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郭大娘显然跟苏雪云想法是一样的,只要不牵涉她自己儿子,她三观还是很正的。眼见丘处机恼羞成怒,招招凶险,忙高声喊道:“靖儿,快拦住他们啊,有话好好说,不要闹出人命啊!”

    郭靖一愣,回头就看见母亲捂着心口满脸惊惧的样子,想来是突然看到打斗的场面被吓到了,当即一点头,就使出了降龙十八掌将丘处机逼退,返身又去阻拦杨康。

    丘处机大怒,“郭家小子,你竟帮着那个小畜生?”

    郭靖摸了摸后脑勺,神情无辜的说道:“丘道长,我不是……我是看康弟招招手下留情,丘道长却是剑剑直刺要害,所以才先拦丘道长的,我……”

    “扑哧……”苏雪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看着丘处机瞬间铁青的脸色,悄悄给郭靖点了三十二个赞!

    丘处机目光唰的射过来,“你笑什么?”

    苏雪云往郭大娘旁边站了站,忙说:“你别对我动手啊,我才刚学武功还是个小辈,你杀我要被世人嘲笑,遗臭万年的!”

    丘处机脸色黑如锅底,“你个臭丫头,我何时要杀你?你如此诬陷于我,可是和那小畜生一伙儿的?”

    苏雪云眼中划过寒光,下一瞬便眼泪汪汪的抓住了郭大娘的手臂,哽咽道:“大娘,这位道长怎么骂我?你看他那么凶,刚才用剑指着我明明就是要杀我的样子,他却说什么我和杨康是一伙儿的。这什么一伙儿不一伙儿啊?难不成咱们这些人还分两派呢?郭杨两家不是亲如一家吗?我视你为亲娘,和杨康一伙儿有什么不对?”

    郭大娘立时心疼了,她可是看着苏雪云长大的,那个丘处机算什么?喊打喊杀、满口秽语,简直莫名其妙,她看向丘处机的眼神有几分不悦,但还是碍于礼数好声好气的说道:“丘道长,华筝年纪小又没见过打打杀杀的场面,害怕也在所难免,还望丘道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了。不说华筝,方才我也快吓晕过去了,这才让靖儿拦一拦,还望丘道长莫怪。”

    丘道长打不过自己的徒弟本来就丢了大脸,这会儿见郭大娘也指责他和小辈们计较,心里十分不痛快,冷哼一声将剑收起,神情傲然的说道:“本道何时做过不讲理之事?臭丫头年幼无知我自不会怪罪,只是嘲笑长辈却也不是什么有教养的姑娘该做的,听闻还是什么公主?呵。”

    苏雪云看了郭靖一眼,突然向丘处机鞠了一躬,满脸诚恳的道歉,“道长对不起,是晚辈无礼了,方才晚辈当真不是嘲笑于您,晚辈只是在笑,这么久没见郭靖还是和以前一样憨厚不会说假话,也不看场合,就这么直白的把真话给说出来了。毕竟您是德高望重的丘道长,即使不是徒弟的对手还狠心想要杀死徒弟,郭靖也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啊,他要不说,我们这些不太懂武功的人还真看不出来呢。我就是突然想起了郭靖以前做的傻事,才一时笑出声,对不起!”

    在场众人脸色各异,包惜弱则飞奔至杨康身前,哭着对丘道长哀求道:“丘道长,是我没教好康儿,你有什么气冲着我发吧,”说完,她又转身去拉杨康,“康儿,你快跟你师父道歉啊,说你错了,快说啊!”

    杨康越过包惜弱和郭靖,直直的对上丘处机,眼中满是讽刺嘲笑,面上却没什么表情,“娘,方才你也听到郭靖的话了,我要是当真欺师灭祖,就不会手下留情。”

    “杨康!”丘处机只觉一辈子没有这般动怒过。

    杨康却推开了包惜弱,走上前朗声说道:“今日发生之事大家都看在眼里,丘道长先是辱骂我、诬陷我,在我反驳之后又恼羞成怒想下狠手杀了我。而我虽怨恨丘道长这么多年将我蒙在鼓里不肯精心教导,但到底念着这些年的师徒恩情处处忍让。如今,我已忍到再也不能忍,丘道长,是你逼我的,今日我杨康接你三掌,以还你教授之恩,若侥幸不死,将来再见只当做陌生人,两不相欠!”

    穆念慈急道:“阿康不要!你会死的!”

    杨康对穆念慈安抚的笑了笑,“我没有错,但世人却总说我错。今日我以三掌还恩,以命相搏,将来无论世人如何言说,我自无愧于心。”

    还不待旁人多劝,丘处机竟已出声应下,“好,既然你不知悔改,今日本道就清理门户。”

    苏雪云看了一圈众人的脸色,已经不想说什么了,所谓正道人士,又能有多正?他们也会连累无辜,也会不小心杀错人,可他们事后只要懊悔的哭喊两声,世人就能忘记他们的恶,把他们称赞成英雄豪杰,怪不得真正厉害的五绝高手从来都不爱搭理他们。而这时候杨康明明没做错什么,他们就声声讨伐几乎把杨康逼上绝路,如果杨康一直不回王府而是跟在杨铁心身边,想必一辈子都会过这种没人信任时不时辱骂的生活了吧?还不如像东邪那样,自己舒坦就好,管什么名声?

    苏雪云看穆念慈担心的落泪,怕她忍不住冲上去挡,连忙快走几步把她拉了回来,“念慈,杨康说要断绝师徒恩义你就让他断吧,就算残了死了也比被冤枉受委屈强。”

    苏雪云的声音不大不小,院子里全是练武之人自然听到了,杨康见她握住了穆念慈的手腕,不禁感激的对她点点头,暗道这个华筝果然是自己人。而郭大娘是赞同苏雪云的,也把郭靖叫了过来让他不要插手。包惜弱犹豫不决,杨铁心只是安慰着包惜弱,对这个情敌养大的儿子心底并无亲近之意。

    众人都让开了,丘处机冷冷的扫了苏雪云一眼,冷不丁就一掌拍在杨康胸前,杨康猝不及防之下倒退了三大步才堪堪站稳,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苏雪云眼珠一转就是一声惊呼,“天呐!怎么开始之前不说一声,这是偷袭吗?太卑鄙了!中原的正道人士都是这样的?”

    郭靖就站在她旁边,闻言想也不想的解释道:“不是的,华筝妹妹你别误会,中原正道人士都是很好的,除了个别人,都是光明正大的君子。”

    苏雪云恍然大悟,“哦,所以丘道长就是你口中的‘个别人’?我汉语学的不太好,这是叫好人中的败类吗?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是这样说的吗?”

    郭靖看着她纯真疑惑的目光,愣住了,“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说丘道长,我,我……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丘处机再次拔剑直指苏雪云,“臭丫头找死!”

    苏雪云直接躲在了郭靖身后,手中还拉着穆念慈,无辜又疑惑的道:“我说错了?对不起,我是蒙古来的,我刚刚学会汉语,说的不对请前辈见谅,前辈德高望重,不会跟我计较吧?”说完她看着丘处机赤红的双目害怕的抖了抖,带着哭腔小心翼翼的问道,“阿靖,我,我是蒙古的公主,要是……要是在中原出了事,大宋是不是要给蒙古一个交待?阿靖,我要是被打伤,父汗会带兵来给我讨回公道吗?我好怕,阿靖。”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脸色骤变,郭靖和郭大娘自然对苏雪云亲近一点,又受了铁木真的恩情,当然要挡在她前面不能让她受伤。而江南六怪也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着丘处机,他们虽不是朝廷的人,但也不能眼看着蒙古公主在中原出事引起战火,他们记得这个公主在铁木真心里还是有点分量的。

    苏雪云低下头,感觉到穆念慈担忧的目光,就趁别人不注意悄悄的对她吐了下舌头,眨眨眼笑起来。

    穆念慈心里松了口气,虽然觉得苏雪云这样做好像不好,但看着丘处机变幻不停的脸色,却忽然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原来姑娘家也不需要时时循规蹈矩的,像苏雪云这样还不是有许多人喜欢她吗?

    苏雪云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举动给穆念慈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她在郭靖转身轻声安抚的时候,微微仰起头感激的露出了自己最美的笑容,然后明显看到郭靖怔了怔。心里呵呵直笑,什么妹妹不妹妹的,她才不信郭靖从没对华筝动过一点点心,现在她就是要把这“一点点”给扩大、再扩大,不求能当个白月光,只求给郭渣渣心里种根刺,以后她一定要嫁个好男人幸福甜蜜,让郭靖一看到心就疼,后悔都没地儿后悔!

    那边丘处机是个气量极小的,眼看公主不能动,把一腔怒气全都汇聚到掌上,双掌齐发,那狠戾的样子,竟是想用加倍的掌力直接灭了杨康!

    杨康眼一眯,运转内力躲也不多,在众人惊呼声中倒飞出去,猛的撞到墙上又摔落在地,没了动静。

    “阿康!”穆念慈第一个冲了过去,苏雪云也拉着郭靖和郭大娘跟过去看,至于最该过去的包惜弱……早就晕过去了。

    丘处机这才露出满意的神情,转身面对杨铁心时却略带几分惭愧,“唉,杨老弟,本道实在是迫不得已,逆徒欺师灭祖,本道无法姑息,不然就是害了他,也害了杨老弟。”

    杨铁心看到杨康那样眼睛也红了,却还是对丘处机拱了拱手,“是这逆子自找苦吃,丘道长教训的是,还望丘道长莫要气坏了身子。”

    穆念慈不可置信的看向杨铁心,而趴在地上的杨康突然呛咳几声,苍凉的笑了起来,“当真一个是好师父、一个是好父亲,咳咳……装模作样……伪君子……”

    穆念慈掉下泪来,用力将他扶了起来,“阿康,你别说了,别再说了,求求你……”

    杨康握住穆念慈的手缓慢的站了起来,满脸嘲讽,“三掌已过,丘道长想必不屑于食言吧?今日不是你丘处机逐我出师门,而是我杨康与你断绝师徒恩义!日后千万别教我听到你在外面造谣,不然我必杀上全真教去找你算账!”

    丘处机暴怒如雷,“小畜生你敢!”

    穆念慈看了苏雪云一眼,忽然怒声斥道:“丘道长自诩德高望重,今日所为与那些宵小之辈有何区别?三掌已过,丘道长的阴险我们都看到了,难不成如今丘道长还想趁人之危杀了阿康?”

    杨铁心惊诧不已,“念慈,你怎可如此无礼?”

    穆念慈难过的低下头,头一次没听杨铁心的话,苏雪云明白她的心情,默默的握住她的手给她勇气。不是不孝,可不能像从前那般愚孝。

    杨康轻笑一声,眼神扫过晕倒的包惜弱,落在了杨铁心身上,“儿子生死不知,居然还有心思劝杀子仇人莫气坏身子,当真不是自己养大的就没有爱护之心。我也是今日才明白为何我不是父王亲生,父王却处处以我为先,想必就是因着我是父王悉心照料了十八年养大的,生恩总不及养恩大。”

    “逆子,你说什么?!”杨铁心抬步就要教训他。

    苏雪云忽然出声道:“郭靖,快帮念慈扶杨康进屋躺着,好不容易挨过三掌还不赶紧医治吵什么呀?中原人对子女都是这般冷漠的吗?要是我受了人家三掌,我父汗早提刀把对方砍了,这么看还是我们草原人好啊。”

    郭靖连忙扶住杨康,却不忘对着苏雪云摇头,“不是的华筝妹妹,不是这样……”

    郭大娘怕他再憨厚的解释一堆话得罪人,忙截住了话头,“这些回头再说吧,赶紧进屋,我去打些水。杨兄弟,弟妹还晕着呢,你也别气了,先看看弟妹再说。”

    僵持的局面暂时打破了,丘处机看了杨康半晌,见他确实无性命之忧,顿时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转身就走。那可是他全力一击,杨康竟还有精神耍嘴皮子,什么时候杨康竟练得这么厉害了?

    苏雪云跟着他们进屋后就打发郭靖去帮郭大娘端水盆,杨康见屋里只剩下苏雪云和穆念慈,脸上顿时露出了放松的神色,拉着穆念慈的手笑道:“念慈莫要担心,只是看起来严重,我骗他们呢,其实没什么事,你别担心。”

    穆念慈关心则乱,哪里肯信?她从没见过这般狼狈不堪的杨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倒是苏雪云,别人是不是演戏,她一打眼就能看出来,这时见杨康神色轻松,心里想了一下文里剧情也就对上了。杨康这是练了九阴真经,挨丘处机三掌还不跟玩似的,她就说杨康那么奸猾的人怎么突然讲起道义来了,原来是功力深厚,故意装样子跟这些人断绝关系呢。

    苏雪云轻轻一笑,转身回房收拾包袱去了,包惜弱晕了,今天必然要住一夜。她还记得杨康说过金兵很快就能找到这里,她得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银票都用油布包好缝在了衣服最里层,包袱也打了死结防止半路散开,全收拾好时穆念慈也回来了,见她如此有些惊讶,“华筝你要走?”

    苏雪云点点头,“当然了,杨康不是说咱们应该赶紧换个地方吗?你也收拾好东西吧,到时你还要照顾杨康,早点收拾免得慌乱。”

    穆念慈这才想起金兵的事,皱皱眉动起手来,眉宇间满是沉郁。苏雪云坐在桌边喝了两杯茶,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你父母团聚了,杨康也来找你了,还愁什么?”

    穆念慈叹了口气,“阿康他……看着像是与爹娘有了隔阂,爹的样子也……”她咬咬下唇,求助的看向苏雪云,“华筝,你说我该怎么做?”

    苏雪云摊摊手,“那就要问你自己的心了,你是更心疼杨康还是更心疼你爹。要我说啊,你以后就跟着杨康,其他的别管了。你爹和你娘明显只在乎彼此,把别人都当物件一样随意就想摆布。我知道你孝顺,但是我想杨康是不会看着爹娘去死的,以后等他们老了,杨康也会带着你去给他们养老,这样其实也算皆大欢喜了。你别嫌我说话直啊,要他们和睦相处,我看太难了。”

    穆念慈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说服了。那些骂杨康的话,好像一柄柄利刃,在刺伤杨康的同时也刺伤了她。尤其今日丘处机和杨铁心对杨康的态度,让她在旁边都感到心寒,也更心疼杨康了。杨康说起完颜洪烈的那番话,以前她从未想过,现在想想,可不就是生恩不及养恩大吗?若今日有人告诉她杨铁心是她的杀父仇人,她能去杀杨铁心?她好像终于明白了杨康心里的痛苦。

    苏雪云有些惊讶的看着穆念慈的表情,她虽然是有那么一点多管闲事,但真没想到能说服穆念慈啊!不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已经把穆念慈当闺蜜了,坐过去继续出主意,“我觉得你有事可以摊开来跟杨康商量,以后你们一家四口要是能过呢,就住一起,别让外人掺和你家的事。要是实在合不来呢,就买两个宅子住,可以离得不远,但都各过各的,你担心的时候就可以去看看长辈,还能帮他们洗衣做饭照顾他们,挺好的,重要的是你自己别钻牛角尖,名声什么的,以后安顿好了多做些善事当个百姓口中的大善人,谁还会拿现在的事念叨?至于完颜洪烈,给疼爱自己的养父养老也要挨骂?那天下还有孝顺人么?”

    穆念慈眼睛一亮,抓着苏雪云的手露出笑来,“华筝,谢谢你!我真高兴能遇到你,不然,不然我说不定也会和爹一样指责阿康,我都不敢想象阿康会变成什么样。现在这样也好,爹有娘陪着,我就陪着阿康,只要完颜洪烈不再伤害爹娘,我也会跟阿康一起给他养老的。”

    苏雪云笑着点头,见穆念慈这么开心,自己心情也变好了,这可是她连续三世头一个闺蜜呢。她知道穆念慈最终会幸福,但她还是忍不住帮穆念慈把纠结矛盾痛苦的一小段过程跳过去了,这么好的姑娘,合该高高兴兴的过日子。

    她心里又叹了口气,华筝的愿望之一可是找个好男人恩爱一生呢,她上哪里去找呢?明明她也是个好姑娘对吧,怎么没有男神跳出来守护她呢?果然还是个炮灰!

    夜里,苏雪云惦记着随时会来的金兵根本没睡。突然听到门外一道细微的声响,唰的睁开眼睛就轻手轻脚的出门去看,一开门正对上一个黑衣人,吓了一跳,抬手就要攻击。

    对面的黑衣人忙扯下面巾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还探头往里看了看,生怕吵醒了穆念慈。苏雪云瞪大眼看着杨康,对后院的方向指了指,杨康点点头,两人就关了门悄无声息的走到后院墙角的阴影里。

    杨康里面衣着齐全,也就不避讳苏雪云,直接把黑衣脱了,埋在树后一个隐蔽的坑里。苏雪云微微皱眉想了想剧情,忽然一笑,悄声道:“你瞒着众人出去,是不是……却收拾那个臭道士了?”

    杨康惊异的抬起头,半晌才笑道:“我以为你会怀疑我去给金兵通风报信。”

    苏雪云撇撇嘴,“你功夫这么厉害,想抓谁抓不到?还用得着报信?你把那臭道士怎么样了?他简直有病,要不是我功夫太差,早就跟他打起来了。”

    杨康笑容轻松了些,“也没怎么样,我用迷香把他迷晕,在他脸上画了个王八,又脱了他外衣将他绑在街上。他那人,人品不怎么样偏最在意面子名声,这一回他大概要好一阵都没脸在江湖上走动了。”

    苏雪云看的文里只写了杨康偷偷去教训丘处机,没说怎么教训的,现在听来当真有趣,她都能想象出丘处机羞愤欲死的样子,哈哈哈。

    杨康埋完了黑衣,拍拍手站起来笑道:“虽然你是郭靖那边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没有怀疑我,也谢谢你今天帮我说话,还有,照顾念慈。”

    苏雪云摆摆手,“我把念慈当亲姐姐,你就是我姐夫,当然不能看着你们被欺负。不过我看别人也欺负不了你,以后念慈跟着你,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杨康眉梢一动,“你这意思是……要走?”

    “对,再待下去我怕黄蓉会悄悄弄死我。姐夫,我有一事相求,你能不能给我一份全真教的内功心法?”苏雪云诚恳的看着杨康,“我可是很卖力劝说念慈的,她已经决定以后多为你考虑了。”

    杨康露出些许喜色,很干脆就把内功心法背了一遍,“记住了吗?”

    苏雪云快速复述了一遍,确认没错后就笑了,“谢谢你了姐夫,以后有什么想法记得跟念慈坦白,她心思重,最怕猜来猜去。”

    杨康上辈子骗过穆念慈很多次,早已决定再不欺瞒她半个字,闻言立即点头。苏雪云就挥挥手悄悄回房了,她记得以前听过一句话,对闺蜜的男人要冷淡以对,绝不亲近,要不是为了要到内功心法,她刚刚也不会说那么多话。

    杨康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不过他两世为人,对方真心还是假意并不难分辨,也就不再多想,回房继续装他的病号。他被打的奄奄一息可是所有人看到的,就算丘处机出事也算不到他身上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金兵果然找了过来,是黄蓉跑来找郭靖通风报信的,但是等大家都起来跑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金兵已经到了,一场拼杀在所难免。苏雪云紧了紧身上的包袱,微眯起眼怀疑的看向黄蓉,以黄蓉的聪慧机灵,怎么可能等金兵到了才报信?除非……黄蓉是想借着混乱干点什么。

    黄蓉的“情敌”就只有自己和穆念慈了。

    而没人保护的就只有自己一个,杯具。

    金兵让开一条路,完颜洪烈沉着脸走出来,看着包惜弱和杨康眼中闪过同色,“惜弱,康儿,过来,随我回府。”

    包惜弱痛恨的看着他,“不!当年是你害了我们,让我和大哥不得不分别十八年,让康儿认贼作父!你骗了我十八年,我再也不会跟你回去了!”

    完颜洪烈身子猛地一晃,不可置信的盯着她的眼,“你……难道十八年来,我对你不够好吗?”

    包惜弱恍惚了一瞬,立刻道:“骗来的始终是假的,大哥没有死,我也只是他一个人的妻子。”

    苏雪云心里啧啧称奇,这女人不知道维护儿子,维护起丈夫倒是挺硬气的啊!不过她扫了一眼杨铁心,摇摇头,也就这么几次罢了。包惜弱美化了十八年的记忆,等完颜洪烈真的死心让她和杨铁心去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杨铁心拉不下脸享受儿子的孝经,偏要过从前的贫穷日子,没半年包惜弱就受不了了。接着就是无止境的怀疑与哭泣,他们虽然活了下来,可到底还是成了一对怨侣。

    但在这个时候,包惜弱还是两个男人争的香饽饽。完颜洪烈脸色一寒,就示意身后的人除掉杨铁心。三支带毒的银针疾射而出,杨康扯开杨铁心用匕首将毒针挡了回去,毒针弹射到院墙上,看清上面幽蓝颜色的众人不禁倒抽了口气,若不是杨康,杨铁心必死无疑!

    杨铁心刚刚有些触动,想要说些什么,就见杨康已经大步走向前去,激动的跪在完颜洪烈身前,他顿时面色铁青,张口怒斥,“逆子!”

    杨康眼中含泪的嗤笑一声,抬头看着完颜洪烈,“父王,别杀他,孩儿求你了。”

    完颜洪烈听到那声“父王”就红了眼眶,颤抖着手把杨康扶起来,“康儿,快些起来,地上凉。你……你还肯认我?”

    杨康紧紧握住完颜洪烈的手,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郑重道:“父王养育我十八年,我若与父王做对就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可父王,那是我亲生爹娘,我知道他们的性子,逼他们,他们都会死。父王,我不想让他们死,您就成全他们吧,我永远是您的儿子,将来也会好生孝顺您的。”

    完颜洪烈死死咬着牙,额上青筋直冒,“康儿……不杀他可以,但你娘是我的王妃!”说着他就一挥手,身后几个武林人士和众金兵齐齐得令,冲了出去。

    杨康叹了口气,“父王,今日我定要带他们走,他日我自会去给您请罪。您……忘了我娘吧,十八年,够了。”杨康说罢便去救杨铁心和包惜弱,留下完颜洪烈一个人怔怔的不知在想什么。

    苏雪云也没心思看别人了,她正扶着郭大娘跟在郭靖身后突破重围呢。她自穿来就勤加练武,现在大概和穆念慈功力差不多,但她一直假装刚学,自然不能露馅。郭靖和黄蓉在前头开路,突然听到那边包惜弱的惊叫声,郭靖叮嘱道:“蓉儿,你照顾娘和华筝妹妹,我去救杨大叔他们。”

    黄蓉立即点头,“靖哥哥放心,我一定会带郭大娘安全离开的。”

    苏雪云心里一惊,抓着郭大娘的手紧了紧,双眼开始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脑子里不停回想附近的道路,她想她明白黄蓉要怎么对付她了。一个不会武功的姑娘,落在金兵手里能得什么好?就算出事那也是大金和蒙古之间的事,与大宋无关,而且黄蓉要照顾郭大娘,到时就说兼顾不过来也不会有人真的怨她。呵,好计谋!

    黄蓉很快就实施了她的计划!只听“哎呦”一声,黄蓉左臂上就见了血。郭大娘慌张道:“黄姑娘你怎么样?”

    黄蓉又砍杀两个金兵,苍白着脸回头对郭大娘笑了笑,“大娘别担心,我没事,我一定能护好你的。”说着就扶住郭大娘另一边,继续往前冲。

    郭大娘提着心,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十八年前逃亡的时候,但这时有黄蓉开路还安抚她,她心里并没有当年那么害怕,对黄蓉也心软了一点。这孩子……看着还是不错的。

    苏雪云见状转开视线,为自己这么久的“讨好”有点不值。而且她突然发现黄蓉开路开的很有技巧,黄蓉和郭大娘那边都有黄蓉护着,而她这边则是冒出越来越多的金兵拿着明晃晃的大刀砍过来,她既要装作不懂武功的样子又要装作不经意躲开,实在疲惫,心里暗骂黄蓉阴险。

    为了回报黄蓉,在金兵再次拿到砍来的时候她故意踉跄了一下,郭大娘便也被带偏了正迎向落下的大刀。苏雪云不等黄蓉反应就大叫一声“小心”将郭大娘扑倒在地,大刀划在苏雪云肩膀上,虽不深,却立时渗出了血。

    黄蓉气愤的杀了附近的金兵,就看见郭大娘满脸感动的捂着苏雪云的伤口,而苏雪云脸白如纸还在虚弱的安慰郭大娘。黄蓉眼中划过狠色,跑过去一手扶起苏雪云一手扶起郭大娘,急道:“咱们快走,不然我也支撑不住了。”

    郭大娘看见黄蓉渗血的手臂连连点头,三人便朝前跑去,离众人稍远了一些。苏雪云回头看了一眼,突然道:“走错路了,这不是我们说好的路。”

    黄蓉面不改色的看着前面,“这边人少,不然我一个人护不住你们。”

    郭大娘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顿觉惭愧,一刻不敢停歇的拼命跑着。苏雪云看到前面的山坡,眼皮子一跳,想要挣脱黄蓉,却怎么挣也挣不开,她急的大声道:“黄蓉你受伤了还这么大力抓我干什么?你抓的我好痛!”

    郭大娘急道:“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伤口了?”

    黄蓉皱皱眉,突然加快了速度,慢半拍的说,“啊,对不起,那我松手了。”

    黄蓉说完话刚好跑到那陡峭山坡,在松手的同时暗暗运功将苏雪云推了出去。苏雪云大惊大怒,在滚落山坡的瞬间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黄蓉你故意害我!蛇蝎毒妇——”

    郭靖、杨康、穆念慈等人听到苏雪云惊怒的喊声立刻转头,就看见苏雪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那里地势险要,掉下去几乎没有活命的可能,顿时大惊飞奔而至,却连苏雪云的影子也没看到。

    郭大娘瘫软在地上瞪大了眼,郭靖痛苦的跪在地上冲下面大喊,“华筝妹妹——华筝——”

    杨康抱住痛哭出声的穆念慈,看着完颜洪烈,沉重的道:“父王,放手吧,抓回去一个傀儡有用吗?我会一直做你的儿子,不要再伤害我在意的人了。”

    完颜洪烈浑身一震,倒退了两步在站稳,看着杨康郑重的神情,又看向哭哭啼啼缩在杨铁心怀里的包惜弱,眼神闪烁不定,终于闭了闭眼,疲惫的说了一声,“回去。”

    那一瞬间,他仿佛老了十岁,可这终究是他自己造的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