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把傻样都扳回来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屋吧!先进屋再说!”郑玲开心地拉着莫子然走进徐家。

    到了大门口那一刻,莫子然脚步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徐家脚步有些犹豫。

    郑玲看出了女儿心思,她这是担心碰上徐夫了和徐安茜呢!

    她拉着莫子然的手力度重了一下道:“放心进去吧,徐夫人不在家,徐小姐也没有回来。”

    进了郑玲和莫显仁的小房间,莫子然还没有坐稳,郑玲便紧握住莫子然的手急急地问道:“然然,快跟妈妈说说,那个东西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那个东西?”莫子然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郑玲说的是陈振国,她天天看到是人形的陈振国久了,一时也没有联想到他不是人,是‘东西’。

    “就是那个那个。”‘鬼’字郑玲硬是没敢说出来。

    不过莫子然这下总算是明白了郑玲想说什么了。

    瞧母亲这模样定是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危,她从郑玲手里抽她自己的手,然后反握住郑玲的手,确认而肯定地说道:“妈,他没有对我怎么样,我真的挺好的。”

    细细想来,自从她进了陈家,除了没有了自由,还真是没有受过什么委屈。

    虽然她现在面对陈振国的时候还是有些害怕,但其实陈振国除了长得比常人白些,还规定她念《毛主席语录》外,他还真没有对她做过什么过份的事。

    不过,昨天晚上除外,一想到昨天晚上发飙的陈振国,她身上的毛发还是不自觉地竖了起来。

    现在这些当然不能让母亲知道,母亲知道的话指不定她因担心做些什么傻事,自己母亲的护犊心到什么程度,她还是清楚的。

    看着不太相信自己的郑玲,莫子然再次肯定地道:“妈,我真的很好,现在上下班都是坐我们董事长的车上班呢,全德信公司哪个有我这样的待遇呀!”

    见自己的女儿如此肯定,郑玲悬着的心也放下了:“那就好,可不能为了让妈妈放心而骗妈妈。”

    莫子然笑着搂过郑玲道:“妈,放心吧!我的性子你也是了解的,又怎么会骗你呢!”

    就在郑玲莫子然母女俩低声欢语间。

    莫显仁已回到徐家了,在徐先生下车后,他急忙把车泊进车库,然后直接冲进了房间。

    在莫子然刚回到徐家时,郑玲就已打电话通知他莫子然回来的消息,当听到这消息时他也兴奋到恨不得有双翅膀直接飞回徐家。

    他每每想到女儿天天跟那个陈振国在一起,他的心都不由得揪成一团。

    莫显仁推开房门进来喊了一声‘然然’后,站在莫子然面前仔仔细细地盯着她,像是有千言万语的样子,但是却发不出任何言语。

    “爸爸!”莫子然上前抱住了莫显仁。

    莫显仁推开莫子然,眼睛仍然在莫子然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那仔细的程度堪比刑警检查案发现场,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珠丝马迹。

    莫子然看出莫显仁是担心自己有没有受伤什么的,她骄笑地道:“爸爸,您别研究了。”即而用手拍拍自己的身躯继续道:“爸,您看,我好着呢!”

    “子然爸爸,我刚刚都仔细了解了,陈家,还有‘那个’没有对然然怎么样,你也放心吧!”郑玲理解莫显仁的担心,他这个样子不也是几个小时之前她的样子吗?

    怕莫显仁不相信莫子然的话,她在一旁也帮着莫子然宽慰莫显仁。

    当天晚上。

    徐家一楼楼梯旁的一个小佣人房里,莫子然一家三口愉快而低声地交谈着。

    夜已深了,这一家子仍然在你一句我一句地抢着说,除了关于陈家,他们什么都聊,这劲头似乎要把这些天要说的话全部补回来。

    “喂,那么晚了,你们还那么吵,你们不打算睡,但是我可是要睡的。”正在开心地听着郑玲说莫子然小时候糗事的莫子然愣了一下。

    她刚刚好像是听到了陈振国的声音。

    莫子然微微晃了一下头,看来自己中那只鬼的毒不浅呀,这不,如今幻觉都出来了。

    “不要晃了,是我在讲话,你没有幻觉。”陈振国的声音再次从莫子然的身后方传来。

    啊!莫子然心里暗叫了一声,猛然回头,这一回头额头一下子就撞到了陈振国的嘴唇。

    “原来你那么喜欢我亲你呀!早说嘛!”陈振国戏谑地说道。

    他今天晚上决心把自己这段时间来,他在莫子然身上所有傻样,丑样全部扳回来,衬他的小妻子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全部扳回来。

    不然,等他的小妻子发现他连接靠近她都傻得手抖脚抖的话,那他这张鬼脸可真是会丢到姥姥家了,他可不能这样丢陈家的脸。

    他还怕他已死了一年多的老爹,从地下爬出来骂他呢!

    莫子然没因陈振国的戏谑而恼怒,而是快速回头看自己的父母。

    但是,似乎她的父母没有看见陈振国,仍然在快乐在说着她小时候的事情。

    莫子然疑惑不解地再次回头,陈振国确实是在她的身后,而且是靠得很近。

    “不用看了,你的父母看不见我。”陈振国说完朝莫显仁和郑玲招招手。

    莫子然听完转头看着相谈甚欢的父母,又转头看着一脸无聊的陈振国。

    而且这动作重发了不下十次。

    “然然,你在干嘛呢!”跟莫显仁相谈甚欢的郑玲发现莫子然久久都不见搭腔,扭头笑着问莫子然,“在说你呢,在一岁的时候,在地里撒了泡尿和着泥来玩呢!”

    “妈,这事你也说呀。”莫子然眼角里的余光看到已经坐上前来的陈振国,欲笑不笑,憋得都快要内伤了。

    郑玲笑道:“有什么说不得的,反正这里就我们一家人,是吧!”郑玲说完转向莫显仁。

    莫显仁微笑着点点头。

    郑玲和莫显仁又开始讲起了莫子然儿时的趣事,一讲又是几个钟。

    “喂,我真的困了,麻烦你跟岳父岳母说一下,该睡觉了。”陈振国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说。

    同样沉浸于郑玲和莫显仁聊天中的莫子然,并没有听到陈振国的说话。

    “再不睡,可别怪我吓人了!”久久不见莫子然回应,陈振国凑近莫子然耳边玩味大发地说道。

    “啊!”莫子然被陈振国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吓到了。

    “然然,你怎么了?”听到女儿的惊呼声,莫显仁和郑玲双双转过来看着莫子然异口同声地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