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打人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三章    打人

    这回挨揍的是九太太那老家的亲戚,膳堂的管事,马姐。

    其实叶空也并不是脾气太坏,你若不惹他,他有时也就算了。就象管家叶财、更房李老四等人,现在对叶空客客气气,叶空也没打算跟他们计较以前的事,说实话,他也没那个时间跟这些下人们计较。

    可有的人不张眼,总以为自己还是有本事有靠山的,你一个小孩没什么了不起。这事情还得从叶空回府说起。

    快到中午,叶空从外边回来了,今天的心情还是很舒畅的,杀了范家兄弟,得到了宝物,亲了卢琴的小嘴巴,教训了铁衙司,受到南都城百姓的拥戴……

    全都是好事哇,哪有理由不开心呢?

    想着家里老娘在等待,叶空回绝了各方面的邀请,独自回了府。

    那些早就谈论地沸沸扬扬的家丁们,看见叶空也都是热情招呼着,“八少爷。”

    “哎,八少爷您可出名了。”

    “八少爷给咱叶府长脸了,我们做下人的出去也风光。”

    叶空听了当然快活,简单寒暄几句,又扔了块碎银子,“快中午了,哥几个去喝酒吧。”说完,叶空就赶紧着回了自家小院。

    陈九娘并不知道叶空出去冒险的事,所以她也没太担心,不过上午听说儿子在藏春楼门口搞了大动静,她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忍不住担心起来。

    陈九娘绣活都没有做,等着叶空回来,一见叶空,就骂道,“你这臭小子,怎么整天就知道惹祸,你说跟朋友出城游玩,怎么就游到藏春楼了呢?年纪小小,就学人家逛青楼,还逛出这么大动静。”

    叶空一听老娘是生气这个,忙按着陈九娘坐下,帮她松着肩膀,笑道,“娘,您这就是搞错了,儿子可没去藏春楼**快活,昨夜确实是在城外过的,不信您可以去问您干女儿小琴呀。”

    陈九娘半信半疑道,“真的?”

    “当然真的,你问柳长青也可以,他们和衙役耗上的时候,我刚进城,是后来被他们硬拉去的。”

    叶空说的如此确定,陈九娘也不再怀疑,但还是唠叨道,“你年纪还小,还没娶媳妇,藏春楼那种地方去不得,要得个脏病怎么得了。”

    哥们要去也要找那没破的清倌人,怎么可能得病?当然叶空不会这样说,只是不停地点头同意。

    陈九娘又说道,“空儿大了,也要找个娘子了,不如娘给你张罗张罗如何,省得你在外边乱来……”

    叶空怕的就是这个,赶紧制止道,“别介!娘,我才十四呀,还早呢,我我我…还没发育好呢!”

    陈九娘听儿子这话都出来,掩嘴笑了起来,又说了一句,“其实小琴这丫头就不错。”

    叶空没接话,转移话题说道,“娘,您不知道,您儿子今天可出大风头了,南都城无人不知了,您没看见我今天的风光样呢。”

    “有什么风光的?”陈九娘骂道,“我都听说了,你这小子是出了风头,可你知道嘛?你彻底得罪了城守大人,还有那些衙役,当心他们记着今天的仇,日后找你算帐。”

    “他们敢!日后他们规规矩矩还好,若是想找回场子,嘿嘿,那就别怪本少辣手无情!”

    陈九娘生怕他再惹事,赶紧说道,“算了算了,你安安生生娘就心满意足了,别再招惹事端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叶空肚子饿了,这才想起吃午饭。

    来到膳堂,那些家丁们自然忙着打招呼,那言语里带着说不出的恭敬和讨好,这就让膳堂的管事马姐心里不快活了。

    本来她最看不起的人现在受了尊敬,那些家丁也不象以往那样围着她指望多打点菜了,而是一个个都急冲冲打了饭,坐到叶空娘俩身边拍马屁去了。

    马姐心里失落,嘴上也没闲着,不过她也知道,叶空现在出息了,脾气也不好,所以她也不敢跟叶空对着干。

    于是她提着装菜的大盆,走到膳堂的另一角,给几个跟叶空不熟的家丁加上一勺菜。

    那几个家丁受宠若惊,笑道,“马姐今天这么好,主动给我们加菜,难道有喜事了?”

    马姐斜着眼睛看看叶空那边,没好气地讥讽道,“哪有那么多喜事?不象有的人喜事连连,没看个个都跟苍蝇似的凑过去?”

    那几个家丁一看是对叶空不满,他们可不敢惹事,闭口不言,马姐这下心里更气愤了。

    “哼,你们怎么不也凑上去讨好?老娘的菜是香的,可对苍蝇来说,屎更吸引人呀!”

    马姐这话把所有人都骂进去了,有个家丁忍不住说道,“马姐,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咱都吃着饭呢,屎不屎地,说得我都要吐了。”

    马姐冷哼了一声,又看看陈九娘的脸,讥笑道,“说说怕什么,你胃这么浅嘛?人家看着屎一样的丑脸都吃得很香呢,你看那脸,就跟贴了块大便一样,哈哈,还是隔夜的。”

    马姐的声音不敢大,可叶空的耳朵却出奇地好,他若听不见也就算了,可他听见了,这事就没完,他绝不允许别人这样说他老娘。

    妈的!上次冷馒头的事还没计较,这次刚好前账后账一起算!

    手里的饭碗抓起来就砸了过去,那马姐还没反应过来,叶空已经站在她面前了,左右开弓,两个大耳刮子抽得马姐眼冒金星。

    “以后说话留点口德!损人太过,是要被人打嘴的!”

    那马姐是个泼妇,被打以后更是泼性大发,坐在地上撒泼嚷嚷道,“我说什么了?我指名道姓了嘛?你有种说出来让大家评评理!”

    叶空面色一寒,他怎么可能重复一遍,这些话陈九娘并没有听见,大部分家丁也没有听见,若是当着大家再说一次,老娘脸上怎么挂的住?

    有了这个想法,叶空也不想深究了,教训道,“我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这只是给你的一个教训,以后说话前先用脑子想想,若是再有下次,决不是这么简单!”

    若是换做他人,在叶空的绝对武力下,忍一句,也就算了。可马姐却没什么觉悟,她觉得叶空自找台阶下是怕了她了,于是她又冲叶空后背嚷道,“你跑什么跑?有种让大家伙儿评理!我就说有人脸上有屎,我说你了嘛我?你激动什么?心虚什么?莫不成**脸上有一泡屎?”

    此言一出,膳堂一下静了,所有人都知道这事不会善了,再去看陈九娘,被人当众讥笑出丑,泥人脸上也挂不住,顿时捂着脸,奔出了膳堂。

    “娘!”叶空叫了一声,回头看着马姐,这回他动了真怒,冲上去,对着马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要不是周围人拉着,马姐当场就要送命。

    不过也伤得不清,怕是没有三个月绝对起不了床。

    所以这事惊动了九太太,虽然马姐也不是她亲戚,可那是她的人不是,打马姐就是打她的脸,人都好个面子,她这跑二太太来讨说法,想要把这母子赶出叶府才心安。

    叶空揍完了马姐,就赶紧回了小院,安慰陈九娘,“娘,您别跟那种人一般见识,她胡说八道呢。”

    陈九娘受人白眼受人欺凌,可都这次受的侮辱大,当着外院所有的家丁,揭她的伤疤,就算她这个早已习惯的人都受不了。

    不过她又怕儿子一急做出祸事,想要笑着说没事,可眼泪却不争气地哗哗直掉。

    “娘,您放心,不就是一块黑色素沉积嘛,我一定会给您治好的,到时候让她们的狗眼看看,其实我娘也是很漂亮的!”

    正在说着,外边有人喧哗,李老四先过来知会,说二太太马上来看望陈九娘。

    陈九娘一听二太太来,赶紧忍住眼泪,去洗脸,叶空早已想好定计,反正咱现在有钱有本事,何必还呆在这叶府里受气呢?那二太太怕是看望是假,问罪是真,何不借机离开叶府呢。

    出了叶府,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岂不快哉?

    “哟,九娘还在做绣活呢?你这绣得越来越好看了,就算京城的大坊子里的师傅也不如你呀。”这女人要拉关系也是很容易的,先随便逮着什么,把你夸得百花齐放地,那再说话就方便了。

    二太太自来熟地进来就是一番夸,说得陈九娘都不好意思了,腼腆道,“**奶,看您说的,我这就是自己随便绣绣,哪能跟大坊子里的师傅比呢?”

    “九娘,大家都是姐妹,您可别这么客气。”二太太拉着陈九娘一起坐到床边。

    叶空一看,不对劲呀,这不是来问罪的,虽然明知二太太黄鼠狼给鸡拜年,可伸手不打笑脸人呀,怎么样跟她说搬出叶府的事呢?

    “**奶,我……”叶空想要插话。

    那二太太也精明地很,迅速打断道,“哦,这就是空儿吧,我忙,都没时间来看望你,越大越有出息了,看这眉清目秀的。”

    “**奶……”

    “空儿呀,你别这么生分呀,什么**奶,你该叫二娘才是,这些年我确实没好好照顾你们,莫非还生二娘气不成?你不知道,我这个家也难当呀……”

    要说这个女人也真的是能说,叶空和陈九娘愣是一句话都插不上,就听她噼噼啪啪,说地满嘴冒白沫子,当然了,不乏家长里短争风斗气的事,说的叶空不堪其烦,可又不知道怎么打断,只好硬着头皮听她开机关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