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定神符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一章    定神符

    黑色的书桌,一块青色如玉的扁镇石,压住一张狭长的条形黄纸,叶空握住毛笔,在砚台里饱蘸铁红的丹砂,掭掭笔尖。

    略微回忆一下定神符的画法,胸有成竹,运气凝神,提笔在黄纸上快速书写起来。

    这种黄纸符也是有固定结构的,上中下,共分三段,最上一排边名曰符头,由一排小字或者图形构成,这就如同中药的药引子,或者说炸弹的引信一般,符头的好坏直接影响到符的作用时间,会不会擦枪走火等等方面。

    最下边的一排那就是符脚了,符脚并不是必要的,也就是说很多符是没有符脚的,其实这也好理解,打个比方,飞机扔炸弹,炸弹只管炸死人或者炸烂东西,它可不会管你怎么清理场地埋葬尸体。

    而那一部分有符脚的符,其符脚也是基本都差不多,就是三个钩,就是老师批改试卷的对错钩,不同的是每个钩的把上画着一个圈,中间一个点,就跟长了眼睛似的,这三个钩代表的意思就是三昧真火了。

    而中间最重要的,那就是符胆了。符胆就是一张符的正文部分,是似字非字,似画符非画的内容,一张符是否成功,效果如何,这都取决于符胆。

    叶空眼神专注,右手持笔,运笔如飞,手腕灵活地如同一条游龙,笔尖在狭长的黄纸上来回游走,符胆的写作,要求就是一气呵成,不能有半点停顿。

    好在他事先早已把定神符的每一笔都在心中事先记牢,下笔也自然流利,只见他笔力一展,顺势一个优雅的弧线,又猛地一收,笔尖纤细,如同刀锋,瞬间拉下!

    那铁红的笔迹,蓦地一亮,随即暗淡下去。

    奇的是在那一瞬间,铁红的墨迹一下变成了银色,如同是用水银书写一般。

    这张符就算完成了,在最后字迹亮起的一瞬,叶空明显感觉到符上空气中,有微弱的灵气流动。

    很显然,黄纸符也是有灵气的,并非灵符才有灵气蕴含,黄纸符需要的灵气非常微少,这就是黄纸符可以在地球使用,而灵符却无效的原因。

    成功的第一张符,叶空大喜不已,把定神符托着手心,仔细欣赏。

    “再画一张。”叶空准备趁胜追击。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否,他的好运气仿佛用完了,接着又画了几张,不是画完不变色,就是变色时,突然灵气混乱,纸符变成一团火焰,烧成粉末。

    “难道是没有洗澡换衣服?”叶空也有点疑惑起来,不过第一张为什么成功了?

    那就换一种符。

    又去符咒大全里翻阅,最后他把目光聚集在止血符上。

    止血符的符胆比较简单,也没有符脚,使用时贴在伤口上,可以起到暂时止血的作用,不过效力比较小,比普通金创药还不如,所以使用者非常少。

    很快又画了几张止血符,这种符成功率倒是比定神符大了不少,八张里居然成功了四次。

    “看来画符也是有成功率的,画的越多,成功率才越高。”叶空总结了经验,又去画定神符。

    “空儿,晚饭时间到了。”陈九娘绣好了二太太的物件,看见时间不早,赶紧出来催促叶空去吃饭。

    “好了,这就来。”叶空又成功了一张定神符,心里开心不已,把符都塞进衣袖跟着老娘走了出去。

    符是画成功了,可是效果怎么样?是不是真有用?

    叶空心里的疑虑又上来了,“不行,还是得试用一下,不要和人pk时放出无效,那被人笑掉大牙呢。”

    走到膳堂,刚好看见门口有只大狗,很彪悍的大黄狗,是膳堂的主事胖女人马姐养的。

    叶空一看有了主意,马姐这个可恶的女人让老娘吃冷馒头,就让你的狗先尝尝老子符咒的厉害!

    “哟,八少爷,您老人家怎么也来这吃饭啦,您不是一向在内院锦衣御食的嘛?”马姐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马姐说完,那些吃饭的家丁一起哄笑了起来。

    叶空笑笑,回道,“是呀,我老人家听说膳堂里有条猪欺人太甚,想来见识一下。”

    马姐的脸上顿时色变,怒道,“你敢骂我?”

    “没有呀,我骂猪又没有骂您马姐,我怎么敢骂您呢?”

    马姐脸上变了几变,也听说这小子不好惹,而且再说下去,自己就承认是猪了。

    随手给了几勺菜,虽然份量少了些,可也没有太过份,叶空心里有事懒得跟她计较,不过吃饭时,胡婆婆肿着个脸,恶毒的眼神不断看他,他猛地回眼一瞪,吓得胡婆婆忙低头吃饭。

    “娘,你吃完了先回去,我去上个厕所。”叶空唬走老娘,又潜回了膳堂。

    这时天色渐暗,晚饭时间已经过去了,不会有人再来了,叶空又等了一会,等到用膳的都走了,膳堂里响起了稀里哗啦的收拾声,他才开始行动。

    “汪汪!”大概是感觉到了危机,那黄狗叫着紧张地看着走近的叶空。

    “嘿嘿,叫吧,肥婆正忙着呢。”叶空冷笑一声。

    掏出定神符,嘴里晦涩难懂的咒语快速读完,手心就已经感觉到符纸上灵力的晃动。

    “汪汪!”平时狗仗人势的大黄狗也怕了,叫了两声,就想逃进膳堂。

    可叶空怎么能让它走脱!

    飞速接近,出手如电!

    “啪!”

    一张狭长的黄纸贴在大黄狗的脑门上!

    那狗响都没响,腿一软就歪躺下来,只有一双瞪大的眼睛盯着走上来的叶空。

    “耶!有效!”叶空摆了个v字造型,又过去在狗肚子上踢了一脚,大黄狗就跟死了一般,任他踢打。

    “那就再看看止血符吧。”叶空左右看看,把黄狗拖到屋后,借着灯光,又取出挑笔尖的小刀,在黄狗的小腿上轻划一下。

    刀光一闪,鲜血立即涌出。

    “止!”止血符的咒语简单地要命。

    当符纸打在黄狗伤口上时,轰地一下,红亮的火光一闪而灭。

    止血符烧得无影无踪,而黄狗脚上那道伤口也神奇地停止了流血。

    接着叶空一抬手,揭开黄狗脑门上的符纸,定神符是一次性使用,一揭开立即化作一团火光,消失在空气中。

    而大黄狗也迅速翻身而起,夺路而逃,跑得老远,才敢回头对着叶空吼了两声,然后溜得没影了。

    试验成功,叶空对于符术的信心更加强了,心里反有点期待胡婆婆的儿子来找自己。

    不过胡婆婆的儿子今天在衙门遇到个大案子,正忙着呢,也没回来,叶空的等待落空了。

    让叶空失望的是,他本来准备去卢家看跳舞小人的准备也落空了。

    晚上悉悉梭梭下起了小雨,这样的天气自然没有月光了,没有月光那玩意也看不成,于是叶空也只好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打坐。

    雨天的水灵气分外活跃,当然了,水属性灵气并不是水蒸汽,满天都是水,可水灵气也只是增加了一点点,不过更加活跃,流动更快,吸收起来自然也更多。

    炼气一层的气海里还是很蒙昧,各种属性的灵气聚集在里边,缓缓流动,就好象一团发着五颜六色蒙光的粥,又好象是哈勃望远镜看见的遥远星系,灿烂,辉煌,神秘!

    气流团里的颜色,是以水属性黑色和木属性绿色为主,代表土属性的黄色灵气次之,赤红的火属性如同丝线一般被其他灵气扯成一个同心圆,而最少的白色金属性,那就已经少得难觅踪迹了。

    其实火属性叶空也有办法补充,因为他都是夜晚修炼,这才致使火属性稀少,以后有机会在烈日下修炼一段时间,火属性自然就多了。

    最让叶空烦恼的是,金属性的灵气,去哪找呢?灵气不是找块金属就可以吸的,这空气中又哪来的金属性呢?如果去地球吸吸汽车尾气说不定还有金属性,在这沧南大陆金属性的灵气真的很稀少。

    去挖人家矿脉?除非你活得不耐烦了。看来只有以后画出灵符卖钱,换金属性的白色灵石来吸取了。

    修炼总是觉得时间很快,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小雨变成了暴雨,水属性分外活跃,而叶空也吸收得舒爽无比,如果此刻来一个修仙者,一定会惊讶地发现在叶空的头顶上,竟然有一个巨大的旋涡,黑色的水灵气不断汹涌地进入他的身体。

    这些也只有对灵气有感应的修仙者才能看见,若是凡人来了,是根本看不见灵气的波动的。

    “空儿。”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呼唤,把正在大吸水灵气的叶空给叫醒了。

    来人是陈九娘,她早就得到叶空的知会,叫醒他只要叫一声,然后稍待片刻,再着急的事不要出手推他,否则这灵气在体内运行一半受阻,是会灵气反噬的。

    灵气反噬,轻则经络受伤,重则走火入魔。

    这就是他宁可呆在宗祠的原因,没人打扰,可是现在出来了,他也只有冒险修炼了,否则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一不能丢掉老娘,二也不会阵法,只有叮嘱老娘千万稍待片刻,没事不要打扰。

    把最后一缕灵气送进气海,叶空觉得自己又实在了很多,双目一睁,黑暗中,瞳孔竟然有精芒一现。

    “娘,有事嘛?莫不是胡婆婆的儿子来了?”叶空问道。

    陈九娘看见儿子目光如炬,还以为年轻人精神好就该这样,也没有疑问,坐在床边说道,“胡婆婆的儿子倒没有来,是李老四来了。”

    “哦?他来干什么?又想挨板砖了?”

    陈九娘忍不住笑了起来,嗔道,“你这地痞小子,就知道板砖,人家李老四是通报来的,说有人找你,晚上不方便让他们进来,在门房候着呢。”

    “有人找我?”叶空一愣,这三更半夜的,又下那么老大的雨,谁来找自己呢?

    “那我去看看。”叶空摸摸袖子里边的定神符,从墙角拎起黑油伞走了出去。

    背后响起老娘关切的声音,“空儿,说话让着点儿别人,别打架呀!”

    叶空笑笑,“放心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脾气好着呢,你回屋吧别着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