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风寒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三章    风寒

    “咳咳,叶空哥哥,我没事。”卢琴躺在榻上,咳着说道,“叶空哥哥,是不是耽误你练功了?我真的没关系,咳……就是受了些风寒而已。”

    卢琴的脸色不太好,嘴唇发白发干,脸上还有丝不正常的嫣红,叶空用手一摸她额头,有些烫手。

    “好象是受了风寒。”叶空点头,坐到床边,关切道,“天气这么热,你怎么会受风寒呢,肯定是怕热贪凉吧?”

    卢琴嘿嘿笑着,没说话,可外边端着饭菜进来的小红却抢着说道,“八少爷,才不是贪凉,小琴受风寒还不是为你……”

    “小红姐……咳咳咳……你……”卢琴不愿她说,可一着急,竟然咳地更厉害了,叶空赶紧扶住她柔弱的身子,轻拍她的后背。

    小红闭嘴不言了,陈九娘笑着说道,“告诉空儿又有什么关系。”陈九娘说话,卢琴也不好阻止,只好低头任陈九娘说出受风寒的原委。

    因为叶空对她说了,他最近修炼很重要,是关键时刻,千万不能让人接近他的屋子。

    其实叶空这样说,目的也就是引起她们的重视,另一个原因是让卢琴防备着小红。

    可卢琴小丫头却放在心上了,搬来这里住以后,每天没日没夜的守在叶空的屋子外边,不但白天不离开,夜晚也是睡一会就又坐到叶空屋外帮他守着,前两次叶空出关也没发现,所以卢琴这样十多天下来,身体自然就吃不消了,前天夜里在屋外睡着了,一觉醒来,就不行了。

    “你这丫头,怎么不会照顾自己呢?”叶空听完,骂道,“我让你注意别让人靠近,是防着那些丫鬟过去打扰,半夜连鬼都没有,你还守在门口,你说你傻不傻?”

    “叶空哥哥的事,小琴一定会尽心尽责,就算吃点苦也不算什么。”卢琴坚定地抬起脸看着叶空。

    这丫头还真是情根深种。叶空叹了口气,扶着她躺下,柔声道,“以后可别这样了,就算被人打扰,其实也没关系,不会对我有什么太大影响的,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才是。”

    “咳……可是我怕有坏人趁你闭关,对你不利。”卢琴又坚持说道。

    “怕什么?你还不知道你叶空哥哥的厉害嘛?”叶空有些后悔没把阵法的事告诉卢琴,否则她也不会因此生病。

    叶空抬头看了一眼小红,心道,这丫头怎么这么碍事,每天都在这边转,搞得自己话都不方便说。

    看见叶空不悦的一眼,陈九娘和小红都误会了,还以为这俩人要卿卿我我说点悄悄话呢。

    “唉,儿子大了,就嫌老娘碍事了。”陈九娘笑了起来,也不管羞得抬不起头的卢琴,拉住小红的胳膊,一起走出去,走到门口不忘叮嘱道,“空儿,别忘了吃饭啊。”

    陈九娘和小红走出房间,小红心里有些乱,她看出叶空的眼神,他是嫌自己碍事呀,那种厌恶的眼神,真的很伤人呢。

    “小红,我们去空儿屋里看看是不是要打扫吧。”陈九娘的声音打断了小红的胡思乱想。

    “去八少爷屋里……”小红心里猛地一动,对她来说,那是禁地呀,很可能叶空的密决什么就在屋里,她还从来没单独去他的屋查找。

    小红心念急转,赶紧说道,“姨娘,您歇着吧,让我一个人去给他整理屋子就行。”

    这半个多月,小红每天都来,很勤快,嘴也很甜,陈九娘对她也很有好感,于是点头道,“好吧,那就劳烦你了。”

    “姨娘,看您说的,这些都是裨子应该做的。”小红笑着,松开陈九娘的手臂,莲足快走,进入了叶空的房间,她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

    陈九娘和小红一走,叶空就把阵法的事告诉了卢琴,让她知道就算有人打扰,也不会伤了自己,外边有一层阵法保护呢。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还要我们别让人靠近。”卢琴嗔道。

    叶空道,“就是怕人知道阵法,那阵法一开,任何人走到我屋子的门前就会被一股大力推开,若是让人发觉这种奇异现象,就会怀疑我是修仙者了。”

    “哦,咳。”卢琴点点头,“那我还是要帮你看着。”

    叶空笑道,“你还是把身体养好吧,以后白天看着就行,晚上没必要,若是有人晚上来,必定心怀不轨,我也不会对他客气!”

    卢琴点头,猛发觉自己全身都蜷缩进叶空怀里了,俏脸一红,推开叶空,道,“叶空哥哥,你去吃饭吧,别凉了。”

    叶空笑笑,“等下,吃饭前,我还得做一个事。”

    其实叶空说的是给卢琴治病,可小丫头看他说得嗳昧,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当下大羞,小脸红得都要出血了,用力推开叶空。

    “叶空哥哥好坏,人家生病呢。”小丫头说完缩进薄被,把脑袋都钻进去了。

    看着被窝里的娇小身躯,又想到她一个人守在院中渡过漫漫长夜,叶空突然有一种很强烈地念头,好想使劲疼她一番。

    “小琴……”叶空低头隔着被子亲了她一下,然后说道,“风寒不是问题,等我回去给你画一个祛风符,马上就好。”

    叶空下了床,某个人不快活了,严重抗议道,“喂!你是男人嘛你!你亲被子算球毛的啊?你应该掀掉被子扑上去,让老祖我看个痛快!”

    “日他仙人板板,你不出声,我还真忘掉你了。”叶空心道,幸好没干什么,如果让老家伙看见小琴的身体,那不是亏大了?

    “切,老祖我活了那么大,啥玩意没看过?比这小丫头美上无数倍的女人屁股,我最少看了一百个……”

    叶空根本不理他的粗俗言语,黄泉老祖说了没意思,又道,“不过那些女人虽然漂亮,可象这个丫头一样有情有义的女子,还真没见过。”

    “那是当然,有情有义的好女子,也只有凡人界有,老祖,等你夺舍重生,也给你介绍个有情有义的女孩如何?”叶空笑着问道。

    “老祖我可吃不消。”黄泉老祖摇头道,“有情义的女子固然是男人所求,可却不能给修仙任何帮助,反而因为世间情爱,扰乱了修炼的心境,我劝你也莫要太过投入!若是老祖我,定不会和卢琴丫头做过多纠结,反倒是那个叫小红的丫头不错,不用谈情说爱,直接拉她上榻,那身材辣得,老祖我都流口水了……”

    叶空好笑,这老家伙还真看上小红了,不过,你有那个功能嘛?

    被他们谈论的小红,此刻正在叶空屋里翻找,想要找到功法、密籍,或者什么秘密,可是她除了发现桌上一堆,画得乱七八糟看不懂的纸,其他就根本没有发现。

    “莫非秘密就在这些看不懂的花纹里?”小红拿着叶空练习画的灵符图样发呆,想从里边看出点名堂。

    “你在这干什么?”

    叶空的突然回来让小红吓了个半死,她的手哆嗦了一下,这才回答道,“八,八少爷,是**让我给你打扫屋子的。”

    叶空眉头一皱,“我这屋不用打扫。”

    “哦。”小红还是很害怕叶空的,低头站在一边。

    “她心里有鬼呀。”黄泉老祖的声音在叶空脑海响起。

    “不就是看我突然厉害了,想探听点内幕嘛,没什么。”叶空回答道。

    黄泉老祖又道,“其实这丫头对你也有意思,不如直接按住她,剥光了取了红丸,她就对你死心踏地了,也也不必防着她……”

    叶空苦笑,“你算什么黄泉老祖,你简直是黄色老祖!bt狂!教唆犯!”

    “好啦好啦,我就是建议,听不听随你。”黄泉老祖不爽地说道,“快点画符吧,我倒要看看这祛风符是什么玩意,治病的符,老祖我活了十万年,还第一次听说。”

    看见叶空不跟自己说话,脸色变来变去,小红心里忐忑不安着,又不敢说离开,只好杵在那。

    “八少爷……要写字?”小红怯怯地问。

    “恩。”虽然拒绝了黄泉老祖的建议,可叶空也不由得心动了。

    卢琴虽然漂亮,可毕竟才十四岁,很多地方都没长开,身材单薄地很,她是一个让叶空为之感动爱怜的女孩。

    可小红就不一样了,她的身材那叫辣,衣服都包不住了,女人的沟沟坎坎,美妙无比。

    小红站在叶空身边放纸磨墨,叶空的视线刚好在她腰际,只见她穿着湖绿的钗裙,腰间系一根白色丝绦,细绦系得很紧,在腰一侧扎成蝴蝶结,把那纤细易折的小腰完全勾勒出来。

    在往下移动目光,那弧度就更加美妙了,柳腰丰股,那曲线圆滑而俏翘,可称得上完美,宽松的裤裙根本遮不住那份动人心魄的美。

    “别磨墨了,磨这个。”叶空从抽屉里拿出另一个砚台,里边是些铁红的粉末。

    小红觉得八少爷并没有生气,大着胆问,“八少爷,这是什么?”

    “硫化汞。”叶空没说丹砂,而是说了化学名。

    “硫化汞?”不但小红,就连黄泉老祖都莫名其妙地问。

    “告诉你也不懂,这些是化学名次,说明了这东西的本质成份。”叶空开口几个新词,说的黄泉老祖云山雾绕。

    叶空就是要这个效果,自己越是神秘,老家伙越不会害自己,这样他才敢把老家伙从自己灵台里放出来。不放出来不行呀,他呆在叶空脑海里,搞得叶空什么秘密都没有,想和卢琴亲亲小嘴都不方便。

    黄泉老祖被震住没?不知道。可小红却是更崇敬这个比自己小二岁的小男人了,他懂得可真多,我听都听不懂。

    一般,说话普通人不懂的,那定是专家教授,受人尊敬了,小红眼里都有小星星了,若是她知道这小子在地球初中都没毕业,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