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万玄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章    万玄

    叶空病了。这个消息没在叶府这个大院里翻起多少波澜,就无人问津了,在他们看来,这个傻子就算不傻了,那也是翻不出什么大浪的。

    不过对于叶空来讲,这次魂魄受损其实也并非是一件坏事。象他这样胆大妄为的家伙,没功法就敢乱练,以后有各种功法在手,还不知道要练出什么事来,这次经历一劫,也让他在修炼的道路上更加谨慎。

    三天后,叶空屋里。

    “娘,我好了,不用喝了。”叶空恶心地推开苦味弥漫的药碗。

    “空儿,良药苦口呀,你刚喝三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再坚持三天,等完全好了,咱就停了,好不?”陈九娘坐在床边劝道。

    其实叶空清楚地很,自己只是魂魄受伤,身体健康得很,没有任何药是可以吃到魂魄里去的,现在好多了,那是因为魂魄有自我恢复能力,更何况他也只是用力过度而已,并非受了损伤。

    可这些叶空又不好对老娘说,望着帐顶老半天,发现老娘还端着呢,只有无奈接过,“好了好了,我喝还不成?哎呀,真是怕了你了。”

    卧床休息了三天,叶空觉得自己好多了,刚要下床,就听见外边老娘和人说话,声音越来越近。

    叶空心道,莫非有人来看望自己?这沧南大陆还真是残酷,象自己这种没用的人,躺了三天也没见一个人来看望,今天这是谁呢?

    “嘎~”悠长的门轴转动声,一个二十来岁的高大年轻人站在门外。

    来的正是叶威,他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现在已经开府建衙,娶妻生子,带兵打仗,成了叶浩然的有力臂膀。

    这个大哥对白痴八弟也谈不上照顾,只是人比较正直,遇有不平,也经常都会出面帮助一下这对可怜的母子,不过他常年带兵在外,结婚后又自己开衙建府,帮得了叶空一时,却帮不了他母子一世。

    可在白痴叶空的心目里,对这大哥就已经非常感激了,毕竟,在这个府邸里,只有他不骂自己傻子,也只有他会帮忙说两句公道话。

    “大哥。”叶空看见叶威进来,竟然有些感动甚至眼圈发红。

    “你躺着躺着,我这两天都在自己家,今天一过来就听说了,赶紧来看看你,上次就听说你神志清醒,也没来得及和你见一面。”叶威放下手中拎的点心盒和小纸包,快步走到床边坐下。

    在地球时,叶空觉得自己已经够铁石心肠了,遇到啥感人的事,那都不会哭的。可来了这里才发现,自己那叫脆弱,这里的人类那才叫铁石心肠,对弱者不会有人怜悯,只会落井下石。

    不过好在,还有个大哥算是对他不错了。

    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叶空说想要去学馆习文,叶威告诉他,这教课的是个老学究,为人很古板的,不过诗书文章堪称一绝,让叶空好好学习,将来也可以谋个功名。

    叶空笑笑,他去学习也就是想识字而已,并没有苦读诗书考取功名的打算。

    聊了一会,叶威看叶空还真是脑子好使了,又问了些陈年往事,发现叶空也都清楚记得,所以他更加放心了。

    “上次听父亲说,你习武已经迟了,准备要刻苦习文,所以我去买了些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叶威也算有心人了,在这沧南大陆,穷人是连笔墨纸张都买不起的。

    “谢谢大哥。”叶空连忙感谢。

    “不客气,自家兄弟。那我就先回去了,八弟安心静养,身体康复以后好好读书,将来必有出头之日。”叶威说完,点头一笑,在陈九娘不住的谢谢中出门而去。

    “大少爷真是好人呐。”陈九娘把叶威送走,回到房间感叹了一声,就把笔墨包放在一边,打开点心盒,想拿些点心给叶空吃,可一开却发现,里边没点心,只是放着五十两的一封银子。

    “大少爷真是好人。”陈九娘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接着又对叶空说道,“以后等你有出息了,要记得报人家的恩。”

    “知道了,娘,您还是赶紧把银子收起来,省得被叶财他们看见又想坏心思。”叶空笑着回答,心里却在想,叶威以后必定接了叶浩然的家主地位,会需要自己这个没用的人报恩嘛?

    陈九娘没有他这么思想复杂,很开心地拿起银子,说了一句,“娘存着给你娶媳妇”,就回屋放银子了。

    “拜托,哥们我才十二岁呢。”叶空苦笑道。

    等老娘出门,叶空无聊半躺下,心里又想起脑袋里的那本书。

    “符咒大全。能进入脑袋里,必定不是一般的东西……可是怎么样才能打开呢?”

    叶空闭上眼,他对那符咒大全还是念念不忘的,他有种感觉,要在这残酷无助的沧南大陆生存立足,看来只有靠这本藏在灵魂里的书了。

    不过已经吃过大亏的他,是无论如何不敢再轻易尝试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眨眼大半个月过去了,叶空受损的魂魄也渐渐好了起来。

    叶空的学习生活就此开始了,每天早晨去学馆,中午回来吃午饭。

    府内学馆有个老先生,叫张五德,整天板着副门板一样的脸,不苟言笑。

    张五德开始对叶空印象不太好,因为知道他傻嘛,傻还学什么字呢,教傻子这不是侮辱自己嘛?

    不过后来说他不傻了,可如果你真的不傻你就用功一点吧,一副眼睛都睁不开的懒惰样子,估计学也学不出名堂。

    可几天下来,张五德发现自己还是看错他了,这孩子虽然一副懒散样,可是实际上是很认真的,既不像那些大孩子老围着女孩转,也不像那些小孩子打打闹闹,相反,叶空说话做事有一种和年龄不相配的老成,眼神更是和成年人一般。

    而且更重要的是,叶空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看法,说话虽然会不断地冒脏字,可却十分在理,经常说出一句经典之言,让张五德非常欣喜,以为遇到了良材,想要把自己的一肚墨水都传给他。

    可叶空对那些诗词歌赋完全没有兴趣,他更关心那些奇闻异事,比如这个世界有没有佛教道教或者基督教光明教,比如有没有仙人,去哪里找仙人,还有这个世界有没人画符,有没有鬼。

    等等之类的异事问得张五德也是一愣一愣的,不过这老学究也是经历丰富,不但读书万卷还行过万里路作过多年官,对一些凡人不清楚的事情也略有所知。

    他告诉叶空这个世界是没有教派的,可是仙人却是有的,准确地说不能称为仙人,因为他们还没修炼成仙,他们被称为修仙者。

    修仙者一般都是属于各个修仙门派或者家族,不过这些人潜心于修炼,不屑于和凡人来往,所以难得一见。

    除了有组织的修仙者,还有一些散修的存在,不过这些散修大多修为不高,因为没有后台靠山,落单时经常被杀人夺宝,所以散修更是非常稀少,平日也不敢抛头露面。

    张五德还听说除了修仙者之外,还有修魔者的存在。本来修仙者就是属于冷酷无情之人,而那些修魔者就更恐怖了。最大的区别在于,修仙者是杀人夺宝,修魔者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至于鬼和符就不清楚了,毕竟他也没修过仙,只能知道一些大概情况,详细的细节不得而知。

    不过张五德还有不少藏书,很多都是奇珍异物类的,叶空最喜欢看这类书籍,只不过他现在认识的沧南文字还很匮乏,其中很多字都不太认识影响了他的阅读。

    时间匆匆,眨眼十来天就过去了。

    这天一早,叶空就收拾妥当,请母亲梳上发髻,换了身干净长衫,带着笔墨纸砚,出院门往府内学馆而去。

    刚走出小院门,抬头就看见管家叶财匆匆忙忙地从外边奔进来,那模样仿佛遇到了什么急事,风风火火跑向内院方向。

    .

    “失火了?还是死人了?”叶空哼了一声,依旧往着学馆走去。

    叶空这边刚离开,就看见叶浩然一身衣冠整齐,带着叶威和二夫人,快步走了出来,面上有抑制不住的喜色。

    一行几人,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出了大门,门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淡然站立,老者只着一袭长衫,面貌平凡非常,腰间挂着一只黑灰色小袋子。如此平凡的老者,南都城的大街上比比皆是,那些守门的兵丁不明白为什么家主叶浩然要带着儿子老婆亲自出门来迎。

    “哎呀,仙师驾到,快里边请。”平日里威严无比的叶将军看见这老者,脸上笑得就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

    “哦,不客气,五年未见,将军风采依旧呀。”万玄真人微笑着寒暄一句,就跟着叶浩然走进气势不凡的叶家大门。

    “哪里哪里,老了哇,我等凡人,哪里及得上仙师呢,我看仙师风采更胜当年,必定是修行又有突破了。”叶浩然一边走,一边奉承着。

    万玄真人苦笑,“叶将军你又如何知道仙道艰难,象老夫这般,基本也就到了修行顶端,想要再行突破,没有点巧合奇缘,是没有可能更进一步了。”

    叶浩然听万玄真人说得感慨,赶忙转换话题道,“仙人命大寿长,比我等凡人寿限长久很多,相信真人也是会有机缘的。”

    万玄真人也不愿多谈自己的修为,跟着笑道:“修仙者寿元确实比凡人长久很多,而且很多修仙者驻颜有术,是不能凭面貌来猜测年纪的,我刚修行时曾经看过一个貌似二十岁的少年,谁知一问,那人竟是五百年前就成名的老前辈。”

    “哈哈。”众人陪着大笑。

    不过听着万玄真人的话,叶浩然和叶威的眼神里充满对修仙的向往,不说其他,就说长生不老,这就足够让凡人眼红心热了。

    就连一旁跟着的二太太也心热不已,如果能成仙长生,还能永葆青春,那多美呀。可她也知道,叶浩然可以让儿子女儿去修仙,却不会让妻妾去修仙。要知道叶浩然是想永保叶家平安的,如果让妻妾出去搭上什么厉害仙人,戴绿帽子事小,引出祸事那就适得其反了。

    既然自己不能修仙,二太太就寄希望于叶文叶武,只要他们一个做了仙人,自己这正妻填房不是当定了?二太太,前边这个“二”是摘定了!

    当然了,听说修仙也是需要资质的,二太太就恨自己没多生几个,如果生个百八十个子女,那机会可就大多了。不过现在生明显来不及了,所以她之前就央求叶浩然,让自己弟弟的女儿,也让仙人检查一下资质。

    叶浩然被她一提醒,觉得也对,毕竟修仙资质万中选一,如果自己的子女都不能入选,那么亲友忠仆的子女也行,如果这里边出个仙人,也是要感激他叶浩然帮忙引入门的吧。

    于是叶浩然作了两手准备,先是自己和自己的子女,如果其中有修仙资质,那候补的就不提了。如果没有,那么第二梯队,亲朋好友的子女,卖身给叶家的忠仆(也就是被赐姓叶的家仆)的子女。

    叶财远远跟着,虽然听不清主人都说什么,可心里也是紧张得很,他祈祷着叶浩然家一个都选不上,这样他儿子所在的替补队员才能上场嘛?嘿嘿,如果我叶财的儿子是仙人,这叶家老子可以横着走了,还有那个李老四,谁叫你不姓叶,怕是你连消息都不知道吧!

    想到李老四,叶财又自然地想到另一个没有得到消息的人,叶空。嘿嘿,你个傻子,谁叫你人缘不好,谁叫你惹二太太不高兴呢,老子就不通知你。

    不过他又想想,其实叫那傻子来也没事,二太太是不是小题大作了,一个傻子他可能有做仙人的资质嘛?

    而这一刻,一心想要修仙的叶空还一无所知,依然在张五德那里翻着书呢,他根本不知道一个进入仙门的大好机会就快从他指缝里溜走啦。

    “先生,为什么沧南异志里只说大陆四周是无尽洪荒,那洪荒里又有什么呢,是不是仙人都住在那里边呢?”叶空问道。

    张五德摇摇头,“不知道,洪荒内部危机四伏,各种妖兽横行,没有人可以深入内部,就算那些自古在洪荒边沿生存的蛮人,也只是敢在洪荒的外围打转,没有人知道洪荒内部的情况,也不知道洪荒尽头是什么,我估计仙人也不会选择在那个地方修炼。”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在哪可以找到仙人呢?”叶空不死心,直接问道。

    张五德笑了笑,并没有怪罪,实际上他有段时间也是打破头地想要修炼成仙。

    “空儿,做仙人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就算你找上门去,人家也不一定就收你,修仙是需要灵根的。虽说有灵根者,万中一二,可其实这灵根是有着传承因素的,象你们叶家祖辈也没有任何仙人,就算是一万个叶家人站出来,也不会出一个灵根的。修仙之路,你还是不要妄想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