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清穿贵太妃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史上最强舰娘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治第一次知道乌云珠怀孕的时候,虽然痛苦万分,但乌云珠毕竟是博果尔的福晋,怀上博果尔的孩子他没立场置喙。可博果尔表明了没碰乌云珠,乌云珠也坚称根本没有怀孕,他便也对此深信不疑,满心欢喜的想要和乌云珠做一对恩爱的夫妻,白头偕老。

    可新婚之夜他就被浇了一头的冷水!御医居然说乌云珠小产了!

    有多大的希望就有多大的失望,而最令顺治接受不了的是这个孩子是个野种!他顾不得御医和太监宫女都在一边看着,几步就冲到床前怒气冲天的掐住乌云珠的脖子,“你居然敢背叛朕!说!是谁的野种?”

    所有宫人唰的跪在了地上,心中惊异不已,在他们看来,襄亲王福晋本就怀了孕,皇上不要脸面的把人弄进来,怎么又骂上这肚子里的孩子了?

    乌云珠瞪大了眼,双手不停的拉扯顺治,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太医都认定她怀孕了。

    不知道?野男人太多所以不知道孩子是谁的?顺治大怒,完全失去了理智,将乌云珠摔在地上,抬腿就在她肚子上踹了一脚。乌云珠当即被踢出去撞在了多宝架上,上面的各种摆件纷纷掉落砸了乌云珠一头一脸。乌云珠刚想爬起,就被瓷片划破了掌心,只能捂着肚子梨花带雨的哭道:“福临……我真的没有怀孕,是别人陷害我的啊……你信我啊福临……”

    “信你?你这贱人骗得我好苦!怪不得博果尔对你半分留恋都没有,原来你竟真是个下贱胚子!是朕瞎了眼,瞎了眼!”顺治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旁边跪着的御医看了眼乌云珠染血的亵裤,犹豫片刻,还是视而不见的走了。这位贤妃娘娘怕是不进冷宫也会失宠,这时候还给她诊治不是触皇上霉头吗!

    其他宫人也和御医的想法差不多,而且这里可是皇上的寝宫,现在一片狼藉皇上都没地方住了,得赶紧打扫干净才行,他们忙着呢。

    于是,风光进宫的乌云珠在封妃当晚就被一床被子卷着抬回了自己的寝宫,她惹得皇上暴怒的流言也在一夜间传遍皇宫。

    孝庄都数不清最近是第几次摔碎茶盏,皱眉直拍桌子,“荒唐!简直荒唐!”

    苏麻连忙给她顺气,劝道:“您何苦为这等人气坏了自个儿身子?再说您不正怕她迷惑了皇上吗?如此一来,倒是正合了您的意了。”

    孝庄沉思半晌,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怒意,冷声道:“董鄂氏宫里可有能用之人?她敢如此戏耍我儿,怎配享受荣华富贵?”

    苏麻会意,“主子放心,奴才这就去办。”

    乌云珠之前培养的心腹早就被苏雪云送的远远的了,现在她一个可信任的人都没有,寝宫的宫人得了苏麻吩咐自然要为太后办事。等乌云珠反应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犹如住进冷宫一般,炭盆燃尽没人更换,每日膳食是残羹冷炙,叫宫人做什么往往要很久才能完成。顺治不见她,其他妃嫔奚落她,她才甫一进宫就已经开始绝望,这种生活就是她费尽心机所求来的?比在贝勒府还不如!可是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谁才能帮她?

    造成她如此杯具的苏雪云一点也不怕别人怀疑到她身上,因为这么神奇的药效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不过秘药之所以被称为秘药,本就是一种秘密的存在,她拿出来也没有任何人询问药方的来源。

    在这个年代,乌云珠做出这种事,根本就是想逼死博果尔。没有任何一个皇帝能容许爱人的前夫在眼前晃荡,因为这个爱人是用龌龊手段抢来的,顺治每见博果尔一次都要心虚恼怒一次。而这些乌云珠通通不管,博果尔对她的好,她没有半点感动,只有蔑视厌恶。

    让顺治也体会了一把戴绿帽子的感觉,苏雪云就不再把精力放在他们身上。博果尔上战场,不是随便说一说就能赢的,即使赢了也不一定能平安回来,苏雪云别的忙帮不上,但她能尽力经营关系,让自己这边的势力越来越大,盟友越来越多,将来万一有什么事,博果尔也能有更大的助力。

    娜木钟为林丹汗生的儿子阿布鼐早已长大,她用自己训练出的一支暗卫,悄无声息的同阿布鼐密切通信,甚至分几次送去了不少武器粮草,直接让阿布鼐成为了部落首领,开始扩张地盘,壮大势力。

    草原各部落间争斗不断,谁也不服谁,而顺治当上皇帝,让孝庄哥哥吴克善那个部落得益不少,在草原上隐隐有第一部落的意思。可惜顺治和孝庄不是一条心,废了人家的女儿,让吴克善在草原丢了大脸,其他各部落也开始蠢蠢欲动。阿布鼐就是趁这个机会壮大了起来,将来必然也是博果尔的助力之一。

    很多时候,众大臣只看重能得多少利益与自身的安全,尤其大清入关不久,朝堂上并没有达到平衡,这是最容易钻营的时机。而苏雪云恰恰好在这方面极其擅长,即便足不出户,依然让她的势力迅速增长起来。

    事事顺利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一年就过去了,最近博果尔那边时不时传来捷报,眼看就要大胜归来,王府里每个人都是面带笑意神清气爽,连苏雪云也觉得轻松了不少。等博果尔回来,她身上的重担就可以卸下去了,她还是喜欢当一个悠闲的“老夫人”。

    就在她盘算着如何帮博果尔宣传好名声的时候,一名随博果尔上战场的蒙古勇士暗中回了京城。苏雪云一见他的样子心里就是一惊,“你的手!怎么回事?”

    那位勇士恭敬的行了个礼,惭愧道:“是巴哈没用,被贼人砍了一刀,幸好主子爷平安无事。”

    苏雪云一听就知道这不是战场上正常拼杀而来的,不由得紧皱起眉,“你是说……有人刺杀博果尔?”

    “是,十几个贼人趁主子爷外出时突袭,主子爷后背中了一刀,但伤口很浅,上了药几日便没事了。贼人只活捉了三个,其他的都死了。”巴哈愤怒的说道,“那三人想要自尽,主子爷想出了酷刑逼供,最后从一人口中问出是太后派他们去的,要让主子爷再回不了京城。”

    苏雪云眼神冷下来,她一字一顿的问:“是太后?”

    “是!主子爷同副将已经是生死之交,审问的时候副将也在,所以主子爷让巴哈先一步回来禀报贵太妃娘娘,让您小心。”

    苏雪云又问了一些细节,看到他的衣服上隐约透出了血色,想必是急着赶路伤口裂开了。她郑重的向巴哈道谢,“多亏你救了博果尔,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都来跟本宫说,你和你的家人,都是最忠诚的部下。”

    “巴哈多谢贵太妃娘娘!”巴哈惊喜的行礼,对他来说能得到主子的认同便是最大的安慰。

    苏雪云等他离开之后,背手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大雪纷飞,却半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她现在的心情就和这阴沉的天空一样,再不见之前的轻松。

    乌兰担心的给她加了件披风,劝道:“主子,王爷吉人天相定然没事的,您要小心身子啊,王爷的仇还等着您报呢。”

    苏雪云微微眯起眼,伸手接了片雪花,嘴边勾起个嘲讽的弧度,“是啊,我还要给博果尔报仇呢。孝庄和顺治、我和博果尔,我们两对母子本来就是不能共存的,成王败寇,我不可能带着全府的人等死。呵,顺治抢了博果尔的福晋,孝庄又要来夺博果尔的命了,既然他们这么迫不及待,我也要加快点速度了。”

    “乌兰,最近宫里那几位有什么消息?”

    “回主子,和您所料一样,董鄂氏并不认命,一直在找机会同皇上和好,只是有太后从中作梗,所以董鄂氏一直没成功反而还吃了不少苦头。前不久董鄂氏用所有没记号的首饰买通了一个洒扫宫女,这个宫女刚好是我们的人,便将计就计按照董鄂氏的吩咐帮她传了口讯给安郡王。”

    苏雪云有些疑惑,“乌云珠联系岳乐做什么?”

    “董鄂氏未出嫁之前画了不少皇上的画像,安郡王在一次皇上烦闷时,引皇上去了教他们作画的老师那儿,装作不小心让皇上看到了那些画像。皇上回宫便去了董鄂氏的寝宫,董鄂氏得了小宫女的提醒,抓住机会让皇上看到了她被宫人嘲讽的情景,受不了羞辱跳湖了。”

    “哦,”苏雪云笑了下,走回房里喝了杯茶,“这下子顺治肯定忘了以前的一切,又爱上董鄂氏了?”

    乌兰连忙把窗子关好,笑说,“主子猜的没错,只不过湖水太凉,董鄂氏这一年身子就没养好,等救上来的时候,御医说她再也不能有孕了。皇上为此和太后大吵了一架,太后这两日说是得了风寒正喝药养身呢。”

    “那个小宫女还在宫里吗?”

    “在,她装作敬佩董鄂氏的勇气,没要那些珠宝,又办成了几件事,现在董鄂氏很信任她。”

    苏雪云微微挑了下眉,“做得不错,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是不做点什么真对不起大玉儿对博果尔的关心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