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立志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章    立志

    在习武场,叶空没有再对叶浩然提其他要求,不过叶浩然还是吩咐管家给他增加了每月20两银子的月例钱。

    不过这笔款项,在负责帐房的二太太那里出了点小障碍。

    “不能给!这个傻子把哥的手腕上的皮都给咬没了,应该赔给我们做汤药费!”回到房中的叶武厉声阻止道。

    “是呀,那么混蛋简直太不要脸了,居然站在擂台外还说没输,还咬人!无耻之尤!”叶文一边绑着纱布一边骂道。

    叶武又耻笑道:“那个傻子,居然还好意思让爹教习他武艺,切,真是自不量力,也不看他的资质有多垃圾。”

    说到这件事,叶文笑了起来,“那个傻子想的真是美,可笑之极,你没看见他那时的失望表情呢,哈哈……”叶文一笑,又牵动了手臂上的痛处,他冷哼一声,眼中闪着厉茫,说道,“傻子,我迟早要把这一下跟你取回来的!”

    这时他们的娘,二太太说话了,“20两银子还是要给他,别让将军知道了生气,最近你们在将军面前规矩一点,呵呵,我今天可是打听到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哦?什么消息?”叶文和叶武感兴趣的问道。

    接着三个脑袋靠在了一起,二太太一番嘀咕,说得两兄弟眉开眼笑,眼中满是艳羡之色。

    “所以最近你们别去惹那个傻子了,安心一点,听话一点,呆在家,娘给你们补补,争取让你们都有资质。”

    “好的!”

    三太太房里,也在上演着类似的一幕。

    “娘,那个叶空真是可恶,你可得为我报仇呀!”叶龙躺在床榻上一边哼哼一边咒骂叶空。

    “是呀,娘,你可得帮哥哥报了这仇,这个傻子现在变得如此刁钻狠毒,居然父亲都没责罚他,真是可恶!”叶虎也是牙痒痒地说道。

    三太太也是习武之人,性情比二太太略微豪爽些,骂道:“没用的东西!自己打不过,让为娘一个妇道人家出头,算什么本事?”

    叶龙哀嚎道:“娘,我不是打不过,是他使用奸计犯规。”

    三太太又道:“听你们说,这个叶空不傻了,还很刁钻狠毒,所以你们更要和他搞好关系。”三太太看着两壮实的儿子,又低声道:“你们要学会用脑子,这傻子聪明了,又得罪了二太太,就让他们互相斗嘛?懂不懂?他那个丑娘是不会得到将军喜爱的,所以只要斗翻了二太太……娘就是这内院之主了!”

    “哦!”两雄壮的儿子这才明白,连忙点头赞道,“还是娘有办法。”

    三太太得意地笑笑,有小声道:“娘今天可是打听到一个重大的消息……”

    ***

    叶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叶浩然那出来的了,他已经被老爹的一番话打击得无力思想了。

    学武没有前途。也就是说他在沧南大陆想要耀武扬威,跃马扬鞭,都成了泡影。

    弃武从文,写一手锦绣文章?那更是扯淡,别看他说起来头头是道,其实他是个不爱学习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初中就辍学。

    他觉得眼前一片空白,绝望透顶。不过回到自家小院,看着殷殷期待的老娘,他只好强作笑颜,随意应付了两句。

    叶空心里沮丧,也没有了早晨意气风发的气势,带着一身伤势,应着老娘的话,对付了一些午饭,就一头钻到自己屋里发呆了。

    下午,管家叶财过来,把这个月的例银给补上,不过叶空并没有出来。

    虽然二太太三太太都因为那神秘的消息而暂时消停了,可叶空真是被叶浩然打击到了,心里那种沮丧就别提了,也没有心思跟人争斗,躲在房间好像痴呆了一般。

    陈九娘看出儿子不对劲,但却不敢打扰,到了傍晚,吃晚饭了,叶空依然没出来。

    陈九娘也不敢打扰儿子,只好自己带着饭盆去打饭。

    打饭菜的地方是一个胖女人掌控的,别看她丑,她还挺自恋,一直恨为什么叶将军没有看上自己呢?就连陈九娘那么丑的人都给将军生了孩子。

    所以她自然对陈九娘非常不客气。

    “多给一点吧,我家空儿身体康复了,今天又受了伤,要多吃一点的。”陈九娘低声说道。

    胖女哼了一声讽刺道,“怎么着?儿子康复就受宠了?就想骑在我们头上了?”

    “不是不是,马姐,我就是想给他补补。”陈九娘的眼睛不好意思地看着那边盆里的红烧肉。

    胖子马姐乜了一眼冷笑道:“多吃馒头补脑的。”伸手从盆子里多拿了几个别人不要的隔夜冷馒头扔过来。

    陈九娘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拿着米饭和馒头走开了。还能怎么样?这些管事的,一个都惹不起,别看他们是下人,可那都沾着亲呢,这马姐是最受宠的九太太老家的亲戚,就算告到将军那,凭自己这丑陋模样,告得通嘛?

    还是忍着吧。

    回到小院,把几个发黄的冷馒头放在自己屋,这才敲了儿子的门,把饭菜放在桌上。

    叶空仔细思索了一个下午,越想越觉得自己是穿错了。

    “学个武功自保可以,想要在武道一途有所发展是绝不可能的。”

    “就算付出再多努力,也难成大器。”

    这两句话已经彻底把叶空打垮了。

    失望了,沮丧了,心灰意冷。

    “这比地球差远了。”他已经不想继续呆在这个鸟大陆,开始想法子回去,不过这里没有什么赵姑娘给他一掌,他嘀咕着,是不是死了就可以穿越呢?要不……咱就自杀吧。

    “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一看饭菜,白米饭热腾腾的,倒是和地球一样,再看看上边的菜,是类似于青菜的绿色素菜。

    虽然没有肉,吃着倒也可口,可吃着吃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叶空放下手中筷子,开门走出房间,此刻月亮已经高悬,可天空还未黑暗,那么老大的月亮带着红色的光圈,有一种地球上看不到的瑰丽美景。

    “可惜自己呆不了多久了。”叶空叹着推开了陈九娘的房间门。

    “空儿。”陈九娘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冷馒头往身后藏。

    叶空的眼睛一下瞪圆了。他来这边,是因为他猜到老娘一定把菜都夹给他了,所以想让老娘去他那边也吃点菜。

    可谁知老娘竟然连白米饭都吃不上,躲在屋里啃冷馒头!

    “娘,你就吃这个?”叶空怒火冲天而起。

    “没事没事,娘……就爱吃馒头。”陈九娘好象怕儿子不信,又使劲啃了几口馒头,可隔夜的馒头早已失了水份,又干又硬,噎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虽然这不是他亲妈,虽然谈不上什么感情……可看见这一幕,是叶空无法忍受的!

    “日他仙人!老子去砍死他们!”叶空回头就走。

    “不要!空儿,娘没事,你就不要惹事了,娘只要你好好的,这就够了。”陈九娘扑上去一把抱住儿子,含泪哀求道,“你脑子清楚了,娘不知道多开心,可是空儿,你才十二岁,你斗不过他们的,娘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你好好的,娘吃糠喝稀都可以,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娘又怎么活得下去……”

    陈九娘说完,已经泪如雨下。

    叶空刚才还想着,要自杀以后回到地球,可是当这眼前一幕发生以后,他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残忍!

    他不但吃掉了陈九娘儿子的灵魂,现在还要亲手终结其生命,而他一死,陈九娘也无法活下去。

    不!我要活下去!用叶空的生命活下去!不但要活得更好,还要让这些歹毒无良的人们付出代价!

    叶空咬着牙,慢慢抬起头,仿佛把什么东西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这口气真的不好咽,可是他咽下去了,而此刻的他,也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把下午的那些沮丧和颓废全部都打垮击碎!

    仇恨,也是一种动力!

    良久。他吐出一口浊气,握紧的拳头也随之松开。

    “娘,放心吧,终有一天,我要让他们明白,吃了我的是要吐的,拿了我的是要还的,欺负我的……是后悔都来不及的!”

    沧南大陆的夜晚要比地球更加明亮而宁静。月光透过那已经撕破无数处窗纸的窗棂,把床前地面上洒出大大小小、星星点点的皎白光块,让人觉得有些寒意。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静夜思是叶空记得不多的几首诗词之一,此时吟出,倒也应情应景。

    不过他的思乡情绪并没有维持太久,既然已经决定要在这个陌生又残酷的大陆坚持下去,那就要收敛起这些情绪,甚至要忘记自己地球人的身份,融入这个没有太多温情的世界,为自己争回一丝尊严和幸福。

    叶空盘腿坐在床上,他已经适应了沧南大陆的空气,不再有不爽的感觉,不过他依然可以感觉出空气中的灵气。

    很明显,和白天相比较,水属性的灵气充盈了不少,木属性的灵气也有些增加,土属性没变,而火属性和金属性微弱到几乎无法察觉。

    叶空猜测,这大概原因在于,他是来至于灵气稀薄的地球,就好象长期高原缺氧环境下生活的人,突然来到氧气充沛的平原,那种入微的感觉当然要超过一直生存在平原的人。

    叶空突然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自己比沧南大陆的人对灵气感觉敏锐,这是不是就是自己可以入手的地方呢?

    曾经看过很多仙侠和武侠的小说,吸五行灵气以利自身,夺天地造化得享仙缘。这些叶空都知道,那些小说都写得很清楚,吸进灵气存在气海,等需要使用时,将灵气发出,这不就行了?

    就算练不成仙人,咱练出内功,或者气功,打通任督二脉,那也行呀,练个几年做个武林高手,行走四方,行侠仗义,再在江湖中闯荡一番,还有谁敢轻视自己,欺负自己老娘呢?

    不过这玩意听起来简单,干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吸天地灵气,怎么吸?深呼吸?夺天地造化,如何夺?还有任督二脉……小说没认真看,哥们还真不知道任督二脉到底在哪里。

    “不管了,先打坐吧。”

    叶空对打坐还是知道的,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掌心向上,自然地放于膝上,调整呼吸,心无杂念,慢慢地进入入定的状态。

    还别说,这入定还就挺难,想进入那种似睡非睡,脑中无任何杂念的状态,还就挺不容易。

    不过叶空也是心智坚定之人,既然坚定了信心,又没有其他的出路,那就只有摒除所有侥幸心理,努力地练习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叶空坐得双腿有些发麻,头脑中的困倦也不住升腾,眼皮子好象有千万斤似的,恨不得一下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这才快活。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叶空把脑海里想要“明天再说”的侥幸思想拍散,跳下床来,活动了一下腿脚,又找了根陈九娘做活用的大号绣针。

    “古人头悬梁锥刺股,我今天也来学学!”叶空又爬上小床,盘腿坐下。

    又不知多少时间过去,叶空大腿面上已经扎了好几针,丝丝血迹把粗布裤子都印出一个有一个圆点。

    可叶空仍在坚持,他不相信,自己连入定这一关都无法跨越。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迷迷糊糊中,叶空终于第一次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他的气息平缓,缓慢而有节奏;他的大脑清楚,可却又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想;他的双目微睁,可看见的景象却不是眼前的月光。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感觉这是一片混混沌沌的虚空,四周云遮雾绕,看不见外边,而空间里却空空荡荡。

    叶空愣了一下,赶紧看自己,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一个白色光球。

    这就是自己的魂魄!自己在入定以后,竟然来到了上次和傻子发生夺舍大战的地方!

    叶空不明白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人的魂魄到底存在哪,反正应该不会是气海丹田,多半是脑海或者紫府。

    突然,他发现空间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在他的上方,有一片萌动的金光!

    那是什么?叶空飞了上去。

    只见那金光高悬在空间中央,不算大,可也不小,大约就是上次傻子灵魂那么大,不过亮度很高,金芒灿灿,仿佛空间里的一轮红日。

    可叶空却知道那肯定不是太阳,因为那金光中的物体是扁平的,感觉象是一本书。

    我的脑海怎么会有书呢?叶空为自己的猜测感到可笑。

    可当他飞到金光上方不远,他惊讶了,“天呐!真的是一本书!我的脑海里有一本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