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竞技一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章    竞技一

    “哦?”叶空停下脚步,狐疑地看着叶文,这小子心有那么好嘛?无事献殷勤,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模样。

    “八弟,再过几日,就是每月的竞技,父亲必然要去观看,到时候,你不就可以得偿所愿了么?”

    “每月的竞技?”叶空还真不明白,在叶文的一番解释下才清楚。

    原来叶浩然为了检验子女的武艺,也是让子女们多接触实战,所以定下每月初,在比武场互相竞技,竞技之中,大家捉对比试,决出高下,对竞技得胜者还有奖励,而叶空以前傻兮兮的,没学武功,所以从来没有参加过。

    “哦,原来是这样。”叶空点头,这样确实可以见到叶浩然了,不过叶文的险恶用心,也昭然若揭,这小子八成是想在竞技比武时乘机殴打欺辱自己。

    “这竞技比武,也有规矩吧?”叶空问道,叶家子弟年纪相差甚大,若是让叶文去和八岁的叶忧去比,那就太不公平了。

    叶文看出他的想法,笑道,“当然,每三岁一个年龄段,叶家子弟只可在年龄段里寻找对手。”

    叶文其实只说了其一,竞技中,还有一个规则,那就是挑战,不管年龄段,对方都可以挑战你,不得拒绝,但是却可以找帮手。

    当初叶浩然定这样的规定,目的是让叶家子弟之间互相帮助配合,不要孤芳自傲成为众矢之的。

    而这个漏洞就被叶文利用上了,试想叶空一个傻子,兄弟姐妹们人人歧视他,他上哪去找帮手呢?最后结局只有被叶文痛揍一番。

    而且,更重要的是,以后每个月都可以正大光明地狠揍叶空一顿。

    到时候就算二太太不赶他走,他自己也吃不消,自己主动要求离开叶府。这就是叶文给二太太献上的毒计。

    “可就算是按年龄段分组,我根本没有练过武功,难道也要参加?”叶空虽然不知道叶文的打算,可他也不想接招。

    哦,你们都是在武林高手的教导之下,自小练武,让我一个没练过一天功夫的跟你们打?脑子进水了么,没事找抽嘛?

    不过叶文的话又让他彻底绝望了,“若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赶出叶府!”

    叶空懊恼不已,难道自己就要象沙袋一样在擂台上任人捶打?妈的,这什么狗屁规定,逼着老子自杀嘛?

    “你也别气馁,对于每场胜利者,父亲会亲自指点几招武功,还会给赏银呢,哈哈,你到时候可要参加哦。”叶文又扔下一个**的甜枣离开了,毕竟他也得防着叶空装疯卖傻逃避竞技。

    说实话,叶文的话还是相当让叶空心动的,他本来就想跟着叶浩然学武,如果在竞技中得胜,那就顺理成章了。

    可叶空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自己没学过武功,拿什么跟人打呢?如果是以前的彪悍身体,再加上自己玩命的性格还能一拚,可现在这十二岁的身子,又营养不良,跟豆芽菜似的,只有挨打的份呀。

    我要学武!我要变强!

    内心又是一个声音在怒吼咆哮着。要想让叶浩然高看一眼,从此让老娘过上好日子,只有拚上一拚!就算自己输了,也可以在叶浩然面前表现一番,说不定他就愿意教自己呢?

    从内院门口走回小屋,叶空就已经下定决心。去!一定要去!绝对不能再回去做傻子,我叶空从来没有怕过谁!

    “空儿,见着将军了嘛?他怎么说?”一回去,陈九娘就赶紧上前问道。

    叶空可不能跟她提竞技的事,否则老娘要担心死。

    “娘,父亲他看见我好了,不知道有多开心,他说我目前身子骨弱,不合适练武,让我自己先锻炼锻炼,等健壮些,再教我功夫。”叶空笑着说道。

    陈九娘不疑有它,开心地又要掉泪。

    “娘,给我找些厚实的布来。”叶空赶紧说道。

    “要布做什么?”陈九娘疑道。

    “锻炼身体呀,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我就开始锻炼身体了!我一定要变得更强!”

    虽然叶空并没有武师指导,可是地球上锻炼身体的基础理论和方法还是懂的。

    要想成为一个高手,那就是要锻炼自己的力量、反应、速度、柔韧性和抗打击能力,有了这些,就算在接下来的竞技中不胜,也不会败得太惨。

    叶空用陈九娘找来的布,缝了一个布口袋,每个口袋里放上十数块大瓦片,然后绑在腿上,开始了负重长跑训练。

    负重长跑,负重深蹲,这些都是锻炼力量的基本训练,也是最有效的训练。

    还有十天不到,他时间紧迫,不能耽搁,所以训练的强度可想而知。沧南大陆的瓦片不轻,黑青色的大瓦片,十来块,赶上两块红砖了,每边腿上,绑上。

    要知道他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每边腿上绑两块红砖,刚开始,连路都走不动了,可是他依然在坚持。

    每天绕着叶府外跑一圈,他觉得自己都要散架了,可是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

    我要学武!我要变强!

    “空儿,你擦擦汗吧,太重就少放些瓦片吧。”陈九娘虽然开心于儿子肯吃苦上进,可是又舍不得他如此拼命。

    “娘,没事,我还得做两百个俯卧撑呢。”叶空咬着牙,他知道自己的训练有些过于沉重,可是他知道,要想在最快时间练出效果,那就是要超负荷训练,只有超出自己的负荷,才能不断地提升自己。

    一次次,超越身体的极限。

    每天晚上,当他筋疲力尽地躺在榻上,他都觉得全身酸痛,每个关节每处肌肉都酸胀得要命,可他很开心,他知道自己的肌肉在生长,关节在强韧,那种仿佛无数蚂蚁在肌肉里爬的感觉,好象就是自己的肌肉在增强。

    此后几天,叶府所有的家丁都看见,早晨,一个小身影在小道上奔跑,中午,他又在小树林里发疯似的用拳头打着细沙地面,晚上,他又出现在池塘边,跳进水里,游上几个来回。

    “听说傻子不是好了嘛?怎么又发病了?”沧南大陆并没有这种训练方法,这些都让家丁们很是不解。

    “肯定又傻了,哪有好好的人没事去打沙子呢?手不疼嘛?”

    “是呀,这傻子也真够下得去手,我们打一下就吃不消,他愣是打了半个时辰。”

    “快走快走,傻子脾气不好,我可不想挨他的拳头。”

    月底,大雨,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砸落,所有人都躲进房里,就连小动物都躲去了树下。

    而叶空却依然在暴雨里奔跑,仿佛根本感觉不到大雨打湿他的头发,衣服,全身。

    暴雨越下越大,整个世界仿佛的灰蒙蒙的,耳边满是刷刷声。在叶府内院的某栋建筑的二楼,一对锦衣少年凭窗而立,正观看着楼下在雨中奔跑的叶空。

    “哥,他这是在干什么?莫非他傻得更厉害了?”二太太的另一个儿子叶武问道。

    “他在锻炼体魄,想要在竞技中获胜。”叶文冷笑着说道。

    “这样锻炼?他这是在折磨自己么?”叶武疑惑地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这是一种外炼筋骨皮的方法。”叶文很清醒,他一点没觉得叶空在发疯。

    “外练筋骨皮的方法?师傅不是教我们,武功是由内而外的嘛?”叶武说完,又担心地问道,“哥,你觉得他会成功吗?”

    叶文不屑地哧了一声,“由外及内,事倍功半,流于下乘,难成大器!”

    叶文说完哼了一声,推上窗户走回屋里。

    叶武也笑了,跟上去说道,“哥,这次挑战他的机会就让给我吧,我很早就想揍傻子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揍他,肯定很爽吧……”

    “哈哈,一个月一次,放心,你有机会的。”

    “不是呀,我听说三房的叶龙叶虎他们也想要趁机当众揍他取乐,我怕被他们抢了先。”

    叶文哈哈长笑,“傻子就是傻子,谁都想揍他取乐,也不知道他会死在谁的手里呢?”

    晚上的雨停了,一轮大如桌面似的圆月升了上来,这沧南大陆和地球不同,地球的月亮是弯弯的日子多,滚圆的日子少。

    而沧南大陆的月亮,却是圆月的时间比较多,叶空猜测是太阳角度的问题。

    此刻的他已经游完了水,躺在池塘边的一块光洁大白石上,嗅着雨后的空气,他甚至可以感觉到空气中的能量,那是一种强大,但却温和的力量,这让他又一次想到了修仙。

    “如果可以吸纳空气中这磅薄的力量,修为己用,该是多么强大呀。”叶空不由得感叹一声。

    这几日,他也认识了不少家丁,旁敲侧击地打听过,他惊讶地发现,竟然只有他一人可以感觉空气中的力量,这使他分外相信,自己是可以修仙的。

    不过目前没有仙人带他,吸收修炼灵气的方法根本无从得知,他空有宝山却无法利用,所以也只能暂时放下这个念头,安心锻炼身体。

    经过几天超负荷的训练,效果还是很显著的,虽然只是数日,可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变粗了,力量变大了,手指上结了一层带血的茧子。

    “竞技,我不怕你!”叶空对着圆月大喊着。

    安国历,八月初二,竞技的日子到了。

    “娘,我去内院见爹了。”叶空吃了早饭,起身便要出去。

    “等一下。”陈九娘叫住叶空,站在他面前,给他整理着衣服,一边又唠叨道,“空儿,看见你爹,不要惹他生气,他如果骂你两句,就忍着,千万别顶撞他。”

    “放心吧,娘就别唠叨了。”叶空笑着走出了门。

    而陈九娘看着儿子的背影,她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两行清泪。她并不傻,从这段日子叶空的表现和传进她耳中的闲言碎语,她已经知道儿子要参加内院的竞技了。

    不过为了让叶空安心锻炼,她什么都没有说,假装不知道,她只是担心在心里,儿子好了,这些是他必须面对的。

    可当叶空出门,她突然有种想法,如果可能,宁可儿子继续傻下去,也不要他受伤害。

    又一次来到内院门口,守门的家丁已经得到安排,赶紧迎上来,带着叶空走向习武场。

    习武场在内院的东北角,是一座有古典唐式风格的建筑,黑瓦密布,飞檐高翘,檐下还挂着一只铜铃。

    习武场里空间挺大,叶家子弟根据年龄段,分几排站立。在他们面前,是一个高出地面一米的方型擂台,而在擂台后边,放着一张卷云纹饰的长条桌,桌后一张太师椅空着。

    “听说今天傻子要来竞技呢。”不知道是哪个叶姓子弟先起了话头。

    “那就把他打躺了回去!”

    “哈哈,他脑子不空了,我要再把他打空!”

    “他最近天天练跑步呢,腿上绑沙袋呢。”

    “他大概以为竞技是长跑比赛了。”

    “哈哈。”

    叶浩然还没有出现,所以众子弟们也大声地聊着天,人人都用最不屑的言语来耻笑这个傻子。

    “八少爷,叶空。”终于,在一声通报声中,叶空走了进来,身影挡住了门口射进的朝阳。

    听见这一声,偌大的大厅里顿时静了,所有人都停下言语,扭头去看走进来的叶空。

    “哈哈,脑子空空来了。”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一声嘲笑后,所有人都发出了爆笑声。肆无忌惮的嘲笑,刺耳地就象根根锥子。

    叶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左右打量里边站着的数十名少年。

    这些都是他的兄弟,一父同胞,可没有一个人在乎他的想法,全部都在肆意的嘲笑着。或许,根本没有谁,把他当做兄弟。

    终有一天,你们都将会因为今天的无礼而付出代价!叶空想着,走到了自己的年龄段。

    “讥笑一个傻子,真的让你们那么开心嘛?”突然擂台后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

    笑声一下就消失了,叶空也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便宜老爹。

    叶浩然久居人上,从军数十载,那高壮的身材,虎鼻狮目,还有黑乎乎的胡子,一眼望去,颇具威势。

    众兄弟都挺害怕这个老爹,纷纷低头不语,叶空却丝毫不惧,昂头观看。

    叶浩然目光如电,虎目一扫,可明显对叶空没有太大兴趣,甚至在视线扫过他时根本没有一点停顿。

    他冷哼一声,就不再理会刚才的事,招呼身边的管家叶财。

    瘦瘦精明的叶财赶紧走过来,点燃几支香火,接着叶浩然就带领着众子女,磕头谢祖。

    简单的仪式一完,叶浩然就宣布,这个月的竞技开始,说完,眼睛似有似无地扫了一下叶空。

    妈的,这老爹,你明知我没练过武功,你却不发话,你这不是明着让我挨打么?叶空腹诽不断,可也没办法,听着叶财宣布各队的安排。

    叶空被安排和三房的叶龙对练,看着高大强壮,丝毫不逊于成年人的叶龙,他暗自叫苦。

    第一场是叶文和叶武兄弟俩的比试,基本上没什么好看的,叶文确实不愧叶家后代中的佼佼者,虽然他明显让着同胞兄弟,可是叶武依然是不济地落败。

    第二场,是三房的老二,叶虎对四房的老大叶况。这两人年纪一般,实力也差不多,叶虎以刚猛强力见长,而叶况却以轻盈巧妙著称,两人打斗半天,基本没啥大接触,不过叶虎的功夫力气损耗比较大,打到后来体力不支,有些气喘,最后被叶况寻了空子,一脚将其踢下擂台。

    “第三场,叶龙对叶空。”伴随着管家叶财的一声呼喝,最受人期待的比试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