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竞技三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章    竞技三

    “哎,你们说这次傻子会不会又搞出什么事端?”

    “我看不可能,他衣服换了,也知道了规则,就拚他那两下子,我都可以轻易击败他,又何况叶文?”

    “按道理他是必输无疑,可是我总觉得那小子还会搞出什么名堂。”

    “哈哈,他搞名堂就是不知死活了,如果再违规,看他怎么逃掉板子。”

    “挑战赛,叶文对叶空!”伴随老管家叶财的一声喊,叶空跟叶文从两侧走上擂台。

    “二哥,规则第五条,是不是禁止攻击对方面部、眼睛、裆部等要害?第六条是不是,禁止使用暗器?第七条是不是,未经许可不得使用武器?”叶空站上擂台还在不断询问。

    叶文已经不厌其烦了,这小子不知道真傻还是假傻,让自己把规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给他听,其间还问出许多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问题。

    不过叶文已经吃了他的亏,不敢胡乱答应,仔细听完,才点头道,“没错。”

    “那第二条,是不是倒地不起或者对手身体完全离开擂台为败?”

    叶文点头,“不错,你记得很清楚。”

    “那如果你跳起来,双脚以及全身,不是都离开了擂台,那你就败了嘛?”

    叶文已经烦死了,类似问题他不知道问了多少,也不知道他脑子怎么想的,怎么跟别人想法不一样呢?

    “短时间离开没事!”叶文耐心就那么多,已经快要完全没有耐心了。

    “还有……”叶空还想再问。

    “喂!你打不打!哪来那么多问题?”叶文等得不耐烦了,他为了等这揍他的一天,已经等急了。

    “好吧,那就打吧。”叶空无奈回答。

    “那你小心了。”叶文冷笑一声,傻子,你等着挨打吧!跟我娘斗,今天让你尝尝厉害!任你精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脚水!

    叶浩然坐在太师椅上,听见上边对话,心里隐隐有种预感,叶空这小子八成又要玩点子,不过他左想右想,实在想不出这小子还能出什么招。

    其实这傻子一向是不受他喜欢的,毕竟他娘那么丑,他又那么傻,说话都不利索,就知道傻笑。

    可自从前几天听说这小子好了,叶浩然就留意上了,发现他性格特别坚韧,而且说打就打的火爆脾气,和自己年轻时很象,所以对叶空的印象有了改观。

    而今天一见,更觉得这小子有意思,诡计多端,层出不穷,就连此刻,叶浩然倒有点期待他搞出诡计来。

    “你来呀!”叶文摆出姿势吼了一声,作为没出府的叶家子弟中最大的一个,他还是自重身份,没有主动出击。

    可叶空这回没有冲上去,反远远躲着,反吼道,“你叫我去我就去,我多没面子!”

    此刻还要面子?你这个傻子!叶文也顾不得身份,脚尖一点,身轻如燕,一个鹞子翻身,凌空击去。

    “妈的,轻功。”叶空骂了一声,哧溜一下逃到擂台另一角。

    “你别跑!”叶文又飞跳回来。

    而叶空则跑了另一侧,骂道,“我打不过你还跑不过你嘛?”

    你以为躲就躲得过去嘛?叶文嘿嘿一声冷笑,抬手把长衫前襟拎起,塞进腰际,哧道,“还别说,你还真的跑不过我!”

    叶文也懒得跳了,运起内力,足下生风,冲向叶空。

    好在叶空练了几天负重长跑,现在没有了腿上的瓦片,脚下也是轻松地很。

    于是两人就在台上,玩起了老鹰捉小鸡。

    台下众人哗然,怪不得这傻子每天练长跑,这不就用上了?

    叶虎心里还记着仇呢,抬头对着擂台上骂道,“叶空,原来你就是练的逃跑功夫?哈哈,你真是给叶家丢人呀。”

    叶空没空理他,在擂台上狂奔,不过他速度再快,又怎么赶得上有轻功有内力的叶文呢,两人的距离很快缩短,叶文已经好几次要揪住他衣服了。

    “傻子!去死吧!”距离接近上去,叶文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脚尖猛踩地面,强大的反弹力,让他如同白色豹子一般窜了出去。

    “南沧通臂拳!”只见叶文猛地甩出拳头,带着内力的拳头丝毫没有留情。

    “砰!”一拳毫无悬念地击中叶空后心。

    “噗~”正在奔跑的叶空喷出大口鲜血,又跑了两步,接着一个踉跄栽倒在擂台上。

    “哼,没用的家伙,一拳就这样了。”叶文上去又是一脚,踢死狗似的,把叶空踢下台去。

    擂台地面上,拖出一条宽宽的血污。

    叶文胜了,胜地毫无悬念,下边的叶家子弟突然发现,自己期待傻子被揍的一幕出现了,可他们竟然没有太多的兴奋。

    看着挂在擂台边的叶空,叶浩然摇了摇头,叶文和叶空差距太大了,这场比试,实在也没什么可看的。

    叶浩然一抬手,管家叶财宣布结果道,“挑战赛,叶文……”

    “慢!”突然一个声音在擂台边响了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叶空站在擂台下,用一只手,指着另一只手。

    而另一只手,正紧紧抓住擂台边沿。

    “规则规定,倒地不起或者身体完全离开擂台为败!而我……还有四个指头在擂台上,所以,我没有败!”叶空堂堂正正地说道,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无耻地令人发指。

    众人一阵嘘声,显然抗议叶空这种耍无赖的作风。

    叶文怒极反笑,“好!就算你没败!那你上来,我们再来较量!”

    “不上,我就站在下边,反正只要我身体一部分在台上,我就没有输,你就没有赢!”

    所有人都愕然了,这小子脸皮已经厚比城墙了,都两脚站在台下了,这还没有输?

    “叶空!你要不要脸?输不起就别玩!”叶文的一母同胞叶武走到叶空面前骂道,“你靠抓着规则里的漏洞,死不服输,你算什么英雄?”

    “我本来就不是英雄,我是个流氓!”叶空回敬一个白眼,凛然道,“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让你们明白,利用规则也是一种策略!”

    “利用规则也是种策略。说得好!”叶浩然竟然开口表示赞同,那就没话说了。

    叶空拍拍叶武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三哥,我知道以你的智力很难理解这话的涵义,不过现在我和叶文还在比武,所以请你让开些。”

    “你!无赖!”叶武气得满脸通红走到了一边。

    台上叶文冷冷笑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完全离开擂台!”

    叶文说完,一个虎跳,猛冲过来,凌空一个金鸡独立,脚跟对着叶空的手指踩来!

    叶文动作娴熟,姿势优雅,赢得其他兄弟一阵喝彩。

    而叶空却只需要抬起手来,然后把手指,放到擂台另一处边沿。

    “你刚才手指完全离开擂台了!”叶文吼道。

    “短时间离开没事……你自己说的。”叶空人畜无害地笑道。

    叶文要气晕了,想去踢他那张臭脸,却又想到规则规定不许打脸,可这小子站在台下,除了脸,其他都打不到。

    那就踩他手吧!叶文追着他的手指,左右脚轮流踩过,而叶空则双手并用,一会这边放上去,一会那边放上去,这竞技比赛已经完全不像比武了。

    叶家众子弟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明知道叶空这小子胡搅蛮缠,可还就没他有理,一个个瞪着仿佛踩老鼠的叶文和仿佛做烧饼的叶空,不知道他们这场游戏要玩到什么时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浩然实在受不了了,你们这是什么比武,也太儿戏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

    “咳!”叶浩然咳了一声,想要开口说点什么。

    叶文也是烦了,两脚乱踩着,扭头去看老爹,头刚扭过去,脚踝突然一紧。

    惊慌失措之下的叶文大叫一声,“不好!”

    不过叶文也是精明人,在被叶空扯下台去,这电光火石之间,他的一只手,也扒住了擂台边沿。

    嘿嘿,你会利用规则,老子就不会嘛?不就耍无赖,玩无耻,哥们,谁怕谁?

    也站在擂台下的叶文,把手放在擂台上,得意地对叶空笑了笑。

    众叶家子弟这回真的崩溃了,今天这场比赛已经严重超越他们的想象力,擂台上空无一人,两个选手都站到台下,居然还都没输。

    越来越儿戏了!叶浩然已经要发火了。

    可就在这时,胜负分了出来。

    “啊!”叶文一声叫唤,原来他的手腕被叶空咬住了。

    “不准咬人!”叶文吼道。

    “没有这一条!”叶空含糊地哼了一声,牙齿又奋力咬下去。

    “啊!你快松开!”叶文一手被咬,另一手还要推叶空,所以两手都离开了擂台。

    “你输了!”叶空吐出叶文手腕背上的一块皮,翻身爬上擂台,吼道,“我赢了!”

    欢呼和掌声,鲜花和女人,这些都是没有的,叶家众子弟都瞪大眼珠子看着叶空,心道,这算什么回事呀,这小子胡搅蛮缠,居然这就赢了,这能算他赢嘛。

    叶浩然也觉得不能算他赢,可想想,又没有理由不算,再说他也很想听听叶空想要提什么要求。

    “挑战赛,叶空胜!”伴随管家的声音,众子弟唏嘘声不绝于耳,一个个心想,我们以后不是也可以这样耍无赖了嘛?

    “叶空,虽然你胜之不武,可为父看你智计过人,勉强就算你胜了,现在你说说,想要什么需要的东西,只要为父能拿得出,都可以。”

    众子弟眼馋不已,妈的,这个傻子耍无赖赢了,居然还有赏赐。他们都猜测着叶空是要银子呢还是要什么贵重武器?

    “我要学武!”叶空昂然说道。

    “这是你本当学的,不算要求。”

    “我要父亲教我!”

    叶空此言一出,俱皆哗然,要知道叶浩然虽然子女众多,可却只教习过大儿子叶威一人,其他儿子平时得到他指点一二就已经很满足了,何曾想过让老爹一心指导的荣誉呢?

    如果真的让傻子跟着父亲学习,那以后我们不是要不如傻子了嘛?叶家众子弟都抬头看着叶浩然,个个都紧张地睁大眼睛,担心老爹真的答应叶空。

    叶浩然听了这句话,也是眼睛一凝,上下打量着叶空。叶空的话让他有些意外,想想又是情理之中。说实在的,他也想叶家有后人继承他的刀马功夫,一直没有教习儿子的原因,是他认为各个儿子都没有学习的好资质,怕他们辱没了叶家刀法的名头。

    可他打量完叶空,他还是眼睛眨了眨,眉毛一低。

    叶空一看要黄,赶紧又说道,“父亲,孩儿现在脑子清明了,也想奔个前程,今天想请父亲教我练武,将来可以为父亲分忧,为叶家出力。请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虚心学习,刻苦努力,绝不坠了叶家功夫的威名。”

    “你还是换一个要求吧。”叶浩然无情地拒绝了叶空。

    叶空依旧不死心,倔强道:“父亲,您刚才不是答应,若是我赢了,便可以提出任何要求?难道父亲要说话不算数嘛?”

    叶浩然摇手道,“非是为父说话赖话,只是你本身资质太差,而且更重要的是错过了练武的年纪,你若是早几年……”叶浩然顿了一下抬头望着叶空说道:“你今年已经十二岁了,骨胳结构都已经定型,学个武功自保可以,想要在武道一途有所发展是绝不可能的,就算付出再多努力,也难成大器……所以换任何武师教你,效果也都这样了。”

    “学个武功自保可以,想要在武道一途有所发展是绝不可能的。”

    “就算付出再多努力,也难成大器。”

    这些话,仿如晴天霹雳,把叶空一下打傻了。本来还想从武道出头,现在彻底没戏了,他深知在沧南大陆这地方不练武是不可能有出头之日的。

    叶浩然也叹息一声,安慰道,“其实你也不用沮丧,为父见你口齿伶俐才思敏捷,不如弃武学文,作一手锦绣文章,将来考个功名,也是可以登堂入室,辅佐君王,光宗耀祖的嘛。”

    听叶浩然如此一说,下边众兄弟都长出一口气,互相看了看,眼中都有喜色,看来谁也不愿被傻子压了一头。可他们哪里知道,练武无望的叶空,即将走上一条更加辉煌的修仙大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