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急切的徐安茜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振国护着莫子然一路飘到了拔步床上,环抱着莫子然睡下了。其实这些天来,每天晚上他们都是这样睡的。只是为了不吓到莫子然,在天将亮之际时,他便放开她,自己退到边上睡。

    相对于十号宅子的安静,陈家的十五号新宅子就显得热闹非凡了。沈茹,徐安茜,陈明炎,加上后来入列的陈明愉相谈甚欢。

    徐安茜就是有这方面的本事,刚刚陈明愉由于吃味,对她还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脸的,可没稍一回工夫,徐安茜就把她哄得乐呵呵的,茜姐前茜姐后一个劲地在那叫着。

    徐安茜粉唇抿着,眼里的余光膘了一下边上正对自己献媚的陈明愉,心下得意地暗道,小样还想给姐脸色。

    客厅内的欢谈在陈国强走进来时嘎然而止。沈茹一看灰头灰脸的陈国强,就知道他在陈振国那里碰了钉子。她赶忙起身走至陈国强的身旁柔声问候着。

    在陈国强刚走进来时,徐安茜就站了起来,她甜甜地道一声‘叔叔’。陈国强‘嗯’了一声,脸上挤了一丝笑容,“徐小姐,不好意思,今天我有些累了,你们聊吧!”

    聪明如徐安茜,她又怎么看不出陈国强是有意逐她,她甜美地道:“叔叔,您别这么说,是我打扰您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家父可是设了门禁的。”徐安茜说到家父和门禁时,特意加重了语调。

    家父的加重用意在于提醒陈国强自己是Z市主要领导的女儿,门禁加重的用意则在于告诉明陈国强和沈茹自己是个安守本分的女子。

    陈明炎看看手上的碗表,碗表的时针指向了晚上九点。他抬起头来对陈国强和沈茹道:“茜茜家的门禁是十点,现在都九点了,那我先送茜茜回家了。”

    沈茹急切地想知道陈振国都跟陈国强说了什么,所以也没有意再留徐安茜了,她点点头对陈明炎道:“那你先送茜茜回去吧,路上开车要小心些。”然后她转向徐安茜慈笑道:“茜茜,令尊有门禁阿姨就不便留你了,不过记住要常来玩呀,平日里要常来看看我这个无聊的老太婆。”

    “阿姨,瞧您说什么呢,您一点也不老!我会常来看您的,到时您可别嫌我烦就好了,那我就先告辞了!”徐安茜连忙接过话。

    “茜茜姐,可记得常来,我还有好多关于美容上面要请教你呢!”陈明愉也娇笑着道。

    徐安茜坐在陈明炎的车子上。车子缓缓驶出了陈家的大门,在云山别墅区里行走着,徐安茜看着小区里两旁美轮美奂的夜景,心里不禁暗暗这翻美景,真是只应天上才有啊,在这地上恐也只有这云山才有。

    在这偌大的云山别墅区里住着也过是区区不到二十户人家,这云山别墅区在外人看来似乎比不上住有花家和李家所在东区全城人都知道的东山别墅区,但那些只是外行人敷浅的看法。

    因为在云山别墅区里居住的富人们比较低调,这么说吧,这云山别墅区住的都是一些低调的超级富豪,他们在人前低调有素质而对人彬彬有礼,在他们身上你很难发现一般有钱人家的粗俗与丑陋和那些所谓高高在上的傲慢。

    这也是花千语和徐安茜看中的,她们谙熟这些,所以当初花峰想让徐安茜跟李家联姻,花千语徐安茜母女死活不同意。

    徐安茜每每一想李家的第三代,心里都反胃想吐,那两个男人,一个花心超级大种马满城地骗小女孩,在行房事方面不喜欢做安全措施,就爱搞人家大肚子,然后甩点钱给人家打胎后,就翻脸说不认识人家女孩子,说那是对方想他的钱勾引他上床。

    一个就是超级赌鬼,而且已经达到病态级别的,一天不赌全身就痒痒的,每年李家老头都不知道为他还多少赌债。

    就他们这些出息,李家再有钱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他们败光的。

    徐安茜转头看了看身旁的陈明炎,阳光,帅气,工作认真,对人有礼,没有架子,日常生活健康,跟李家那两个渣男比,哼,早就甩他们几十条街去了。

    花家的事情看着是瞒不了多久了,美国投资的失败,花家就算不破产都会变成Z市的不入流的小公司了。

    花家一倒,就算有徐仁贵在,但是谁又会很害怕没资产支持的徐官员呢!

    加上马上就换届选举了,徐仁贵也快到退体年龄了,如果升不上去那就只能等着退休吧。

    所以徐安茜着急呀!她希望越快嫁入陈家越好,最好就是今晚睡一觉醒来,明天就能嫁给陈明炎。

    不过,徐安茜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现在还让她害怕的就是,从刚刚陈国强对自己态度来看,对她并不是很满意,甚至她有一种陈国强会反对的预感。

    不可以,徐安茜心里呐喊了一声,然后她转头看着向陈明炎,陈明炎在专心开车,并没有留意到徐安茜看她。

    徐安茜暗道,陈明炎,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谁也别挡住我,就算是陈国强也不行,看着吧!

    “明炎,我不想和你那么快分别!”徐安茜有些小可怜地对陈明炎道。

    陈明炎驾着车,他扭头冲徐安茜一笑道,“我也不想。”

    徐安茜把头靠到陈明炎肩膀上语气有些忧伤地道:“每天晚上回到家,就盼着早上的到来,然后早早地去公司。”

    徐安茜这一点说的是真的,徐仁贵对女儿还是挺严厉的,他每天早早地去上班,上班的时候定会带上徐安茜,从小他就教导徐安茜,人一定要时间观念,更要懂得守时。

    所以那么傲骄的徐安茜,每天都会早早就到了公司,虽然她有些不情愿。

    陈明炎打着方向盘问:“嗯,为什么?早上到公司由于工作你不是也见不着我吗?”陈明炎说的是事实。

    两人在公司时都是各忙各的,就算是陈明炎想徐安茜想疯了,也不敢去找徐安茜在公司里谈情说爱的。

    在德信公司里头,没有什么比认真工作更重要,公司里头就有一条明令就是禁止任何人在公司内上班时候谈私人感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