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网游之诸神世纪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衣男子的笑容转瞬即逝,苏雪云也不是没见过美男子,只怔了下就恢复正常再次闲聊起来,间或听一听周围食客的话题。她的演技几乎堪称绝技,此时扮作男儿那真是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符合文雅男子的气质,令黑衣男子微微侧目。

    其实在黑衣男子面前,苏雪云还真是展现的真性情,之前活那么久,身边要么是心腹属下、要么是至亲好友,全都是熟悉的人,她多少要扮演成原主的模样,不能太偏离。直到如今周围没一个认识人,她才心里痛快的直接以真性情示人。一个影后想要不被时代抛弃,必须有一颗永远年轻有活力的心,她就是这样,所以就算现在她的壳子是十八岁少女,行事也没半点违和。

    苏雪云圆滑世故,发现黑衣男子比较喜欢听她叽叽喳喳的说些趣事,便投其所好,权当感谢先前那几根筷子了。她还不知道这人是谁,但高手嘛,交好总是没错的,万一以后在江湖上遇到,说不定还能在关键时刻救命。

    黑衣男子观察她片刻,发现她笑容明媚,不见丁点阴霾,不禁问道:“小姑娘可是遇到什么麻烦?趁我心情好,你可以说说难处,早日解决麻烦你也可以早日归家。”

    苏雪云一愣,“麻烦?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一不小心被人给算计了,不过她也没讨到好,待我日后练好武功再去找她算账。”

    黑衣男子微眯起眼,饮了杯酒轻哼一声。

    苏雪云立马从他细微变化的表情中看出他这是不高兴了,也对,人家高手主动帮忙还被拒绝了,当然不爽。苏雪云想到这世界武功高的人性格都挺奇葩,忙笑道:“人常说杀鸡焉用牛刀?这种小事麻烦兄台实在太不好意思。”

    黑衣男子看着苏雪云机灵聪慧的样子,也有了兴致多说几句,“我看你并无多少怨恨,莫不是被人欺负还忍气吞声?我素来最看不惯此种人,有仇就报,哪里来的那许多慈善心肠?”

    苏雪云眼睛一亮,“对!小弟也是这般想,前两日小弟还遇到个臭道士,张口闭口大道理,仗着身手好还欺负小辈,简直给他们教里丢人。”

    黑衣男子一听就冷笑一声,“全真教的牛鼻子一向如此,比他们师叔可差远了,莫非你就是被牛鼻子道士打伤的?这倒不像他们的作风。”

    苏雪云摆摆手,“不是,要是他们呀我早闹得满城风雨了,他们不是最在乎名声吗?欺负我我肯定毁他们名声。跟我有仇那个只是我同辈的小姑娘,哼,抢走我未婚夫还算计我被金兵抓,算计不成干脆把我打伤,我倒是不怕她,可惜她的靠山来头太大不好得罪,我只好先这么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要先藏起来练好武功。”

    黑衣男子微微挑眉,没想到竟是男女纠纷,在他看来这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只不过见苏雪云不悲不怒,他才生出几分好奇心。

    苏雪云看出了他眼中淡淡的疑惑,她无所谓的耸耸肩,“能抢走的未婚夫要来做什么?我还要谢她一句抢得好,若不然日后发现我才要受罪。我这人最识时务啦,打不过就跑,早晚有机会算账的。其实我早就打算离开他们的,包袱银票都准备好了,没想到她那么心急,一时半刻也等不了。兴许就是仗着有靠山才敢胡作非为吧,谁教我没靠山?”

    “靠山是谁?”

    苏雪云笑了下,“不提啦,隔墙有耳,万一泄露我的行踪就坏了。”

    “哼,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闹事。”

    “那当然!兄台武功绝顶,小弟钦佩不已。”苏雪云拱拱手,直接带过了话题。

    “既然你已平安,还是早些归家得好,免得家人惦念。”黑衣男子说出这句话时似乎有些感慨。

    苏雪云召来小二要了壶茶,嘴边挂着笑容,心里却茫然了一瞬。家?在这个世界哪里是她的家?草原吗?她真的没什么归属感,更别提华筝的心愿之一就是远离残酷的父兄,草原是不能回的。郭靖、郭大娘靠不住,杨康、穆念慈的麻烦一大堆也顾不上她,一时间她竟有些萧瑟之感,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天下之大,何以为家?”

    黑衣男子皱眉,“无家可归?”

    苏雪云落寞的情绪一收,又笑起来,“天下之大,处处为家。就我一个人,走到哪里都能安家,等我在江湖上闯荡够了再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定居。要是能效仿东邪有个自己的岛就更好了,自家地盘,清静。”

    “哦?”黑衣男子心里一动,“你不怕黄药师?”

    “怕啊。”苏雪云随口说完就发觉对面的人散发出冷气,有些不明所以,继续说道,“我现在武功这么差,对所有高手都怕啊,万一不小心得罪了人被拍死就太冤了。”

    “我怎么没看出你怕我?”

    “你是好人啊,有什么好怕?我看人的眼光厉害着呢。”苏雪云应付了一句,其实真的就是直觉。她从这个男人的表情、眼神、言行等各方面都能看出这人对她来说是无害的,起码不会是敌人,还有几分可靠。直觉加上理智的分析,她才能在他面前这般放松,反正没两天就分道扬镳了,恣意些许又何妨?

    黑衣男子这是第二次从她口中听到“好人”二字,不禁啼笑皆非。看着小姑娘神采飞扬的模样,又头痛的想到了自家姑娘,微皱皱眉就开口问道:“如你这般大的小姑娘因何会离家出走、久不归家?”

    离家出走?苏雪云脑中警铃响起,不是她太敏感,实在是在射雕的世界一提起离家出走必定会想到黄蓉。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对面的人,脸上没面具,看着像是二十多岁……三十岁?或者三十多岁?武功高强的人,年纪实在看不出。嗯……身上的衣服是黑的,不是青衣,手边也没有碧玉箫,这人不可能是黄药师吧?

    苏雪云有些不确定起来,想起方才说的那些话顿时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幸好没提黄蓉,看来以后还是不能随便放松。她心里转瞬间转过许多念头,脸上露出淡淡的疑惑,“离家出走?我也不大知道,我是个孤儿,一直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拥有属于自己的亲人,我觉得家一定是温馨幸福的,没有外面这些风风雨雨,只有自己最在意的亲人。”

    她心底对家的向往是真实的,有一个幸福的家,做个好妻子好妈妈一直都是她的愿望,可以至今还未实现。黑衣男子看着她的表情心里叹息,若是自家姑娘也能这般想就好了。

    苏雪云见他不说话,就试着猜测道:“莫非兄台家中妹妹离家了?兄台是出来找她的吗?我想一个姑娘家离开家,可能是家人虐待她,或者是给她订了门很讨厌的婚事,又或者是她自己被外界吸引想要闯荡江湖,至于久不归家……”她想了想黄蓉的情况,道,“也许是意外遇到了合心意的男子,也许是在江湖上遇到什么麻烦,也许是还没玩够想要闯出一番名头,哦,也可能是独自去找人寻仇之类的。”

    黑衣男子手指敲了敲桌子,沉默不语。猜测到底只是猜测,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只是……

    “你们这般大的小姑娘都是如此任性?离家无一封报平安的书信,就不怕家人挂心?”

    “难道怕被抓回去?要是和家人关系好的话,写封信又不费时间,怎么会不写?不过也不一定,兴许小姑娘忘了呢。”苏雪云说完才觉得黑衣男子总叫自己小姑娘好像挺奇怪的,他看着也没多大啊。不过她已经开始怀疑这男子是谁了,不管是不是黄药师,先挖了坑再说,反正她也没说假话。

    黑衣男子闻言果然脸色沉了下去,冷哼一声便起身上楼,连句告辞也没说。苏雪云默默的喝了口茶,心里琢磨对方是黄药师的可能性有多大,想了半晌还是觉得有五成可能。她和黄蓉还有仇呢,还是小心为上,以后离那人远点。

    苏雪云回房后就锁好门窗开始研究全真教心法,要练九阴真经必须先参透全真教心法,不然可能就练成梅超风那样了,她可不想当铜尸铁尸的。至于隔壁那个高冷男神,已经被她抛到脑后去了。

    第二天苏雪云是直接让小二把饭菜送到客房里吃的,又给伤口上了两次药,感觉肩膀已经活动自如,她便背上包袱牵着新买的马出了城门。路线她已经打探好了,这次的目的地就是终南山活死人墓。虽然被暗算受伤是个意外,但现在的一切都符合她的计划,那些人以为她死了对她还更有利呢。

    苏雪云走到郊外的树林里,心里还想着没和黑衣男子告别会不会太失礼。但是从点点依赖到心生警惕都是控制不住的情绪,自从她怀疑对方是黄药师开始就无法自在的和对方说笑了,没练好武功之前还是离高手远点比较安全。

    “站住!”

    苏雪云闻声抬头就见前面跳出几个人来,不由的皱起眉,“你们做什么?抢劫?”

    那几人没说话,但从他们身后慢慢走出一个肥硕公子,正是先前在客栈调戏苏雪云那位。肥硕公子往四周看了看,露出个淫邪的笑容,“本公子看中你是你的福气,竟敢伤了我家护院?哼,本公子想要的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今日没那个怪人帮你,本公子倒要看看谁来救你。”

    苏雪云轻蔑的眼神扫过他,落在那几个江湖人身上,“猪狗不如的东西,学几招本事居然助纣为虐,真当没人能奈何你们?”

    肥硕公子最恨人骂他是猪,恼怒道,“捉住他!本公子玩过之后就赏给你们!”

    “是,公子!”几人眼神猥琐的扫视着苏雪云,应声便扑了上来。

    苏雪云脸上一冷,“唰”的抽出佩剑迎上他们的武器,以她现在的武功,对付三个人没问题,但对付五个人还是太吃力了,渐渐的动作便慢了下来。

    黑衣男子退房离开小镇,还没走多远就听见林间有打斗的声音。他运起轻功悄无声息的跃到一棵树上,微眯起眼,是那小姑娘?再看到那个肥硕公子时他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道这小姑娘着实倒霉,似乎自他们相遇便麻烦不断,也不知这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不过……小姑娘说自己是孤儿,孤儿会有早早订亲的未婚夫吗?

    眼看苏雪云后继无力,黑衣男子就想到了自家姑娘,不知在江湖上是不是也遇到了这些凶险。他扫了眼几人的位置,手指微曲就要动作。

    这时情况突变,苏雪云即将落败之时一甩手就洒出一片红色粉末。几人顿时呛咳不止,涕泪横流,竟是辣椒面!苏雪云用袖子捂住口鼻,挥剑刺去。

    肥硕公子见状怒喊道:“废物!都是废物!再不把他拿下一个铜板也别想拿!”

    几人听了一抹脸瞬间暴起,四人硬扛着难受同时攻击苏雪云,苏雪云暗叫不妙想要退开,却已经晚了。剩下那个人趁苏雪云以一敌四,瞪大眼动作迅速的拍出一掌,在苏雪云呼痛时将一粒药丸丢进了她口中,直接吞了下去。

    苏雪云一时不慎中了招,脸色铁青,眼中渐渐渗出杀意,剑剑直逼几人咽喉。几人本就被辣椒面迷了眼,先前暴起已经硬挺了许久,这下子完全抵不住她的杀招。苏雪云感觉身体越来越无力,猛地拼出全身功力,临死也要拉上垫背的!

    五人被她不要命的打法吓了一跳,只一走神的功夫,就被划破喉咙、刺穿心口,再也没了逃命的机会。苏雪云看见他们倒下才脱力的摔倒在地,她皱眉闭上眼,感觉到体内翻涌起一阵阵热浪,手软脚软,不禁在心里狠狠咒骂。原以为是什么毒|药,没成想竟是春|药!这群神经病,看这配合默契的手段定然害过不少人,若不是她毅力强大也撑不到杀死敌人才倒下。

    可还没等她放松,肥硕公子就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等看清她面色潮红的模样后立时笑了,“哈,看来他们还有点用,到底抓到你了,回头本公子可要给他们买口好棺材!小郎君,这下你跑不了了,乖乖的从了本公子吧!”

    苏雪云倏地睁开眼,眼中慑人的目光吓得肥硕公子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肥硕公子恼羞成怒,“你想耍横也没那个本事!不识抬举的东西,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就伸出肥猪手去剥苏雪云的衣服。

    “嗖——嗖——”

    破空声传来,肥硕公子立时哀嚎惨叫,跌坐在地上蜷缩着打滚。苏雪云朦胧中看见他的双手已经废了,眼神一转,她就看见黑衣男子微皱着眉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斥道:“如此没有防备之心如何行走江湖?”

    不知道为什么,苏雪云忽然就全身放松了下来,吐出了胸口的那口气,她听见自己有些缥缈虚幻的声音,“别……杀他……留给我……”

    话一出口她就吓了一跳,这么软绵绵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该死的肥猪,竟敢给她下春|药,她一定要让他后悔终生!

    黑衣男子看了肥硕公子一眼,伸手点住他的穴,肥硕公子顿时像个雕像一样蜷在那里不能动了。然后黑衣男子低头看着苏雪云却有些犯难了,他不可能随身带着春|药的解药,这怎么解决?

    苏雪云感觉身上越来越热了,很想扯开衣服凉快凉快,但她仅存的理智一直在提醒她决不能那么做!她咬咬舌尖,却没有什么用,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她手指动了动,摸到了手边的长剑。深深吸一口气,一挥手就用剑在左臂上划了一道,伤口瞬间溢出血来,苏雪云却同时睁开眼,眼神清明了许多。

    黑衣男子诧异的看着她的举动,感觉这个小姑娘一次比一次更让他惊奇,不知还能做出多少令人出乎意料之事。

    苏雪云恢复了一些理智,才知道自己被下了多强烈的春|药,她表情扭曲了一瞬,支着剑站起来,摇摇晃晃的一步步走到肥硕公子面前,踢了他一脚,然后……

    “啊——”

    苏雪云双手握剑对准肥硕公子的下身狠狠刺了下去,肥硕公子只惨叫一声就彻底晕死过去。苏雪云喘着气冷哼一声,“你等着,事情还不算玩!”

    黑衣男子挑眉,“小姑娘,你……”

    苏雪云转过身强忍着身体的异样,让自己不要扑过去,郑重的说道:“兄台,能不能……把我扔到小溪里?有劳了……”

    说完她已经眼前模糊,腿一软就向前倒去,恍惚间好似被人接住了。她意识渐渐模糊,只闻到淡淡的桃花香,混乱的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人若是黄药师,那算恩人还是仇人?

    扑通一声,苏雪云被丢进水里,溅起一片水花。冰凉的河水让她清醒了几分,她索性闭住气整个人沉下水面,感受着四周的凉意,希望能尽快散去体内的燥热。

    黑衣男子看着她沉下去许久不曾上来,皱了眉,忽然发觉他这两日皱眉的次数也增多了。就在他想着将人捞上来时,苏雪云闭气的极限到了,猛地窜出水面,仰起头抹掉脸上的水渍,长发散开划过优美的弧度漂浮在她身后。汗水与河水早已将她脸上的胭脂水粉尽数洗去,露出她最本来的面目——肌肤如玉,美人倾城。

    黑衣男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跃上不远处的树梢,背对着苏雪云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雪云看他一眼,静静的泡在水里,她的脑子已经清醒了,可体内的燥热还要靠冰凉的河水压下去。越是愤怒,她便越是冷静,她没想过一个简单的调戏事件会演变成这样,她刚刚亲手杀了五个人,阉了一个纨绔,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

    以前宫斗时,无论有多少阴私,她都只是动动嘴皮子,下头的人自然会按她的意思办好。而现在,这个凶残的武侠世界,她终于认清武力的重要性,什么公平不公平,武林的厮杀哪有讲道理的?弱者死了也就死了,强者如欧阳锋就算再恶毒又有几个敢惹?在这个世界,武力弱就没有说话权,她必须变强!

    时间一点点过去,好像很快又好像很慢,等苏雪云体内的燥热彻底平复之后,她抬头看了眼天色,发觉已经跑了一个多时辰了,怪不得四肢麻木冷的直哆嗦。她僵硬的爬上岸,打了个寒颤,趴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感觉手脚灵活起来。

    她起身往四周看了看,见到马儿驮着包袱正在不远处吃草,忙走过去拿了套干爽的衣服出来,可恨她武功不到家连蒸干衣服都不能。苏雪云看了眼黑衣男子的位置,然后走到一个他看不见的大石后快速换了衣服,旧的那件溅上不少别人的血,已经不能要了。

    苏雪云把头发随意擦了擦简单束在后面,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只是泡的太久,又划了自己一剑,还是很疲乏。她走到树下对黑衣男子拱了拱手,不太自在的说道:“多谢兄台,你又救了我一次。”因为怀疑对方的身份,她连客气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黑衣男子一跃而下,见她脸色很苍白,嘴唇也失了血色,像是大病一场的样子,很是欣赏她的毅力,从怀中取出一瓶药丸递给了她,“这是补气血的,一日三粒。”

    苏雪云微笑着接了,又道了声谢,然后便询问起肥硕男子。听闻那人还昏迷在原地,她脸色一沉,牵着马就走了过去。黑衣男子在原地顿了顿,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不知小姑娘会怎么报复敌人。

    苏雪云冷漠的看着一地尸体,心里翻涌的各种情绪渐渐平静,她不知以后还会遇到什么情况,但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适应。她这是自卫,并不是滥杀无辜。视线转到肥猪身上,苏雪云上前重重的踢了他一脚,肥猪痛苦的呻|吟几声睁开了眼。

    苏雪云此时所有伪装都被河水泡没了,肥猪看着她一愣,不可置信的拔高了音调,“你是女的?”

    苏雪云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不知不觉释放出久居上位的强势气场,“你好得很,胆敢谋害我的人此时都去投胎了,我却觉得你不该死,你该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肥硕公子被点穴不能动,可疼痛却一直都在,惊骇道:“你……你还想怎么样……你你……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苏雪云冷冷的勾起唇角,“你不是好男风吗?我送你去好生体会体会。”

    苏雪云说完就让黑衣男子点了肥猪的哑穴,拎着他飞快去了临镇,七拐八拐专往不正经的胡同里钻,让跟在她身后的黑衣男子表情很怪异。终于在半个时辰后找到了一家暗娼馆,跟那里的老鸨说:“这里有小倌?这个人送你了,让他做最便宜最下等的小倌日日接客。”

    老鸨仔细打量她,可她戴着斗笠什么也看不出来,有些为难的瞥了眼肥猪,干笑道:“我们虽比不得楼里,可公子们也是俊秀的,这……这个实在是……”

    苏雪云掏出一百两银票塞进她手里,“有没有问题?”

    老鸨顿时眉开眼笑,“没有!绝对没问题!那些乞丐穷汉可不挑的,我保证他日日不缺客人!”

    苏雪云得了保证没再多说,转身就离开了那里。走到街上,她忽然看向旁边的黑衣男子问了句,“你说我恶毒吗?”

    黑衣男子轻摇了下头,“不过是自作自受。”

    苏雪云满意的笑了,所以说她还是喜欢和这类人相处,若此时是丘处机、江南六怪等人在这里,怕就要指责她是个妖女了,呵,她果然还是当不了名门正派的人。

    天不早了,路过一家客栈两人便进去要了上房休息。黑衣男子看着她进门,发觉她和之前又不一样了,似乎从一个机灵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了成熟稳重的女子,却并不被礼法规矩束缚,时刻冷静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如此多变,真不知是经历了多少事。就像个迷一样,接触越多反倒越不了解,永远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她真正的性情,在他人生的三十多年里,当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有趣的人。

    苏雪云进房后一直在反思自己的失败之处,这是她从小到大的习惯。她小时候听过一句话,人无完人,谁都不能做到完美。于是她就养成了审视自身的习惯,找出缺点,分析不足,然后改正,就算她依然做不到完美,但她相信自己会越变越好,就算走了弯路也能及时改回来。

    在进行了深刻的检讨之后,苏雪云窝在柔软的被子里沉沉睡去。睡梦里她似乎又回到了孤儿院,看到小小的自己天真可爱,和一群小孩子一起高兴的玩耍,然后看到了来领养|孩子的夫妻,平日里最好的小伙伴用童言稚语陷害了她,她眼睁睁看着那对夫妻领走了得意的小伙伴。

    一幕幕场景像是录影的片段,吃不饱、穿不暖、被大孩子欺负、被无德阿姨打骂……她的眼中再也没有天真,生活不允许她天真。然后她爱上了演戏,因为,在戏里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喜怒哀乐,全心投入的感受另一种人生,她想,她会一直这样活下去,这是她最爱的生活。

    苏雪云醒来时还感觉有些压抑,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起在孤儿院里那些事了,无非是天真受欺负的小女孩成长励志的戏码,没什么特殊,她以为她早就淡忘了,没想到会突然间在梦里出现。

    她坐起身捏了捏眉心,轻轻叹气,莫非年纪大了,开始多愁善感了?苏雪云忍不住嗤笑一声,摸了摸自己光滑细嫩的脸,她可不认老,她现在是个小姑娘呢!

    用过饭苏雪云就开始给自己化妆打扮,不是打扮的美|美的,而是给自己化妆成贫穷老汉。她没有易容那种高超技巧,但当了那么多年演员她有自己的专用化妆师,国际出名那种,正所谓化妆师的一双手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时间久了,她学到不少东西,这会儿用上正合适。

    花白的胡须眉毛,加上乱蓬蓬的假发和破旧肥大的帽子,让人看不起她的脸,穿上布衣,背一捆柴,想来这副形象一定会安全的。

    苏雪云出门的时候正好对面的门也打开了,黑衣男子从里面走出看见她明显一愣,随即勾起唇角上下打量她一眼,没想到这姑娘还真伪装成老汉了。

    苏雪云客气的拱拱手,“兄台,小弟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兄台的恩义,小弟来日再报。”

    “你自己小心。”黑衣男子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他也有事要离开,不然倒是可以和这有趣的小姑娘多相处几日。

    苏雪云干脆利索的走了,把这个世界的所有人所有事都抛在脑后,沿着最安全的路线穿过一座座小镇赶往终南山。全真教因曾经抗元还是很出名的,她随便一打听就能问出方向,在她日夜不停的赶路之下,一个月后终于抵达了终南山下。

    这次她的想法很正确,装作不起眼的贫困百姓,低调的走了一路也没遇到麻烦。苏雪云看着街上偶尔出现的小道士,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们,全真教最麻烦了,里面没几个好东西,尤其赵志敬、尹志平什么的,那种人渣也能争掌教之位,不没落没天理啊!

    等苏雪云避过众人悄悄潜入古墓后方的时候,总算松了口气,前面那水潭肯定就是书里描写的地方了。她找了几个野果充饥,把文里涉及九阴真经那段又反反复复的研究一遍。那段是重生的杨康拿到九阴真经的过程,描写的很详细,按照衍生世界的定律,文里写的一切都会变成真的。

    苏雪云就按照那段描写悄悄潜入了水潭中,闭气游到入口,然后避开各种机关,在像迷宫一样黑漆漆的古墓里找到了王重阳刻的九阴真经!

    反复三遍,她已将秘籍背的滚瓜烂熟,再次感谢越来越强大的记忆力。拿到这个世界的顶级秘籍,即使是穿越数次的苏雪云也不禁兴奋激动,这可是所有武林中人争抢不到的九阴真经啊!苏雪云直到下山回到客栈时还止不住笑容,当即收拾东西离开终南山,去了一处略显偏僻的山林里,就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住下了。

    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九阴真经,片刻不敢懈怠,先前吃的那些苦头她已经受够了。如今有了九阴真经,只要往后的世界不比现在凶残,她就一直有自保之力,这简直是她穿越以来最大的喜事,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苏雪云就这么不知时日的练着武,对郭靖、杨康等人在江湖上掀起的腥风血雨丝毫不知情。她也不知道在她失踪半年后,托雷说服铁木真给她选了门亲事,结果到牛家村见到郭大娘才知道她已“死了”,这次托雷把郭靖狠狠揍了一顿,真正绝了兄弟情义,并放话永远不许郭靖踏入草原,蒙古一定会同大宋交涉公主之死。

    郭杨两家自诩忠良之后,这次却因郭靖而引起蒙古对大宋的愤怒,不管交涉结果如何,会不会出兵,他们忠良的名声都被推翻了,要不是他们一群人武功高强,朝廷说不定直接给蒙古交人了事。

    一年后,苏雪云终于练成九阴真经,站在山林间,她五指微曲轻轻扬手,不远处一颗小树纹丝未动,树后的巨石却瞬间碎裂崩塌。她缓缓露出笑容,隔山打牛能做到这个程度,她相信这个江湖再也没人能让她像之前那样狼狈了。

    高强的武功让她耳聪目明,走在林间小道上,听着鸟儿虫儿的叫声都和从前的感觉不一样了。九阴真经真是本神奇的功法,也许她该找个人比试比试,嗯……还是去找郭靖吧,她很想看看郭靖和黄蓉见到她会是什么表情呢。

    这次苏雪云再不需要伪装,她随心所欲的打扮自己,遇到不长眼的摆摆手就能解决,一路走下来莫名其妙就闯出了名头。江湖人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高手是谁,给她取了个绰号——玉面罗刹,从此江湖中人又多了一个猜测八卦的对象。

    “靖哥哥,你说那玉面罗刹会是谁呀?”黄蓉卷着发梢偏头看向郭靖,却见郭靖正在出神,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脸色一变,“靖哥哥,靖哥哥?你在想什么?”

    “啊?哦,没什么,我答应了娘回去吃饭,我先走了。”郭靖回过神随口应付一句就转身走了。

    黄蓉看着他的背影掉下眼泪,“难道我永远争不过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