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Scene9

作者:银色徽章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主神崛起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经过一番解释,大多数时候是甜豆和瓦尔德在说,轩辕小白只负责点头或者摇头,瓦尔德终于对轩辕小白这两天的行踪有了初步了解,甜豆也知道了轩辕小白是来自深红沼泽的猫,此前一直单独生活在沼泽深处。

    “老大,你真是太酷了!这么说来你可以徒手和大蟒蛇搏斗,你还吃过大蜥蜴?太酷了!”甜豆恨不得跪下来舔轩辕小白的脚垫。

    “是沼泽蟒和深红蜥蜴。”瓦尔德纠正道,“所以白这两天一直在花店打工,还顺便救了你?白竟然找到工作了!你姓纳尔西斯,是宰相的小儿子?你的发色和瞳色让我联想到了白化种,这解释了你的名字为什么会叫甜豆,看来你在家里一点都不受重视。”

    “呃……”

    “不过我能理解你对白的崇敬之情,毕竟你在智力和体能上都不如贵族猫,甚至比不上有些平民猫,而白的身体素质又是那么出色。但是你想让白当你的保镖跟你去帝都?这不可能!白要留下来跟我一起好好学习。”

    轩辕小白从抽屉里翻出一条牛仔裤丢给甜豆:“我的裤子,你可以勉强穿着这个。你不想露着屁股去吃晚饭吧?”

    “谢谢老大!我去卫生间换一下!”甜豆扭头看向瓦尔德,“在此之前我得说,假如老大想要上学的话,帝都有得是好学校。我是贵族,我可以推选他入学。瓦尔德,你又不是老大什么人,你没权利决定老大的将来!我马上回来!”

    甜豆冲进卫生间后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看到瓦尔德越来越难过的表情,轩辕小白清了清嗓子打破沉寂:“在想什么呢?”

    瓦尔德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其实我刚刚就想跟你说的,我很抱歉。杰克说过,我们应当尊重身边的每一只猫,我想我大概是忘记了这一点。到学院星球之后,我有点自信心过度膨胀,我不应该对你说那些过分的话,我没想到你会跑去打工。你会原谅我吗?”

    “我从不会生小猫崽的气。”轩辕小白突然想到从前在西区也有一两只他恨不得抓起来打一顿的熊孩子猫,“至少不对可爱的小猫崽生气。”

    “我可以把这当成是表扬吗?”瓦尔德抬起头破涕为笑,“虽然我一直想让自己相信,我是你的保护人,让你适应外面的世界是我的责任。但事实上,我不过是需要你的陪伴罢了。我真是一只自私的猫,你又不欠我什么,你还救了我的命……白,对不起!我一个人会害怕,杰克还活着的时候从没这样过。我猜大概是因为他不在了,这让我觉得世界上唯一一只爱我的猫不存在了。人们总说,家人能让你远离孤独是因为你知道,哪怕距离隔得再远他们的眼睛也会注视着你。抱歉在你面前说这些,你也没有家人。白,现在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感到不安,我想要有人陪伴。但是甜豆说得对,我又不是你的谁。要是真的可以去帝都的话,你就去吧!我是说如果你想去的话。帝都有很好的教育机构,贵族的推荐是十分有用的,而且你要找的伊菲尔德侯爵不也在帝都吗?不过去之前我建议你先修正一下证件上的年龄。哈!智商测试,我不想让那样的事情重演。”

    “其实我有想过让你跟我们一起去的。我可不是那种丢下幼崽不管的猫!”轩辕小白认真地说,“不过我觉得你更喜欢这里,在杰克学习过的地方学习。而且这里的治安很好,你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这个送给你吧!”

    轩辕小白从口袋了掏出花店老板送的瓶中花吊坠,把链子套在瓦尔德的脖子上。

    “花店老板说这个能保持四十年。虽然我不是你的亲人,但我的眼睛也会一直注视着你的,哪怕距离隔得再远。所以每当你看到瓶子里的花盛开的时候,就是我在给你加油。”

    “玛格丽特矮菊?又名思念之花?谢谢你,白!”瓦尔德紧紧握住玻璃瓶。

    “想我的话就到帝都找我。”轩辕小白摸摸幼猫的头。

    “嗯!所以你真的要去帝都了?”

    “是的,那里有人欠我10金鱼。”

    “白,我会想你的!”瓦尔德给了轩辕小白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大!大事不妙!”甜豆跑出卫生间,然后被过长的裤腿绊倒在地,整只猫从裤子里摔了出来,露出又白又圆的屁|股。

    瓦尔德:“噗!”

    轩辕小白:“怎么了?裤腰太大吗?我不是给你皮带了吗?”

    甜豆红着脸重新穿好牛仔裤,踩着裤脚一步步挪回卫生间,束好皮带后重新挪到房间。

    瓦尔德:“你可以把裤腿卷起来的,那样你就不会踩到了。”

    “啊?是这样的吗?抱歉,我没有穿过不合身的裤子,我的裤子都是订做的。”甜豆弯下腰把两条裤腿都卷了起来,这下他可以行动自如了。

    “啊,对了!老大,不好了!”他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惊慌失措的原因,“我的保镖好像出事了!”

    轩辕小白皱起眉:“怎么回事?”

    “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把那几个保镖骗去了酒窖,把他们反锁在里面。”甜豆说道。

    “你把你的保镖反锁起来了?”瓦尔德一脸惊讶,“保镖的责任不是保护你吗?真不知道你和你的保镖到底谁更蠢一些。宰相是怎么选人的?”出于一种不能言说的复杂情感,瓦尔德依旧不喜欢甜豆,在能够毒舌白猫的时候极力施展毒舌。

    “我想要跟着老大试炼,不想让他们影响我!”甜豆大声辩驳道,“而且是管家选的保镖,不是我父亲!”

    轩辕小白:“现在他们怎么了?”

    “事情是这样的。刚刚我去卫生间换裤子,换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应该把我的保镖放出来,一直待在酒窖里会把他们饿死的!然后我坐在马桶上打开联络器,我想把门锁的密码告诉他们,但是我听到的只有一串呻|吟。他们一定是出事了!我得回别墅救他们!”

    轩辕小白:“呻|吟?”

    “是的。老大,你听这个。”甜豆把腕表上的联络器声音调大,然后对着腕表说,“你们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回答我!”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联络器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呜咽声,就像是那些保镖都被人堵住了嘴一样。

    “他们被人抓了?是因为你吗?”瓦尔德猜测。

    “我不知道!还从来没有人想要绑架过我!现在该怎么办?”甜豆一脸惊恐。

    瓦尔德:“能从联络器上知道他们在哪儿吗?”

    “可以的。他们的联络器是植入式芯片,我可以从我的联络器上直接查看他们的位置。”甜豆在联络器上按下几个钮,“咦?他们好像还在别墅里!”

    “有人入侵了宰相的别墅,把你的保镖抓了起来,还大摇大摆留在别墅?这听起来可不是一般的犯罪。我们最好报警。”瓦尔德说道。

    “报警对方会不会撕票啊?”甜豆有些害怕。

    轩辕小白:“你家还有别的可以联络到的人吗?”

    甜豆:“我打给管家试试。”

    甜豆从随身的备忘录里找出别墅管家的电话号码,拿起房间里的电话机拨了出去。几分钟后,他放下话筒。

    “管家问我在哪儿,他要派人来接我,然后他说千万别回别墅。我不明白,他接我难道不是把我接回别墅吗?”甜豆用可怜兮兮的表情复述电话内容。

    “一定是他也被人控制住了!幸好你没把旅社的位置说出来!”瓦尔德说道,“对方迫使他询问你在哪儿,好把你抓住。他最后一句话是为了保护你才说的。”

    甜豆的表情越发惊恐了:“那现在要怎么办?报警吗?”

    “不行,对方连宰相都不怕,还一下子把整个别墅的人都控制住了,学院星球的警察恐怕帮不了我们什么了。有人知道你在我们这儿吗?”瓦尔德问道。

    甜豆摇头。

    “那你能联络到宰相大人吗?”

    甜豆继续摇头。

    “白,这太危险了!我就说和贵族交往容易陷入危险!你还是别跟他去帝都了,他连自身都难保!我们一起存钱去帝都怎么样?”

    “老大,你不要我了吗?”甜豆可怜兮兮地问。

    “我去别墅看看。”轩辕小白皱着眉头说。

    “老大,你真是个好人!我、我跟你一起去!”

    “白!我们犯不着搅和进贵族的事里!”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记得给我打包一份晚餐。”

    瓦尔德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轩辕小白走出房间,然后在甜豆想要跟出去的时候,一把抓住的白猫的皮带。

    “你不许走!”

    “为什么?”

    “因为白一个人还有机会全身而退,你去了只能给他添乱。你打算不听白的话吗?”

    “没有,我当然会听老大的话。可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干等吧?”

    “不,不是干等。”瓦尔德想了想说,“没有什么人会傻到绑架一只白化猫,你根本换不到多少赎金。我怀疑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你在学院星球得罪过什么人吗?”

    “我?欺负我的人倒是不少,我怎么会主动得罪谁?”甜豆为自己辩白。

    “那就说说都有谁欺负过你,也许这只是贵族之间的恶作剧。”

    “欺负过我的人太多了。先是给我面试的老师,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