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暗杀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七章    暗杀

    听了叶空的话,卢家兄弟立刻行动了起来,叫出躲在房里的老娘小妹,把家里几样不值钱的衣服一拿,就连夜离开了家。

    卢俊有一个交情非常好的朋友住在城中,于是一行人就去了他朋友家,安排好一切,叶空就准备去藏春楼。

    “八少爷,你小心呀!我看许攸临死时,好象话里有话呢。”卢俊果然是粗中有细,许攸最后的诅咒加上他讽刺的眼神,很可能藏春楼有一个陷阱。

    叶空心里也一直在嘀咕,许攸已经知道自己是修仙者了,却还说要在黄泉路等自己,难道那里有个比修仙者还厉害的人?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这就去了。”叶空很快有了决断,他从来都是个胆大包天,不畏艰险的人。

    “那八少爷小心行事。”卢俊深知,自己已经上了贼船,惟今之计,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这是他的选择,不管对错,都无法改变,不能后悔。

    走在去藏春楼的路上,明月如同他来的那晚,一样的圆,一样的亮,一样如同圆桌挂在天空。

    可是叶空已经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少年,他已经有了在这个大陆生存的本钱,他也有了梦想。

    到沧南大陆的这一年,从来都是他被动的抗争。

    同恶奴的抗争,与兄弟们的抗争,和龙蛇帮的抗争。

    而现在,他将第一次主动地出击,将龙蛇帮的范九龙踏在脚下!

    藏春楼是南都城最大的**院,叶空虽然从来没来过,可已经从那些守宗祠的那些亲兵们口中听到不只一次了,不过那些亲兵的银饷可不够这里的消费,他们谈到藏春楼,都是用一种向往羡慕的神态。

    谈论藏春楼的女人如何漂亮,如何骚,如何看见就走不动路。曾几何时,叶空也向往着某天来到这里,也往女人身上大把地扔银子,可没想到,第一次来竟然是杀人。

    沿着最繁华的大街一路走过来,发现沧南大陆也是有夜生活的,酒楼前依然车水马龙,远远就看见藏春楼串着的大红灯笼上金色大字,红男绿女嬉笑走来,小摊小贩还在兜售……

    沿着大路走过去,叶空并没有从大门进藏春楼,看他这一身朴素的青衫,估计就会被势利的龟奴挡在门外,而且他也确实没有钱来消费。

    他干脆地走进藏春楼后边的小巷,拿出了最后一张隐身符,他有点舍不得用,要知道这张符很可能就是他最后的保命本钱。

    可是他还是念出了咒语,然后,贴在自己身上。

    根据许攸的情报,小桃红的房间就在藏春的3层最里的房间,叶空晃着大膀子走进藏春楼,而那些男人女人却都对他视而不见。

    楼的下层有一个戏台,上边一个穿得很单薄的女子正在唱着什么小曲,下边座着一大堆男人,兴高彩烈地吼着。

    美女还真不少,叶空来沧南大陆这么久,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美女,不免有些心气浮躁浮想联翩,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强自压下蠢动,往着三楼走去。

    “日他仙人板板,勾死老子了,等干掉范九龙,再使用符咒找点乐子吧。”叶空心里嘀咕着,走向三楼最后一个房间。

    果然,三楼最里边的房间前站着四个高大的守卫,站得笔直,犹如铁塔一般。

    叶空注意看了一下,发现那四个家伙裤子里很正常,看来这些家伙每天在外边听,已经听得免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都听成太监了。

    叶空走了过去,那四个铁塔汉子根本毫无察觉,不过如果推门走进去,那一定会惊动他们。

    可如果杀了他们,又难免会惊动里边,叶空站在他们对面,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他有点后悔,早晨没画几张穿墙符。

    正当叶空没打定主意的时候,机会却出现了,一个瘦精精的男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帮主,在不在,我有事秉报。”那个瘦精精的男人对守卫说道。

    “是鲁长老呀,现在?是急事嘛?”守卫对这个鲁长老也很客气,看来这个瘦老头在龙蛇帮有点地位。

    “是急事。”

    “那您稍等。”守卫也知道帮主正在里边快活,打扰很可能会触霉头,不过耽误了急事,那罪过更大。

    “笃笃笃”,敲敲门,很快就传来一个尖细的男人声音不耐地问道,“什么事?”

    “是鲁长老来了。”守卫答道。

    “哦,今天晚上的事没干好?”那个尖细的声音也是精明过人,从鲁长老来就推断出事情有变。

    “点子扎手,详细情况要对帮主面秉。”鲁长老低头说道。

    “扎手?”一声疑问的声音以后,门嘎吱一下打开了,一个颌下无须的白胖男人出现了。

    没错!范九龙!叶空心里一紧,捏了捏手心的裁纸小刀,可他还是忍住了出手的冲动。

    “进来说。”范九龙穿着白色的内褂,看来刚从榻上爬起来,他把鲁长老带进了屋。

    而叶空也借着关门的空隙,溜进了屋内。

    进屋一看,叶空吓了一跳,只见内屋还有一个男人也穿着白色内褂坐在小圆桌边喝水,而后边的床榻放着粉帐,里边隐隐有女人动作。

    难道刚才在三屁?叶空简直要晕倒,范九龙竟然还有这种爱好,再去看那个喝茶的男人,比范九龙略瘦一点,不过也很胖,两人脸形有几分相似。

    范九蛇!

    叶空没有想到这个人出现,许攸的情报里没有说,不过叶空也没有多想,既然都在,那就都干掉好了。

    范九龙坐在兄弟的身边,也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这才问鲁长老情况。

    原来这鲁长老正是为了叶空的事情而来,那些帮众狂奔回帮里,主事的正是鲁长老,他听闻叶空是仙人,便立即又安排人去卢家附近查探,发现这里已经人走屋空了,这才赶紧来报,所以比叶空迟来了一步。

    “那小子是仙人?叶海不是说他是傻子嘛?”范九龙嘀咕了一声。

    叶空这下明白早晨出门碰到叶海为什么会那样表情了,果然官匪勾结,开始龙蛇帮死了几个小混混,就准备算了,后来他们又设下埋伏毒计,必定是受了叶海挑拨。

    范九龙又问道,“那小子使用什么仙术没有,你们怎么知道他是仙人?”

    趁着鲁长老回话,叶空慢慢接近范九龙,他脚步尽量放轻盈,呼吸也慢慢地平静下来,虽然今天已经杀了不少人,可暗杀还是第一次,心里有种狂燥的兴奋。

    近了,越来越近了,叶空不但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甚至都可以感觉到范九龙的肥胖后背随着呼吸而起伏。

    5米,4米,3米……

    叶空又捏捏手里的刀,再有两步就可以出手了。

    坐着的两人根本丝毫没有察觉,范九龙入神地听着鲁长老汇报,而范九蛇低着头,掐着小茶杯,就跟睡着了一般。

    可就在这时,红帐一掀,一张动人的桃花脸出现,唇齿一启,脆脆的声音响起,“仙人?哪有那么多仙人?九蛇……”

    “滚回去!”貌似睡着的范九蛇竟然对着那个女人突然一声大吼。

    这一声把范九龙,鲁长老,包括叶空都吓了一跳,那女人更是缩进罗帐低泣起来。

    “弟弟,你吼什么?”范九龙看来很疼这个女人,不乐意地问道。

    “我就是觉得女人不该干涉帮里大事。”范九蛇尴尬地笑笑,然后故作镇静地对鲁长老说道,“你继续说。”

    范九龙有些莫名其妙地哼了一声,“以前也没见你这样。”接着又入神听鲁长老转述当时的情景。

    不过叶空却警惕起来,他一直都注意着范九龙,可再一看范九蛇,却发现有点不对劲。

    这家伙很紧张,刚才对着女人的那一声怒吼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和恐惧。

    可吼完的范九蛇却又平静下来,他安静地和范九龙并排坐着,一手依然稳定地举着小茶杯。

    大概是刚才没快活够吧,不管他,隐身符是有时间限制的,速战速决。叶空想着,又上前两步,手伸出袖,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高高举起……

    眼看就要得手,可就在此时,范九蛇突然就动了,他肥胖的身体仿佛灵活的狸猫,他一手推开身边的范九龙,而另一手的茶杯已经掉落,取而代之的是手心的一团红色火焰。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叶空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了范九蛇讥笑的脸,和他甩过来的火球!

    不好!他早就发现了自己!他是一个修仙者!他这是火球术!许攸为什么那么说!

    所有的信息迅速涌进叶空的大脑,可最重要的,怎么躲开这必杀的一击!

    太近了!无可躲避!硬抗嘛?那可是火球术,挨上必死!

    叶空最恨的是留下五行升仙经的五行散人,为什么不在经书里介绍几种低级法术呢?如果他会火球术,也不必要冒这个险。

    可怨天尤人不是办法,现在要想的是如何躲开这一击!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所有的想法也是一瞬间,可在火球击中他的一瞬间,他脑海里出现的竟是影玉里的武功。

    他顾不上判断,条件反射地腾身而起,提气、后仰、翻身,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虽然仓促,却飘逸,就好象空气中的一片羽毛落地。

    “轰!”火球把木墙壁砸出一个老大的窟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