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衙役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一章    衙役

    “你就是他们背后撑腰的?”一个个子相当高的衙役站着叶空面前,这家伙低头俯视叶空,淡淡的口气显得很有威势。

    叶空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衙役也敢给他摆官威了,就算他这个八少爷在叶府里曾经被人看不起,可在外边,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叶府八少爷还是很能唬人的。

    叶空心里不悦,侧着身,眼睛根本看都没看,哼了一声,“你谁呀?”

    装b谁不会?谁怕谁呀,哥们在地球的时候比你还会装呢。

    那衙役也不恼,双手负在背后,抬头望天,用一双鼻孔对着叶空,那样子好象在说,朋友,你那不叫装b,咱这个才叫装b呢。

    衙役不说话,立即有跟着的小衙役凑到叶空耳边,小声介绍,“八少爷,这是咱城守府新上任的衙役班头铁衙司,是我们陈大人带来的心腹呢……”

    “恩?”那铁衙司对属下的介绍极度不满。

    小衙役赶紧又道,“我们铁衙司为了刚直不阿,疾恶如仇,武功高强……”

    “好了好了,本官行事风格就不要多说了,以后这南都城的混混无赖自会知晓。”铁衙司很有官威地一摆手,又对叶空一翻眼说道,“你就是南都城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叶府恶少叶空?”

    叶空听得恼火非常,老子难得出门,怎么就成叶府恶少?这也太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了。

    铁衙司一个大帽子唬住叶空,心里那叫得意,其实他今天就是来找茬的,想敲打敲打这些地痞混混,看见叶空是个小孩,心中又多了几分轻视。

    与此同时,藏春楼二楼的一讲房间里,一对主仆正在掀着窗帘向下观望,那主人是个面目威严的中年黑汉,身材略胖,双手负在背后,走起路来官威十足,一看就是个当官的。

    而旁边站立的,是一个老年书生,相貌消瘦萎琐,此际他正摇着一把折扇,笑道,“老爷,这老铁这手玩地不错呀,上来就坐实这小子恶少名号,以后流传出去,人人知道他是恶少,不做恶也是恶少了。”

    “哈哈,绍师爷,你当本官不知,这计策还是你教老铁的,好计策呀,好!”

    这个楼上观察的黑脸正是新来的南都城守陈青方,此人以整人闻名,被其整翻下马的官员海了去了。

    安国那些百姓可不管你整的是贪官还是清官,只要官被整倒了,他们就心理平衡、就快活,于是一来二去,这陈青方竟然流出一个陈青天的美名。

    这陈青方被派来到南都城,皇帝的目的昭然若揭,用地球话说,就是来整叶浩然的黑材料来了。

    陈青方整人也是很有手段的,深刻体会到皇帝的意思,信心百倍来到南都城,可他却发现整叶浩然并不容易。

    叶家在南都城名声不错,老百姓至今都念着叶将军剿灭蛮族的好呢,而且叶府子女家教甚严,也没什么过份出格的事。

    陈青方正在老虎啃刺猬,没地方下口呢,叶空出现了。

    昨日的火拚陈青方知道消息有点迟,没赶上,等他知情以后打听消息,发现这被杀的范九龙一家都不是好人,民怨极大,叶空等人算得上惩恶扬善之举。

    他想要当天出手干预,给对方盖个滥用私刑妄动刀兵的帽子,可想想现在没到和叶家当面冲突的时候,毕竟叶浩然还没倒。

    如果出手就没有回旋余地了,于是陈青方忍了,不过心里憋屈,就穿着便服来藏春楼找了个姑娘过夜,调节心情。

    谁知一早,刚准备离开,就遇到卢家兄弟和柳长青等人,陈青方一打听,大喜,有机可趁,利用这事试探试探叶府也好。

    于是他就不急着回去了,铁衙司和师爷也是他叫人唤来的。

    听铁衙司给叶空戴上恶少的帽子,他心里大喜,只要南都城人人知道这恶少大名,他就可以在秘奏上给叶浩然安个“纵子行凶,恶少劣迹斑斑”的罪行了。

    可叶空哪能让人在他头上扣屎尿盆子,抬头只一句话就把铁衙司顶了回去。

    “欺压百姓,鱼肉乡里,不知铁衙司说话可有证据?”叶空回问道。

    沧南大陆根本没什么法治的概念,一般官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有要证据这一说。

    铁衙司用鼻孔对着叶空哧了一声,不屑道,“没有证据,本官也是听说,你待如何?”

    “我待如何?”叶空嘿嘿笑笑,脸色一板,“你信口雌黄,就别怪哥们打你嘴!”

    说完,出手如电,“啪啪”,两个嘴巴扇了过去,那铁衙司也是武功高手,可对着叶空的手掌,却根本逃不开。

    “你敢打本官?”铁衙司捂着青肿发烫的脸,犹自不敢相信。

    “你算她妈什么鸟官!”叶空上去在他裤裆上又是一脚,背后众人欢呼起来。

    “爽!八少爷就是爽,以后跟着八少爷混了!”

    “揍他这个满嘴喷粪的鸟官!”

    “胡说八道,侮辱八少爷就该打!”

    楼房房间,陈青方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那师爷却笑道,“老爷莫急,依小的看这是好事,当众殴打朝廷官员,这更证明了此子恶少之名。”

    陈青方一撸颌下长须,点头微笑起来,“有理,此子如此猖狂真是自寻死路!”说完又道,“若铁衙司聪明的话,此刻应该冲到楼外,让围观者都看看叶府恶少之恶行。”

    铁衙司当然没那么聪明,可他还是冲出了藏春楼。因为叶家兵丁都吼着,“拿下这信口雌黄辱骂少爷之人!”

    铁衙司不敢久留,带着一众衙役想要逃走,冲到楼外,却被门口守着的亲兵拦住。

    此刻外边已经围满了人,百姓都爱看个热闹,叶府亲兵和城守府衙役干上了,地点还是在**院,附近听到消息的百姓都蜂拥而来,看个热闹。

    外边聚集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多,用人山人海描述并不为过,周围的酒肆茶坊楼上包间更是生意忙碌,大家传着小道消息,观看事情发展,围观地心情舒畅,兴高彩烈。

    “拿下这厮!去问问城守大人是怎么管教的属下!”

    叶府亲兵们怒吼着把衙役们围在其中,群情激奋,吓得衙役们哆哆嗦嗦,都苦着脸,“兵哥,兄弟,我们也是公务呀。”

    “柳将军柳将军,我们以前还喝过酒的,今天就此揭过吧。”

    叶府亲兵对这些没事找事的衙役憋着一肚子气,哪那么容易揭过,柳长青大手一挥,“去**的,刚才也没听你说一起喝过酒,全部拿下!”

    铁衙司刚才的官威傲气不知道哪去了,眼看就要被人拿了,心眼一动,终于有了想法――向群众求援。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都看见了嘛?叶府八少爷叶空大白天带着亲兵****宿**,败坏军纪,我等衙役看不过眼,说了几句,便遭殴打,此等恶少殴打朝廷官员,还要妄动私刑,请各位乡亲做个见证!”

    “好!”站到藏春楼另一侧窗口的陈青方又一拍窗棂,大叫了一声好。

    “老铁这些话不但坐实了这小子恶少之名,而且还让众人见证了叶家军军纪涣散,哈哈,妙呀!”干瘦的老师爷摇着折扇,摇头晃脑得意洋洋。

    陈青方哈哈笑道,“这叶家毛小子算是帮了我们大忙啦。”

    那些围观百姓看着脸肿成猪头的铁衙司,也都纷纷议论,“是呀,这些当兵的太嚣张,本来还以为叶家军军纪严明爱民如子,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呀。”

    “谁说不是呢?这一早就来****,这还有当兵的样嘛!”

    “还有,这些当兵的军饷有多少?居然有钱来藏春楼,我都舍不得来呢,要查他们是不是贪污了!”

    那些百姓的议论顿时多了起来,越议论声音越响亮,都是在数落叶家亲兵的不是。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铁衙司捂着猪头一样的脸,得意地看着叶空,心道,打我?这就是打我的代价!

    叶空这回动了真怒,本来他一直没开口拿人,当下一摆手,“全部拿下!”

    那些兵丁本来也只是喊喊口号,听得叶空发令,立即如狼似虎地扑上来,三下五除二,把一众黑衣衙役拿下。

    “好!”楼上陈青方鼓掌叫好,丝毫没为自己人被人拿了而担心。

    那师爷也笑了起来,卖弄道,“这小子太过妄为,明知百姓已对叶家军有看法,还要逆民怨行事,激起民变,看他如何交代!”说完哗一声合起折扇,冷哼道,“纨绔小儿,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果然,百姓看见恶少兵痞当街行凶,一个个都义愤起来,躁动的声音越来越大,黑压压的人群涌涌地往前挤,眼看就要引起众怒,激起民变。

    可这时,叶空突然暴喝了一声,“请诸位听我叶空一言!”

    叶空这一声带上了灵力,响亮远远超过武林高手的狮子吼,宛如一声炸雷在半空炸响,震得在场百姓耳膜嗡嗡作响,纷乱繁杂的现场顿时安静下来,现场千万双眼睛都注视着叶空,等着看他到底要说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