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 倾销

作者:齐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迪拉先生,看起来你很悠闲嘛。”

    仿佛是为了给赫迪拉火上浇油似的,吉森公司的市场总监马尔科两手插兜,笑嘻嘻地走过来了。

    赫迪拉看着马尔科那张有四分之一法国血统的脸,恨不得挥起一拳把对方打得满脸桃花开。这小子实在是太欠揍了,自己卖身求荣,傍上了中国人,却还要跑到这里来嘲笑他这个坚定捍卫欧洲利益的失败者。赫迪拉把拳头攥紧了又松开,终于还是克制住了打人的冲动,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一个绅士,打架是不好的。

    “马尔科,我应当恭喜你吧,听说你们吉森公司在这次展会上收获颇丰啊。”赫迪拉冷冰冰地答道。

    马尔科像是没有听出赫迪拉话里的嘲讽意味,他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赫迪拉,你不知道,我们都忙成啥样子了。中国人承接了土耳其还有泰国、巴西、沙特的铁路工程,当然,其中有一些是城市铁路。他们认为,欧洲的部分施工机械和专用机床是非常捧的,所以希望我们欧洲企业为他们提供支持。你也知道的,在欧洲,我们吉森公司在铁路工程设备方面,是做得最好的。”

    “马尔科,我想你恐怕忘记了,alk在这方面才是做得最好的。”赫迪拉纠正道。

    “你说的是……曾经。”马尔科咧开大嘴笑道,“赫迪拉,你想想看,alk有多少年没有做过重轨机床了?”

    赫迪拉黑着脸不吭声了,的确,自从欧洲大陆的铁路建设**过去,alk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制造过重轨机床了。他也知道,中国这些年在铁路网建设方面投入极大,对于各种轨道加工机床以及其他装备的需求暴涨,但alk在这个市场上只能充当看客。人家宁可选择排名第二的吉森公司,也不愿意与alk合作。这让alk情何以堪呢?

    “赫迪拉,作为老朋友,我要规劝你一句。现在冷战已经结束了,你们alk也应当转变一下思维方式。不要总把中国当成对手。事实上,和中国人合作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你看大众公司,这些年的利润几乎全部来自于中国市场。任何拒绝与中国合作的企业,最终都只能是自取其辱。”马尔科对赫迪拉说道,也不知道他这番话是真心还是假意。

    “你错了,马尔科。不是我们不愿意和中国人合作,而是中国人把我们列入了黑名单,这是一种市场歧视行为。”赫迪拉说道。

    马尔科耸耸肩,说道:“这件事我打听过了,是你们在过去得罪过中国人,所以遭到了他们的报复。其实中国人并不喜欢记仇,如果你们能够做出一些实质性的举动,我想你们会得到他们的原谅的。”

    “原谅?”赫迪拉冷笑道。“什么时候欧洲人需要去看中国人的脸色了?”

    “赫迪拉,我觉得你这个的心胸……呃,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让你的心胸更开阔一些。企业之间的合作,无所谓谁看谁的脸色,大家都是为了利益。如果你们总是把面子看得太重的话,对于企业的发展是不利的。”马尔科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肚子里却笑得开花了。

    马尔科非常享受这种调侃赫迪拉的感觉,在过去,由于alk的规模比吉森公司要大,赫迪拉在马尔科面前一向是有些趾高气扬的。现如今,吉森公司的业务做得风生水起,而alk则是门可罗雀。马尔科总算是找到一点扬眉吐气的感觉了。

    “谢谢你,马尔科,你还是赶紧去亲吻那些中国人的屁股吧。至于alk如何经营,不需要你来指点。”赫迪拉再次被激怒了,没办法,这些天他的情绪就是如此不稳定。用医生的说法,这是男性更年期的症状。

    马尔科心满意足地走了,留下一个嘴唇气得直哆嗦的赫迪拉。如果马尔科走得慢一些的话,赫迪拉没准就会按法国人的传统,把一只手套扔到他的脸上,再约他去某个阴暗的地方“走一走”了。

    赫迪拉也想找个办法来狠狠地打击一下中国人,尤其是打击一下汉华重工,但他手里连一张可打的牌都没有。技术上,人家已经追赶上来了,与自己不相伯仲;价格上,赫迪拉连想都不敢想,和中国人打价格战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输得连渣都剩不下。

    还有一个企业间比拼的东西,就是售后服务。赫迪拉提起这事就想骂人,alk的售后服务人员水平倒是没问题,但服务态度太让人无语了。

    人家中国的工程师到客户那里去,态度是恭恭敬敬的,不多拿人家一针一线。而alk的工程师一到客户那里,尤其是亚非拉那些发展中国家的客户那里,恨不得把头扬得比天还高,多拧个螺丝也要收钱,多回答一个问题也说是额外的。人家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只能捏着鼻子忍了,现在有中国的产品可以选择的时候,谁还愿意花钱买气受?

    可是,这些事情能怨谁呢?赫迪拉自己难道不也有这样的老欧洲人情结吗?在非洲那些老黑面前,你不耍耍大牌,岂不是对不起自己这身白皮?

    积重难返,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产品层面的东西已经无法再拼,现在赫迪拉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个手段,那就是求助于贸易壁垒。

    对下属交代了几句之后,赫迪拉离开展馆,叫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前往一家名叫普沃克的酒店。此前他已经得到公司法务部的通知,说欧盟负责贸易事务的官员希亚特已经抵达法兰克福,就住在这家酒店里。

    希亚特是一位瑞典人,早年也是在企业里做过销售的,与赫迪拉有过一些交往。自从当上负责贸易事务的欧盟官员后,赫迪拉与他曾经进行了不少工作联系,包括探讨如何利用贸易壁垒保护欧洲企业的问题。这一次,他是专门赶到法兰克福来参加国际装备展的,其间也安排了与赫迪拉的会见。

    “赫迪拉先生,非常高兴在法兰克福见到你。怎么样,alk在这次展会上一定取得了非常不错的销售业绩吧?”希亚特一见赫迪拉,便客气地问候道,殊不知这番外交辞令又是在赫迪拉滴血的心上再捅了一刀。

    “希亚特先生,我也非常高兴见到你。不过,说起alk在这次展会上的销售情况,却是非常糟糕,这一点我并不想隐瞒。”赫迪拉开门见山地说道。

    希亚特脸上露出一丝惊奇的表情,不过心里却不以为然。alk的销售好也罢、坏也罢,与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欧洲的企业多了,他不可能对谁都这么关心。

    “请坐吧。”希亚特说道,“说说看,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了?哦,对了,你是喝咖啡,还是喝茶?”

    赫迪拉随口说道:“给我一瓶矿泉水就可以了……至于说我们的麻烦嘛,正如我过去向你提起过的那样,我们完全是被不遵守市场规则的强盗打败了,你应当知道我说的是谁。”

    希亚特递了一瓶矿泉水给赫迪拉,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一旁品着,同时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说的是强盗吗?我想,你应当是指中国人吧?”

    “正是如此,看来你的观点和我完全相同。”赫迪拉像找到了知音一般兴奋。

    希亚特连忙摆手道:“不不不,赫迪拉先生,我只是根据你的话作出了一些猜测而已,这并不代表我的看法。对于中国人的品德……我不方便进行评论,你要知道,我是一名国际组织的官员,我是需要对我的话负责任的。”

    “中国人就是强盗!”赫迪拉挥动着手臂说道,“希亚特先生,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情吗?就在这次展会上,他们针对性地推出了全系列的针对alk的产品,而且在价格上完全采取了倾销的方式。”

    “你是说……倾销?”希亚特问道。

    “是的,倾销!”赫迪拉道,“他们与我们同型号的产品,价格至少比我们便宜20%,有些甚至能够便宜30%以上,这还不算他们免费赠送给客户的各种售后服务。要知道,这样低的价格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他们完全是为了搞垮我们而进行了倾销。”

    接下来,赫迪拉便把展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向希亚特做了介绍,说到动情之处,只差哭天抹泪了。没办法,现在欧盟就是赫迪拉能够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必须以最大的努力去说明欧盟插手这件事情。

    希亚特可不是随便能够被唬倒的人,他耐心地听完了赫迪拉的讲述之后,说道:“赫迪拉先生,你说的这些,并不能证明中国人是在搞倾销。你说的价格,只是基于我们欧洲企业的生产成本,而中国人控制成本的能力,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我的意思是说,非常强。也许他们的确能够把成本降到这个程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指责他们倾销就没有根据了。”

    赫迪拉道:“我手上拥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中国人……不,我想说的是,中国的汉华重工集团,在机床、化工设备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倾销。我们希望欧盟能够就此展开调查。”

    “你有充分的证据吗?”希亚特扬起眉毛,好奇地看着赫迪拉。(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