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确定让我出面吗?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无限体验人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何人,就是指上至董事长下至最底层的职员。这陈明炎要真敢在公司里头跟徐安茜谈情说爱,别说陈国强不允许,公司那帮董事把他这个总经理罢免也只是分分钟的事。

    徐安茜将头轻轻地靠在陈明炎的肩上,幽幽地道:“是见不着,但是我们都在公司,在同一个空间,就算见不着,我也感觉是跟你在一起。”

    陈明炎柔柔地一笑,腾出一个手,抚了抚徐安茜的头,道:“我也跟你一样!”

    徐安茜抬头深情而有些忧随地看向陈明炎,同时把头从陈明炎的肩膀上移开好让他专心开车。徐安茜把视线从陈明炎的身上转向了车窗外,街道两旁的霓红灯和热闹的店面相呼辉映着,硬是把Z市的夜晚装扮甚比白日更为精彩粉呈。

    车窗外的精彩并没能够让车窗内徐安茜的心开阔起来,她细致的眉毛间藏着一抹浓得化不开的忧愁。

    从刚刚陈国强对自己的态度,虽说客气致极,丝豪没有半点怠慢。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从陈国强那个堪称完美的逐令中感觉得到,她想进陈家的大门,恐怕是如同云山的道路那样曲折多弯。

    其实在花老爷子把自己介绍给陈明炎的时候,她看出来沈茹陈国强对自己甚是满意。但从今天看来沈茹对自己还是如初。而陈国强不知为何,在花家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充盈喜悦,可今天的眼神也透露着伤神。

    伤神!徐安茜一度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可是当她对上陈国强眼神多几次时。没错,陈国强眼中写满了这两个字。难道,徐安茜心下猛然一惊,不会那么快,那么快陈国强就知道花家的情况了?

    不过,徐安茜的嘴角微微地上扬了一下,那时间半秒都没有,一闪即过。她扭头对陈明炎送去了一个溺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她,徐安茜就还真一定要进陈门大家,谁要是想挡她。那她将遇佛杀佛,遇鬼诛鬼。

    陈明炎也感受到了徐安茜的那抹笑容,只是恐怕是把他打下十八层地狱也没能想到徐安茜笑容下的那翻凶狠的目的。

    他一边开车一边道:“你这是要溺死我呀!”徐安茜的笑容用来对付陈明炎最为受用不过了,每当陈明炎对上徐安茜媚惑般的微笑,整个人都稣化掉了。

    ***

    陈家的十五号宅子,一楼的书房内传来了陈国强和陈明炎激烈争吵的声音。沈茹站在门外焦急地看着门内。

    从二楼下来取水喝的陈明愉也听到了动静,她起过来问沈茹,“妈妈,哥哥和爸爸他们吵什么?”陈家对于长幼之间的教育一直都是非常好,小辈决不会在长辈面前大声说话,更别提说争吵了。可是现在哥哥如此跟爸爸大声争吵,肯定是有重大件事。

    沈茹拦住要推门进去的陈明愉,“你别去!恐怕他们是谈论公司的事,你进去参和什么?”

    “为公司的事情也范不着那么激动,应该是别的事情。”陈明愉有些不信地道,并把脸上贴到门口上面想听清楚门内到底是在争吵什么。

    在陈明愉的脸刚贴到门的那一瞬间,门呼一下便打开了。

    “啊!”被吓到的陈明愉拍拍胸脯,惊魂未定地对着同样惊讶的陈明炎道:“哥,你跟爸在吵什么?”

    陈明炎横了一眼陈明愉什么都没说便甩门往屋外走去了。

    “明炎,那么晚了去哪里?”沈茹有些着急地叫住陈明炎。陈明炎却是像没有听到沈茹的呼唤一样,迳自走了出去。没多久车库里车的发动声便响了起来。

    “妈-----”陈明愉手指指门外,又扭头对书房内的陈国强,“爸,你跟哥怎么了?”

    陈国强并没有回答陈明愉,只是一脸沉重地伫立在房内。

    “行了,这没有你什么事,回自己屋吧!”沈茹推了一把陈明愉后走进书房后,反身把门关上了。

    “呀”陈明愉吃了个闭门羹,她瞅了一眼前刚关上的门板,倾身侧耳房内的动静,却发现什么也听不到,“哼,什么事那么神秘!”说完悻悻地走向楼去了。

    房门的更外一面。

    沈茹也是一脸的不高兴,“你怎么跟孩子说了,瞧他刚才那模样,想必是气坏了,并且很伤心。”

    陈国强脸色沉重,“爸爸那边硬是不同意,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吗。”

    陈国强一提陈振国,心中那团火更为旺盛,“你爸爸也真的,一个作古的人了,怎么还要管明炎的事,平常公司的事又不见他帮忙管!”

    “阿茹,怎么这样说爸爸,公司哪次有大事,爸爸不出来帮忙解决。”陈国强听到沈茹数落陈振国的不是时,急忙开口阻止。不管陈振国怎么样他都不会仵逆,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没有陈振国就没有今天的陈国强。

    陈国强的制止非但没有平息沈茹的怒气,还如往火堆里洒了一把酒精般。沈茹含怒大声道:“我就这样说啦,怎么着了,他既然要管干嘛不自己出声,非让你来做这样的恶人。”

    “你确定让我出面吗?”房间里响起了一股冷冷的声音。陈国强和沈茹愣了一下,顺着声响的方向扭头看去,便看到了不知道什么已安然坐在书桌后面椅子上的陈振国。

    向来惧怕陈振国的沈茹一改以往见着就怕得不敢出声的常态,一个箭步冲到书桌跟前道:“爸,您不能这样对明炎。明炎和茜茜是真心相爱,您这样硬硬生地把两个相爱的人拆散不妥吧!加上茜茜可是花家唯一的外孙女,市徐领导的女儿,我们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得罪了的。”

    陈振国倒也不恼沈茹的这翻冒失,只是轻轻地抛出一句,“那孩子心术不正。”

    “茜茜心术不正?”沈茹不由得愣了一下,但又马上摆手道:“不,不,茜茜不是那样孩子,像她那么矜贵的一个人儿,进德信公司做普通职员,而且业绩还那么好。就冲这一点,那孩子不能是坏的。”

    书桌后的陈振国仍不为所动,只是安静地坐在那看着沈茹激动地为徐安茜说好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