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致谢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九章    致谢

    “日他仙人板板!喝个酒都不得安生!”叶空心里是毛火毛火的。

    他并不是不敢出去,而是外边人太多,他不愿抛头露面,上次在藏春楼外边一闹,就已经让他色名满城了,若是再被大家看见,那他这个**成性的爱好就被做实了。

    哥们还是初哥呢,怎么能被冠上青楼常客这种帽子呢?叶空当然不愿意,死赖着不出去。

    他不出去,自然有人进来。两手脚麻利的衙役,拎着木枷铁锁,嘴里骂骂咧咧,皂色尖靴迈着稳健的步子就进来。

    外屋和里屋之间有一层粉色纱帘,沙帘掀了一半,里边有一男一女依旧在桌边坐着喝酒。

    那衙役一看,大怒,掀起纱帘,虎躯一震,双目一瞪,喝道,“好大……”

    他本想说“好大的狗胆”,可才吐了两个字,就看清了桌边坐的人是谁。

    这人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自己曾经瑟瑟发抖地跪在这人面前,旁边有万千百姓齐声怒吼,“斩了他们!”

    那场面实在太让这衙役难忘了,以至于他晚上做噩梦都是看见此人,其他衙役也差不多,所以衙役们都给叶空起上外号了,“瘟神”,谁惹谁倒霉。

    此刻突然一见瘟神,那衙役全身一个激灵,就跟触电似的,打了个颤,后边话再也说不出了。

    叶空看着他白痴似的站着门口,讥讽地笑笑,接过小莺斟满的牛眼白玉杯,一口喝干,再去看那衙役,发现那小子大脑还卡机呢。

    “好大什么?你说呀?你进来摆了架势就一动不动,玩行为艺术?”叶空不耐烦地问道。

    那衙役顿时清醒过来,先把虎躯一缩,王八之气收了回来,接着满脸堆笑,对着叶空露出龅牙一笑,回头再一看,好家伙,跟自己一起进来的那厮已经溜得没影了。

    妈的,没义气的砸碎,呃……咱也溜吧,躲瘟神。那衙役转身就想逃跑,背后又传来叶空的问话,“喂!你出门没带耳朵?问你呢,好大什么?”

    “好大……”那衙役打死也不敢说好大狗胆,眼珠子转来转去,有了答案,媚笑道:“八少爷,小的是想说,好大一只苍蝇。”

    小莺姑娘一听不乐意了,“我们藏春楼虽然不是饭馆,可也是安全卫生、饭菜干净,怎么可能会有苍蝇?”

    “那就是我看错了,八成是只蚊子……”衙役笑得脸的有些抽筋了。

    可小莺还是不开心,说道,“我们藏春楼虽然不是客栈,可也是安全卫生、消毒灭蚊,怎么可能会有蚊子?”

    “那就是只臭虫……”

    “我们藏春楼虽然不是……”

    “扑嗵!”衙役实在受不了,一下跪了下去,磕头慌忙道,“小的说的臭虫就是小的自己,八少爷,小的不知道您老在这里,冒犯大驾,请您老放小的一马吧……”

    “咯咯,自己说自己臭虫,呵呵呵。”小莺看见衙役前倨后恭的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空也没想跟这小人物计较,摆手道:“那你去把你们臭虫头给我叫进来。”

    外边铁衙司也是一畴莫展,他已经得了汇报,他怎么也没想到,还真是叶瘟神那小子在里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铁衙司转念又想到,叶瘟神故意换房间喝酒,莫非是有人下套害自己?

    不管怎么样,铁衙司已经怕了,他打算收队了,虽然众目睽暌之下很丢人,风四娘挑衅讥讽的目光也很刺人,可他管不得了,里边那瘟神,他实在惹不起,还是趁早躲着吧。

    可谁知先冲进去的衙役回来在他耳边嘀咕说,叶瘟神让他进去呢。没办法,怕见也得见呀,硬着头皮进了屋。

    其实叶空让他进去,也就是受了小莺姑娘的托,敲打一下他,让他别再骚扰藏春楼了。

    铁衙司哪敢废话,大气都不敢出,等叶空说完,一百个应了,等从屋里出来,一抹脑门上的汗水,心中叹道,“还好,瘟神今天没发飙,真是老天保佑呀。”

    铁衙司也不顾众人眼光了,和进来时的嚣张完全不同,轻轻一摆手,有气无力道,“一场误会,回衙。”

    那钱老财正赏花赏得心情舒畅呢,猛听铁衙司发话,开口道,“铁大人,我明明看见里边有朝廷通缉要犯,怎么会是误会呢?”

    铁衙司正有火没地方发,钱有财送上来,更是让他怒火冲天,骂了一声,“老畜生,竟敢暗算于我!”

    “没有呀,哎哟。”钱有财还没想明白怎么了,就被铁衙司一脚踹下了楼,顺着楼梯一直滚到大厅的地上,犹自喊着,“铁大人,我没有呀!”

    铁衙司根本好象听不见一般,带着众衙役下楼,大步走过,出门而去。

    就连钱老财的侄子那也没理他,让老子去惹那瘟神?娘的,被你害苦了。

    “八少爷,您是不是已经听到风声,早知道铁衙司要带人来?”

    “没有呀,我一下午都跟你们呆在一起,你们看见有人来给我报信了嘛?”

    卢家兄弟这时才明白,敢情八少爷一直说等等,原来是在等着铁衙司呀。

    其实叶空也是阴差阳错,他说等等是等黄泉老祖醒来,他哪知道最后把铁衙司给等来?

    叶空是这个想法,可是别人哪知道,卢家兄弟看着他,眼中的钦佩和敬畏又多了几分。

    “八少爷果然神计妙算,我卢俊今天算是彻底服了。”卢俊虽然比叶空个高,可眼神分明是仰视的角度。

    “服了服了。”卢义也慌忙点头。

    旁边小莺姑娘也是一眼小星星闪烁,心想,这八少爷果然厉害,不但身世惊人威武不凡,而且还神机妙算呢!若是让八少爷当了自己的入幕之宾,那是多大的荣耀,如果能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八少爷,又该是多么幸福。

    美女发花痴,那也是美女,也很漂亮,那软软的身子在叶空腿上磨来蹭去,叶初哥也是心神难受,他也从来没介意说自己第一次交给谁,当下也就挥退卢家兄弟,准备跟小莺姑娘促膝夜谈关于床榻上的问题了。

    “那我们就告退了。”卢家兄弟各自带着一妞,各找房间,各寻各欢了。

    “那奴家就伺候八少爷……歇息吧。”小莺姑娘虽然在藏春楼长大,耳濡目染,某些事情早就懂了,可毕竟今天准备交出第一回,头一低,还是有几分害羞的。

    叶空本来也不是啥守身如玉的家伙,又去叫了一个黄泉老祖,发现这老小子依然是沉睡不止,他也懒得叫了,直接跟着小莺姑娘坐到床榻边沿。

    嘿嘿,来了沧南大陆这么久,终于要初尝女人的滋味了,叶空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心跳加速,而小莺姑娘更是不堪,只是痴痴望着叶空,小脸绯红。

    “笃笃笃。”就在这时,门竟然又一次被敲响了。

    “日他仙人板板,这又是谁呀!”叶空恼怒了,老子难得来逛了一次青楼,怎么事情就那么多呢?

    “八少爷,好事多磨嘛,呵呵。”小莺掩嘴巧笑,敢情八少爷也是一俗人,上了榻也是迫不及待的主。

    “这次我非要把他皮扒了!”叶空怒气冲冲下榻,去打开门。

    门一开,只见丰韵尤存的老板娘带着一大帮姑娘站在门外呢。

    刚才那一幕藏春楼所有的姑娘都看见了,虽然叶空没露面,可是看着铁衙司灰溜溜地离去,猜也可以猜到是叶家八少爷在里边了。

    姑娘们刚好生意都被搅了,于是凑在一起,都说来感谢一下八少爷给大伙主持公道。

    其实风四娘知道这些姑娘都存着让八少爷宠信的心呢,要不是知道八少爷根本看不上她这个大妈,她都忍不住想要伺候八少爷入睡呢,于是便带着数十名姑娘代表前来了。

    “奴家谢八少爷主持公道!”一众美女在风四娘的带领下,齐齐行礼,盈盈一福,那场面不但有点浩大,而且个个姑娘丰姿绰约,看得人心情舒畅。

    伸手也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来谢恩的总美人呢。叶空也板不起脸,笑道,“那就进屋吧。”

    “八少爷,奴家新作了一首诗,想请您给奴家指点一二。”

    “八少爷,奴家新练了手曲子,让奴家给您弹奏。”

    “八少爷,奴家……”

    一时间,花团锦簇,萤歌燕舞,好不热闹。姑娘们拿出压箱子的本领,卯足了劲,百花争艳,以期得到八少爷的一次宠幸。

    不过了,有才艺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姑娘是没有才艺的,又或者才艺并不拿手,可她们也有办法,风尘女子嘛,其他都是假的,最大的本钱那就是脸蛋和身材。

    “八少爷,您看我这妆是不是画得有些淡了~”一个大眼姑娘对着叶空狂送秋天的菠菜。

    “八少爷,您看我这钗裙是不是有点儿短”又一个长腿姑娘拎起裙摆,让叶空看滚圆的大腿。

    其他姑娘一看急了,干脆腿脚突发麻木,口中叫着,“哎呀,腿麻”,便往叶空倒去。

    旁边一个姑娘也不甘示弱,你麻我也会麻,“哎呀,我脚麻了,八少爷快扶住奴家。”

    更有甚者,叫着“麻了麻了”,说倒就倒,叶空赶紧扶住,苦笑道,“姐姐,你又是哪麻呀。”

    “奴家……手指头麻……”

    众人晕倒,“你手指头麻你倒什么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