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太守府

作者:MS芙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权力巅峰造化之门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龙涎针,能一分为三?

    这个发现,让原本沮丧着,以为只练出了一根龙涎针的叶凌月,大吃了一惊。

    龙涎针不是一般的针,它乃龙的口水融合了玄铁矿石而成,加上又融合了木枯藤的生长之力。

    这一根龙涎针,已经不是普通的武器了,它的品质,相当于是黄阶的武器。

    只要叶凌月的精神力日增长,龙涎针就可以随意地变大变小,甚至是分裂成多根针。

    据玉手独尊的宝录里记载,她的鬼门十三针,共有十三根针,每一针练到了最高明处时,可以再幻化出十三针。

    若是叶凌月练完了全部鬼门十三针,龙涎针甚至能幻化为一百六十九根针,难怪玉手毒尊,当年能够在瞬息之间,击杀百名武者。

    只不过,以叶凌月如今的精神力的修为,在操控龙涎针时,她最多只能将龙涎针一分为三,不过即便是如此,对于叶凌月而言,也是一个重大的突破了。

    炼化出了龙涎针后,叶凌月并没有立刻开始修炼鬼门十三针,而是先开始翻阅,方士协会的那位老丈送给她的精神力修炼的基础功法。

    这一读,叶凌月才发现,她早前不少认识都存在不少错误,鸿蒙方仙虽是一代高人,但他以医术为主,留下来的鸿蒙手札中的精神力修炼的方法,不过是寥寥几句话。

    要不是叶凌月在精神力方面有些天赋,压根就不可能练出精神力来。

    结合了方士协会的修炼方法后,叶凌月的精神力,又涨了一小截,她打算改日有时间的话,就去方士协会鉴定下自己的精神力,究竟有没有资格成为一名准方士。

    随后,她就开始练习玉手毒尊留下来的鬼门十三针里的第一针:七步跌。

    七步跌,是鬼门十三针的第一针,

    针对的是人体内的多处麻穴,只要是被七步跌刺中,不出七步,必定会全身麻痹,行走不得。

    除非是用了特殊的针灸手法,或者是玉手毒尊留下来的独门针法,这种麻痹会持蓄几天几夜。

    为了能够更加准确地扎中麻穴,叶凌月还在专门各扎了一个稻草人和稻草兽,标明全部的人体和兽体的多个穴位。

    几日下来,叶凌月已经能够准确地认准麻穴,配合龙涎针,她的鬼门第一针,七步跌也算是小有所成了。

    叶家的其他几人,只知道叶凌月这几日,都是关在院落里不肯外出,院落里还时不时地发出怪异的声响,大伙也只当叶凌月在闭门刻苦修炼。

    叶圣那小子,刚到璃城还玩得乐不思蜀,可是一看小表妹都那么厉害,也不好意思偷懒,也学着叶凌月在院落里埋头练习了起来。

    叶凰云和叶凰轩两兄弟看得很是欣慰,叶家的小辈能如此刻苦,叶家如今又能炼制六成玄铁矿,叶家崛起,指日可待啊。

    由于叶凌月太醉心修炼,就连蓝彩儿派人来府上求见,取走百年猴酒,她都没留意。

    那一边,奉命从叶府去就的蓝家的下人,已经将百年猴酒送到了蓝彩儿的手中。

    只是叶凌月万万没想到的是,蓝彩儿的家,居然就在璃城的太守府。

    “启禀小姐,酒已经取过来了。不过属下没有遇到凌月小姐,听叶府的人说,凌月小姐这阵子正在闭关修炼。”蓝彩儿原本还想邀请叶凌月上门一叙,顺便袒白自己的身份,只是没想到,叶凌月竟然没空。

    早前叶凌月说自己家中有百年猴酒的时候,蓝彩儿还有几分不相信,可等到她打开了酒坛的盖子时,顿时整个院落里,都飘满了酒香。

    “这真的是百年猴酒?”蓝彩儿也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醇厚的酒香味。

    她自己试了一小口,一口喝下去,顿时觉得整个人体内的元力,犹如洪水猛兽一般,气势如虹,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就如打完了一套拳法,浑身很是舒坦。

    “乖女儿,你瞒着我,在院子里藏了什么好东西?”蓝彩儿正欣喜着,就听到一个粗狂豪迈的声音。

    蓝彩儿会心一笑,百年猴酒名不虚传,居然把她这个酒鬼爹爹都给引了过来。

    只见一名中年武者,阔步走来,但见他身高近八尺,虽然人届中年,可一身的腱子肉还结实的很

    那一双虎目里,蓄着锐光,长得了张四四方方国字脸,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蓝太守走起路来时,略微有一点瘸,此人就是璃城的太守,蓝应武,也就是蓝彩儿的爹爹。

    蓝应武虽是太守官袍在身,腰间却配着一把不伦不类的大刀,颇有几分穿上龙袍不像太子的感觉。

    别看他蓝应武如今身居文官之职,可诗书礼乐通通不会,但在大夏境内,赫赫有名。

    蓝应武早年一直在军营服役,从一个普通的兵士,成了大夏第一个平民将军,在大夏,也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

    蓝应武因旧疾不得不退了文职后,就调任到了璃城。

    蓝应武三十多岁才成亲,婚后夫妻恩爱,生下了宝贝女儿蓝彩儿。

    蓝彩儿的学武天赋也很不俗,她跟随父亲,如今已经是先天高手,这一些早前叶凌月都是一无所知的。

    再看蓝太守的身旁,跟着名文士打扮的男子,文士和他年龄不相上下,仪容秀丽,看上去倒更像是个文官。

    此人就是太守府的第一谋士,也是太守府的管家,同时也是当年蓝应武当将军时,他营帐里的第一军师,闻策。

    “父亲,娘亲说得没错,你就生了个酒鼻子,一滴酒都藏不住。”蓝彩儿见瞒不过了,只能是将百年猴酒搬了出来,她原本还想在父亲寿宴当天,给父亲一个惊喜的。

    哪里知道百年猴酒实在是太香了,藏也藏不住。

    一见女儿搬出了个酒坛子,蓝应武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了几个酒杯。

    看到父亲连酒杯都准备好了,蓝彩儿又好笑又好气。

    蓝应武和闻策喝了一口酒,只觉得那酒入口醇厚香甜,一刚下肚,酒水就如一把火,在两人的胃里熊熊燃烧了起来。

    两人当兵打仗那么多年,喝过好酒烈酒无数,可从未喝到过这样的酒,那酒水一入肠,两人就知道,那是绝对的好酒。

    “彩儿,快告诉我,这是什么酒?你从哪里得来的,”蓝应武两眼发光,恨不得一口把那个酒坛子喝下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