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阵符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五章    阵符

    “八少爷,陈姨娘,吃饭呐……”叶财点头哈腰地说道,陈九娘的正式名分早被人挤了,所以大家只好叫姨娘。

    “恩,财叔呀。”叶空放下筷子,他平时对人还是很客气的,问道,“这么晚来,有事嘛?坐下说吧。”

    “老奴还是站着说吧。”叶财深知这小子是标准的狗脸,说翻脸就翻脸的,哪里敢坐。规矩地站着说道,“二太太怕这边没人伺候不方便,所以让老奴送俩使唤丫头过来……”

    “哦,那就谢**奶美意了,不过我们这自己忙活惯了,不需要人伺候。”叶空赶紧拒绝,倒不是他嫌俩丫头丑,而是他不愿让别人知道他是修仙者。

    如果收下俩丫头,很快就会让她们发现秘密,下人们之间八卦地很,不用一天全府就会知道,再接着全城就会传遍。那不是找死嘛?引来高境界的修魔者,叶空根本无法应付。

    可叶财不知道他心思,还以为他心里不快活呢,忙解释道,“是老奴该死,八少爷金枝玉叶,怎么能自己做琐碎活呢?以前有怠慢之处,还请八少爷不要跟老奴计较。”

    老子也是金枝玉叶了,叶空好笑,摆手道,“财叔,看你说的,你每天忙里忙外,也够辛苦的,我跟你计较什么呢?不过这俩丫头我们确实是不需要……”看见叶财还想罗嗦,叶空眼一翻,“说不要就不要,要我说几次?”

    这些人还就吃这套,叶财看他恼怒,顿时大气都不敢出了,心道马姐那么多肉都被打得半死不活,老头我一身骨头,可扛不住他三拳两脚。

    赶紧秉退俩丫头,这些大府里的丫鬟心气也是很高的,谁不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呢?八少爷声名如日中天的,若是给他看上……

    俩丫鬟不是没点想法的,来之前还打扮了,谁知这小子看都没看,就让她们回去了。她们自然心中不愉,当面不敢顶撞,回去以后就宣扬说,这小子对女人根本没兴趣,不是心理方面不行,就是生理方面有缺陷。

    这俩丫头虽然背后乱说,可也从侧面帮了叶空的忙,打消了很多丫头心里的想法,不会来主动纠缠。

    那是题外话了,就说叶财,赶走俩丫鬟,这才媚笑着看着叶空,不知道想说什么。

    叶空被他笑得后脊汗毛都竖起来,心道,这老家伙该不是等着要小费吧?日他仙人板板,当少爷我钱多嘛,什么都没干就想要小费!

    叶空这是想岔了,借叶财个胆子也不敢主动要小费,实际上,他是给叶空送钱来的。

    只见叶财小心翼翼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大封的银子,放在桌上,媚笑道,“八少爷,以前老奴……怕您大手大脚,所以从您例钱里偷偷截了一点,其实老奴也是好心……一直给您存着的,老奴动都没动。”

    叶空顿时明白了,这是老家伙往日贪的自己的银子呀,这看上去有两百两呢,这老小子手还真黑呢!居然还好意思说帮自己存着。

    “怕我大手大脚?现在还拿来干什么?继续存着好了。”叶空面色不善。

    叶财吓得一哆嗦,心道,他本来不知道这事,我这拿出来,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打自招嘛?

    老头慌忙跪下,苦苦哀求道,“八少爷,老奴一时糊涂,起了贪恋,望您看在老奴为叶府辛辛苦苦几十年的份上,放老奴一马吧。”

    陈九娘心软看不下去了,插言道,“空儿,财叔对我娘俩也是不错,现在银子也拿回来了,就别再计较了。”

    “是呀是呀,谢谢陈姨娘,以后不敢了。”

    叶空其实也就是吓唬他,当下点点头,教训道,“有首歌唱得好,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不过你也别舍不得,要知道,有机会让你吐、让你还,这还是运气好的……若是你想吐都不要你吐,那你才真的麻烦了!”

    “是是是,老奴以后绝不再贪,谢八少爷不追究。”

    “好险呀……”叶财从叶空院子出来,这才堪堪抹了一把汗,骂道,“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还有这种歌,写这歌的缺大德了。”

    不说叶财,就说叶空,把银子交给老娘,他储物袋里还有范九蛇的几千两呢,根本不在乎这俩钱。

    倒是陈九娘心里喜滋滋的,倒不是她见钱眼开,而是,终于存够钱给儿子娶媳妇了,就算叶空现在要娶谁过门,那也不会太寒酸不是?

    可遗憾的是,叶空压根不想娶老婆,要娶,那也得以后同样找个修仙女子,晚上可以双修,白天可以双打(打劫),而且大家寿元都差不多,那才叫白头谐老呀!

    否则,找个凡人,自己正年轻呢,对方却已经老态聋钟了,出门别人还以为这是自己祖母呢。

    再打个比方,修到元婴期应该有八百年寿命,自己寿元才下来一点点,对方就已经挂了,再娶一个,再挂,再娶一个……妈的,办丧事好玩是不是?

    所以一般修仙者都会娶个修仙的老婆,就算万玄真人那样,进阶无望了,他也会娶个进阶无望的女修士,一般不会考虑凡人,为啥?修士加修士,下一代有灵根的机会才更大嘛。

    这是说的男修士一般不考虑娶凡人美女做老婆,反过来说,女修士更不可能嫁凡人帅哥了,象七仙女和董永、白素贞和许仙,这些故事只是凤毛麟角,在沧南大陆发生这样的故事,机率无限接近零。

    那些女修士宁可光棍一辈子,也不会嫁凡人的,就连境界比她们略低一点的男修士,她们都绝对不会考虑。

    扯远了,说回来。

    叶空回到自己房里,他深知,要活下去,活得更好,那就只有不停地变强,只有不懈的修炼,才能变得更强,往上爬一层,就代表又安全了几分。

    不过修炼之前,他还是得把阵给布上。布阵一般需要阵旗,沙盘之类,可叶空是没那些东西的,他只有从范九蛇那缴获的一张阵符。

    阵符,也是灵符的一种,其原理就是把阵法封印进符纸上,使用时以灵力催动,方便,省事,非常适用于那些不懂阵法的修士。

    不过阵符也是有缺陷的,其最大的缺点,就是布下以后就无法移动了,如果被毁坏,也无法修复。

    不象阵旗布的阵,随时可以拿起来换地点;被人击破或毁坏,还可以重新布置;再或者,还可以对阵法的大小、范围、结构、功能等等,进行微调和改变。

    阵符布阵,是不具备以上功能的,使用以后,阵符就消失,阵法也就固定了。

    当然了,开阵、关阵还是可以控制的,只要有灵石维持,并不被破坏,这个阵可以存在上百年时间。

    叶空现在就准备把这个“灵修坐阵”布在自己房间里,这样以后修行,就不怕打扰了,任何人不经他允许,也是进不来的。

    拿出阵符,叶空并没有急着用灵力催动。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真正的沧南大陆灵符,作为一个未来的符咒大师,他觉得还是先研究一下比较好。

    拿着阵符,坐在油灯下,仔细观察阵符上的线路和纹路。

    这张阵符的制作者看来也是高手,至少是熟手,只见那方形符文内,线条有粗有细,繁复无比,钩来绕去,却无一笔交叉,犹如一块设计完美的电路板,优美、简洁、整齐。

    很多银色的线条,都是绕来绕去,曲折盘旋,可制符者,依然是一气呵成画出,就连那线条的粗细,都看不出有任何一点点的变化。

    “果然其中奥妙非凡呐!”叶空赞不绝口,想想也是,就算修仙大陆,那些诡异奇事众多,可这些超出人想象的事件背后,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

    有句话说的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不会有随便在纸上乱画两下就可以天下无敌的事情发生。

    哪怕神奇的修仙大陆,也是有着它特有的理论,就象地球上的化学物理,它们是有规律有原因的。

    就好象叶空手里这张阵符,为什么这条线是这样画,为什么那条线那么粗,这些都是有原因的,绝对不是闭着眼胡画两下,就可以施展出阵法的。

    叶空就象傻了一般,盯着那一块别人看不懂的线条组合体,一会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一会又皱眉好久,来回审视,最后一拍大腿,赞出一声,“好!”

    凉风习习,花树沙沙地摇曳,面积庞大的叶府已经不剩几盏灯火了,叶空依然在着迷地盯着那块电路板……哦,阵符。

    同样没睡的是二太太房里,小红正在汇报,白天对叶空的打探,不过她只突出了叶空的聪明精明,并没有提那些关于青楼的对话。

    二太太听完汇报,点头思索后道,“你以后没事就去他那院子玩,多看看他在干什么,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傻子突然变得那么聪明,而且武功还突然高强起来,任何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哦。”小红低头时,心里竟然忍不住一喜,可随即她又烦恼起来,问道,“八少爷他精明地很,万一他发现我们在探听他的消息,会不会恼羞成怒?”

    二太太笑了,“不会,别看他整天打人惹事,可那些都是当面得罪他的,咱当面对他客客气气,他绝对不好意思翻脸。”

    小红赶紧送上马屁,“**奶果然厉害。”

    “以后跟我学着点。”二太太沾沾自喜地说道。

    “可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咱们当面客气,背后打听他的秘密。”小红大着胆子又说道,“那他也会当面客气,背后下手,不是听说叶海就可能是被他偷偷杀掉的?”

    “哈哈,你原来也不笨。”二太太大笑,接着脸色一板道,“有危险才会有机会,咱又不是图他性命,怕什么?他知道,我也不怕。”

    小红心里郁闷,可我怕呀,那小子说翻脸就翻脸,你跟他解释一下,说不定没事了,可我怕是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轻则成为马姐第二,重则就去和叶海见面了呀!

    二太太大概看出小红的恐惧,笑道,“我现在留他在府里,就是指望着他可以帮忙的,又怎么会害他,其实打听他秘密的目的,说出来,也没什么,如果他发现,你就告诉他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