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狼眉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六章    狼眉

    “我偷拿家里钱出来?”叶空跟这样没眼色的老板也没话说,干脆把一两银子都扔下,拿上五斤黍米种子就想走。

    种子店里来往的都是农夫,一块铜板摔八瓣用的那种,老板何时见过这么大的“款”,买十个铜板的货,竟然扔下一两银子。

    老板便忍不住注意观察起来,这一观察,看出来了,这不就是南都城风头正劲的叶家八少爷嘛?

    “贵客可是姓叶?”老板慌忙跟出小店问道。

    “你认识我?”已经走出店门的叶空回头问道。

    “果真是八少爷!”老板大喜,“八少爷那天在藏春楼大发雄威,老夫也去观看了,八少爷果然气势雄浑,气吞山河……”

    叶空把装着种子的布口袋甩到肩头,不耐烦道,“有事就说事儿。”

    “哦。这是八少爷的银子,一点黍米种子还用您付钱嘛?还有刚才……”老板竟然当街就跪下道,“小人有眼无珠,刚才冒犯八少爷,这就给您赔罪。”

    “好了,这点事算什么?”叶空把银子又扔给老板,回头就想离开。

    没想到那老板竟然一下抱住叶空腿,大声道,“八少爷,小人还有一事,望八少爷恩准!”

    日他仙人板板,这人一出名,烦恼就来了。

    “老板,你别这样,其实我叶空也不过就是黄口小儿,实力有限,您老有困难还是去找衙役,要告状去官府,要借钱,就免开准口了,少爷家也没有余粮呀。”叶空一开口,就把老板堵了个死。

    “都不是都不是。”老板很神秘地笑道,“早听说八少爷年少英俊,**倜傥,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老汉家有一女,年方十五,生得颇有姿色……”

    叶空晕倒,敢情是这种事,哥们自己家里还有俩没搞定呢,甩开老板,大步离开。

    那老板跟在后边喊着,“八少爷,为奴为妾都可以,没名分做个外室也行呀……”

    叶空甩开腿,哪是老头能追上,没一会,跑了个没影。

    老板郁闷道,“奇怪,都传八少爷**成性,十四岁就是藏春楼的常客,怎么如今白送都不要?”

    叶空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花名满城了,躲到僻静角落,把放种子的口袋送进储物袋。

    “在地球娶个老婆那么费劲,想不到沧南大陆女人白送,如果能常来常往,那能解决多少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呀!”得,这小子还就真有为全人类造福的心。

    刚走上大街,又有人上来了,不过不是骚扰的,而是一个年轻汉子。

    “八少爷,小的是龙虎帮刘学斌(热心书迷客串),见过八少爷。”这小子刚才看见有人当街给个少年磕头,就注意了一下。

    一看,发现竟然是传说中的八少爷,想起帮主早有交代,“若是巧遇八少爷,立即上前参见,任其差遣。”

    叶空当然没事差遣他,不过想着好久没见卢俊卢义了,自己马上回去,就要长期闭关,那就去见一下吧。

    问明卢俊兄弟俩所在,叶空便赶了过去。

    这卢家兄弟还在酒馆吃饭吹牛,反正无事,一顿饭吃个几小时是很正常的。

    看见叶空来了,哥俩赶紧迎进他,给他见礼。

    “免了免了。”叶空摆手道,“帮里可还安定?衙门有没找你们麻烦?”

    “托八少爷的福,自从上次事后,衙门再不敢找我们麻烦,那些衙役看见我们都点头哈腰的。”卢俊说的是事实,官府对龙虎帮如此客气,也都是觉得叶空不好惹,若是没有叶空支撑,那陈青天早拿龙虎帮开刀了。

    卢义也补充道,“帮里人心也很齐,大家知道背后有您老人家站着,都鼓足了劲……”

    “鼓足劲干什么?鼓足劲喝酒泡女逛窑子?”叶空每次见这两人总喜欢敲打敲打,这是他在地球就有的习惯,他接着又道,“搞b社会也是有文化的,你们有点时间多看看书,不要一喝酒就是一个下午,上次让你们搞的,古惑仔系列的戏,你们搞了没?要改善大家对你们的形象。”

    “知道,正在搞,那几个书生正在写戏文,到时候,请八少爷赏光,参加那个啥?”叶空的新鲜词汇太多,卢俊经常会忘记。

    “首演式。”卢义提醒道。

    “对对对,首演式,八少爷您就是老谋深算,诡计多端……”

    “看,没文化,词都不会用,还诡计多端……你才诡计多端!”叶空赏了卢俊一个爆栗,说道,“你们先搞着,有时间我会去看,没时间就算了,你们没事少烦我,有事让小琴转告吧。”

    叶空吩咐完就准备走了,可卢家兄弟又拉住他,报告说,他们最近收了不少民间的家传之宝,等叶空去看呢。

    这也是叶空安排的,他的五行升仙经和影舞,都是来自家传的宝物,还都是被人认为百无一用的垃圾。

    所以叶空对这些流落民间的宝物就上了心,这沧南大陆数十万年传承,很多人家都有祖传宝物,不过大多数都被人认定为垃圾。

    叶空一听大喜,立即跟着卢家兄弟回去,来到一个小房间,只见里边满地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都是来自城中百姓家传的宝物,他们留着也没什么用,给点钱,就都卖了,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宝物,还请八少爷慧眼识宝。”卢俊领着叶空走进房间内部。

    “灵石。”叶空一眼就看见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间有几颗发亮的东西。

    灵石一共有五块,虽然少,可是聊有胜无吧,叶空直接装进储物袋里。

    可接下来,叶空就不知道什么东西好了。有盆有罐,有木棍有草根,还有扇子、有书本、有镜子,总之,琳琅满目,啥玩意都有,还有很多叶空也实在报不上名字,不知道是啥东西。

    叶空不懂,可是有人懂,当下,叶空就去叫黄泉老祖,呼唤半天,终于把老家伙叫醒了。

    “吵什么吵,到晚上了么?”黄泉老祖对叶空叫醒他很不满。

    “老祖,快睁大眼睛看吧,好多宝物呢。”叶空得意地说道。

    黄泉老祖放出神识,随后很吃惊的样子,说道,“哇!好多垃圾啊!”

    “不是吧,这些都是民间收藏的宝物,你别小看它们,影玉和我修炼的五行升仙经都是被人鉴定为垃圾的物品。”叶空说道。

    “那是你运气好,走了狗屎运!”黄泉老祖伸着手指道,“你看看这一地的垃圾,生长十年不到的三叶兰居然就摘下来,还用这么豪华的千年桃木装着,有个屁用啊!还有那个黑石头,是档次最低含量最少的铁精原矿,真是送人都不要的货色,一块灵石可以买一百块……还有那些碎片,都是法器的残片,那些法器打造时就是低档货,残片更是有个狗屁用?”

    一屋子东西被黄泉老祖说得一钱不值,叶空不信道,“这么多东西里总有一两件是有用的吧?”

    黄泉老祖嘎嘎笑道,“有是有那么一两件,不过……老祖我又不是你的苦力,凭什么告诉你?”

    “不是吧,你这也太斤斤计较了,不就请你长长眼么,你还要什么好处不成?”叶空有些不悦,这老家伙太苛刻了,这点小事都要好处。

    黄泉老祖冷哼一句,“虽然帮你看宝物简单,可是其中最好的一件事物,乃是炼制防甲的好材料,老祖我帮你选了,自然要帮人帮到底,给你炼一件护甲,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作罢,等你结丹,有了丹火,自己炼吧。”

    叶空愕然,五行升仙经提升非常慢,等结丹,胡子都白了。

    “老祖,老祖宗,嘿嘿,小子刚才确实无礼,这厢给你道歉了。”叶空厚着脸皮,好一阵哀求。

    最后黄泉老祖这才勉强答应,“好吧,看在你以后还要保我飞升的份上,老祖我就帮你一回。”

    接着老祖指着房间角落里一张最不起眼的兽皮说道,“就是那个皮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张是墨鲛的皮。”

    “墨鲛?”叶空过去拿起那张卷成一团的皮,怎么看也不是值钱之物,灰色发黑,上边布满沟壑,沟壑里糊满烂泥,简直就象垃圾堆里淘出来的一般。

    “不是吧?老祖,为了辟谷,你让我吃穷困百姓都不吃的糠粮,现在又让我穿这种垃圾堆里扒出来的破烂,这仙修得真是憋曲呀!”叶空怨道。

    “你懂个屁!”黄泉老祖骂道,“这墨鲛乃是沧海中一种怪鱼,这种鱼平日里就喜欢浮在海面上吸收天地灵气,而它吸收灵气主要就是靠这一身怪皮,它的皮就算从墨鲛身体上扒下来,也会自然地吸收灵气,可以说越老越值钱。”

    “哦,这样呀,那墨鲛这种鱼一定很厉害喽?”叶空赶紧把那张破烂皮扔进储物袋。

    “这种鱼不厉害,就是因为它不厉害,所以很稀少,都被人抓光了嘛,所以才值钱,十万年前就已经濒临绝迹,你今天能看到真是幸运呀。你刚才收起的这张,至少已经保存上万年,如果炼成防甲,防御力非常强大,就算结丹期的本命法宝打上去也可以顶他一顶呢!”

    叶空被黄泉老祖说的心动不已,要知道修仙者中,攻击法器比较多,所以不值钱,而防御法器要比攻击法器贵上不少,若是连本命法宝都能顶住的防甲,那真是天价了。

    当然了,叶空也不会卖,这是保命的东西,再多钱也不能卖的。

    “那老祖同志,不知这些垃圾里,还有什么堪比墨鲛皮的宝贝呢?”叶空说话口气对黄泉老祖客气了不少。

    黄泉老祖骂道:“小子!你不要太黑心!墨鲛皮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这么多垃圾里能有这一样好东西就已经是你的运气了!还想多要,你呀,真是贪心不足!”

    叶空腆着脸,又问道,“那其他还有能拿的东西呢?你知道,我是菜鸟嘛,你看不上眼的东西,说不定对我有用呢?”

    黄泉老祖神识又扫了一遍,才说道,“你小子不是喜欢画符嘛?那边桌上有一排笔,其中第三根,就是一根还能用用的通灵符笔了。”

    “通灵符笔!”那可是专门用来画灵符的笔呀,叶空早就期待已久了。

    走过去一看,这通灵符笔卖相要比墨鲛皮好多了,在一排毛笔中显得挺拔出众,不但造型奇特,而且笔头上还刻着两个苍遒小字,“狼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