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影舞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章    影舞

    骄阳似火,一丝风都没有,房屋柱子上的油漆都被晒得出汗一样。小院里两棵古树纹丝不动,可树上的片片绿叶却被晒得无精打彩,好似困倦欲睡了一般。

    夏季的午饭后,正是睡觉的好时候,不过在叶府的某个小院里,却有一个穿着青衫的少年,正盘腿坐在院里的青石上打坐。

    “小琴,空儿不会出什么事吧?这太阳多毒呀,猫狗都知道找个遮阳的树荫休息,他却每天中午都要这太阳下暴晒几个时辰,不会中了暑气吧?”屋里,陈九娘担心地看着外边坐着的儿子。

    “干娘,您就放心吧,您注意没,叶空哥哥的额头上都没有汗呢。”卢琴每天都来跟叶空学影玉武功,半年过来,跟陈九娘熟得要命,陈九娘也挺喜欢这聪明漂亮的小姑娘,于是就认了她做干女儿,当然了,陈九娘最终想法还是为了叶空。

    陈九娘又看看外边的叶空,叹了一声说道,“男孩子就是喜欢逞能,以后,你要多照顾着你叶空哥。”

    女孩都懂事早,十四岁的卢琴当然明白陈九娘话里的意思,瓜子脸顿时红成了一片,不好意思地低头咬着嘴唇下的小痣,用蚊呐般的声音说道,“我知道的,干娘。”

    陈九娘看她的小女儿样,忍不住开怀大笑,“知道就好,再过两年把空儿给你照顾,我就可以省心了哦。”

    卢琴羞得站不住了,赶紧说道,“干娘,我们还是做绣活吧。”

    别人看叶空在太阳下晒的辛苦,其实他一点都没觉得,中午时分,空气中火灵气和土灵气分外活跃,修炼效果要比半夜还要好。

    叶空丝毫不觉得热,如果用天眼术来看,可以发现他身周布满了灵气,包裹着他,强烈的太阳光根本无法晒到他的身体。

    他拼命地吸收着灵气,灵气在他手掌钻进,在奇经八脉中流动,运行十二个大周天,把最后留存的一丝精华注入气海之中,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坦。

    这半年来,叶空修炼可谓没日没夜,他给自己定了时间表,上午练习影玉武功,中午趁着太阳吸收火灵气,下午制上几十张纸符,然后整晚都是修炼。

    他修炼如此刻苦是因为他感觉到了危机,来自范九蛇的危机,范家兄弟很可能早就知道他的谎言,可至今却没有对他出手,叶空相信这对兄弟绝不是好心放过他。

    危机就是动力,范家兄弟迟早要伸出凶狠的利爪,所以叶空只有没日没夜地加紧修炼,才能在未来的决战中增加一丝胜利的机会。

    不过很遗憾,就算叶空如此刻苦,他也感觉到体内灵气地增加,可他依然停留在炼气一层,看来这五行升仙经修炼得确实慢,两年了,第一个境界的第一层还没过去。

    五行升仙经虽然没有什么进展,可影玉武功和制符能力却大有进展,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把影玉的武功连环舞动,还能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如果他现在对上叶浩然恐怕也是勿须多让了。

    经过半年的学习,就连卢琴现在也是武功高手了,影玉上的武功太神奇了,不但神奇还好看,特别是女孩子打起来,比跳舞还漂亮呢,只是卢琴没有修炼仙术,很多空中盘旋的动作做不出来,否则更加地曼妙动人。

    一个多时辰以后,叶空感觉到空气中的灵气运动缓慢了许多,于是他停止吸收,把最后一丝灵气纳入气海,这才双目一睁,站了起来。

    “叶空哥,快进屋喝点去暑甜汤。”卢琴迎了上来。

    叶空看着她,笑了笑,心想女孩子就是先熟,半年前还干干瘪瘪的小丫头,一下就丑小鸭变天鹅了,那些女人沟沟坎坎的妙处都已经初具规模了,教她武功时,难免碰撞到小丫头的那些部位,软软的感觉让叶空心神摇曳。

    相比之下,叶空觉得自己就惨了不少,小雀雀刚开始出羽毛,不知道何时才能展翅高飞呢。

    “去暑甜汤,是冰镇过的吧?”叶空问道。

    “是呀,我哥让我带来的冰,好重的呢。”

    叶空突然苦笑了一下,现在他灵气越来越强,可基本法术口诀还是没有,否则只要念动口诀,动用灵气,把院里的水井变成冰窖都不是难事。

    来到屋里,桌上有一个方形的玉匣子,这是沧南大陆上一种神奇的玉,被称作冰玉,只要把水倒进去,放上一夜,里边水就成了冰块,就跟冰箱似的。

    这种冰玉比较稀罕,玉匣大小已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冰箱那么大恐怕只有皇家内室才会出现了。

    叶空接过甜汤,又拿起冰玉匣打量道,“日他仙人,你哥还真会享受,刚发点小财,就用起奢侈品来了。”

    卢琴嘴一噘,嗔道,“我哥才没舍得用,是他听说你每天中午修炼,这才买了送来的。”

    陈九娘一听,赶紧说道,“你哥太客气了,这半年多蒙你们送这送那,照顾我们娘俩,我们日子已经好过多了,又怎么能收这种奢侈品呢。”

    卢琴抱着陈九娘胳膊说道,“干娘,您可别这么说,应该是叶空哥照顾我们家,我娘常说,要不是八少爷,她还瞎着眼睛躺在破屋子里等死呢,又怎么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陈九娘听得心中欢喜,嘴里却骂道,“这个毛头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哪有那么大本事,你们就帮他吹吧。”

    叶空哈哈笑道,“放心吧,以后日子会更好的,现在那叫什么好日子,以后你们才会明白啥叫好日子。”

    陈九娘笑骂道,“小子,又吹上了,这日子不变回去就不错了,还想更好,要多好?”

    听说“变回去”这几个字,叶空心里一沉,又想到了范九蛇,这范九蛇对他的威胁,就如同“头悬梁”中的那根绳索、“锥刺股”中的那根针,时刻逼着他,向前,绝不能松懈!

    “我去练书法。”叶空喝完甜汤,站起来,所谓练书法其实就是去画符。

    叶空刚回到自己屋,卢琴也跟了进来,女孩的心思细密地无法想象,她竟然感觉到了叶空心情的细微变化。

    “叶空哥,我和干娘都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了。”卢琴做错事似的低着头。

    叶空笑了,“我跟你们生气干什么,我只是提醒自己,不要安于现状,我老家有句话,弄**,才是你的女人……”

    卢琴脸色大红,头都抬不起来了,嗔道,“叶空哥,你说什么呢?”

    “哈哈,我是流氓嘛,说习惯了。”叶空赶紧又换了个说法,“换个比方吧,放进自己口袋的才是自己的钞票?这你明白没有?就是提醒我们,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松懈,现在不能享受,时刻要记住,还有人对我们虎视眈眈呢!”

    卢琴也不知道明白没有,胡里胡涂地点头。

    叶空不爽了,“跟你说了也不明白。”

    小丫头急了,“谁说我不明白,不就说小心范家兄弟嘛。”

    “你知道就好,我看你好象没明白的样子……”

    卢琴脸一红,低声道,“我是不明白钞票是什么意思?”刚说出,就补充道,“如果是流氓的事情……就别说了……”

    “钞票也流氓。”叶空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难怪,叶空嘴里总是喜欢胡说八道,嘴里那些脏话新名词都是很流氓的,开始卢琴都要他解释意思,上次叶空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个“**”,等跟卢琴解释完,小丫头脸红得都要大出血了,以后再不敢问他新名词的意思了。

    “哦,钞票就是银子的意思,你们老家的话真不好懂呢。”好学的小丫头这回又学到一个新词。

    “总之就是不干掉范九龙兄弟,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让你哥别忙着享受,要扩充实力,你也要努力练武,这样才能以防万一。”叶空又叮嘱道。

    卢琴点头,“我知道了,要不我再连贯地舞一遍给你看看。”

    “也好。”

    一会以后,叶空说道,“你练这影玉武功的基本出发点不对,你不能注重好看!要注重伤人!影玉里的武功不是花拳秀腿,该出力的时候要用全部的力气,你练的时候要幻想你的仇人就在对面,你看我打一遍。”

    叶空练影玉武功时,要比卢琴刚猛多了,不过刚猛中又很潇洒,忽而如穿林雏鸟一飞冲天,忽而又如风中轻纱摇摆晃动,那绝世的身姿看得卢琴美眸里柔情一片。

    “啪啪啪!”叶空刚练完,就听见鼓掌声,一个老者赞许地声音传来,“影舞!这绝对是影舞!老夫有生之年能看见真正的影舞,死而无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