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诡异的驼背老人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能量通道瞬间把冰晶和黑石头连在一起。{新匕匕奇中文小說m}受到冰晶上传来寒气的刺激,那块黑色的小石头突然狂暴起来。在陈凡的脑海中,他的手心像是出现了一颗小太阳,散发出灼热的光芒,把陈凡两眼晃得一阵发黑几乎失明。

    好像男女之间异性相吸一样,黑色的小太阳猛然一震,已经把那颗冰晶包裹在中间。陈凡张开手掌,刚才还握在手中的黑石头已经消失了。

    感觉着下面传来让人舒爽的温热气息,陈凡看看老头:“这就行了?”

    “那你还想怎样?”老头瞥他一眼:“变出一根火柱子让你看看?”

    “不用。”陈凡打个寒颤:“下面该怎么做?”

    “袋子先收起来吧。”老头看看陈凡:“里面的几种药物都是上古奇珍,等将来你医术和个人实力提高到足够的程度,就可以把它们炼化,然后制出起死回生的神药。”

    看陈凡把袋子收好放到床下的角落里,老头又继续跟陈凡交待:“要进入韩家老宅那样的阴宅,要拣黄昏时分进入最佳……”

    第二天黄昏,韩楚辉亲自开着奔驰s600,把陈凡送到韩家老宅。到了离老宅还有一里地的距离,陈凡让韩楚辉停车。他背起让韩楚辉准备的一只鼓囔囔的背包,然后下了车。

    “小凡,要不我在这里等着你吧,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韩楚辉关心的看着陈凡。

    “你不能在这里。”陈凡摇摇头:“你是韩家的人。一旦晚上出了意外,阴煞最先找的就是你。现在你马上回去,在家中静室点燃三柱高香,口中默念祖先名号,就是对我的最大支持。”

    “你要小心。我已经给看守祖宅的人打过电话,你过去直接找清叔就行,他是个驼背,一眼就能看出来。”韩楚辉深深看了陈凡一眼,调转车头飞驰回城。

    陈凡收拾心情,稳步向韩家老宅的方向走去。不到一刻钟,他已经来到离韩家老宅不到两百米的位置。

    清河市周边多山,算是一个山脉环绕的盆地。韩家老宅就建在一座巍峨的青山脚下。

    这是一个鹰型的山嘴,背后是一座高耸的山峰。虽然是入夏时节,但整座山峰却萦绕着一股青气,看上去阴沉沉的让人觉得不舒服。一片延绵起伏的房舍依山势而建,古旧的青砖黑瓦、破败的院墙像是一幅水墨画,把人带进了一种奇特的意境。

    “咦?”陈凡疑惑的伸出手,平托在自己脸前面。一片晶莹的雪花飘落在他的手掌,并不融化、却能感觉到丝丝的寒气。

    “哼哼。”平时猥琐的老头此时穿着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身火红道袍,翘着二郎腿坐在陈凡脑海中的虚空里,显得分外的怪异:“阴煞之气已经可以影响周围的环境。现在离宅子还有两百米,这个东西道行不浅。”

    “你行不行啊?”陈凡心虚的看看老头:“要不我们回去从长计议?”

    “晚了。”老头淡淡看看陈凡:“此时你已经进入了阴煞幻境。如果贸然退出,就会引起对头的警觉。以后再想破这个局,就要难上加难。你这小子一向胆大,怎么到了现在忽然没有囊气了?”

    “主要是不信任你。”陈凡脸色转为平静:“既然走不掉,那就拼吧。”

    越往前走,气候的变化越发激烈。又走出几十步,陈凡已经被裹入了漫天的风雪之中。他奇怪的看看四周:“怎么回事?现在五月天热的要死,怎么忽然这么大风雪?”

    风雪呼啸,一道奇诡的寒气在他脸前旋转一圈,然后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陈凡双眼一阵迷离,忽然觉得现在下大雪是理所当然的,自己所在的就是冬天的黯淡黄昏。

    他体内的烈焰珠轻轻抖动了一下,一声炸弹爆炸一样的巨响在他脑中回荡。陈凡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对神志,只是脸上依然一副痴痴的模样。

    “来了。”老头看看陈凡:“你的演技不错啊。”

    “少废话。”陈凡看看老头:“把实力暴露出来让对手看的,那是傻吊。”

    韩家老宅门口不像别人家安装了灯泡,居然挑着两盏古旧的灯笼。这时灯笼只亮了一盏,在漆黑的夜色中被狂啸的风雪吹得摇摇摆摆,眼看就要熄灭。

    “太特么吓人了。”陈凡小声嘀咕着:“这时候要是忽然有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在背后拍我一下,我马上就吓死了。”

    说完,他猛然向后扭头。

    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陈凡擦擦脑门上的汗珠,疑惑的看看四周:“怎么感觉有人在后面拍我?”

    定了定神,陈凡走上破裂的青石台阶,开始拍打门上的铁环。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无论陈凡怎么使劲拍打,那两个硕大的铁环撞在后面的铁叶子上,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莫非我的耳朵出了问题?”陈凡使劲扣了扣耳朵:“明明能够听到外面风雪的呼啸。”

    他正要退开,门忽然悄无声息的向里打开。在门的背后站着一个驼背老头,笑嘻嘻的看着陈凡。

    他穿着一身干净得一尘不染的青色棉袄,黑色棉鞋。脸色虽然带着笑意,却像是带着一个古板的面具,看上去十分别扭。本来高大的身躯因为驼背,变得比正常人低了一头。现在他使劲抬着头看陈凡,脖子扭曲了一个古怪的角度,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别扭。

    “你是清叔吗?”陈凡看着驼背老头缩成一个黑点的瞳孔,小心的询问。

    “啊~”驼背老头点点头:“你是陈凡吧?韩少爷已经给我打过电话。刚才我在院子里扫雪,都没有听到你叫门。你已经叫好久了吧?”

    “没有,我不过是刚刚敲门。”陈凡看看驼背老头:“那我的来意……”

    “知道,知道。”驼背老头点着头转过身去,朝着院里一指:“少爷让我放你进来,然后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要干涉。”

    虽然他扭头速度很快,陈凡还是从驼背老头丑陋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怨毒的神色。配合着他和蔼的声音,陈凡的脊背上飞快的冒起了一丝凉气。

    “岁数大了,走两步就喘粗气。”驼背老头扶着腰:“你随意吧,我到门房喝口水歇歇脚,一会儿还要扫雪呢。”

    他自顾踏着满地厚厚的积雪,走进院子一侧的一间小房子,然后啪的把门合上。

    陈凡看看满院的雪地,又看看驼背老头走进去的漆黑小屋,咧咧嘴:“扫雪?这雪地上哪里有扫过的痕迹?连个脚印都没有。”

    他忽然全身一震,向老头走过的小径看去。雪地依然平滑如镜,同样没有一个哪怕浅浅的脚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