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清穿贵太妃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云让人大张旗鼓的去请太医,还吩咐要慌慌张张、焦急失措,但凡有人问起便说董鄂氏病危,务必要引起旁人的关注。

    这消息被顺治派到贝勒府外转悠的小太监知道了,大惊失色,立马回宫禀报了顺治。当时顺治正同几位大臣议事,听了吴良辅趴在耳边的传话,扔下一句“容后再议”就急匆匆去换衣裳要出宫去看乌云珠,并命所有当值的太医立即到贝勒府请脉。

    此番动静不小,被留下的大臣们面面相觑,猜测出了什么大事,纷纷派人去打听,没多久就打听到太医们去了贝勒府,顿时心下了然,摇头叹息着离开了皇宫。孝庄自然也知道了,她是不可能让顺治被抓住这种把柄的,一个皇上带着众太医去给弟媳看病算怎么回事?所以在顺治即将出宫的时候,苏麻亲自带着人微笑却毫不退让的将顺治请去了慈宁宫,母子俩大吵了一架,已经出宫的太医却是追不回来了,孝庄想到即将传出的流言,只觉脑仁生疼,对闹出这一出的贝勒府也是十足的恼怒。

    苏雪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烦大家一起烦,凭什么顺治惹出的事让他们贝勒府承担后果?孝庄想要保留个好名声那是做梦,她就要膈应膈应他们,别以为当了皇上太后就能把别人搓圆捏扁。她有许多部众的支持,在朝中也能找到交好的大臣,有这个任性的权力。

    众太医到达贝勒府时,就看见博果尔满脸胡茬,穿着褶皱的衣服担心忧郁的站在门外。苏雪云冲博果尔使了个眼色,博果尔立马焦急的对屋内劝道:“乌云珠,让我进去看看你吧,你病了我也不好受啊,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何苦折磨自己?”

    “你滚!不用你假好心!福临一定会来接我的!”屋内传出乌云珠虚弱却更显尖锐的声音,太医们立时垂下头,暗道晦气,竟听了这么句话。

    苏雪云沉下脸像是要发怒,转头看到太医才强忍着怒气冷哼一声,“劳烦诸位太医了,下人不懂事,遇到些许小事就慌慌张张的,竟把诸位都给请来了。”

    院判嘴里发苦,不敢说是顺治让他们来的,连道不敢当,眼神瞥向时常来贝勒府请脉的徐太医。徐太医无奈上前一步,躬身请示道:“贵太妃娘娘,不知福晋是否方便,我等可能为福晋请脉?”

    苏雪云轻点了下头,脸色很难看。也是,谁家儿媳妇公然出墙能得个好脸子的?按贵太妃的脾气,恐怕早上鞭子抽了,看来这位福晋果然是病重要不好了。众太医走进门,下人们早已遮好了帘子等他们诊脉,乌云珠看到有这么多太医,立时猜到是顺治让他们来的,不然凭博果尔一个小小的贝勒哪有这份面子?当即沉默下来也不闹腾了,毕竟她对自己这几天的状况还是很忧心的,生怕是得了什么重病,她可还等着进宫为妃呢。

    徐太医在院判的示意下最先请脉,感觉到指下的脉象滑如走珠,徐太医心里一惊,垂下眼敛去神色细细把脉。乌云珠见他久不言语,有些急了,“太医,可是本福晋有什么不妥?”

    苏雪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淡淡的开口,“徐太医,董鄂氏可还有救?但说无妨。”

    她这话不好听,但所有人都理解,要是他们家娶了董鄂氏这种人肯定也恨不得早死早了。徐太医抬头正对上苏雪云的视线,清淡的目光中似乎蕴含着警告和威压,又似乎什么都没有,但徐太医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他起身对苏雪云行了个礼,躬身道:“禀贵太妃娘娘,福晋乃是喜脉,已有孕两月有余,症状实属寻常,只需多加调养即可。”

    “什么?”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苏雪云、博果尔和乌云珠都是一副震惊的样子,当然苏雪云是装的,下一瞬她就双手合十面露喜色,“真是菩萨保佑,我总算能抱上孙子了!”

    “额娘——”博果尔背对着众人,不解的看着苏雪云,张口就要解释,苏雪云一把抓住他的手,笑得极其喜悦,“博果尔,你就要当爹了,以后有了孩子可不能再任性。”

    博果尔虽不知额娘是什么意思,但感受到手腕上的力度,聪明的闭上了嘴,没表示喜悦但也没露出不满,让太医们无从猜测孩子是谁的,若是贝勒爷的孩子他怎么会不激动?可若不是贝勒爷的孩子,贵太妃怎么会那么高兴?

    这时乌云珠反应过来,猛地掀开床帐,对着徐太医喊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喜脉?你一定是诊错了!”

    苏雪云上前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这孩子,这是高兴的傻了?徐太医医术高超怎么可能会诊错?如今你为博果尔开枝散叶,过去的事本宫便既往不咎,定待你如亲女。你可是担心身子?既然众位太医都在,不如请他们都给你请个脉,你也好安心养胎,这可是本宫第一个孙子呢。”

    乌云珠气愤的甩开她,看也没看她一眼,一心只盯着太医们伸手叫他们把脉。太医们早在乌云珠掀开床帐的时候就死死垂下头,此时见了乌云珠对贵太妃的态度,都在心里认定了乌云珠是个不懂规矩的,连带的对董鄂家的印象都差了起来。

    若是平时,乌云珠自然是时刻注意着自己的形象,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保持着善良美好的才女名声。可她被苏雪云鞭打一顿又一直禁足联系不上顺治,心里越来越怕,现在莫名其妙有了身孕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什么也顾不上了。

    贵太妃的话太医们不敢不从,挨个给乌云珠把了脉,然后恭恭敬敬的回禀和徐太医一模一样。乌云珠惊愕的看着他们,看到满脸笑意的苏雪云时顿时崩溃的爆发了,“是你!一定是你!你诬陷我,我怎么可能怀孕?你安的什么心?我告诉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苏雪云把一个为孙子包容儿媳妇的婆婆演得入木三分,完全不理会乌云珠的无礼,吩咐下人小心伺候着,就开始赏赐太医、赏赐下人,还命人去城里派米,让老百姓都体会到她的喜悦。太医们回宫的时候是满心的疑惑,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贝勒爷的呢?

    贝勒府依然铁桶一般,没了外人,乌云珠也没人搭理了,照样是禁足在屋内不许踏出半步。博果尔换了衣裳急忙跑到苏雪云那里,表明孩子绝不是他的,乌兰想到主子前些日子命她给乌云珠饭食里下的药,倒是隐约有些明白了,但她不懂主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此宣扬出去,日后没有孩子贝勒府不是更丢脸?

    苏雪云笑得云淡风轻,“确实没有孩子,但这个秘密天底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全太医院的太医都说她有孕,她没有也得有。至于外人的议论,”她顿了顿,看向博果尔,“皇上是不会放弃董鄂氏的,即使他对董鄂氏没那么在乎,有了太后反对,他也一定会把董鄂氏弄进宫,自他亲政后可是越来越爱同太后做对了。而众臣百姓知道的越多、议论的越多,孝庄就越不敢动我们,她想要名声想要块遮羞布,就不能在明面上对我们怎么样,甚至还要做出一副皇家兄弟情深的假象来,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就因为是假孕,所以常来贝勒府请脉的徐太医才会迟疑,因为之前请脉的时候董鄂氏从来都没有过喜脉。

    博果尔深吸一口气点点头,但还有些不甘心,“那就这么成全那对奸夫淫|妇?”

    “自然不是,”苏雪云笑得神秘,“你没见方才董鄂氏的反应吗?她从头到尾都没怀疑过自己怀了皇上的孩子,她只说不可能,那便是两个月前她和皇上并没有什么。博果尔,你记得再见到皇上时要透露出你早已不进董鄂氏的房了。”

    博果尔眼睛一亮,“孩子不是我的也不是皇上的,那就是说董鄂氏水性杨花还有别的男人了?皇上那么自大骄傲,勾搭董鄂氏还视我为眼中钉,这下以为董鄂氏有别人,真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了!”

    “这只是其一,挑拨他们的一点小手段而已,虽然我更喜欢草原,但中原确实有不少道道,连假孕的药也能弄出来。博果尔,你记住,女人的手段有千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后宅女人的话,你要看她实际做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苏雪云意味深长的说道,借机教育博果尔。若是篡了位,后宫争斗只会比现在更激烈,像博果尔这样容易被女人哄骗可不行。

    博果尔想到自己求娶乌云珠那时的样子,脸色涨得通红,不好意思的道:“额娘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轻信女人了。”

    “你呀也用不着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这里头的东西多着呢,等我慢慢教你,你总会分辨出谁是对你好的。好了,今日耽搁了许久,快去和师父们练习吧。”

    博果尔顿时苦了脸,趴在桌上哀嚎一声,“额娘,说的让我练骑射,怎么还得读书呢?你明知道我最烦那些个之乎者也了。”

    苏雪云好笑的拍了他一下,“去!我什么时候让你读之乎者也了?好好跟着师父读书,你当上战场会点拳脚就行了?排兵布阵都是学问,不读书怎么能看得懂兵书?想要当巴图鲁就给我好好学。”

    苏雪云秘密请来的两位师父一文一武,已经开始教习博果尔了,每天占用博果尔大部分时间让他想起乌云珠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今日见面做戏也没半点情绪波动,算是彻底放下了这份感情,反而对苏雪云的一项项安排起了好奇心,期盼着往后的发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