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工业彩票

作者:齐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的.)    (的.)466  工业彩票

    彩票这种东西,在当时的中国已经出现了,只是名称上还不叫彩票而已,这可能是因为受到了思想观念方面的局限,有意避免使用“彩票”这样一个带有市场经济『色』彩的名称。据考证,早在1984年的时候,北京和福建就分别发行过体育运动奖券;1987年,中国福利彩票的前身——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正式发行。

    在座的官员们自然也都是知道彩票这种东西的,对于林振华提出来的这个建议,大家都是一愕,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合适,但又说出来。这里面反应最快的莫过于许毅,他微微地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许毅的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何海峰的眼睛,他笑着对许毅点了点头,说道:“小许,我看你对小林的这个提议似乎有些不同意见,是不是给大家说一说?”

    许毅刚才在何海峰那里吃了瘪,心里正有些不平衡,听到何海峰叫他说想法,他也就不客气了,『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听说林经理在搞工业方面很有一些天赋,不过,说到宏观经济这方面,可能就有一些不太了解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的地方的。当然,人无完人嘛,谁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懂的。”

    许毅这话,很明显就是带着一些不愤的情绪在内的。不过,有这么多职位比他高的官员在场,他一个小处长还敢这样得瑟,这让包括何海峰在内的其他官员都对他产生了几分恶感,觉得这个年轻干部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何海峰也是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倒没有直接训斥许毅,而是点点头,说道:“嗯,那你就说说看,他哪些地方不够了解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吧。”

    许毅道:“林经理提出发行彩票来振兴工业,是完全不了解彩票的作用。彩票作为一种筹集资金的工具,是用在公益『性』项目上的,比如社会福利、体育运动等等。因为这些项目不能产生经济收益,所以无法在事后对投资者提供回报,无法用金融工具来完成筹资。但工业就不一样了,搞工业是有回报的,像这种有回报的项目,应当用股票、债券等方式来筹集资金,这也是西方市场经济国家已经运用得非常成熟的手段了。”

    许毅此言一出,大家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刚才听到林振华说到彩票的时候,大家觉得有问题的地方,也就在于此,听说过体育彩票,听说过福利彩票,好像没有听说过工业彩票啊。听许毅这样一解释,似乎还真有点道理。

    林振华一时也觉得窘了,他所以会想到发行工业彩票,是因为在前一世的时候,他曾在网上看到过有网友倡议发行航母彩票,他觉得这个创意『挺』不错的,于是就直接套用过来了,脑子里还真没有想得太多。许毅这样一说,让他觉得自己这个提议还真有『挺』大的问题的。航母和工业毕竟还是两码事,前者是国家军事投资,也可以算是一种无回报的公益支出,后者则完全是经济行为了,发行债券可能效果更好。

    林振华想通了这一节,正打算举手纠正自己的失言,李默梓抢在他前面说话了:“许处长,我倒有另一些看法。”

    这是李默梓今天第二次反驳许毅的观点了,这让林振华觉得很是有趣,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就犯上冲了。既然有人反驳许毅,林振华也就乐得不吱声了,他并不忌讳当众承认自己考虑不周,但在许毅面前认错,他多少是有些不情愿的。

    “关于发行工业债券的问题,我们机械委也曾经向财政部打过报告,但报告被驳回来了,你知道什么原因吗?”李默梓对许毅问道。

    这就是明显的欺负人了,许毅和机械委没什么业务往来,哪知道他们的报告为什么被驳回来,他学着西方人的样子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回答不上来。

    李默梓道:“那我告诉你吧,原因在于我们也不敢承诺能不能偿还这些债务。要发行债券,发行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但未来如何偿还呢?具体到某个项目上,是可以搞债券的。但我们有一些长线的项目,从投入到有收益,起码要有20年时间,这样的项目,怎么筹资?”

    李默梓这番话,一下子提醒了林振华,让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提出彩票这样一个方案。其实,他在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完全是下意识的,自己也没有把事情想清楚。现在听到许毅和李默梓两方的意思,林振华算是把思路理清楚了。他欣欣然地发现,其实自己提出的彩票这个想法,还是『挺』靠谱的。

    “李司长说得对。”林振华既然已经想明白了,心态也就轻松起来了,他说道:“刚才听许处长介绍彩票和债券的区别,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像我这样不懂宏观经济的人,是应当多向许处长这样『精』通宏观经济的人多学习学习。不过,承『蒙』刚才许处长的夸奖,说我搞工业有一些天赋,那我就从工业的角度来解释一下我的想法吧。”

    众人都在心里偷笑了,这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啊。从内心来说,在座的这些官员都是倾向于支持林振华的,所以都盼着他能够说出一些道道来。

    林振华看着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的许毅,说道:“许处长有所不知,我们国家在工业技术方面,存在着基础科研薄弱的问题。基础科研所需要的投入巨大,周期漫长,而直接回报却非常少,有许多研究成果并不能直接转化为有收益的项目。可以这样说,基础科研就属于公益『性』的项目,通过彩票来筹措资金是完全合理的。”

    “林经理说得对”李默梓拍掌道,“现在国内的基础研究基本上都是靠国家拨款,企业根本不愿意掏钱。而国家的拨款又非常有限,分配到工业领域,就剩不下几个钱了。像什么材料力学、工程力学之类的研究,现在都处于步履维艰的状态。”

    “就算是应用科学方面的研究吧,同样也存在着公益『性』质。”林振华继续说道,“有些应用技术,国外已经搞出来了,我们如果从头开始再搞一套,要『花』很多钱,而如果直接去买设备,或者买专利,『花』的钱反而不多。但这样的应用研究本身就是一个培养研究力量、积累研究经验的过程,它所产生的社会效益,远远大于直接的经济效益。像这样的项目,如果政fu不出钱当成公益项目来做,又有几家企业能够主动去做呢?”

    “小林说的这个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我深有体会。”顾嘉骅说道,“在这一点上,我是非常佩服小林的。我们这一次大乙烯会战能够迅速地取得成绩,小林是首功。大家可能不知道吧,小林所在的汉华重工,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在进行大乙烯的知识储备了。不但如此,他还『花』了一大笔钱,从前苏联买进了一大堆技术资料。我亲眼见过这些资料,总数嘛,相当于……”

    说到这里,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想找个例子来类比一下,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

    “如果堆在这间房子里,能堆多大面积?”陆家琴好奇地问道,她是一位40来岁的『女』干部,颇有一些八卦之心。

    “堆在这间房子里?开玩笑,这一间房子哪堆得下啊”顾嘉骅得意地说道,“最起码,也得几十间这样的房子才能堆下吧。我说的能够堆下,可不是摆在书架上的那种放法,而是拿箱子一箱一箱实实在在地塞进去。”

    “居然有这么多资料”陆家琴吃惊地说道,“那……那得『花』多少钱啊?”

    “所以说嘛,搞工业是要『花』钱的,而且这些钱,一时也不一定能够回收回来。”林振华呵呵笑着接过了陆家琴的话,对于『花』了多少钱,却闭口不谈。这些资料几乎都是以买废纸的价格买回来的,但这样的事情,他会随便跟别人说吗?要知道,当初他可就是以买资料『花』了很多钱为由,要求在大乙烯项目的预算中多分一些份额的。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科工委那边的人说,他们也经常到林经理他们的汉华技术情报研究所去查阅资料,里面有很多非常珍贵的实验数据,那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李默梓附和道。

    “那,小林经理,到你们那里查资料,要付费吗?”陆家琴继续她的八卦之旅。

    林振华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那可是科工委,我敢收费吗?唉,当初要『花』钱的时候,我去请他们参一股,他们都不干。现在我把东西买回来了,他们就上『门』来吃白食了,我真是敢怒而不敢言啊。”

    科工委到汉华技术情报研究所去查资料不给钱,这是事实。但有另外一个事实是林振华没有说出来的,那就是在当初从前苏联往回搬运这些资料的时候,国家机器可没少出力,否则,他哪有这个本事把一列车一列车的珍贵资料运回来?就这个问题,陈天是专『门』和林振华谈过『交』易的,条件就是林振华向科工委系统开放他的资料库。

    陆家琴哪里知道这其中的曲折,听说林振华出钱买资料,科工委无偿看资料,她颇有一些愤愤不平:“这太不像话了,国家的事情,哪能就让企业来承担成本啊?对了,何主任,这件事你们当领导的,是不是也该关注一下了?”

    何海峰知道林振华是在瞎叫苦,所以也不以为然,他嘿嘿地笑道:“支援国防建设,也是公民应尽的职责嘛,小林一向都是大公无『私』的人,这点『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啊。”

    “得了,有何主任这句话,我看小林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陆家琴笑着对林振华说道。

    “不过,刚才小林的话,倒是给了我一些启发。”何海峰接着说道,“我们国家计委这一段时间也在讨论自己的定位问题,现在中央提出来搞市场经济,有些同志说,我们计委的历史使命已经结束了,该解散了。我倒觉得,不管我们搞的是什么经济,国家在宏观层面上的作用都是不可替代的。

    就比如小林刚刚说到的工业基础科研,以及具有带队伍『性』质的应用研究来说,依靠企业自发地去搞,至少在目前这种市场环境下,是不现实的,这就需要我们宏观管理部『门』来牵头完成了。小林提的工业彩票这个想法非常不错,回北京以后,我会专『门』和财政部的同志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如果工业彩票能够发行,通过彩票所筹集的资金,将全部用于周期长、回报不明显、具有较明显公益『性』质的工业科研项目。在这方面,在座的各位都是来自于各个部委的,你们回去以后,也抓紧时间商量一下,列出本领域内的重大课题,一并报到计委来,我们争取用彩票资金来解决这些问题。”

    “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应道。何海峰的这个表态,对于各家部委来说,实在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啊。哪个领域里没有一些重大课题,可是各家部委都拿不出钱来搞攻关。如今,计委承诺发行工业彩票,利用彩票资金来支持工业研究,这将能够解决大家的燃眉之急。

    彩票资金的一个好处就在于它是不需要回报的,这可以使得各部委在安排研究任务的时候,不用过于追求现实利益。谁都知道,要搞出有份量的东西,就必须有“板凳须坐十年冷”的耐心,彩票项目恰好就可以满足这样的需求。

    林振华兴致勃勃地说道:“何主任,如果计委真的要发行工业彩票的话,我建议彩票的票面可以用咱们国家的重点工业项目的图片来装饰,什么十万吨级巨轮啊,什么百亿次的计算机啊,还有……”

    “还有你们刚刚完成的大乙烯工程吧?”何海峰笑着调侃道。

    “这个肯定要有的。”林振华大言不惭地说道,“这样搞,一是可以向老百姓宣告咱们国家的工业成就,二是具有收藏价值。大家想想看,如果我们每年发行的工业彩票都印上当年最有代表『性』的工业项目,20年后,这套彩票可就是一部中国工业史啊。”

    “不错不错,这个提议不错。”顾嘉骅道,“何主任,我觉得这个方案完全可行。现在社会上流行追什么歌星、球星、影星,有几个人关心咱们工业的?通过这个活动,我们就可以把咱们工业战线上的成就充分宣传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