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 二百五的鬼物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比陈国强更为心欢的是陈明炎,虽然陈明炎在陈家老老爷子,陈国强的爷爷,陈振国的老爸的教养下比一般权贵家族的公子哥儿少了些骄奢淫逸。

    平日里的他甚少了和城中那一帮权贵子女花天洒地,海吃海喝海玩,他每天认真工作,下班时间也常常跟自己的员工待在一起。

    但是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里多多少少都有些瞧不起他手底下的那些职员。

    他就是觉得他的身份比他们高贵,他们都是靠他家的公司吃饭。

    在他的太爷爷陈瑞详还在世的时候,提出让他在德信公司内部选他的人生另外一半时。

    一直都表现得孝顺厚实的陈明炎表面上是同意并接受爷爷的意见,可是他心里却有一丝丝的抗拒。

    他的妈妈从前也是德信公司里的职员,每每在城中一众权贵聚会时,他始终都觉得自己的母亲跟那些出身于权贵家族的夫人相比,自己的母亲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

    所以在他的内心里,还是希望找一个身份尊贵,相貌优美,体面而落落大方的富家女子。

    现在他眼前美丽大方的徐安茜简直就是他心目中完美的梦中情人,最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是德信公司的职员。

    如此一来,他陈明炎即没有违背了陈家的祖训,又能让自己找到心满意足的对象。

    想到这些种种的美好,陈明炎对徐安茜的笑容更是越发的温柔多情。

    不过最为欣喜的莫过于徐安茜了,看着眼前自己日思夜想的陈明炎,她的心已是狂跳不止。

    再对上陈明炎款款深情的笑脸时,她觉得自己幸福得都快要死掉了。

    妈妈呀,你女儿多年来的梦想在不久的将来终能实现了。

    对于陈明炎和徐安茜此刻的喜悦,跟住在云山十号宅子里的莫子然和陈振国这对人鬼夫妻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名义上他们是陈明炎的爷爷和奶奶。

    此时的莫子然正在做饭前功课-----背《毛主席语录》。

    从今天起,陈振国把之前饭前读一页《毛主席语录》变成了背一段《毛主席语录》,每次最少二百五十个字。

    二百五,一想到这二百五,莫子然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莫子然最怕背东西了,而且还是这种文诌诌的东西。

    记得在上学时一向品学兼优的她,唯一一次在放学时还要留校的那次,就是背不好语文课本上的古诗词。

    她就不明白了,这古诗词让她们这些后人理解古人的意境就好,为什么非得要烂背于心呢,而且那些古诗词跟她现在的生活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例如,现在她出去接一张订单,客户又不会因为她会背古诗词就给她订单做。

    她抬头偷偷膘了一眼也正在读《毛主席语录》的陈振国。

    莫子然心里暗暗骂陈振国,你个冥顽不化的老鬼物,天天让人读毛语,毛选。

    还当现在是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时代,现在都是二十世纪了。

    陈振国你就一二百五,一个二百五的鬼物。

    “饭菜都冷了,还没有背好?”原本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毛语的陈振国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说完抬头对着正在忙碌的吴妈道:“吴妈,家里吃饭时长得有规定,半个时辰后务须把桌上的饭菜收拾了。”

    “啊?”忙碌中的吴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看看还在认真看书的陈振国,又看看陈振国对面那个正在对陈振国咬牙切齿的莫子然,半响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振国放下毛语,抬头眼对着吴妈。

    “先生,我知道了,时间到我就收拾。”主人都要发飙,吴妈哪还敢不应是。

    吴妈答完慌忙低下头继续干活。

    看着陈振国这举动,莫子然嗤鼻低声道:“真是法西斯!”

    莫子然对面的陈振国同样也在那里嗤鼻,背二百多个字都要那么长时间。

    最终莫子然还是完整地背完了这二百五,但是背完这二百五后,吃饭的时间只有五分了。

    莫子然只能是狼吞虎咽了,原本她是打算跟法西斯陈振国抗议不吃的,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不吃哪来的力气跟他抗争,为了他这个法西斯她才没笨到要绝食呢!

    莫子然当天晚上,心里暗暗地骂了一个晚上的法西斯。

    早上七点四十分莫子然从卧室里拎抱走出。

    每天她都是这个时候出门,通常这个时候李立会准时在院子外边等侯她,然后他们就到云山的十五号宅子接陈国强一起到德信公司。

    莫子然刚走到从里屋通向厅堂的过道,便听到了陈国强的声音。

    她心下一惊,怎么董事长过来了,她快速地抬起手腕往脸上一扬,眼光膘向手腕上的手表,七点四十,没迟呀!平常都是这个时辰自己从这里出发的。

    莫子然快步地走进了厅堂,只见陈振国坐在厅堂正向方的主人坐椅上,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

    陈国强就站在陈振国的前方,头微微低下,一副小孩子做错事的模样。

    瞧那样子,陈振国好像是在训斥陈国强。

    不过这样情景在莫子然看来多少都感觉到有些滑稽,坐在堂上的陈振国虽然按年龄来说是个老头了,但是作为鬼物的他外貌永远停留在他往生的那一刻。

    所以呈现在莫子然面前的就是,一个面目慈善的老者在认真接受着一个面目轻狂的青年训话,看到这种情景她没有当即笑场都算她定力足够好了。

    这法西斯鬼物这又是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训她还不够过瘾,所以连董事长都要教训,不会也让董事长也念《毛主席语录》吧!

    一想到如果董事长也要在陈振国面前念《毛主席语录》,那种违和的场景让莫子然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

    她的笑声成功地打断了堂厅上那对父子。

    陈振国和陈国强眼光同时转过来看向莫子然。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莫子然猛地捂住自己的嘴,但又马上放下捂住嘴的手一边快步走出院子一边道:“你们请继续,继续!”

    刚到院子后直接捂住嘴弯腰蹲下来,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她不是肚子痛,而是笑得直不起腰来了,但又不能笑出声来,都快要把她憋坏了。

    没办法,陈国强在陈振国面前念《毛主席语录》的滑稽场面在莫子然的脑海实在是挥之不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