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生发了吧

作者:华西里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武炼巅峰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医统江山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督军续南明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按照吴节先前的心思,他这次去东南,顺利的半成了嘉靖交代的任务,彻底剿灭倭寇,已是擎天之功。

    且,东南战事已平,胡宗宪的浙直总督衙门被裁撤,严党势力大损,怎么着,自己也该受到嘉靖皇帝的褒奖才是。

    其实,在主持完南京府院试之后,因为有清廉之名,吴节已经被通报表扬过一次。说来也怪,这次剿灭倭贼,邸报却没有提吴节一个字。这一点吴节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储相,同军中将士争功也不成体统。

    当然,如果皇帝能够当面对自己这半年的辛苦做出肯定,吴节还是很高兴的。

    可一到玉熙宫,吴节却觉得里面的气氛不对。

    已经大半年没来过这里,吴节心中难免有些激动。他在这里行走了将近两年嘉靖身边的太监们他都非常熟悉。

    可今天一来,却发现太监们都是生面孔,一个也识不得。

    前报了名字,一个从七品的太监冷冷地看了吴节一眼,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句:“原来是吴学士,咱家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据说你去了东南,怎么才回来?”

    吴节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他这人为人和气,并不因为太监们挨了那一刀就心生鄙夷。在他看来,内侍们都是残疾人,弱势群体,也挺可怜的。像文官们那里,将太监看成天生的坏人,完全没有必要。

    因此,西苑的太监见吴节对他们非常客气,都心中感激,不免有些亲近。

    况且,吴节和黄锦好得穿一条裤子,同陈洪也关系密切,心中自然尊敬。

    想今天这个太监这般如此不给面子的,吴节还是第一遭遇到。

    吴节也不同他生气,微笑着问:“这位公公面生。以前却没见过,对了黄锦公公在里面吗?”

    那太监冷笑一声:“大内之中,像咱家这种太监,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吴学士自然认不全。黄公公却不在,你要见万岁爷,侯着就是了,问那么多做什么?”

    说完,也不理睬吴节,转身就进了嘉靖的精舍。

    这已经是相当的不耐烦了,吴节也不生气。心中反倒是疑惑了,这黄锦跑哪里去了,怎么这里全是新人?

    当下也没有办法,只得在门口等着。

    这一等,竟等了半个时辰,天气又冷,一双脚有些僵了。

    正等得不耐烦,突然间。里面传来一声惊呼:“万岁爷,万岁爷!”然后是几个太监的哭声。

    吴节一怔,猛地朝里面冲去。

    门口两个太监伸手拦住吴节:“站了。”

    “起开!”吴节终于爆发了。伸手一推,将两个太监推到一边。

    “是吴节吗?”屋中传来嘉靖威严的声音,但中气却显得有些不足。

    “正是臣。”吴节站定了。

    “进来,朕刚才正在入定,不小心走了火,死不了。”

    两个太监这才放吴节进去。

    大冷的天,按照嘉靖的脾性,越是三九天,穿得越少,门窗也要大敞着。

    今日却是古怪。屋中关门闭户,并烧起了地龙。刚一走进去,就觉得热浪扑面,身的雪花也都融化了,湿漉漉地让人很不舒服。嘉靖正盘膝坐在蒲团,一张脸憋成猪肝色。身的白色道袍溅了几点血迹。

    几个太监跪在地不住号哭。

    在嘉靖身边正立正发须皆白的胡大顺,这个老道士也是一脸的慌乱,额头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水。

    “陛下!”吴节见状,大吃一惊走了去,对几个太监喝道:“哭什么,拿热水,棉巾过来,你们是怎么侍侯万岁爷的?”

    做了嘉靖一年多贴身秘,他知道知道黄锦平日里是怎么照顾皇帝起居的。看这几个新来的太监六神无主的样子,心中就大为恼怒,这几人究竟是从那里冒出来的,黄锦又是怎么调教的?

    几个太监慌忙端来热水,吴节也懒得同他们废话,拧了棉巾,给嘉靖擦了把脸,又见他手指也沾了血,就将他的手握中。

    触手之中,只感觉嘉靖的两条手臂瘦得如此柴禾棒子一样,一凛,这嘉靖怎么瘦成这样了?

    同皇帝朝夕相处了两年多时间,他对自己又很不错。吴节见他这样,心中难过起来。在他心目中,也没有什么君臣分别,眼前就是一个衰弱的老人。

    将嘉靖的双手擦净,又挽起他的袖子,一看,吴节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这双手臂枯黄干燥,面满是红色青色的小斑点,用手指轻轻一掐,就是一个小坑,老半天也起不来。

    吴节知道这是重金属中毒的征兆,皇帝常年服用所谓的仙丹。那玩意儿由铅、水银之类的大毒之物炼成,能吃吗?

    当年,吴节就不小心被逼得含了一粒,结果就没把持住。

    那东西实在太厉害了,比春药还猛。

    看到吴节面的担忧,嘉靖皇帝笑笑:“朕这阵子勇猛精进,用功太过,龙虎不能交融,以至阳气太盛,不用担心。”

    吴节:“万岁,圣人有云:事行有度,过犹不及。仙丹一物还得于境界相匹配的,不能吃太多。”

    旁边,胡大顺就不乐意了,哼了一声,怒道:“吴大人此话何意,陛下一心求长生,用功过了些,以至气息不调,阴阳失衡,同本道的丹药又有什么关系?”

    吴节也不同他争吵,正淡淡道:“胡道长,吴节的意思是,这仙丹并不是不能吃,得与修行人的境界相匹配。就好像这人在长身体发育的时候,得多吃些饭。可你一顿就让他吃两斤大肉,受用得了吗?听人说,万岁每日服用三粒丹药。我们寻常人,吃一粒就要消受好几天,你让陛下一天吃三粒究竟想干什么?”

    胡大顺冷笑:“陛下乃是半仙之体,万岁受用得了的东西,你们凡夫俗子自然经受不住。吴节,你说这种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责怪本仙给陛下乱下药吗?你今日劝万岁夜少服仙丹,是不是想耽误陛下的长生道途?”

    这已经是很严厉的指责了,吴节心中也来了气:“好,既然胡仙长说我吴节乃是肉体凡胎,受用不了这种龙虎金丹。胡道长却是神仙人物,有种你每天磕三粒试试?”

    胡大顺自然不敢一天吃三粒仙丹,顿时气得满面通红。

    嘉靖一笑,摆了摆手:“吴爱卿,胡仙长,你们都是朕最亲近的人。朕知道你们都是一片忠心,都不许吵。”

    两人这才闭了嘴。

    吴节将嘉靖扶了起来,两个太监忙寻来一件道袍给皇帝换。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有一人推开门走进来,叫道:“父皇,父皇,听说你吐血了,儿臣,儿臣……呜呜……”

    那人就跪在嘉靖面前大声地哭了起来。

    吴节定睛看去,正是大半年没见的景王朱载圳。

    “吐什么血啊,景王你别听人乱说。”胡大顺笑眯眯地说:“万岁爷这是阳气过盛,这一口吐得并不是血,而是体内的残渣,所谓去芜存精。”

    他说这话的时候,吴节看到胡大顺朝景王挤了挤眼睛。

    景王会意,抹了眼泪,站起来,故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小王不修道,还真不懂这些。”

    嘉靖听到胡大顺的解释,也很高兴:“没错的,刚才走火,朕胸口热得难过,这一口血吐将出来,顿时神清气爽。”

    吴节气得说不出话来,邪教害人,这个胡大顺就是个邪教份子。他没气地说:“陛下,要不找李时珍来给你看看?”

    胡大顺哼了一声:“看什么看,陛下早就寒暑不侵百毒不入,金刚不坏之躯。”

    嘉靖也是一笑,面的红潮退去,变得苍白:“朕很受用,就不用招李时珍来了。”

    他走回御案前,翻了翻面的折子,微笑这朝吴节点了点头:“吴爱卿你终于回京了,明日起就在朕身边侍侯着。东南差使,做得不错,朕心甚慰。”

    吴节松了一口气,他这次回北京最关系的是未来该干什么职务。虽说他的组织关系在翰林院,可这是个清水衙门。说穿了就是一个秘,每三年殿试朝廷都会录取一大批人进翰林院,如果不能呆在皇帝身边观政,策划,屁都不是。

    看来,自己这次在东南干得实在漂亮,简在帝心,皇帝对自己的信任更胜一筹。

    胡大顺和景王有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景王笑眯眯地说:“吴大人这次在东南领军剿灭倭寇,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将来在史,也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啊!”

    吴节同景王一向不对付,却没想到他会如此恭维,心中突然有些种不好的预感:“吴节不过是督军罢了,我军能获如此大胜,靠的是万岁的德行,靠得三军用命,吴节却没有什么功劳。”

    景王笑嘻嘻地说:“吴大人也没必要谦虚,有功劳就是有劳,谁都抹杀不了的。”

    嘉靖点头:“吴爱卿沐雪卧冰,有功劳,更有苦劳,朕心中清楚。”

    景王又接嘴道:“吴大人辛苦了这大半年,其实也是值了,换别人,也愿意去啊!所谓大炮一响,黄金完两,吴大人这次生发了?”

    嘉靖的目光落到吴节身,眼神凌厉起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