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出祠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七章    出祠

    又是一个晴朗的上午,青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天空下,南都城里一派繁忙景象。

    城门口聚着不少百姓,告示榜前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正在摇头晃脑读着告示,周侧围了不少民夫打扮的人,嗡嗡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要招军丁嘛?难道又要打仗了?没听说呀。”

    “你们不懂,这叫整军备战,等到真的打仗,再招兵丁,那就迟了八辈子了。”

    “原来是这样,有备无患呀,这兵能当,白吃白住,还有饷钱,又不用上战场,老夫回去让我儿子去报名。”

    “切,叶家军治军严谨,那军法一条条的都严厉地很,就算不上战场,那训练就够你吃一壶的。”

    “那也要让他们去当兵,隔壁马老二有个儿子是叶家军,看他吹的,哼!”

    正说着,远处传来“咯咯啷啷”的马铃声,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衣服上绣着大大“驿”字的骑者,骑着一匹黄骠马飞速奔来,那不停循环往复的马踢,溅出一线飞扬的黄土。

    骏马飞驰,风弛电掣,那骑者却仿佛依然还觉得慢,扬起的马鞭在半空甩出一个响亮的鞭花。

    “啪!”清脆的鞭声,让那黄骠马长嘘一声,更加卖力地对着城门冲来。

    “安都加急公文!”骑者远远一声沉吼,把那些堵在门口想进城的百姓都吓得连忙后退,就连守门兵丁也赶紧让出一条通道。

    “吁~”黄骠马一声清嘶,眨眼间已经穿过城门,带起一阵满是黄土的罡风,那速度快的,路人就连骑者的脸都没有看清,只留下愈走愈远的清脆马蹄声……

    叶府花厅。

    叶浩然四平八稳端坐大堂中间,低头品着香茗,青瓷小茶碗,雨前小幼芽,一口喝下去,沁人心肺的清香寥寥升起。

    “好茶!”叶浩然放下茶碗,叹道,“一杯清茶,二两浊酒,这舒心日子,又能平静多久呢?”

    正在感叹,外边风风火火地冲进一个青衣老仆人,正是管家叶财。

    “将军,外边有安都的加急驿报!”

    “快!请进来!”叶浩然神色一凝,眉头却又皱了起来。

    不一会,那个一身尘土的骑者大步走进,见到叶浩然,立即单膝跪下,托起一个蜡封的纸袋,大声道,“参见镇南将军!安都方侍郎急信!”

    “恩,你辛苦了。”叶浩然喝了一口茶,这才起身接过信件,示意骑者起身说话。

    “方侍郎可有口信要你带我?”叶浩然没拆信件,又问道。

    “禀镇南将军!没有!”那骑者又单膝跪地回禀。

    “哦。”叶浩然面无反应,抬手示意叶财带人下去领赏送走。

    等叶财带着驿者离开,叶浩然才步回书房,拆开信件,凝起虎目看完,冷哼一声,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行走了数十个来回。

    接着书房里就响起叶浩然威严的声音,“叶财!速去准备,我下午就出发去安都,还有叫个叶家军士来。”

    “是,老奴这就去办。”叶财虽然觉得叶浩然这次去京城匆忙了一点,可是作为一个老管家还是知道规矩的,主人不想让你知道就不要问。

    不过通知一下二太太还是应该的,没一会二太太就匆忙来到书房,叶浩然正在把一卷书信递给叶家亲兵。

    “叫给叶威,要他亲收。”叶浩然说道。

    “是。”亲兵把信件贴肉放好,转身快步走出书房。

    二太太赶紧走上来问道,“将军,这次为什么走这么急呢,莫非是京城那边出什么事了?”

    叶浩然笑笑道,“也别担心,也就是陛下接连两次在朝会上斥我按兵不动,任由蛮族发展。”

    二太太也是出身官宦人家,沉吟道,“陛下为何不降旨让你剿蛮,却在朝堂上骂你?”

    叶浩然讥笑道,“他这是要向文武百官表明立场。”

    “那你就派兵剿灭那什么可汗好了。”

    叶浩然淡然一笑,“灭了蛮族的那一天,就是我叶家开始家破人亡的一日。”

    二太太吃了一惊,又问,“那你这次去南都不是自投罗网?”

    叶浩然笑道,“放心,只要蛮族不灭,我叶家都会大小平安,这次我就是要让皇帝对我放心,我多带些金银,上下打点打点,不会有事的。”

    叶浩然说完,又吩咐道,“为了让皇帝放心,我可能多住些日子,家里就交给你了,平时不要在外边惹事生非,家里也要和几房搞好关系,你争我斗的让外人耻笑。”

    “妾身知道了。”二太太双腿微弯,行了个礼,这动作显出了她依然圆翘的弹臀,这二太太虽然年纪不小,保养地却好,叶浩然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

    “将军~都要上路了,还要使坏……哎呀,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摸,越说还越过份了,不能摸前边,恩……”二太太嘴上不乐意,心里却快活,老娘不比那些小骚蹄子差,还能勾得住将军,浪蹄子等将军走了看我怎么整你们!还有那个丑女人,我记着呢!

    叶浩然咸猪手并没有乱来很久,因为其他几房也得了消息,儿子女儿们也来告别了,人比较多,叶浩然便又回到花厅,跟大家告别一下。

    夫妻分别,不少小妇人都眼红落泪,看得二太太心里恼火不已:浪蹄子,你们使劲表演,等叶浩然一走,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叶浩然当然不知,还在使劲安慰着几个刚收房的小妾,接着又对几个儿子叮嘱不已,看上去,这厅里倒是父慈子孝,济济一堂。

    谁也没有提起,叶家还有一个少爷已经面壁思过一年多了!或许大家都忘记了,本来那个傻子和丑女人就是被遗忘的角落,更何况这一年多以来,那个傻子根本消声匿迹了。

    当然也有人记得,比如二太太或者叶财,可他们会提醒叶浩然嘛?当然不会,他们巴不得叶空最好面壁一辈子,死在宗祠,省得看见了心烦。

    中午时分,叶家内院,一条穿着灰白大褂的身影在快速行走,老人家岁数大了,走得却很急,让人担心他随时会摔倒。

    这是学馆的张五德先生,他吃午饭时才听说叶浩然要上京,所以他放下吃了一半的饭,匆匆跑了出来。

    “将军已经出门了,刚走。”

    “哦。”张五德小腿一软,转身又往门外跑去。

    “先生,您有事嘛?您慢着点儿……”一个婢女喊了两声,纳闷道,“张先生平日总是训斥别人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怎么今天如此失体面呢。”

    “将军留步!”张五德跑的样子很不好看,本来他有些佝偻,又不经常跑路,跑起来两腿还半曲着。

    不过情况紧急,他顾不得斯文了,他不能看着叶空再被关一年。

    还好,追上了,叶浩然刚上马,正对着送别人群摆手,就看见张五德冲出人群,趴在最后一辆马车上直喘气。

    “先生,为何如此着急?”叶浩然赶紧下马过来扶住张五德。

    “将军……你忘了一事,八少爷……尚在宗祠,如今已经……一年多了……”

    叶浩然听言,身子一震。是呀,还有个八儿子,自从那次拜师失败以后,自己竟然就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儿子在面壁思过呢。

    这转眼就已经一年多了,以前最长的处罚就是对着祖宗自省一个月,可叶空他已经呆了一年多了,天呐,那里又冷又恐怖,也没有床铺,他竟然在那里呆了一年!

    “唉,我这个为父的失职呀。”叶浩然不由得叹出口气,这才对张五德说道,“先生让他出来吧,我也来不及和他告别了,让他出来以后少惹祸多读书,莫要和兄弟们争斗……一切有劳先生了。”

    下午,一个精神奕奕的少年从叶家宗祠里走了出来,他比一年前要长高了不少,和走进时不同的还有他的神彩,动作,和自信。

    经过了一年的修炼,他的气海里已经凝结了不少的灵气,那些灵气就好象一团七色的云团,他的身体从外表看不出来,可其实他的思维,肌肉,骨胳都被灵气滋养得远超常人。

    他的目光清明,视力极佳,他的动作敏捷,反应非常的快,就连记忆力也增强了不少,沧南大陆的文字诗歌已经难不住他,至于武力更是有了大幅提升,就算他从未练武,可百夫长柳长青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八少爷,以后别再进来了呀。”一年来的相处,叶空和柳长青以及一众兵丁感情也是不错的。

    叶空笑道,“看你说的,这叶家宗祠我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又不是牢狱。”

    柳长青发觉自己失言了,不好意思地笑道,“哈哈,我的意思是以后别再进来对着祖宗自省了。”

    叶空拍拍他笑道,“其实我倒希望长期留在这不走呢。”

    其实叶空这些话还是真心话,自从修炼以后,他回去的次数也少了,呆在这里也没人打扰,除了吃饭就是修炼,是最好的修炼场所。

    不过叶空一直不想出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五行升仙经还在他身上,如果万一叶浩然要来宗祠查点宝书,他也有机会提前把书放回去。

    而现在,他不用担心了,叶浩然出去短期不会回来,他也可以安然把宝书带出来。

    至于他离开宗祠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神识已经足够打开灵台里的那本符咒大全了。

    这对叶空是个莫大的喜讯,他现在有了修炼功法,如果配上各种厉害的符咒,那他遇上修仙者也不用害怕什么了。

    “老柳,你们就不要送了,我有空会回来玩的。”叶空现在对柳长青的称呼也随便了不少。

    “好勒,就等你回来喝酒了。”

    叶空点点头,又晃着大膀子摇摇晃晃走向自家小院,嘴里还哼着,“只有我最摇摆……没有人比我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