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你种下的果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待陈国强和沈茹从房间出去后,陈振国看向正在用手捂住脸的莫子然。从她手缝里看到留露出来的通红肌肤,陈振国心底不是抽痛一下。

    他走至莫子然跟前,伸手拉下莫子然捂住脸的手,看到通红的掌印,心脏不由得拧成一团。

    吴妈也看到了莫子然脸上掌印,一下就明白了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明白陈振国是因何暴怒的原因了。

    这几个日子以来,陈振国表面上,虽是装着对莫子然漠不关心,甚至有时会对她恶言相向。但是陈振国这孩子是她带大的,这孩子是什么样的心思,她最清楚不过了。

    陈振国心里对莫子然在乎的很,并且那在乎的程度精细到,莫子然哪餐饭吃得少哪餐吃得多,爱吃些什么,不爱吃些什么;衣柜里的夏季的衣服有多少件,冬季的衣服有多少件,爱穿哪件,不爱穿哪件。

    不过这些恐怕是陈振国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并且按着他的性子,只怕他也不会承认。

    “先生,我去打盆热水来!”吴妈转身出去取水了。

    在吴妈走出去后,陈振国牵着莫子然来到他的竹椅上,把她按坐下,然后他半蹲下来,手捧起莫子然的脸,温柔地问道:“疼吗?”

    竹椅上的莫子然却是窘迫万分。自打进了陈家,习惯了陈振国被她视为法西斯的鬼物模式,习惯了每天跟他打打闹闹的鬼物。

    现在陈振国突然表现得这么在意她,关切她,甚至说是有些宠溺她,为了她被沈茹掴的那一巴掌,而到了大动干戈的地步。面对于这样的陈振国,她都不知道应该已什么面目去面对他。

    对上陈振国关切的眼神,莫子然脸色有些微红,不好意思地把脸低了下去,带着些许娇羞地道“不是很疼,只是有些麻!”

    “麻?让我瞧瞧!”陈振国手捧着莫子然脸,然后把自个的脸凑上去想瞧个清楚。

    由于不习惯,也由于害羞,莫子然本能地扭过头,避开了陈振国近脸直视。

    陈振国却不依,他捧着莫子然的手,又把莫子然的脸扭了过来,让莫子然看着他。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吴妈已经端水进来了。

    刚踏过房门的吴妈看到眼前这一幕,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转身准备出去。

    “吴妈,你不是说给我打热水来吗?”面向门口的莫子然看到吴妈,把吴妈叫住了。其实吧!她实在是不习惯陈振国的这一动作。觉得心里虽有一丝甜意,但更多的却是拧巴。

    陈振国闻声后,总算是把手从莫子然的脸上移开了。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确实是太过于,太于亲密了。他站了起来,回头招呼吴妈过来,“拿过来吧!”

    吴妈端着热了进来,来到莫子然和陈振国面前,端着水在那待着。

    陈振国拉过平常莫子然吃饭时坐的小椅子,在莫子然身前坐了下来。然后双手伸进热水盆里,把水中的热毛巾拿出来拧干,接着在放在莫子然脸上的掌印上敷了起来。

    许是陈振国没有做过此般细致的活儿,在他的自我感觉中,明明是用了很轻的力度,应该是说,按他感觉来,他根本就没有用力气。

    就是陈振国觉得根本没用力气的力度。但是对于莫子然的感官来说,却是用了很重的力量。

    “嘶!”她吃痛地哼了一声,皱着眉看向陈振国,一脸的委屈。

    让莫子然始料未及的是,沈茹就这么一巴掌便能把自己的脸打痛成这样,那她得是用了多大的力气,用力之如此大,对自己那得是多大的怨恨呀!

    她进陈家门也不算得多久,并且两人并没有住在一起。她又是有何能耐让沈茹这般恨她。

    想必是---莫子然想到这,瞅了一眼身前的陈振国,肯定是自己眼前这只鬼弄的。

    就他平常法西斯的做事风格,沈茹肯定在陈振国身上受了不少的气。

    并且,就算沈茹对他有百般不满,人家可是个有异能的主,所以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可是现在倒好了,自己成了沈茹的出气筒。

    想到这,莫子然抬头给了陈振国一记讨厌的眼光。心里道,哼,真是个可恶的法西斯,你造的孽,让我来受。

    “干嘛这样看我!”陈振国话的后面大半句是,又不是我打你,还不是你多管闲事,自个儿找出来的罪受,活该!陈振国有些好笑地道。

    虽然陈振国没有把后面那大半句说出来,莫子然却从他的眼睛和表情上读出来了。本来因为得承受陈振国种的恶果就感到不快的莫子然,心里一下子就恼火起来了,她猛一拨开陈振国的手,大声地道:“你走开!我不要你可怜我!”

    陈振国拨了一下挡在自己的身前手道:“别闹,我不可怜你,谁可怜你!”

    “不是你种下的果,我用得着那么可怜吗?”

    陈振国“……”

    “你老是自持是这家子的长辈,对任何人都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给任何人脸面。董事长能忍受你,但不代表所有的人都忍,殊不知道,你就是一个根本就不存的……”

    “够了!”陈振国握住拳头,打到莫子然身边的竹椅上。莫子然说到了他的痛处,这几十年来,他最害怕从别人口中说出自己不存在词语。在上个世纪七六年的那个日子以后,他的身体再也没有了温度,对外界的任何触碰的没有任何感知。

    虽然现在的陈振国,来去自由,甚至有超乎常人,也有令世间人们艳羡的异能。但是他们不知道,在很长的一段的时间里,他仅仅是一缕阎王不此收留的孤魂,任何能力都没有。他可以看得到任何亲人,可他们却看不见他。他触碰任何东西的能力都没有。

    当一个空间里,而且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只有一个人存在的空间里,不管你是喜是怒是哀是乐,都没有人跟你分享。

    那种孤独感,如果偿试过的人就会明白,那份孤独,那份聊寂,那份落寞,做任何事,没有人任同,没有人反对,整天能做的事情只有,盼着自己能快点消失。

    而事实却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因为鬼是没有自杀这一词的存在,只有消失一词,但他连那份能力都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