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道歉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九章    道歉

    听说二太太来了,小红脸上立即就变了色,刷地一下由红转白。

    小红想站起来,可叶空的手却依旧在她亵裤后边捏着她股上的肉。

    “八少爷~”小红哀求地看着叶空。

    就连陈九娘都是很紧张地看着叶空,毕竟来的是这叶府的实际控制者,她又怎么能不紧张?

    “没事,慌什么,照常吃饭!”叶空大大咧咧地从小红后腰收回手,把背贴在椅子把上,心道,如果有根雪茄,再戴个墨镜,那就更爽了。

    其实在叶空看来,二太太也相当于某个老大,她手下小弟来砸场子不成,反被人打了。她回来知道以后,想想此人惹不起,必然带着小弟上门敬茶摆酒以示道歉。

    这后宫内院的事,其实也就跟b社会差不多。

    这种事,叶空在地球看得多了,每次他们汉正帮的老大都是架子拿得大大的。怎么样?你咬我啊,你真敢咬就不会带小弟来道歉了!

    二太太一进门,心里的火一下就上来了,里边几个人居然依然坐那吃饭,丝毫没有迎接她的意思。

    每次二太太去哪,都带着管家叶财,进门前先吼一声,“二太太来了。”这就是提醒里边人,嘿,别忙活了,二太太来了,快点接驾吧。

    敢情这女人把自己当皇帝了,由此可见,她是多么好面子,要生生吞下叶空的这口气有多难。

    跟着的管家叶财也是一愣,心道这八少爷也真够牛的,看二太太进来,竟然动都不动,依然坐着吃饭,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唉,幸好自己上午趁乱先出门了,否则两面为难,不阻拦要被二太太记恨,阻拦了当场就要被这小子打,要不怎么个个叫他瘟神呢,二太太都怕他呢。

    “哟,吃午饭呢,呵呵。”这二太太还真是能忍,对坐着没动的四个人,自来熟地走过去,还笑了起来。

    陈九娘坐不住了,不管怎么样二太太都是比她尊贵的人,其实后衙内院里,女人们之间的等级森严不亚于官场,官大一级就压死人了,更何况二太太这个内院的院长呢。

    “是二太太啊,失礼了,快这边请。”陈九娘赶紧走过去迎接。

    小红也跟着站起来,她对二太太还是有着深重的敬畏的,不过她也没走过去,只是低头束手,站在一旁。

    叶空也没怪她们,只是扭头看看二太太,歪坐在椅子上,用牙签剔着牙。

    好无礼的小子!等到时候定要用牙签扎遍你全身,看你再剔牙!二太太心里记恨,嘴上却是亲热。

    “九娘呀,打扰你们吃饭了,呵呵,我刚回来,听说我那俩个小兔崽子给你们这添麻烦了,这俩不成器的东西,我带来给妹妹发落。”二太太笑着说道。

    陈九娘哪敢发落呀,赶紧道,“算了算了,我们家叶空也有不对,就此作罢吧。”

    “还不快给你姨娘道歉!”二太太对着叶武一瞪眼。

    “姨娘,是我错了,请您原谅。”叶武竟然扑嗵跪下,行了个大礼。

    “不敢不敢,不用不用……”陈九娘有些紧张,这可是正经八百的三少爷,居然给自己跪下了,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呀。

    天一热,人就容易激动。人一激动,就容易缺心眼。陈九娘这一激动,居然说道,“我家空儿也有不对,他也应该来陪个不是。”

    一旁拿着架子冷眼旁观的叶空,简直要一屁股坐地上去。哎哟喂,我的娘,我可是老大哎,明明她缺理道歉,我还等着她端茶摆酒呢,怎么能给她跪下?这也太扯淡了。

    看见叶空眼珠子都要掉地上的模样,二太太心里好笑,突然有了主意,让**收拾你,让你们内斗,也算先给我收点利息。

    “算了,哎呀,九娘妹子,我们谁跟谁呢?其实呀,我就怕这事影响了我们的姐妹之情,所以这才带小武来道歉的。”二太太亲热地说着,就真的跟感情融洽的好姐妹一般。

    二太太越是大度,陈九娘就越不好意思,又喊道,“空儿,快过来给二太太道歉。”

    娘啊,你这就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叶空无奈,只好站起来,磨蹭着走过去,就听二太太又笑道,“道歉就道歉吧,可妹子你千万别让空儿跪我,我承受不起。”

    这话够毒啊,明摆着是反话,陈九娘想也不想,说道,“那怎么行?你家叶武跪下道歉,他也得跪着道歉。”

    听见这话,叶空忍不住了,如果行个礼,说个对不起,这也就算了,可跪下道歉……

    叶空脚步一凝,虎目中愤怒如同滚滚洪流,他抿着嘴咬着牙,脸上横肉跳了跳,冷声道,“办……不……到!”

    二太太见他随时要暴走,心里知道自己有点玩大了,这不是逼着他跟自己玩命嘛?

    心里有点害怕,二太太赶紧笑道,“呵呵,看老八气得……呵呵,二娘和你开玩笑呢,还当真了。”

    陈九娘也被叶空的目光给吓到了,这时卢琴小丫头赶紧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低声道,“干娘,你又说错话了。”

    “没错呀,人家叶武可以跪着道歉,他也要这样回礼,这是理所应当啊。”陈九娘还转不过这个弯。

    卢琴脑门皱了皱,又凑过去说道,“咱不说这事到底谁占理,咱就说,叶空哥哥和叶武能一样嘛?就跟打仗似的,叶武他不过是个小兵,二太太才是将军,小兵跪一下,根本无足轻重;可咱们这边,叶空哥哥就是将军,仗还没打,咱将军就给对方下跪,这……叫什么事啊。”

    “哦。”陈九娘明白了,敢情她就是小兵,不过她知道让她当将军也当不来的,不过她这时也实在说不出“那就别跪了。”只有闭口不言。

    卢琴的声音虽小,可二太太却听了个大概,有些吃惊地看看小丫头,这丫头很聪明很有办法呀,竟然三言两句就把场上复杂的形势,矛盾的焦点,就都说明白了,还简单易懂。

    如果能让这个丫头成为我的儿媳,那干什么都要容易许多啊,绝对是一个贤内助,二太太这就起了爱财之心,心里开始盘算怎么从中挑拨。

    那边叶空看老娘也不逼着自己给二太太下跪了,也就不再发火,走到二太太面前,抱拳一礼,客气道,“二太太,请原谅,大家都知道我叶空脾气不好,可其实熟悉的人都知道,别人敬我,我加倍敬他,若是不惹我,我也不会发火,当然了,我今天也却是过了,请二太太不要和我这小儿计较。”

    其实到现在,叶空也没有恨二太太,虽然她指示小红来打探自己,可叶空知道,她是为了儿子有出息,母亲为儿子情有可原,方法失当,叶空却也没恨她。

    如果二太太知趣,就此下台阶,那叶空就准备拿出假秘籍,跟她谈小红的事了。

    虽然那秘籍只是世俗武功,可毕竟也是别人家的家传宝物,学了应该有益无害。

    可谁知二太太突发奇想,想要挑拨一下卢琴和叶空的关系,可她又不敢做得太过份,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哟,呵呵,看你家叶空真是会说话,呵呵,二娘我怎么会责怪你,这确实是我们家小文小武有错在先。”二太太笑着说完,又道,“不过叶空,你可有一样不好,不是二娘说你,那藏春楼可不是正经地方,以后少去为好,惹上脏病怎么得了?”

    这二太太确实是个勾心斗角的好手,这话说的,既出了叶空的丑,又让叶空没理发火,最重要的,让卢琴明白,这小子老去青楼,身上可脏呢,说不定还有脏病,让小丫头怕他,恶心他。

    当然,二太太如果往日用这招必定大有奇效,可今天这话一说,却让叶空心里疑窦丛生。

    “又去青楼,下次那些朋友邀请你喝酒,不准去那个地方了啊!”陈九娘斥道,不过这次她也聪明多了,挑明了叶空是去喝酒,而不是搞风尘女子。

    “是。”叶空垂首站在一旁,心里却在起伏不定。

    昨天自己是后门进出,衙役来闹事那会也躲在房间,没露面,按道理不会有很多人知道自己去了藏春楼呀,二太太她又是从何得知呢?

    如果说确切知道自己在藏春楼的,就只有三拨人。

    一,卢家兄弟。这俩人一般不可能和二太太有联系,不过这也难说,毕竟卢家兄弟和自己建立在金钱和强力之下的友谊,不是那么牢固的,如果有更有钱更有力的主,很可能就投靠别人。

    二,藏春楼众女子。这就让人难以想象了,二太太一个中年贵妇和那些风尘女子会有什么交集?如果说认识,很可能也是认识风四娘,那老板娘对自己又是表白要为奴为婢,又主动用手绢给自己擦弟弟,为什么没说出她认识二太太?

    三,铁衙司。难道二太太半夜出门去会衙役,然后一夜未归……想到这个可能,叶空突然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总之二太太得到消息就是这三方面,不管她半夜去会的哪一方,都让叶空极其不爽。

    二太太哪里知道,自己这随便的一句话,竟然让叶空推理到如许的秘密,看来还真应了那句话——天一热,人就容易激动。人一激动,就容易缺心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