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特殊的治病手法

作者:MS芙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不朽凡人权力巅峰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凌月到了会客的前厅时,发现不大的厅堂里,已经呼啦啦站了好些人。

    其中有大舅叶凰云,大表哥叶圣还有叶凰轩的一家几口,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太守在大夏是三品官,太守府的管家,就是太守最信任的人,而叶家,不过是小镇的一个普通土豪势力,在太守府前,微不足道。

    四舅和大舅分别站在了下首,前厅的上首,坐着一位四旬开外的儒雅文士,寻常的白衫儒帽,但穿在他身上,却别有一番味道。

    叶凌月从他的身上,隐隐感觉有元力波动,那元力,一眼看过去,居然辨认不出对方到底是何等修为。

    此时那儒生正手握茶盏,抿了一口茶,和叶凰轩寒暄着,听到了脚步声时,那中年管家抬起了头来。

    只见前方站了俏生生的少女,她落落大方地的站在哪里,一身月白色的劲装,身上披了一件外袄,脸上不施脂粉,鹅蛋脸,柳叶眉,一双新月眸熠熠生辉,映衬得整个人清新脱俗。

    闻策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叶凌月的气质不俗,和一干唯唯诺诺的叶家人截然不同,看上去倒像是帝都的大世家养育出来的名门千金。

    闻策于是又问了几句,叶凌月也都一一回答了,用词谈吐不卑不亢,这一点让闻策很是满意,渐渐地也就消了疑虑。

    “蓝姐姐是蓝太守的女儿?”听闻策说后,叶凌月才一脸的恍然大悟。

    难怪早前居奇楼的那些人,对蓝彩儿都是一脸的避讳,也难怪她会觉得对方出身不俗。

    叶凌月出门一趟,就和太守千金成了手帕交,得知这个消息时,叶府上下,那个吃惊啊。

    将寿宴的请帖送到了叶凌月的手里后,闻策才起身告辞了。

    人才一走,叶凌月就被两舅舅一左一右夹击着。

    “凌月,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蓝大小姐?”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舅舅说一声。”

    “两位舅舅,我只是在居奇楼里闲逛时,遇到了蓝姐姐,她没说身份,我也没问。”叶凌月摊了摊手,随便搪塞了两位舅舅后,就一溜烟的跑了。

    和太守府攀上关系,倒是叶凌月始料未及的。

    不过她也明白,对方只不过是感谢她送了一坛珍贵的猴酒而已,至于能不能和太守府搭上关系,那就是后话了。

    太守府的请帖风波,叶凌月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在寿宴之前,她依旧和往常一样,练练针,修炼元力。

    只不过,这中间,又多了个小插曲,就是在前往寿宴的前一日晚上,早前被她放回去的那头小金鹤居然又飞了回来。

    “扑棱棱”的响声,惊动了叶凌月,抬头看到那头小金鹤时,她还有些吃惊。

    不过是几日,小金鹤的模样,可是判若两人。

    金光熠熠的鹤身上,沾满了灰尘。

    “小家伙,怎么又是你?难道是你那个无病呻吟的主人让你来的?”叶凌月觉得有些好笑,她一时好奇,让那头小金鹤落了下来。

    这头小金鹤说来也算是史上最苦逼的小方鹤了。

    一般而言,用符纸炼制出了方鹤后,它就会有低等的记忆力,凭借记忆力,它就能找到主人要求它寻找的任何一个人。

    但这种记忆力,往往是一对一的,也就是一只方鹤一生中,只能一对一的找到主人指定的一个人。

    它和叶凌月不过是偶然见了一面,就得靠着那记忆力,找到叶凌月。

    这几天,它可是把整个璃城都飞了个遍,才找到了叶凌月的下落,这其中,也算是经历坎坷。

    这若非是因为它是方士协会的会长亲手炼制而成的,早已在半路坠毁了。

    展开纸鹤一看,纸鹤上,依旧是那几行好看的字迹。只是这次,字已经变成了。

    “

    无病可呻吟,绝症当如何

    ”

    叶凌月看了看信,看到那两行字时,叶凌月手微微一抖。

    字里行间,透出了一股悲凉来,叶凌月顿时明白了,那个早前被她嘲讽成无病呻吟的富家公子哥,竟然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他的那些话,并非是无病呻吟,而是无奈吧。

    究竟是什么病,会无药可治?

    叶凌月不禁有几分好奇,自从她发现鼎息可以治病后,就一直蠢蠢欲动,想要用鼎息替人治病。

    可又担心鼎息太过神奇,会被人发现了,所以一直束手束脚。

    凝视着金鹤上的几个字,叶凌月突然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不如,用这只金鹤试试。

    叶凌月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将自己的一抹鼎息融入金鹤里,只要那位“神秘病号”接触到了金鹤,鼎息就会进入他的体内。

    反正她的鼎息是源源不断地,损失了一小抹后,只需要休息一夜,就能恢复如初。

    说做就做,叶凌月在金鹤上写了几行字,只是和往常不同,在写这几个字时,她将一部分鼎息也融入了金鹤中。

    叶凌月没留意到,在她将鼎息融入了小金鹤时,原本看上去死气沉沉的小金鹤也发生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为了避免小金鹤飞到半路,精神力耗尽,叶凌月还很好心地在小金鹤上注入了一小股自己的精神力。

    小金鹤被注入了精神力后,震翅也变得更加有力了,飞入了夜空中,很快就化成了一个金点。

    凤府内,凤莘披着狐裘,眼底有一片灰青色的阴影,他咳了几声,这几日,他的寒症又发作了。

    “少爷,外头风大,奴婢还是把窗关上吧。”

    那只小金鹤没有回来,已经盼了数日的凤莘,心中划过了一丝怅然,对方恐怕根本懒得和一个病号聊天吧。

    叩叩叩,半夜时,窗户上,一阵拍翅的响声。

    “快,把窗户打开。”

    一开窗,一只精神奕奕的小金鹤飞了进来。

    就在凤莘准备伸手接住那只小金鹤时,体内,更猛烈的一波寒气袭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意识陷入了昏迷中,在陷入昏迷的那一刻,凤莘的手中,还握着那一只小金鹤。

    “来人啊,少爷昏过去了。”

    凤府内,登时灯火通明,乱成了一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