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Scene2

作者:银色徽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网游之诸神世纪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家配偶法》顾名思义是一部专门用来规范皇室配偶行为的法律。这部法律诞生至今已经有超过一千个年头,可以说是喵星球法系中最为古老的法律之一。由于年代久远,制订《皇家配偶法》的初衷现在已经完全无法考证了,在所有传说故事中流传最广泛的一个是伊丽莎白女皇与她的第六任皇夫的故事。

    伊丽莎白女皇是喵星球历史上最艳名远播的女皇,与她的美丽同样赫赫有名的是她可怕的嫉妒心。她的第一任皇夫是一位与她亲梅竹马的贵族,最后这位贵族因为女皇的猜忌被毒死并碎尸。在此后的四十年间,伊丽莎白女皇先后与另外四位贵族结婚,其中竟没有一位有好下场的。最冤枉的一位只是因为早餐的时候夸奖了一道菜就被多疑的女皇处死。

    伊丽莎白女皇六十岁时依然美艳动人。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名神职人员,并下令对方必须在三天之内向她求婚。这位神职人员就是后来对喵星球发展做出过很大贡献的索尔王。索尔王以他的智慧闻名于世,之后曾代替女皇掌权长达三十年,并把皇位顺利移交给了他和女皇的长女,也就是后来的索菲亚女皇。

    当时的索尔王不过是一位籍籍无名的教士,完全不可能反抗女皇的命令。他向女皇提出了一个要求,请求制订《皇家配偶法》,将所有皇夫不可以做的事以及做了这些事后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一一书写下来。他让女皇发誓不得因为违背《皇家配偶法》之外的原因处罚他,否则他就立即引火*。女皇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请求,命令一百位法官在三天之内写下了《皇家配偶法》的第一稿。

    《皇家配偶法》颁布之后,索尔王如约向女皇求婚。终其一生,他都没有违背过法令上的内容,伊丽莎白女皇自然也没能处罚他。

    值得一提的是,索尔王并非对女皇忠心不贰。他一直以来都有一位秘密情人,他从未公开过此人的身份。正是因为索尔王找到了《皇家配偶法》上漏洞,致使女皇一怒之下瘫痪在床,才会有索尔王长达三十年的摄政生涯。索尔王的英明能干成功挽救了当时岌岌可危的喵星球,使他获得了广泛的尊重,就连皇族都对他私下宠爱其情人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伊丽莎白女皇和索尔王先后去世后,《皇家配偶法》却保留了下来,并成为一部寿命悠长的法典。《皇家配偶法》几经修改扩充,直到今日内容已经丰富到了就连最有经验的法官也无法逐条背诵的地步。由于这部法令的约束对象十分特殊,向来是由皇帝和女皇本人来执行的,而皇家侍从长则拥有建议权。这也是为什么罗曼陛下的侍从长从轩辕小白当选皇夫起就执意要跟在轩辕小白身边的原因。

    轩辕小白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奇奇怪怪的条条框框是如何被制定成法律的。直觉告诉他,狄奥多西不可能因为他违背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条目就要他的命,所以他并不怎么把侍从长的话放在心上。不过野性的直觉也告诉他,最好还是不要公开反对《皇家配偶法》的内容,毕竟狄奥多西是一只极要面子的猫。无论在什么时候,老大的脸面总是第一要保证的!

    “瓦尔德并不是外人,他就跟我的猫崽一样。”轩辕小白一面说一面摸了摸瓦尔德的脑袋。虽然已经成年,瓦尔德的身高依然没有太大变化,只不过他现在看起来多少成熟了些,脸颊也不再像是幼猫那样肉鼓鼓的。

    “像是这样的话以后最好还是少说。”侍从长冷着脸说,“根据《皇家配偶法》,如果皇夫和除皇帝或女皇外的猫有私生子,就会被处以斩首之刑。”

    瓦尔德闻言不禁打了个哆嗦,像是斩首这样野蛮的刑罚现在基本已经废除了,估计也只有《皇家配偶法》上还有相关的内容。他不禁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轩辕小白。后者则满不在乎地摊了摊手。

    尽管被侍从长打断了一下,在甜豆出现之后,三只猫的会面基本还是处于相见甚欢的状态。

    甜豆今天刻意打扮了一番。本来畏畏缩缩的白猫看起来格外精神,他白色的西装口袋里甚至还插上了羽毛作为装饰。甜豆“花枝招展”的打扮让侍从长很是在意,多次警告甜豆不要太过靠近未来皇夫,把肩膀靠在未来皇夫身上更是绝不允许的。不过轩辕小白倒不觉得甜豆这样做是在勾引他,毕竟甜豆是他的小弟,黏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就连瓦尔德也觉得,甜豆仅仅是打扮的有点奇怪而已,根本不可能对轩辕小白有什么非分之想。

    这让被父亲勒令色|诱轩辕小白的甜豆感到既安心又着急。老大果然没有轻易被他勾引,但是勾引不到老大他又要如何向父亲交差呢?父亲可是特意找来了设计师为他设计今天的一身行头。

    自从上次住回了宰相府,甜豆就因为种种理由无法出门。尽管弗雷多宰相看上去比从前和蔼可亲得多,但总让他有种隐隐的担忧感觉。甜豆虽然是只不怎么聪明的猫,但是宰相断言轩辕小白可以让他产下带有王者之证的后代,这一点连他都觉得十分可疑。

    虽然老大是一只不同凡响的猫,但也不至于能有这样的能力。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陛下看起来一无所知,倒是父亲对此言之凿凿?父亲到底想要做什么?

    每每想到这里甜豆都因为情况太过复杂直接放弃了思考,但要他像是扯线木偶猫一样勾引他敬爱的老大,他心中依然是很不乐意的。

    好在勾引完全没有结果!

    就在甜豆提出让大家去体验一下宰相府中的新桑拿房的时候,离开宰相府已经有一段时间的纳尔西斯·安德森回来了。

    纳尔西斯·安德森目光警惕,一来就牢牢占据了轩辕小白身边的位置,把自家弟弟挤到了一边,让侍从长颇有微词。

    “根据《皇家配偶法》,皇夫周围的位置除了陛下能坐,其他人都必须在陛下的允许下才能入座。”

    “这么理解《皇家配偶法》未免有些片面。”纳尔西斯·安德森开口说道,“《皇家配偶法》总共有十个分类,3900多条条款,其中总纲一篇中明确规定,在正式婚礼之前,只有前三个分类对未来皇夫的行为有约束作用。你说的这条在第七类中,现在并不适用。并且,即便是在婚礼之后,也必须由陛下本人决定《皇家配偶法》的应用范围,只要一个分类被陛下认为可以免于责任,那它就永久性的对皇夫没有约束力了。”

    “呃……这个……”侍从长完全没有想到宇宙中竟然还有第二只猫无聊到去研究《皇家配偶法》。这让他对纳尔西斯·安德森升起了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只可惜对方没有参加皇夫征选,否则的话皇帝陛下怎么会选了一只看起来浑身都是荷尔蒙的野猫!

    “我只是为了防患于未然。现在不先习惯起来,婚礼之后恐怕很快就会自食恶果。”侍从长为自己辩解。

    “无论如何让我们先去蒸桑拿吧!嘿嘿……嘿嘿嘿……”甜豆努力把话题拉扯回来。

    轩辕小白对桑拿跃跃欲试,瓦尔德也有些好奇。不过在来到了桑拿房之后,侍从长和纳尔西斯·安德森就一左一右护在了轩辕小白,连瓦尔德都挤不进去,更不用说是反应本来就比一般的猫慢一拍的甜豆了。

    好在甜豆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要在桑拿房中做什么。宰相吩咐,如果色|诱失败,只要能把轩辕小白引去桑拿房,也算过关。

    在充满水蒸气的桑拿房里能见度并不太高。不过就算是这样,彼此还是可以看得十分清楚。轩辕小白对坦诚相见毫不在意。侍从长看着他,有种无从挑刺的挫败感。倒是瓦尔德和安德森十分害羞,纷纷裹了浴巾才肯走进房间。至于甜豆,等他想起可以裹浴巾这回事的时候,早就已经光溜溜进到桑拿房很久了。

    轩辕小白不怎么喜欢洗澡,不过这么蒸着倒也不让他讨厌。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皇帝的时候也是在一间充满蒸汽的浴室里。那个时候只是觉得皇帝的身体看起来特别晃眼,现在仔细回味起来却一下子突然变了味道。

    狄奥多西看起来真是相当的可口啊……

    “啊!我的肥皂!”

    “没关系,瓦尔德,我来帮你捡。哎呀!好滑!”

    “你们都别动,让我来捡。只有皇家侍从官才有能力捡起如此圆滑的肥皂!”

    “原来如此!那还是让我来吧!我也是皇家侍从官,必须学好捡肥皂的能力!”

    “等等!甜豆!嗷!我只是想拉住你不让你滑到,你怎么把我也带倒了?”

    “啊,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侍从长先生,你的用力方式不对啊,从物理学角度来说,你越是用力肥皂既越容易滑走。侍从长先生,你……人呢?”

    一群猫因为一块肥皂玩得不亦乐乎,轩辕小白则眯着眼睛思考着人生,美好的桑拿时光就这样悄然过去了。

    直到离开桑拿房,轩辕小白才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咦?我的内|裤呢?这条不是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