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Scene11

作者:银色徽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网游之诸神世纪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月后。

    “很遗憾考试没能通过。”et369用沉痛的语调说道,“这次的考题全在范围之内,我还以为你能通过的呢!由于你已经考了三次同一门课未能通过,下次考试的时间会延迟到一个月后。”

    轩辕小白皱了皱眉:“怎么会这样?全都题目都猜中了怎么可能通不过考试?不是说感觉很好嘛?是考试系统出问题了吗?”

    et369晃动了一下摄像头:“系统没什么问题。我检查一下,是答题卡的顺序写错了。”

    “我就知道……”甜豆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沙发上,“我就是和考试没有缘分!每次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老大,我不能和你一起考下一门了,嘤嘤嘤……”

    轩辕小白重重地拍了一下甜豆的脑袋:“男人的眼泪不能为这种小事而流!”

    “是,老大!”甜豆赶紧闭上嘴巴,吸了吸鼻子,“老大,你考试有什么秘诀吗?为什么你只用不到三个星期就完成了全部基础课程,而我花了十年才学完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课程。虽然我知道我们肯定有差别,但我没想到我们学习上的能力也相差那么多。我真是太没用了!”

    “我只是按计划进行而已。唔……也许你也需要一个补课老师?狄奥多西应该知道你还欠缺什么。”轩辕小白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本以为et369运用大数据分析法,可以预测考题,帮助甜豆渡过难关,他还为此支付了200金鱼的报酬。现在看来,机器人的工作效率并不高。

    “不不不!我可不敢让陛下给我补习!”甜豆使劲摇头,“就算是我的亲哥哥,看到我读书的笨样子也会忍不住想要揍我的!”

    “哎?安德森曾经给你补习过吗?”轩辕小白觉得那只高冷猫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猫。

    “当然不是,只是有几次恰好被他看见我在读书而已。他每次看到我弄不清楚书上的内容都会很生气,要大骂我一顿才会离开。所以我要是在家里看书就一定会躲开他,即便是家庭教师来讲课的时间也最好和他的作息时间错开。直到我好不容易考完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课程,按照家族传统到学院星球游学,才终于结束了战战兢兢的日子。”甜豆一诉起苦来就滔滔不绝,“安德森是个完美主义者,他总说我玷污了纳尔西斯家的家族血统,纳尔西斯家就没有出过白子。哎?老大,你为什么也叫他安德森,好像跟他很熟一样?”

    “喔,没什么。就是在咖啡店遇到过一次,后来又一起吃过几顿饭而已。”轩辕小白耸了耸肩。

    “什么?老大你和安德森吃过饭?同一张桌子吗?!!!”甜豆惊得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是他来找的我。”轩辕小白摊了摊爪子。

    “怎么可能?被形容为高岭之花的安德森怎么会愿意和老大一起吃饭?不不不,老大我不是说你比不上安德森。只是他实在是太高傲,太目中无人了。我听说帝都有一半以上的贵族猫想要邀请他共进晚餐,能够如愿以偿的却不到五只。大家都说他和陛下是最不可能嫁人的两只猫。”

    轩辕小白也觉得奇怪。他和纳尔西斯·安德森的相遇算不上美好,他本以为他们的关系仅止于小弟的哥哥和朋友的朋友(指伊菲尔德侯爵),或许还要算上他们同为狄奥多西效力。轩辕小白也弄不清安德森的职业,但安德森的父亲是狄奥多西的宰相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总之他们看起来并不需要时常联系。

    不过显然安德森并不是这么想的。在猫咪咖啡店偶遇之后不就,安德森就时不时找人给轩辕小白带话,邀请他共进晚餐。每次他们在饭桌上的话题不是甜豆又考挂了哪门课,就是那些对安德森和纳尔西斯家虎视眈眈的猫。

    轩辕小白有时候会建议安德森,不要只在完善自己身上下工夫。既然有人想要抢地盘的话,不如先砸了对方的场子,给对方一个教训。正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做老大的第一要素不就是先下手为强吗?

    “要是我的话,即使真的要从高台上掉下来,也绝对要把下面等着看热闹的猫砸成猫饼!”轩辕小白有一次在餐桌上如此教育安德森。

    对面的加菲猫先是一怔,随后叫来侍者,给轩辕小白又加了一份今晚的主菜,黑咖喱小牛排。

    “你是说把对手拖下水吗?还从来没有猫对我说过可以这样做。白,你真是一只不同寻常的猫,也许正是因为这样,陛下才会特意为你和甜豆增加了皇家侍从的名额。陛下可从来不会看错人。”安德森顿了顿,露出苦笑,“我一直这样努力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觉得我无法达到父亲的要求。”

    “父亲曾告诉我,纳尔西斯家一向以来的立场就是帝党。我们说出皇帝所想,成为皇帝的利剑。我们不仅仅需要服从于皇帝的命令,有时候甚至还要先于皇帝想到最符合皇帝利益的情况。皇帝的信任是纳尔西斯存在的最大基石,所以哪怕得罪再多的人,只要把纳尔西斯家牢牢绑在皇帝这艘船上,我们就永远不会沉没。”

    “可我觉得我只做到了一半,毫不在乎地得罪了不少猫。帝都中被我得罪过的猫数不甚数,他们大多粗鄙而又浅薄。我不喜欢于和他们交际,因为我的身份决定了我不需要纡尊降贵去和他们周旋。我一心想要做得最好,以便将来成为陛下的臂膀。我想要读懂陛下的每一个决定,以及那些决定背后的深刻含义。有段时间,我甚至日以继夜地徘徊在白塔顶楼的图书馆里,因为陛下常去那里。我想要了解陛下的阅读方向,了解他看待问题的方式。可我已经27岁,至今仍没有步入政坛。”

    “父亲让我耐心等待,说一个舞台上有两个纳尔西斯会触到皇帝的忌讳。事实上,陛下的绝大多数政纲都是为了给予平民和贵族同等的权利,任何一个大贵族接近政治核心都可能引起陛下的戒心。可是伊菲尔德侯爵不也是出身奥利安托家族吗?他不是照样在帝都混得风生水起?几年前人们对我的尊敬还要高过他,然而仅仅数年功夫,我就从那些身份高贵的猫的眼睛里读到了敬畏。他们害怕伊菲尔德侯爵,因为侯爵是陛下的眼睛和耳朵。同样的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却变成了敷衍,我敢说他们正在一点点降低对我的评价,暗自为下一代纳尔西斯无法成功进入政坛而幸灾乐祸。这让我在公众面前的每一分钟都变成了煎熬,连甜豆都可以成为陛下的侍从官,为什么我的机会仍未到来?”

    “我去猫咪咖啡店麻痹自己,试图找回少年时代的意气风发。我十岁就已经完成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毕业考试,被誉为帝都之中的天才。十六岁的时候我去学院星球游学,不是以学生的身份,而是以客座教授的身份。那个时候的我璀璨如天空中的星辰,是帝都的宠儿,整个喵星人世界的焦点。我甚至在学院星球有过一段令人称羡的感情经历,虽然最后无疾而终,但依然是很美好的回忆。我想要寻回那时的自己,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现在的我不过是一只帝都交际场合中最华贵的花瓶,空有外表毫却无实权。洁身自好又怎么样?对大多数猫来说,生性放|荡的金吉莱尔亲王,或是常年游走于情人之间的伊菲尔德侯爵,他们的价值都远高于我!”

    年轻的纳尔西斯家下一代家主露出异常脆弱的表情,他紧握爪子,白皙细长的脖子看起来非常惹人怜爱。不过,就在侍者将另一份主菜端进来的时候,他又瞬间恢复了以往的从容淡漠。

    “很抱歉跟你说这些,白。”

    “这没什么。”轩辕小白高兴地拿起餐叉,“反正你弟弟也常常对我诉苦。”

    诉苦这个词让安德森的表情一僵,一位纳尔西斯除非利益需要是不应该对人诉苦的。

    “想要机会就自己争取好了,怨天尤人也解决不了问题。”轩辕小白切下一块牛排塞进嘴里,“就算你的本领再高,狄奥多西也不可能主动来求你帮他。”

    事实上狄奥多西那家伙,就算是实在没办法了,也只会用一个吻骗别的猫成为他的保镖,而绝不会向任何人低头。轩辕小白默默把这句吐槽藏在心底。

    “这是当然的呀!陛下怎么可能来求我?”安德森笑了起来,他笑的样子如同初春冰雪消融的一瞬,动人而又美丽,轩辕小白也看得愣了一下。“而且我也没有像父亲那样猜中皇帝心思的本领呀!就算陛下来找我,我也无法做得像父亲一样好。”

    轩辕小白不以为意:“做不到就不要做好了,反正替人卖命又不只有一个办法。”

    安德森怔住,他思考了片刻,直到轩辕小白把第二份牛排解决完毕,才又开口:“你说得对,也许我应该走一条不一样的道路,一条属于我的道路。只要是能为陛下效命,我并不在乎将来是否能成为宰相。我只想要成为一只对陛下来说有用的猫。”

    轩辕小白:“其实狄奥多西的想法不是很好猜吗?”

    安德森:“哎?”

    轩辕小白:“你不是说了,狄奥多西想要所有人都有一样的权利。照着这个方向去做就可以了吧?”

    安德森:“没错!没错!是的!陛下看重那些平民!也许我应该去了解平民,了解他们的想法和生活。贵族都不愿意和平民打交道,如果我能成为唯一一个懂得平民需要的贵族,那陛下也一定会需要我!谢谢你,白!甜豆就拜托给你了,你真是一只睿智的猫!”

    轩辕小白眨了眨眼睛。他曾被不少人夸奖过,像是身手敏捷、毛色好之类都有过很多次,但是说他睿智这还是头一回。听起来似乎也很不错呢!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安德森找你到底是为什么呀?他有让你教训我吗?”由于轩辕小白一直没说话,甜豆忍无可忍地在轩辕小白的眼睛前面挥了挥爪子。

    轩辕小白下意识地拍开甜豆的爪子:“没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我聪明,想要我好好教你而已。你真的不要狄奥多西给你补习吗?”

    甜豆缩了缩脖子:“不不不,我可不敢!咦,我们的信箱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提示灯在闪。我去拿一下!”

    甜豆逃也似的跑出别墅。

    “老大,是一封信呢!”

    门外传来甜豆的叫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