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主神崛起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托雷还要去打探中原的形势,不得不先走一步,他想着江南六怪和郭靖功夫不错,便也放心的将苏雪云留了下来。苏雪云不愿意回蒙古,自然就没告诉他江南六怪的武功在中原还排不上号,她有自己的打算。

    她搬到小院和穆念慈住一个房间,换了地方旁边又有人,她就有点睡不着。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到穆念慈幽幽叹了口气。她转头看去,借着微弱的月光瞧见了穆念慈手中的一只绣鞋,忍不住轻声问道:“你是想杨康了吗?”

    穆念慈一惊,把绣鞋塞回枕下,有些不知所措,“没,我没有,你别误会。”

    苏雪云扑哧一笑,翻了个身把手臂垫在头下面对着她笑道,“我有什么好误会的?他不是你比武招亲招到的相公吗?想想怎么了?”

    穆念慈眼中黯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公主,快不要提那门亲事了,我爹他不同意的。”

    “叫我华筝就行了,我也叫你念慈吧。我听你爹说要让你嫁给郭靖啊,你这么听他的话?”苏雪云看着穆念慈悲伤的样子,也不逗她,直接劝道,“你也不要想这么多,咱们姑娘家就是要对自己好一些,亲事合该是男子主动的,杨康若对你有心自然会想办法解决障碍娶你为妻,到时候你只要决定答应还是不答应就行了。就像我,我父汗把我许给了郭靖,在你们中原,这也算父母之命了吧,很正式的,可郭靖他负心薄幸,我就决定不嫁他了。”

    穆念慈觉得她有些孩子气,婚姻大事说起来像儿戏一样,可是又很是羡慕她的潇洒,不禁问道:“你是怎么狠下心解除婚约的呢?听你哥哥说你不嫁郭靖可能会被送去联姻,你为什么还……”

    苏雪云躺平伸了伸胳膊,笑道:“我呀,只是容不得背叛。以前我在草原上,虽然父汗对女子并不那么在意,但平时还是很宠着我的,我的脾气不大好,可以说有点骄纵。”

    “啊?骄纵?”穆念慈惊讶了,“我觉得你性子很好啊。”

    “郭靖不喜欢我使性子,所以我改了。郭靖离开时不放心郭大娘,所以我学着做一个贤惠的儿媳妇,无微不至的照顾郭大娘。郭靖向往他的家乡,所以我为他学会了汉语,我甚至还学了诗词书画,想要让他欢喜。可惜,当我再见到他的那一刻,他拉着另一个姑娘说心里只有她,一直只把我当妹妹,我学的那些东西再也没机会给他看了。”苏雪云的声音里透着几许脆弱和伤感,让穆念慈有些心疼,默默的握住她的手想要给她些安慰。

    苏雪云自嘲的笑笑,“你看,我很喜欢他的,可以为了他做许多事,谁也不能说我是个不好的未婚妻。可郭靖不喜欢我,就无视我的付出,践踏我的真心,甚至说什么娶了我也会一辈子只喜欢黄蓉一个,念慈你说我用得着委屈自己吗?谁稀罕他娶呀?说的好像除了他我就嫁不出去了似的,当时我就下定了决心,以后就算他后悔我也不会再看他一眼。”

    “这么说来……确实如此。”穆念慈蹙起眉,仔细一想,郭靖确实不是个东西,尤其说出那种混账话,置苏雪云于何地?而且黄蓉当时还说她也要去嫁别人,但是他们两个心里只有彼此,这两人真不知是如何想的!穆念慈看了看苏雪云的表情,迟疑道,“我还以为你不怪郭靖,我看你对他和从前差不多。”

    “差多啦,我再也不会关心他冷不冷、饿不饿了。”苏雪云开了句玩笑,然后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恨他就是还在意他,不在意了自然能寻常对他。偷偷告诉你,郭靖现在对我来说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别看我哥把我托付给郭家,我却根本不信他能靠得住。真遇到事情的时候,呵呵,那位黄蓉一跑,他肯定立马追去,怎么会管我的死活?这一点和他爹绝对不像。”

    “这,不会吧?”穆念慈的伤感一扫而光,反而顺着苏雪云的话想起了郭靖的为人。

    苏雪云微微一笑,“反正你听我的吧,我和他一起长大还能不了解他?大道理比谁都会说,最能得好名声,其实真做到的有几件?你以后有什么事要托付可别找他。”苏雪云想起杨过的遭遇就觉得郭靖伪君子,见面时把杨过当亲儿子一样,没见着时就完全抛到脑后,连问都不问一句,甚至听牛鼻子道士说几句谎话就教训杨过,这什么人啊?还有黄蓉气量小的那么磋磨人家孩子,真是小心眼的可以,最后还能以长辈自居气跑小龙女,要是穆念慈有灵,估计杀了他们夫妻的心都有了。她觉得除了她这个头号炮灰,穆念慈就是这里的第二大炮灰了,莫名生出一股同病相怜之感。

    穆念慈觉得苏雪云说的话有点奇怪,不过对于有个小姐妹能这么交心的聊天还是感到很高兴,更重要的是她被说服了。想到杨康,她心里生出几许期待,那人真的会主动求娶她吗?

    苏雪云看过这个世界的原文了,对重生的杨康有多宠爱穆念慈十分了解,所以见穆念慈心情转好,她也就安心睡了。大家虽然同为炮灰,但人家已经有男神守护了,她这个头号炮灰还是养精蓄锐努力奋斗吧。

    有过了两天,就在杨铁心等不下去想要夜闯王府的时候,丘处机带着杨康和包惜弱过来了。众人大惊之后就是大喜,包惜弱扑到杨铁心怀里叫了声“哥”就开始无声流泪,苏雪云站在后头默默移开了目光。当了两辈子太后,对这种哭哭啼啼懦弱无能的女人,她真心看不上。

    苏雪云的目光慢慢落在一旁静默的杨康身上,杨康看着父母团聚,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却不着痕迹的瞥向了穆念慈,冷漠的眼中立时就化成了暖色。

    等杨铁心和包惜弱哭够了,包惜弱欣喜的叫过杨康笑道:“康儿,快叫爹啊!”

    “爹。”杨康淡淡的叫了一声。

    杨铁心有点尴尬,又为之前杨康不认他而恼怒,没有开口。丘处机却皱眉冷哼一声,“小畜生!见了你爹怎么这副表情?难道你还想着认贼作父回去做你的小王爷?”

    包惜弱急忙抓住他的手,急道:“康儿,你可不能糊涂啊,杨大哥才是你爹,你不能认贼作父!”

    杨康定定的看着包惜弱,“娘,我听你的话跟你走,认爹,哪里又做错的地方,你告诉我我会改。为什么别人一骂我你就直接给我定罪了?我怎么认贼作父了?”

    包惜弱被噎住,怔了怔,却是想不出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可这个儿子从没这样同她说过话,她不免觉得儿子是在怪她,当即眼泪就下来了,“康儿可是在怪我?可我不能看着你犯错啊……”

    丘处机气愤的指着杨康骂,“小畜生,你果真不甘心跟我们来,是不是还在计划什么阴谋?”

    杨铁心一边安慰包惜弱,一边脸色铁青的瞪着杨康,“逆子,还不快给你娘道歉?”

    杨康忽然笑了,“娘,你看,你一哭,所有人都骂我。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哭呢?就是想让他们骂我吗?我什么时候说我想做小王爷了?你们胡乱猜测我的想法然后就给我定罪,娘,你告诉我我错哪了,我改。还是你就喜欢听他们骂我小畜生,骂我逆子?”

    包惜弱心里一痛,有些惊慌的看着他,连连摇头,还去拉杨铁心,“不,娘没有。大哥,邱道长,你们也不要骂康儿,康儿他……他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

    杨康没再说话,苏雪云清清楚楚的从他眼中看到了失望,然后就收敛了所有情绪。她想,刚刚那一刻也许是杨康对包惜弱最后的希望吧,而这个十八年没教导过他的母亲,并没有护着他,甚至和丘处机等人一样,在心里就给他定了罪,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满脑子都在想什么,也许只有那十八年来被回忆美化的爱情吧?苏雪云看着苍老落魄的杨铁心和年轻贵气的包惜弱,心想他们这次没死成,将来的生活必定多姿多彩。

    苏雪云看到身旁的穆念慈在紧张担心的绞手指,便悄悄撞了撞她,冲杨康那边抬了抬下巴。穆念慈犹豫了一下,咬咬下唇,突然深吸一口气大步上前,拘谨的劝道:“爹,娘赶路想必很累,不如先进屋歇歇吧。”

    杨铁心点头直接护着包惜弱走了进去,丘处机对杨康又是一声冷哼,也转身离去。杨康等他们一走就伸手抓住穆念慈的手,脸上扬起真心的笑容,“念慈,谢谢你。”

    穆念慈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抽出来左右看看,对上苏雪云带笑的视线,脸一下红透了。杨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穆念慈脸红的说道:“这是华筝,蒙古的公主。华筝,他,他是……”

    苏雪云笑着眨眨眼,“我知道,你的杨康嘛!”

    “华筝!”穆念慈羞的跺了跺脚,杨康却笑了起来,又拉住穆念慈的手,“害羞什么,我们本来就是一对。”说完他对着苏雪云友好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对她出现在这里很疑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