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Scene2

作者:银色徽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网游之诸神世纪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咦?我的内|裤呢?这条不是我的。”

    不仅是内|裤换了一条,摆在更衣室里的衣服从里到外的都和进入桑拿房之前不同。轩辕小白不禁疑惑起来。

    “尊敬的轩辕小阁下,您之前的衣物已经由佣人拿去干洗了,宰相府为各位客人准备了新的衣物,希望使各位满意。”管家猫认真地说,仿佛在短短数十分钟内备齐所有人的衣物不算什么难事。

    “原来如此……”轩辕小白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和其他猫一起穿戴起来。

    只有皇家侍从长有些疑惑:“宰相大人怎么连我的军服都准备了?”

    管家:“侍从长大人,考虑到您的制服与其他客人不同,不能随意换成便服,您的衣物是刚刚从军需处紧急调拨过来的,希望您穿着还合身。”

    真不愧是宰相府啊,服务可真周到。

    一旁的瓦尔德不禁感叹。他来帝都的时候带着简单的行李,一到宰相府就在房间内看到了为他准备的一整个衣柜的衣物,不过出于习惯他还是一直穿着自己的衣服,佣人们发现这一点后立即清空了衣柜将他的衣物摆了进去。现在放在桑拿房边上的正是他自己的另一套衣服,令人不得不赞叹宰相府因人而异的服务。

    甜豆则压根没意识到进去和出来的时候衣服不同了,他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宰相告诉他只要能成功把轩辕小白诱拐到桑拿房也算完成任务,桑拿房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啊!

    只有纳尔西斯·安德森察觉到了隐隐的不妥,虽然管家的理由看起来很合情合理,他却总觉得这样的周到换装和他过去数十年在宰相府中的经验略微不符。给客人准备换洗衣物并不奇怪,可是特意为侍从长换来了一套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制服,这就未免太放低身段了,毕竟侍从长的品级和宰相相比犹如云泥。假如他的父亲真的要对付轩辕小白,却又不想揽上丝毫罪名,会不会在衣服上做什么手脚呢?

    “等等!”

    纳尔西斯·安德森突然伸出手抓住轩辕小白想要往身上套的衣服。

    轩辕小白:“???”

    纳尔西斯·安德森:“我们换一套衣服穿!咳咳……我是说我们身材差不多,我觉得你这套比较好看,所以可不可以跟我换一下呢?”假如衣服上有慢性毒药的话,管家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穿上去的。

    侍从长:“《皇家配偶法》规定……”

    “《皇家配偶法》里可没有关于皇夫是否可以跟人换衣服穿的规定!”纳尔西斯·安德森打断侍从长即将发表的长篇大论。

    轩辕小白一脸疑惑,不过他倒是不介意穿什么,反正他是猫的时候压根什么都不穿。两人就这么交换了衣服。纳尔西斯·安德森十分纳闷管家竟然没有阻止他的行为。轩辕小白则悲伤地发现,两人的身材哪里是“差不多”,他现在整个猫都被衣服捆住了,透过被撑开的前襟甚至能看到他鼓起的胸|肌!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猫!”侍从长小声嘀咕。

    轩辕小白看向始作俑者。

    纳尔西斯·安德森一脸歉意。

    尽管轩辕小白的本意是想找个机会把发现杰克的精神傀儡的事告诉瓦尔德,但他实在找不到一个机会和瓦尔德独处。紧紧跟着他的拖油瓶数量足足有三个,作为他小弟的甜豆黏着他也就算了,侍从长和纳尔西斯·安德森也是寸步不离,就连他借故要和瓦尔德一起去洗手间的计策都演变成了一排猫一起上厕所的画面。

    该怎么办呢?

    轩辕小白转了转眼珠,计上心来。

    “看!灰机!”

    “啊?”所有的猫应声抬头。

    “灰机是什么?”反应较快的纳尔西斯·安德森还多问了一句。

    轩辕小白趁机一把抓住瓦尔德,从一旁打开的窗户跳了出去!

    “我跟瓦尔德去散个步就回来!”

    等其他猫反应过来,轩辕小白已经差不多跑到围墙边上了。

    “喂!根据《皇家配偶法》,婚前跟别的猫私奔,你会被判处绞刑!”侍从长站在窗台边大喊。

    “没有的事,散步又不犯法,你别听他胡说……”

    轩辕小白只依稀听到身后纳尔西斯·安德森在反驳侍从长的话,然后他的全副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如何顺利越过围墙上面。虽然不知道宰相府为什么突然升级了守卫系统(其实是因为他上次的不告而别),但新系统对他来说依然脆弱了一些,很快被他找到漏洞跑了出去。

    幸好宰相府外是一条十分幽静的道路,否则以他现在的身份估计会被人围观。轩辕小白迅速扛着瓦尔德寻找隐蔽地点,他曾经去过一次的下水道成了再合适不过的地方。他熟门熟路地溜进下水道,又找到一个谈话绝对不会被人偷听的角落。这时瓦尔德才终于回过神来。

    “白,你果然是被迫的对不对?!陛下强迫你当他的皇夫?”瓦尔德指着轩辕小白,满脸震惊,“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有义务服从陛下的决定,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逼婚。”

    “没有啊。你想到哪里去了?”轩辕小白拍了一下瓦尔德的脑袋。

    “你不是被迫的?难道是你在征选的时候作弊了,因为可能会被处死所以才要逃跑?”瓦尔德瞬间又脑补了很多。

    “什么跟什么呀?我有东西要给你看!”轩辕小白拿出那枚戒指,他已经学会了召唤精神傀儡的方法,不需要咒语,只要思想集中就能把杰克呼唤出来。

    一道如同水幕一般的蓝光闪过,瓦尔德瞪大了眼睛,全身微微颤抖。

    “杰克?杰克!杰克,是……是你吗?”他试图拥抱蓝色的精神傀儡,不过很快发现自己触碰不到对方。

    “这是精神傀儡状态吗?杰克还能认出我吗?”

    此时轩辕小白已经确认那枚特殊的曾经属于喵星球皇室的戒指对于精神傀儡有很强的吸附作用,他也曾试着与“杰克”进行沟通,对方并未失去记忆,但可惜的是亦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轩辕小白也试过让“杰克”依附于其他物品,因为在他的思想中那枚戒指迟早是要还给狄奥多西的,但“杰克”显然对其他东西不感兴趣。

    “他还记得你,但他没办法说话。”轩辕小白说道,“你可以用写着文字的卡片跟他交流,他可以小幅度漂移,不过却不能做出除了站立之外的其他动作。”

    轩辕小白的建议是经过实际检验的。之前他用将写着“是”与“否”的卡片放在地上让对方选择漂浮到哪张卡片上的方式和“杰克”谈话过。只不过他没有太多时间来做这件事。

    “他是来找你的。他对你有点不太放心,刚好那时候有人戴着这枚他可以依附的戒指来到遗迹里,所以就借此离开了深红沼泽。”轩辕小白把之前了解到的信息全都告诉瓦尔德,“他死的时候正处于遗迹中一处极为特殊的地点,所以被遗迹里的遗留力量转化成了精神傀儡,不过因为始祖猫身上的β基因已经灭绝,没有猫可以给他补充能量,他存在不了多久,大概还有几个月就会消失。”

    “怎么会……”瓦尔德的心情已是大起大落,再见至亲的欣喜和即将再次失去对方的痛楚让他全身颤抖,呐呐地说不出话来。“杰克”静静地漂浮在他身旁,像是想要安慰他。

    “无论如何,他如此不易才能见到你,你更应该让他感觉放心才对。”轩辕小白认为杰克死后可以变成“鬼”满足身前的心愿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对此倒是不觉得值得悲伤,“这枚戒指先借给你,这样你就可以通过戒指呼唤杰克了。他每次出现最多半个小时,每两次呼唤的时间间隔必须大于十小时。完事之后记得把戒指还给我。”

    “好的。”瓦尔德接过戒指,点点头,“没错,我是应该让杰克知道我过得很好的。”

    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在瓦尔德诉说自己的学业和成人仪式中悄然度过,最终他依依不舍地看着杰克的蓝色身影渐渐消失,然后有些担忧地问轩辕小白:“我们就这样从宰相府里跑出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没事的,不过是出门‘散个步’而已。”轩辕小白不以为意地耸耸肩。

    两只猫在时隔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宰相府中,宰相果然没有说什么,反倒是殷勤地请他们共进晚餐。倒是侍从长,自从轩辕小白和瓦尔德再次出现,他就用一种同情绞刑犯的目光审视着轩辕小白,口中不断嘀咕《皇家配偶法》云云。

    在晚宴上纳尔西斯点·安德森想尽办法尝了轩辕小白盘子里的每一道菜,在大家怪异的目光中表示“没错,我不为人知的本质就是一只吃货猫”。直到将轩辕小白和侍从长送走,并约定好瓦尔德在不久之后参加轩辕小白的成人仪式,安德森才暗暗松了口气。看样子他的父亲并没有找到机会加害轩辕小白,因此也就不存在让他取代白的后续计划了。在他眼中英明睿智的轩辕小白毫无疑问是配得上陛下的,并且他十分疑惑为何一向并不看重贵族和平民之间差异的父亲会反对这桩婚姻。他觉得是自己的态度让父亲退让了,放弃了原有的计划,于是就高高兴兴地换上衣服连夜重新回了平民区。

    深夜的时候,整件事里最关键同时又是最无足轻重的一位,纳尔斯斯·甜豆敲响了宰相书房的大门。

    “父亲,我想知道你到底在计划什么。我是不会让你伤害老大的!”白色的加菲猫以一种异乎寻常的坚定态度说道。

    “伤害轩辕小白?我辛辛苦苦把他弄来可不是为了伤害他的,只要他能为我所用,我必将其奉为上宾,乃至效忠服从的对象亦无不可。”老谋深算的宰相大人坐在书桌后如是说,在说到“弄来”这个词的时候他所暗指的意思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