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金质舵轮勋章

作者:齐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的.)    (的.)离鲨鱼设计院的大门不到500米远的地方,是一条新开张的酒吧街。狭窄的街道上开出了几十个门面,门口架着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大号音箱里放着西式的摇滚乐,震得街面上的地砖似乎都在不停地颤动。

    林振华、陈天、刘向海三人随着柳莎来到酒吧街,走进一家名叫“墨西哥湾”的酒吧里。一进门,众人都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只见整个大厅里『乱』哄哄的,一群群酗酒的汉子或坐或立,手舞足蹈、大喊大叫。彩『色』『射』灯在他们的头顶上飞快地旋转着,把一束束红红绿绿的光打在他们的脸上,使他们的表情看起来越发地显得狰狞可怕。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劣质酒精的味道,林振华等人只站了一小会,就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像是醉酒了一般。[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安德烈,你看,图奇』台的方向,对刘向海说道。

    “走吧,过去看看。”刘向海对众人说道。

    几个人挤过人群,来到了吧台旁边。只见吧台前围了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位约『摸』50岁出头的汉子,即使从背后看,也能看出他的头发已经谢了一多半,『露』出一个光亮的头顶。隔着吧台,与他面对面站着的,是酒吧的老板,一位40来岁的精明汉子。两个人似乎正在说着什么,谢顶汉子的手不断地划动着,似乎情绪有些激动的样子。

    “他就是图奇诺夫?”刘向海指了指那位谢顶汉子,吃惊地对柳莎问道。在他的记忆中,图奇诺夫是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他如何能够把眼前这位落寞的汉子与昔日的同窗联系起来。

    “是的,他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柳莎答道,“我这就去把他叫过来。”

    “请等一下。”林振华道:“图奇诺夫太太,咱们先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吧了解清楚了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我们再劝他也会容易一些。”

    柳莎迟疑了一下,刘向海向她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俄语,她点了点头,与林振华等人一起,在紧挨着吧台的一张桌子旁坐下了。在他们几个中间只有林振华是不懂俄语的,不过陈天和刘向海会一句一句地替他做着翻译,让他能够听懂图奇诺夫与酒吧老板之间的交谈。

    “我说,阿纳托利,我要跟你说多少遍你才愿意卖一瓶罗姆酒给我?你觉得我的信用难道还值不了一瓶酒吗?”图奇诺夫卷着舌头对酒吧老板说道。

    阿纳托利显然就是酒吧老板的名字了,柳莎在一旁小声地介绍道,这位阿纳托利原来就是鲨鱼设计院的一名勤杂工,两年前就辞职出来开了酒吧,由于脑子灵活每个月挣的钱比设计院里任何一名科学家都多。发了财之后,他每天开着豪车上下班,老婆孩子也是一身上下的名牌服装,活脱脱一家子暴发户。

    “图奇诺夫院士,我还能不知道您的信用吗?当年在设计院的时候您可是我的领导的领导啊。不过,您也知道的,现在的生意太难做了,我的资金也周转不开,如果每个人都向我赊欠,恐怕我这个小酒吧很快就要关门了。”阿纳托利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对图奇诺夫说道。不过,他的这番话在林振华等人听来却是显得那样刺耳。

    “tmd,什么玩艺!一个勤杂工而已看他得瑟成啥样!”陈天恼火地嘀咕道。

    “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看来并不仅限于中国是如此啊。”林振华则发着不着调的感慨。

    刘向海叹了口气,说道:“这是一种悲哀啊,希望咱们的国家不要再出现这种现象了。”

    “我说阿纳托利,我不会欠你的钱的。”图奇诺夫还在继续对阿纳托利做着工作,“你看,我带来了抵押物,这是一盒子勋章,我把它们押在你这里,难道还换不到一瓶酒吗?”

    说着,图奇诺夫从怀里拿出一个大纸盒子,摊开在吧台上。周围的几个闲人都凑了过来,看着那一盒子闪亮的勋章,啧啧连声。在苏联,勋章代表的是一个人的功绩,也代表着一个人的地位,如图奇诺夫这样拥有如此多勋章的人,即便是在鲨鱼设计院里,也为数不多。

    阿纳托利却不为所动,他呵呵一笑,尖酸刻薄地说道:“图奇诺夫,我这里可不是典当铺,我收你的勋章有什么用?再说了,咱们在设计院里呆过的人,谁手里没有几枚勋章?咱们伟大的苏维埃政权别的本事没有,发勋章可是世界第一的。看看这枚‘在苏联武装力量中为祖国服务勋章’,真是太可笑了。你上人家美国去看看,人家根本就不谈什么为祖国服务,人家讲究的是个人至上,国家是为个人服务的。”

    “什么玩艺,他丫去过美国吗?”陈天又愤愤然地骂开了,他说的是中文,也不担心旁边的人听到。

    林振华道:“去没去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拥有一颗美国心啊。我想,像他这样崇拜美国的人,在美国也不多见吧。”

    图奇诺夫被阿纳托利噎得哑口无言,他回过头看了看周围的人,问道:“各位,有谁想收购勋章的吗?这可是非常好的收藏品啊。”

    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互相望了一眼,似乎在犹豫着是否要问问价钱。这时,一名穿着西装的西方人走了过来,用英语对图奇诺夫说道:“先生,你这些勋章是打算出售吗?”

    “是的。”图奇诺夫也改口说起了英语,他对那人问道:“怎么,你打算买吗?你是美国人,还是英国人?”

    “我是一位美国商人。”那人说道,“我的一些朋友对于苏联时代的勋章有点兴趣,我已经收购了不少了。请问,你这里有什么新鲜玩艺吗?如果都是一些普通货『色』,我可不感兴趣。”

    图奇诺夫指了指盒子,说道:“你自己看吧,我想会有你感兴趣的勋章的。”

    美国人凑上前,用手在纸盒子里拔拉了一下眼睛里顿时冒出了光芒。图奇诺夫作为全苏联最优秀的海军装备设计师之一,所得到的勋章数量众多,而且级别也很高,这个纸盒里妁不少勋章,是这位美国人此前没有见过的。美国人虽然不懂得苏联勋章的分类,但仅从这些勋章的质地上,他也能判断出它们的价值了。

    “哦,太棒了!”美国人说道,“看来我今天到这来是来对了,这里还真有一些不错的东西。让我看看,你这枚勋章叫什么?”

    说着,美国人用手拎起来一枚勋章,摇晃着让图奇诺夫看。林振华等人也探头望去,只见那是一枚舵轮造型的勋章,表面镀着金,在灯光下熠熠放光,煞是好看。

    图奇诺夫抬眼一看,眼睛里也闪出了光彩。他抬了抬手,似乎是想把那枚勋章收回去,但迟疑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他用非常留恋的口吻说道:“这枚勋章,叫做金质舵轮勋章,是奖励给对海军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员的。”

    “金质舵轮!”围观的人中有人失声喊了出来,“哦,快让我看看,我只在报纸上看到过它的名字,让我想想,这种金质舵轮勋章,总共只颁发了不到10枚吧?不对不对,应当是只有8枚。对了,我刚才听到老板喊您做院士,难怪您拥有一枚这样的勋章。”

    “是吗?”美国人扭头看了看那位『插』话者,又仔细地看了看那枚勋章,然后向图奇诺夫问道:“先生,这枚勋章,你打算卖多少钱?”

    “这个嘛······”图奇诺夫有些犹豫,显然是对这枚勋章有些舍不得了。这是他亲手设计的航母下水时,由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亲自奖赏给他的,意义非常重大。

    “不,院士!这枚勋章绝对不能卖!”刚才『插』话的那人走上前一步,劈手从美国人手里夺回了勋章。他把勋章捧在手心里看了看,又细细地擦拭了一下上面的污渍,然后把它递还给图奇诺夫,说道:“院士,这样的勋章是不应当卖掉的,它是您的荣誉啊。

    “荣誉,荣誉有什么用?”图奇诺夫接着勋章,自嘲地说道。

    “荣誉当然有用。”『插』话那人认真地说道,“院士,您应当知道,这个级别的勋章是颁发给为红海军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员的,它不仅仅代表着您的光荣,也代表着我们红海军的光荣啊。”

    “红海军?”图奇诺夫举着那枚勋章,对着灯光看了看,然后带着醉意大声地说道:“哪还有什么红海军!红海军已经完了!”

    “你胡说什么,院士,红海军怎么会完了呢?”那人说道,“院士,你喝醉了吧,我想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图奇诺夫把手一挥,说道:“我没喝醉!我非常清醒!你刚才说红海军,是吗?我要告诉你,红海军已经完了!就在上个星期,上个星期!海军的最后一艘航母被强制退役了,上面的人说了,俄罗斯是一个追求和平的国家,俄罗斯不需要航母。哈哈哈哈,你们听到了吗,他们说俄罗斯不需要航母!这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

    “这怎么可能呢?”围观者们小声地议论起来。

    “这是真的,不过退役的理由不是因为不需要,而是因为缺乏维护费用。”有知情者爆料道。

    “维护费用都让那些败家的领导们挥霍掉了。”另外的人评论道。

    图奇诺夫的情绪彻底被激起来了,他转过身来,面对着众人,用歇斯底里般的语调说道:“诸位,大家想想看,一个没有航母的海军,还能叫做海军吗?它的舰队还能打仗吗?没有航母的舰队,在战争中只能成为侵略者飞机的活靶子。不,不要把这些活靶子叫做红海军,我绝不承认它们是红海军!因为,我们的红海军,是骄傲的,是不可战胜的,是所向无敌的!”

    说到此,图奇诺夫突然掩面痛哭起来,他哭得那样肆无忌惮,似乎这些天的憋屈全在这一刻被渲泻出来了。他用一只手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水,另一只手挥动着那枚金质舵轮勋章,大声地喊道:“这枚勋章,有谁想要的,开个价钱吧!”

    “院士,如果您确实不愿意保留它的话,请把它卖给我吧,我愿意保管它,不过,我只能出2万卢布。”先前『插』话的那人说道。

    “4万。”有人开始加价了。

    “5万……”新的加价者似乎有些犹豫。

    “10万……”

    “我出200美元。”一直在听着众人说话的美国人最后发言了。

    此言一出,众人一下子沉默下来,美国人开出来的价钱,是众人无法匹敌的。这一年多来,卢布贬值非常严重,与美元相比,已经是绝对的劣势了。在前苏联时代,1卢布最高曾经能够兑换2美元。到苏联解体时,1美元大约兑换90卢布。在盖达尔推出休克疗法之后,卢布的币值急剧缩水,半年多时间,现在1美元已经能够兑换到近1000卢布了。

    美国人一口报出200美元的价格,相当于20万卢布,这就让在场的俄罗斯人都不敢加价了。毕竟,购买一枚勋章对于俄罗斯人来说意义不大,大家只是出于对一段历史的尊重,而本能地想买下这枚勋章而已。为了买一枚勋章而让自己生活窘迫,这是谁也不愿意的。

    “200美元,有人加价吗?”美国人得意地看了看众人,然后从兜里掏出两张绿莹莹的纸币,在手上轻轻地拍了拍。

    众人摇了摇头,用伤感的目光看着图奇诺夫手上那枚金质舵轮勋章,感慨于它就要落入美国人之手了。

    “100万!美元!”

    就在图奇诺夫正准备与美国人成交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100万美元!

    在场的人全都震惊了,大家一齐扭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只见一位东方面孔的年轻人站在那里,他的脸上满是泪水,但眼睛里透着一种坚毅之『色』。

    “我出万美元!你还加价吗!”年轻人像是示威似地对着美国人高声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