神,心里一惊,“蓉儿你不要再说了,是你不对,快跟华筝道歉。”

    黄蓉眼神在郭靖和苏雪云之间流连,掉了眼泪,“你帮着她?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居然帮着外人欺负我?”

    “华筝不是外人!”在郭靖的心里,苏雪云就是他的亲人,很亲的那种。

    苏雪云对他不会转弯的脑子早已见怪不怪,而黄蓉却悲从中来,她陪伴郭靖这么久,连订婚都要恳求威胁才得到,结果还是比不上苏雪云,郭靖凭什么这么对她?

    郭靖见她死咬着唇不说,也没办法。他心里极其混乱,乍然听说这些完全不知该怎么办,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看着黄蓉去死,只好硬着头皮对苏雪云道:“华筝,蓉儿会这样做都是因为我,是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她,都是我的错……”

    苏雪云欣赏够了两人悲切的表情后,果断开启演戏模式,眼中含泪的看着郭靖轻声说道:“郭靖,你知道的,我本来并不怪你,我甚至还早早退了亲事只为成全你们,因为在我心里,你始终是那个和我朝夕相处一同长大的少年,我不愿意让你难过。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郭靖情不自禁的走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愧疚不已,“你没有错,是我做错了,我做了驸马就不该喜欢别人,不喜欢别人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你和我娘都不会伤心……”

    黄蓉在半空中看着他们“深情对望”,心中涌现出前所未有的酸涩,靖哥哥真的对华筝有情吗?那她算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