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糠粮树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四章    糠粮树

    “这……什么汞是干什么的呢?”小红又问道。

    黄泉老祖闭着眼睛装睡觉,其实也竖着耳朵听呢!

    经过半个月来的相处,他发现这小子越来越神秘啦,从开始让他震惊的保证飞升的功法,到这小子脑子里的书,再听说这家伙还会上古符咒。

    一个接一个的震惊传来,让黄泉老祖对这小子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你说,这个才十四岁的小毛孩,怎么就这么多秘密呢?

    叶空笑着拿起笔,“小红,上次不是告诉你,我会治病嘛?现在让你看看少爷我的本事,给小琴治病。”

    在小红和黄泉老祖惊讶的目光中,叶空很快画好祛风符,接着来到卢琴房间,一掐法决,把符打在卢琴的脑门上。

    “有用嘛?”黄泉老祖问道。

    “有用没用,等会就知道。”叶空笑着坐到桌边,这才开始吃饭。

    不但黄泉老祖怀疑,小红也怀疑得很,八少爷这一不抓药,二不针灸,用纸随便画了一画,然后在病人脸上把纸烧了。

    这样病就好了嘛?这种治病方法真是闻所未闻,如果能治好病,那真是太荒唐了。

    这谁知符咒治病还真是立竿见影,卢琴喝了两天的药也没什么好转,可这符才打上没多会,竟然奇迹般地退热了,脸上不正常的红晕消退了,咳嗽也停止了。

    “八少爷,真的有效呢!”小红惊喜不已,双眼放光地看着卢琴。

    卢琴病一好,就想下床,可又被叶空推得躺下去,“小琴,你现在虽然好了,可身体还虚得很,注意多休息。”

    让卢琴睡下,叶空从她屋里出来,黄泉老祖不断地在他脑海里鸹噪,“你这是什么方法?你这也是符嘛?上边的字符好奇特?为何老祖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符?”

    若是在一会前,叶空说他知道几种上品灵符的制法,黄泉老祖还半信半疑的话,现在已经完全信了,不说其他,就这小子画的祛风符,那就是这个大陆闻所未闻的,再有其他神奇的符,那也是很正常的。

    “小兄弟,叶道友,老弟,嘿嘿,你就教教老祖我嘛!”黄泉老祖又死皮赖脸想要学。

    叶空郁闷道,“修仙之人又不会生病的,你学这个干什么?”

    黄泉老祖笑道,“学会基础,才会懂得更高深的东西嘛,我要从头学起。”

    敢情这老家伙还挺黑心,叶空不耐烦道,“不教,我又没有好处。”

    黄泉老祖怒道,“谁说没有好处,我现在就先给你点好处!”

    叶空有了兴趣,问道,“哦?是什么好处,说来听听。”

    “你现在闭关五天就要出来一次,太麻烦了,老祖我帮你炼些辟谷丹,这下,你就不用为吃饭烦恼了。”

    “辟谷丹?那敢情好,炼制麻烦嘛?”叶空觉得这主意不错,有了辟谷丹,就可以长时间修炼了。

    黄泉老祖嘎嘎笑道,“不难炼,只要准备一些黍米的种子,再找点糠粮树的果实,老祖我就可以帮你炼丹。”

    “糠粮树?那是什么玩意?”叶空问道。

    黄泉老祖嘎嘎笑道,“你也有不知道的呀,你这小子,真是,别人都不知道的你知道,别人都知道的,你却跟白痴一样。”

    “别人都知道的?”叶空开口问后边跟着的小红,“糠粮树是什么?你知道嘛?”

    “糠粮树?”小红一愣,接着掩嘴笑道,“就是糠粮花呗,我们府后花园就有这种花呢。”小红说完,脸色暗淡了一些,低头道,“你们这些大少爷当然不知道糠粮花了。”

    “哦?为什么?”叶空追问。

    小红讲道:“糠粮树上结的果实,可以作为食物,那种食物非常坚硬结实,摘下来用水泡上几天以后,就可以当粮食吃,而且只要吃上一点,就会饱。”

    叶空说道,“啊,这是好东西呀,是不是很好吃呢?我都没吃过呢。”

    小红笑道,“所以说你是有钱人家大少爷不知道民间疾苦呢,这糠粮树的果实非常难吃,粗糙无比,卡在嗓子里根本吞不下,还有一种苦涩味道,虽然能充饥,可是难以下咽,就连猪都不吃呢!一般也只有大荒之年,那些饿到没办法的人,才去吃那玩意呢。”

    “怪不得叫糠粮呢,这东西有毒嘛?”叶空又问。

    “没有毒。”

    叶空有些不信,“既然没有毒,不会那么难吃吧,这东西很容易饱,应当密度很大,纤维比较多,那多龃嚼,应该就可以吧。”

    叶空说完又挥手道,“带我去看看,我倒要尝尝这东西到底什么味。”

    “好的。”小红在前边引着路。

    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就看见远处有一片姹紫嫣红,美不胜收,一阵清风吹来,空气中还带着淡淡花香。

    “你笑什么?”叶空突然发现小红边走边偷笑。

    “笑有钱的阔少不知穷人的艰难,居然想主动尝试糠粮树,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难吃了。”小红掩嘴笑道。

    “我是有钱的阔少?”叶空指着自己的鼻子,无辜地说道,“若是外人说这话还情由可原,可是你是亲眼看过我们娘俩的凄苦日子,怎么能说我是有钱的阔少呢?”

    小红反驳道,“虽然以前你是过过苦日子,可是你尝过挨饿受冻的滋味嘛?那种满田荒凉,遍地饿殍,到处找不到食物的苦日子,那才真的是苦呀。”

    叶空本想反问,你尝过?可是看小红的表情,看来她是尝过,不然感触不会如此的深。

    很快,叶空就看见了糠粮树,这树果然高大,就跟地球的椰子树有些相似,也怪不得要把这树种在花园,此树高大挺直,观感很是不错,树冠上有着红彤彤的大花,大批糠粮树种在一起,远一看,就跟朵红云似的。

    “好高呀!”叶空站在树下,仰头观看,看见红花中间一颗颗圆形的青色硕果。

    “是呀,想摘到也不容易呢。”小红也昂着头,这个动作更显出她身前两山的丰美挺秀。

    “小子,还是别看了,你不用法术摘不到上边的果实的,还是等老祖我晚上来摘吧。”一直没说话的黄泉老祖开口了。

    “切,你当老子真是银枪腊样头?”叶空冷笑一声,沉身吸气,随后清啸一声,猛然,拔地而起,矫若游龙,那动作英健无比,凌空又一提气,一个侧身旋转,又拔一丈。

    长袍轻落,叶空也稳稳站在了高高的糠粮树枝头。

    “呀,好帅呀。”小红抬头看着天神一般的叶空,大眼里的朦胧更加地柔情了。

    而黄泉老祖则是惊呼出口,“影舞!这是影舞!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空知道黄泉老祖被影族人追杀过,解释道,“放心,我不是影族人,我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参透了一块影玉上的武功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黄泉老祖点点头,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八少爷,我可以上去嘛?”小红在下边,用双手做成喇叭状呼喊道。

    “当然可以。”叶空微微一笑,一拍储物袋,一条青色苍老的藤曼出现在手中。

    黄泉老祖哧了一声,骂道,“囚笼草的藤给你用来泡妞,你还正想得出。”

    “八少爷!我,我爬不上呀!”小红拎着绿裙,围着藤蔓转了几圈,最后还是不敢爬。

    “笨死!”叶空喊道,“你坐在藤蔓中间,我拉你上来!”

    “呵呵。”小红咯咯笑着,一拎钗裙,坐在藤蔓上,双手把着两边的青藤,感受着藤蔓越来越高。

    “呵呵,哈哈,就跟荡秋千一样,我还没荡过这么高的秋千呢。”小红清脆的笑声铃儿似的在半空回荡,两只小脚白鞋欢快地踢着裙边,开心地就象一个小孩。

    “哇,好高。”小红站在树的横枝上,看着远远的地面,忍不住脸色发白,小腿哆嗦。

    “放心,拉着我就没事了。”叶空伸手去抓她手腕。

    没想到小红害怕地竟然紧紧抱住他的腰,顿时那柔,腻,软,香的滋味,全部袭来,一种让男人无法克制的激动由然而生。

    叶空忍不住也环住她的易折小腰,感受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两座软呼,吸着小红头发丝上的香气,女儿香胜过花香,女儿柔可以将人心融化。

    “小红姐,你今天知道我不少秘密吧?”叶空突然吸了口凉气,沉声说道。

    小红仿佛根本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她把脸沉浸在叶空怀里,低声说道,“八少爷,小红永无害您之心。”

    叶空眼神柔和了不少,又道,“你若是继续这样,日后必定会知道我更多秘密,我看你还是回禀你的主子,以后不要再来打听什么。”

    “小红愿意为八少爷保守秘密,小琴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小红低声诉说,有如梦叱,不过却是真情流露。

    “那好吧。”叶空松开小红,扶着她坐下,然后摘下一朵糠粮树的大花,盖在她头发上,就跟个红帽子一般。

    “咯咯,八少爷,好看嘛?今天是小红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

    “好看。”叶空淡淡笑着,突然又道,“小红,既然你一心要为我保守秘密,那我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修仙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