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史上最强舰娘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云这次出来带了她的一对白雕,这雕极有灵性,她见托雷他们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便派白雕去寻郭靖的行踪。他们一行人好好的在客栈住了下来,华筝换了汉人的衣服梳了汉人的发型,又将眉毛修整好,对着镜子仔细照了照,满意的笑了。

    镜中的姑娘柳叶弯眉,肤白似雪,嘴角微微一翘便能让人打从心里欢喜,苏雪云戴上发簪,心里暗想,这郭靖抛弃华筝选黄蓉该不会是觉得黄蓉漂亮吧?按照这时候人们的审美,华筝从前身材高挑,肤色稍暗,眉毛也是英气的那种,应该是比不过黄蓉娇小可爱的。不过现在嘛……苏雪云拿了上好的胭脂水粉在脸上细细涂抹,没一会儿,一个光彩照人的绝世美女就诞生了,她觉得她现在能直接去走红毯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华筝,你在吗?”

    “在,进来吧。”

    托雷有些急切的走进来,说道:“华筝,雕儿回来了,你快去看看有没有郭靖的消息。”

    “嗯,我这就去。”苏雪云把东西都收好,站起来转过身去。

    托雷惊艳的瞪大了眼,“你……你是华筝?”

    苏雪云扑哧一笑,“我当然是华筝啦,不然你以为是谁?”

    托雷愣愣的反应不过来,“可是你……你的样子怎么……”

    苏雪云走到水盆那里把脸上的妆容洗掉,说道:“马上要见到郭靖和他的心上人了,我怎么也不能输了阵势吧?起码要打扮成最美的样子,不能让人觉得我比不上人家。”

    托雷经常听苏雪云说这些话,现在潜意识里也认为郭靖变心了,有些恼怒的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天仙美女能把郭靖给迷得违背诺言!他若是不知悔改,这个兄弟不要也罢!”

    苏雪云嗤笑一声,“这关别人什么事?若是郭靖时刻记得自己是有未婚妻的人,怎么可能去招惹别人?分明是他自己贪图美色!我也不说他坏话,等见了面你自去问他,先说话,我可不要他什么悔改,只要他对旁人动了心,就让他滚蛋。”她边说边往外走,“先去问问雕儿找没找到他吧。”

    托雷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怎么感觉这个妹妹越来越霸气了?他直觉这次郭靖要遭殃了。

    苏雪云见到白雕露出开心的笑容,轻轻抚摸他们的头顶,两只白雕也亲昵的拱了拱她的手,然后冲着北面轻啼了一声。苏雪云点点头,轻声道:“我知道你们找到郭靖了,辛苦了,先休息一天,然后就带我去找他好吗?”

    白雕又啼了一声,张开翅膀飞了起来,两只雕儿欢快的在苏雪云头顶盘旋了三圈,往山林里飞去了。苏雪云收回目光,对等在旁边的郭大娘他们笑道:“找到了!我们收拾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上路,看雕儿的样子,离得应该不远呢。”

    郭大娘双手合十对天上拜了拜,“真是谢天谢地,总算找到了,这下子咱们能够团聚了。”

    苏雪云上前扶住她往回走,脸上是兴奋激动的笑容,“是啊大娘,我们终于能见到阿靖了!他一定会很惊喜的!”

    找到了人,再赶路的时候郭大娘也不觉得辛苦了,几人跟着天上的白雕日夜赶路,终于在走进一个村子时看到白雕停下开始盘旋了。华筝笑道:“看,雕儿停下了,郭靖就在那里,我们快去!”

    华筝一甩马鞭,当先冲了出去,托雷撇了撇嘴,觉得自己确实是缺个心眼,完全弄不清妹妹在想什么,这副样子明明是急着会郎君的嘛!他怕妹妹一个人有危险也连忙追了上去,郭大娘骑术不精倒是和勇士一起落在了后面。

    郭靖正惹了黄蓉生气着急的赔不是,一下听到天上的啼叫,心里一惊,连忙冲出房门往天上看去。黄蓉追出来就看到一对白雕在空中盘旋,当即大喜,“好俊的雕儿!靖哥哥,我们想办法把它们驯服了!”

    郭靖却是有惊也有喜,听了她的话当即摇头,“这是华筝的雕儿,我们不能捉。雕儿在这里,华筝和托雷安答一定就在附近,我去找他们!”

    黄蓉愣了下,“华筝是谁?”

    “是……是……”郭靖挠了挠头,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就在这时,小路上飞驰而来两匹骏马,最前面的是一位青衫貌美的姑娘,让黄蓉心里忽然生出不好的预感。

    苏雪云见到郭靖立刻扬声笑道,“阿靖!我终于找到你了!”她勒住马翻身而下,直接冲进了郭靖怀里,脸上是全然的欢喜,“阿靖,你怎么离家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我和大娘都好想你,好担心你,就怕你在外面吃了苦,”她说着又握起小拳头在郭靖胸前轻锤了两下,“你连封信都没写,真是没良心……”

    今日苏雪云可是打扮好才来的,郭靖哪里见过这般撒娇柔美的华筝?见她冲过来就下意识的抱住了她,听她责问连忙焦急的解释道:“我不是不想写信,只是我这里实在没个安宁,东奔西走的,也没遇到能带信的人,让你们担心了,是我不好。华筝,我娘怎么样?她还好吗?”

    “有我照顾,大娘好着呢,可是我不好!”苏雪云在他怀里微微仰起头,眼圈慢慢红了,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流到下巴尖滴落,分外惹人怜惜,“我不好,我日日夜夜的想你,盼你,睡觉也睡不踏实,我没办法,只得求了父汗允我来找你,阿靖,你让我等得好苦。”

    苏雪云心里暗暗吐槽,这样你要是能推开我,我赞你一句大丈夫!

    郭靖优柔寡断,自然没有推开她,反而被她影后级的演技震撼的自责不已,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眼泪,可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郭靖懊恼道:“华筝,你别哭……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该死,你打我出气,你别哭啊……”

    黄蓉太过震惊,一时失语,见他们如此亲密终于回过神来,暴怒道:“靖哥哥!她到底是谁?”

    苏雪云颤抖了一下,抬头看到黄蓉惊怒的神情往郭靖怀里一缩,满脸害怕的道:“阿靖,她怎么瞪着我?好像我是她啥父仇人一般……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黄蓉的愤怒和苏雪云的惧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郭靖完全是下意识的先对苏雪云解释,“没有,你没有做错什么,蓉儿……蓉儿她……”他对上黄蓉的视线,连忙放开苏雪云,但见苏雪云被吓到了,就没拉开距离,两人还是紧挨着的。他苦着脸对黄蓉说道,“蓉儿,这是华筝妹妹,是大汗的女儿,蒙古的公主,你不要生气,她从小没受过委屈,你这样吓到她了。”

    黄蓉不可置信的瞪着郭靖,“你护着她?你和她什么关系?”

    这时托雷也赶了过来,见到郭靖高兴的上前锤了锤他的肩头,一串蒙古语就出来了。郭靖自然也回以蒙古语,苏雪云也跟着在旁边说上两句,挽着郭靖的手臂笑靥如花。

    黄蓉听他们叽里呱啦的半句也听不懂,看到苏雪云脸上的笑容,登时被刺激了,上前大力扯开苏雪云挽着郭靖的手,拉着郭靖后退几步,怒声喝道:“靖哥哥!他们到底跟你什么关系?你跟我说清楚!”

    托雷这才注意到黄蓉,看她一身黄衫亲密的拉着郭靖的手,郭靖也没推开,还在焦急的解释,脸色大变,一手按在腰间的刀上,指着郭靖皱眉问道:“郭靖安答,这个女子是谁?你已经和华筝有了婚约,是我们蒙古的驸马,难道你当真负了心?”

    托雷听不懂黄蓉的汉语,黄蓉也听不懂托雷的蒙语,但他们都同样在质问郭靖,郭靖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话到嘴边觉得怎么说都是错!苏雪云适时的露出伤心震惊的表情,捂着心口倒退了一步,“阿靖,是真的吗?你……你喜欢上了这位姑娘?那我呢?你忘了我吗?”

    苏雪云说的可是汉语,有这句话,黄蓉再傻也听明白怎么回事了,何况她向来聪慧。她瞪大了眼看看苏雪云,又看看郭靖,“她……她是你的……”

    郭靖张张口想要对黄蓉说他只喜欢她,可是看到苏雪云伤心欲绝的眼泪他真的说不出口。

    院子里的江南六怪和杨铁心听到吵闹声,都走了出来,江南六怪一看着情景就觉得奇怪,他们还不知道郭靖有心上人呢,华筝他们都认识,可华筝和这黄衫女子都眼中含泪的看着郭靖是怎么回事?正待询问,落后一步的郭大娘也终于到了。郭靖转头看去,猛地睁大了眼,激动的掠身过去,将郭大娘从马上接了下来,“娘!娘!”

    郭大娘拉着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哽咽道:“好孩子!你瘦了,肯定吃了很多苦。”

    郭靖高兴道:“娘,我不苦,我学了很多功夫,我很好。对了娘,你怎么会来的?”

    郭大娘笑道:“还不是华筝担心你?她说要来找你,带我来和你团聚,我们走了一个多月,总算是见着你了!华筝呢?她等不及要先见你呢,这孩子对你可是真心真意的。”郭大娘想到华筝,笑着往旁边看去,却见华筝满脸泪水,神情凄苦,顿时惊住,“这是怎么了?”

    “大娘——”苏雪云冲到郭大娘怀里就哭了起来,郭大娘这才看到黄蓉,心里一个咯噔,想起了那个走商的说过的话。她是过来人,看到黄蓉脸上的泪水和郭靖纠结的神色,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靖儿,你……”

    本该喜悦的团聚,结果竟变成了一场闹剧,江南六怪有些不自在,想要教训郭靖三心二意,但见他那副苦闷的模样又不忍心开口。杨铁心则是有些不敢认人,面前这个贵妇是郭大嫂?他是见过包惜弱当王妃的华贵装扮,眼前的郭大嫂虽不如包惜弱保养得好,但这装扮却并不逊色,难道……难道郭大嫂也改嫁了?

    最后还是柯镇恶敲了敲拐杖,硬声道:“有事屋里去说,在外头吵闹像什么样子!惹来别人注意就麻烦了。”

    韩小莹忙附和道:“是是,咱们可是躲着金兵呢,大伙儿快进屋吧,靖儿,你娘他们一路奔波也得歇一歇啊,还不快扶你娘进屋?”

    华筝擦干眼泪,勉强扯出个笑来,扶着郭大娘道:“大娘,都是我不好,拉着你哭了这么半天,你骑马累了吧,咱们先进去歇歇吧。”

    托雷这会儿已经听江南六怪简单解释了一下,知道他们也没见过黄蓉几次,并没发现郭靖有心上人,这才按下怒意,跟着一起进去了。黄蓉转身想走,可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她又不甘心,她帮了靖哥哥那么多,明明和靖哥哥情投意合,怎么到头来却冒出个蒙古公主?不管是谁,想和她抢靖哥哥都不行!

    进屋后,杨铁心和郭大娘相认,时隔十八年,他们模样都变了许多,但当年的兄弟结拜情谊却深深刻在心中,没一人忘却。穆念慈给他们倒了粗茶,郭大娘笑着道了谢,心却提了起来,她现在真是看见姑娘就紧张,忍不住问道:“这位姑娘是……”

    杨铁心招手让穆念慈过来,笑道:“这是我收养的义女,叫念慈。念慈,快来拜见郭大娘。”

    穆念慈因着义父、义母和杨康闹出那些事,心情很差,不过还是乖巧温和的给郭大娘行了礼,“见过郭大娘。”

    杨铁心摇头笑道:“这孩子不大爱说话,大嫂你别介意。说来当年咱们两家还约定过,若是孩儿同为男儿便结拜为兄弟,若为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如今我们还能够遇上,也真是缘分。”

    郭大娘脸一僵,不禁看了苏雪云一眼,苏雪云震惊的抬起头,“郭大娘……杨大叔说的是真的?”

    杨铁心看向她,又看看边上站着的郭靖和黄蓉,疑惑道:“大嫂,这位是……”

    郭大娘此时觉得有些为难,但大汗将华筝许给郭靖是事实,这亲事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何况华筝这些日子对她可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了,穆念慈到底只是养女,这也不算违背先夫的承诺。心里想通这些关节,她不自然的笑了笑,“这是华筝,是蒙古的公主,已经和靖儿有了婚约。杨老弟,你看……当初出了那样的事,我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这靖儿已经有了婚约,咱们也不能让他悔婚对不起人家不是?幸好你还有个儿子,咱们让两个小子结拜做兄弟便是了。”

    “婚约?”黄蓉直直的盯着苏雪云,看了半晌才转头去看郭靖,“靖哥哥你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当真有未婚妻了?你骗了我?”

    听着黄蓉的一声声质问,郭靖慌了,“蓉儿,我没骗你,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听到这句话,众人的脸都黑了。黄蓉指着苏雪云问道:“那她是怎么回事?你娘不是说你和她有婚约?”

    郭大娘皱起眉,觉得这个姑娘不大礼貌,而且就这么责问郭靖,看上去也太强势了,这样的女子就算真嫁进来,还不得压着郭靖一辈子?

    郭靖看看苏雪云,又看看黄蓉,嘴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可他最见不得黄蓉委屈,脱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就做了驸马,但我只把华筝当妹子看,蓉儿,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苏雪云腾地站起来,带翻了身后的凳子,“阿靖!你……你变心了?”

    黄蓉瞧见满屋子人不赞同的神色,气恼异常,都是这个番邦公主惹人厌,当即指着她气道:“什么变心?你没听靖哥哥说只把你当妹子吗?他根本就不喜欢你!”

    托雷见他们又纠缠不清,脸上现出不耐烦的神色,问清江南六怪他们在说什么之后,立即起身挡在了苏雪云面前,从箭囊里取出一把箭,看着郭靖严肃的道:“郭靖安答,当初你即将南下之时,我们说过,男子汉大丈夫,一言而决!这才多久,你就忘了当初的诺言?你忘了父汗对你何等器重,忘了远在家中替你奉养母亲的华筝,你可还配称一条汉子?今日你负我妹妹,没什么好说,你我兄弟义绝,就如此箭!”

    托雷一用力就将箭折断,掷在地上。郭靖心里一凛,想起了草原上那么多年的生活,想起了他和托雷、华筝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景,他抬头看去,就见郭大娘满眼失望,苏雪云捂着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而他的好兄弟托雷则对他怒目而视,似乎再见面就会刀剑相向。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说过的话不算话,他和那些小人有什么区别?

    郭靖这一刻被情义占满了心田,上前两步站在托雷面前锤了下自己的胸膛,高声道:“我郭靖说过的话不会忘记!我和华筝有婚约,自然会娶她为妻,安答,我们永远是好安答!”

    托雷想到苏雪云曾经说过的那些话,见这郭靖果然是在他断绝情义之后才改口,顿时对他失望至极,但看到苏雪云没说话,他也只是点了下头没再多言。郭大娘一手拉住郭靖一手拉住苏雪云,将他们的手放在一起,笑了起来,“这就好了,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是别人比不了的。以后好好过日子,不要再闹了。”

    黄蓉听不懂他们说的蒙语,江南六怪当然也不会给她翻译,但她单看郭大娘的动作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心里又怒又无力,这一屋子人没一个帮她的,只有靖哥哥在意她,可为什么又不推开番邦公主的手?她忍不住叫道:“靖哥哥,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娶她?”

    郭靖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正色的走到黄蓉面前,拉住她的双手说道:“蓉儿,我对不住你。我虽然只把华筝当妹子,但我亲口应下了这门亲事,我不能违背诺言。蓉儿你……我心里只有你,一辈子只有你。我……我对不住你……”

    “好!好!你娶她,我也嫁别人,我们心里只有彼此,但我们永远也不能在一起。”黄蓉说完抽出手就转身跑走了。

    郭靖听她说要嫁给别人,心中大恸,抬步就追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陷入静默,落针可闻。苏雪云哭了这么久,双眼已经红肿,她惨笑着抬起头,对郭大娘摇了摇头,“大娘,阿靖他说他只把我当妹子。大娘,他当初为什么要应承父汗做这个驸马?有哥哥会娶妹妹的吗?”

    “华筝……”郭大娘听了郭靖那些话也是无奈了,这孩子怎么能说娶一个却想着另一个?哪有这般说话的?她拉住苏雪云劝道,“好孩子,快别伤心了,等靖儿回来我说他,他不会这么糊涂的。他只是……只是一时迷惑。”

    韩小莹不忍心让徒儿为难,想着郭靖对黄蓉似乎情真意切,不由的说道:“其实男人三妻四妾也只是寻常事,就说大汗,他的妻妾怕要有一百了,公主,你……”

    苏雪云转头看着她,直看的韩小莹再也说不下去,同为女人,韩小莹想着自己竟说出这种话,也觉得有些脸热了。苏雪云勉强的笑笑,“师父们不必烦忧,既然阿靖对我无半点情谊,我也不是死缠着不放的人。今日大家便为我做个见证,我与郭靖的婚约就此取消,就当做……当做我从来没认识过他!”

    郭大娘大惊,“华筝,你别恼他,他就是一时没转过弯来,你也知道他从小脑子就笨,等他回来了大娘一定让他给你赔不是,你就原谅他这回吧。”

    苏雪云摇摇头,“大娘,我不想嫁给一个把我当妹子的夫君,不想看着夫君日日想念别的姑娘,不想等日后有了子女,让他们生活在没有感情的家庭里,我成全他们,您也成全我吧。大娘,我们会在前头的客栈里休息,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我把你当亲娘一样看待,我还会来看你的,你有什么事也可以去找我。我先走了。”

    苏雪云说完就转身离去,托雷和四位勇士冷着脸跟在她身后,不一会儿他们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郭大娘追喊了几声,捶着腿哭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好好的儿媳妇就这么没了啊!”

    韩小莹没想到郭大娘对华筝如此重视,想也知道必定是华筝在郭靖走后极为照顾郭大娘了,心里叹了口气,将郭大娘扶进屋里。众人都没了叙旧的心思,只想着等郭靖回来了再好好说说他,他喜欢谁是他自己的事,但他因着一个女子让母亲如此难过就是他的错了,这可是不孝!

    苏雪云到了客栈,点了一大桌子好菜,一点也没有悲伤的样子。托雷看了她几眼,问道:“华筝,你……就这么和郭靖解除婚约了?”

    苏雪云点点头,咬着筷子看他,“不然还怎么样?你也听到他说的混账话了,他说只把我当妹子看,一辈子心里只有那个什么蓉儿,换成你你能忍?”

    托雷皱眉,“不是,我的意思是郭靖竟敢这么对你,我们怎么也不能饶了他,至少让我揍他一顿给你出出气吧?”

    苏雪云笑着摇摇头,“那可不行,你们几个谁也不许去找他麻烦,现在是他理亏,他对不起我,别人也都是同情我的。可咱们要是打了郭靖,郭大娘和郭靖的师父们必定会心疼他,到时候就会认为我们两不相欠了,那我才是真真白受了委屈。”

    托雷有些不解,“你们没了婚约,日后他在中原,我们在大漠,自然不会再见,何必顾虑这些?”

    苏雪云吃了几口菜,漫不经心的说道:“谁说我要回去了?我喜欢中原,我要留在这里。”

    “什么?”托雷大惊,连声追问道,“你怎么会想要留在这?这不可能,父汗不会同意的!再说你一个人无依无靠怎么生活?”

    “不是有郭靖和郭大娘吗,他们难道会看着我去死?”

    托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冷静下来,严肃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说清楚!”

    苏雪云放下碗筷,正色看着他,“托雷,郭靖对我无心,我不会嫁给他,这份婚约就废了。你说……回去之后我的结局会怎么样?父汗会让我在家一辈子吗?”

    “自然不会,咱们草原的好男儿那么多,自然要给你选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不,没有什么顶天立地的汉子,你还记得都史吗?都史是什么东西?无能好色,父汗当初都能面不改色的将我许给都史。要不是被郭靖给拦住了,我现在已经是都史的妻子了。父汗攻打他们,把都史他们部落剿灭,我会怎么样?现在都史不知所踪,如果我是他的妻子,现在的处境会多尴尬?”

    托雷有些不确定了,“如今父汗势大,应该不会再把你随意许人吧?父汗还是很宠你的,当初把你许给都史也是迫不得已。”

    “是啊,迫不得已,他不希望蒙古的部落不和,所以就算察觉王罕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要把我嫁给王罕的孙子来联姻维持和平,等后来王罕真有了动作,他又毫不犹豫的剿灭了人家。托雷,父汗一遇到大事就不在意我这个女儿的生死了,如果我回去,他一定会将我许给别人联姻的。”

    苏雪云说的斩钉截铁,托雷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说道:“要不,你还是嫁给郭靖,至少他不会害你,或者我们回去之后,我给你找一个我们的盟友,先一步跟父汗求情,怎么样?”

    苏雪云摇头叹了口气,“托雷,我过去的命运一直被摆布,连我喜欢的郭靖也说对我没感情。我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你看看中原武林,像那个蓉儿那样,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多自由自在?我也想过那样的生活,你要是还把我当妹妹,就答应我吧,等我安顿好了就给你写信,你有了空也可以来看我。”

    托雷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心里十分苦闷,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可是妹妹说的头头是道,他反驳不得,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抉择。

    苏雪云没再多说,吃的饱饱的就回房休息了,先前跟郭靖他们演那场戏可把她给恶心坏了,那股浓浓的qy味儿从她开始接演女主角后就没再演过了。不过相比她自己来说,她觉得郭靖更是个人才,居然当着他们那么多人的面说出那么荒唐的话来,这是当别人都是傻子呢?她好歹也是个公主,好像娶了她是给她多大恩惠似的,不要脸!

    苏雪云为了表达见郭靖的激动,一直策马狂奔,又演了那么久的戏,这会儿累坏了,躺在床上不久就熟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惊醒过来,敏锐的感觉到房中似乎有人。

    她心跳的飞快,眼睛慢慢睁开一条缝,往四周瞟了一眼,就看见黄蓉满面寒霜的站在床头正瞪着她。

    黄蓉冷哼一声,“你倒是警觉,这么快就发现我了。”

    苏雪云见是她,放下心来,拥着被坐了起来,“你来做什么?我并不想看见你。”

    “你!你以为我想看见你?要不是为了靖哥哥,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为了郭靖?那你找我做什么?你应该去找郭靖,问问他到底愿不愿意娶你吧?女孩子还是矜持些好,你这样上杆子往上冲可是不大好,郭大娘也不会喜欢的。”苏雪云没有和她周旋的心思,自己是原配还没说什么呢,她一个被小三的也好意思找上门?

    黄蓉从小被黄药师娇宠着长大,后来遇到郭靖也是处处捧着她,什么时候被这般对待过?当即大怒的扬起了手。

    苏雪云急忙后退喊道:“干什么?你抢别人未婚夫还好意思打人?你爹就是这么教你的?真给你长辈丢人!”

    黄蓉指着她气道:“你嘴皮子倒是利索,白天当着靖哥哥的面你根本是装的对不对?要是让靖哥哥看到你这副样子他肯定不会再娶你的。”

    苏雪云冷冷的看着她,嘲讽道:“你在你的靖哥哥面前没装?你要是让他看清你的真面目,看清你那些心机算计,你以为他还会喜欢你?”

    黄蓉变了脸色,怒瞪着她,“别废话那么多,靖哥哥亲口说不喜欢你,你听到了,我警告你,最好离靖哥哥远点。靖哥哥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蒙古公主,这里是中原,我们走着瞧!”

    黄蓉说完从窗户翻身而出,苏雪云慢慢皱起了眉,她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闭眼想了想穿越而来的每一件事,包括炮灰华筝一生的记忆和郭靖、黄蓉的言行举止……

    是黄蓉不对!

    她当年受邀参演《射雕》,饰演的正是女主角黄蓉这个角色,所以她不止看过原著,还按照剧本对着镜子琢磨过黄蓉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是心里层面她也细致的分析过。她以为黄蓉是个骄傲的人,发生今天白天那些事,黄蓉跑掉了应该也不甘心,应该会一直跟郭靖使小性子,让郭靖哄着,而不是深夜潜入客栈来找她甚至想打她。

    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呢?难道她当初对黄蓉这个角色的分析全是错的?就因为她饰演过黄蓉,所以觉得黄蓉最开始也算是受害者,不知道郭靖有未婚妻莫名其妙当了个小三,虽然后来一直追着郭靖用各种小计谋让郭靖放不下她,但归根结底还是郭靖的错大一些。于是她原本是没打算理会黄蓉的,只想从郭靖这边下手,让他活不安生,这样郭靖和黄蓉自然没办法甜蜜恩爱的相处,那也算完成华筝的心愿了。

    可是现在情况却不一样,黄蓉让她走着瞧,以后若她留在郭靖身边很可能会被暗中对付。她武功练得不怎么样,三脚猫功夫可打不过黄蓉。

    苏雪云眉头越皱越紧,想不通干脆躺好睡觉,心里一直念叨着希望见神仙一面,希望神仙能为她解惑,不然她也没法好好的完成任务了。

    念着念着,苏雪云感觉恍惚了片刻,然后又看到了那篇熟悉的白雾。她深吸了一口气,对每次见神仙像见鬼一样的场景已经习惯了,扬声喊道:“有人吗?老神仙?你在哪里?我有事情要问你!”

    “您好,恭喜您正式被123言情穿越部录取,请签订合同。”

    苏雪云满脑子问号,看着雾气渐渐散开,露出里面一个屏幕,屏幕里看着像一个戴着耳机的客服,她有些发愣,“这是怎么回事?老神仙的新玩法?”

    屏幕里的客服笑了下,客气的说道:“这里是123言情穿越部,我是负责和您联络的客服99号,之前几次穿越是对您的考验,结果证明您是所有参选者中最有能力的一位,现在正式录取您为读者代表,专门负责炮灰逆袭系列。”

    接下来客服99号详细的给苏雪云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并且打开了一份电子合同。苏雪云足足沉默了半小时才慢慢消化这些信息。原来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神仙,她当初死后能变成这样,全是因为123言情网文集团新研发的穿越程序,这个穿越并不是指真正的灵魂穿越,而是通过先进科技保留了她的思维,让她成为电脑中的一段数据可以继续生活在虚拟世界中。

    这个苏雪云明白,以前看美国大片演过很多类似的情节,她虽然不懂得原理,但也知道通过科技确实能把人类的脑电波脑思维保留在电脑中的,只不过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怪不得除了清穿和射雕,她一直穿越的都是没听说过的朝代,原来她是在123言情文库里穿越的,她所经历的每一个世界都是由一篇123言情文所衍生出来的,比如她现在这个世界,就是一篇射雕同人文。而文库里的一些文因为炮灰太惨,导致为炮灰抱不平的读者太多,所以123言情才开发了这么个程序,让她替代炮灰活得精彩,平息众读者的怒气。

    弄清楚真相后,苏雪云有些别扭,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转世活着的,结果居然只是一段数据,数据这种东西应该可以随意更改抹杀的吧?那她还是自己吗?

    客服99号看她表情纠结,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笑道:“苏小姐是否在担心人身安全?您放心,我们是有信誉的集团,签订合同后,绝不会违约的。其他比您能力差的参选者也并没有被放弃,我们根据他们的长处安排他们负责了其他系列,既然我们安排了这件事,就会负责到底的,您不必担心。”

    苏雪云又把合同仔细看了一遍,确实很公平,123言情以这种形式保住了她的“性命”,而她需要完成炮灰的心愿,让广大读者满意。只要达到了逆袭的效果,她完全可以在各个世界中享受生活,而且这样一来,她也有了查阅123言情文库的权限。也就是说她以后想找谁找什么东西,都能直接在书里情节推测出来,甚至从文库里还能查到许多写在文里的知识点,做武器做香皂做美食什么的,只要文里写了,她就能当秘方使用,这算是给她的穿越金手指了吧?

    想通了这一切,苏雪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食指按在了电子合同的签字处。

    “叮!”的一声,手印清晰的印在了电子合同处。客服99号将合同收起,露出标准的微笑:“合同正式生效,以后您只需要在脑中想,就能翻阅文库中的所有文,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最后,友情提醒,这个世界是杨康重生的世界,祝您好运。”

    苏雪云睁开眼,连忙起身摸了摸自己的手脚,感觉到掌心真实的触感才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她自己的感觉一直是在真实的活着,这样就够了。作为一个孤儿,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活下去,不管在哪里,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可能。现在的科技能将脑电波保存在电脑里,说不定将来就真的能给她一个身体呢,反正她并没有任何损失。

    苏雪云又想起那个123言情文库,怪不得先前觉得黄蓉性格有那么点不一样,原来这个世界是同人文,人物塑造自然和原著会有些许区别,不过她这个身份倒是和原著一样都是头号炮灰,不然她现在也不可能穿成华筝了!不知道重生的杨康什么性格,只希望日后能够井水不犯河水吧。

    她闭上眼,想着123言情文库,脑中慢慢浮现出123言情文库的页面,现言、古言、同人等等应有尽有,她随手点开一本,看到了里面清晰的内容,不禁扬起唇角,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