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大院家法

作者:齐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工业霸主5200最新章节尽在博奇看书(87ks.)

    兰武峰终于熬出了个正式编制,能够和老丈人坐在一起喝酒了。(xun shu 寻#%书网)在北京西苑的某个大院子里,齐月却可怜巴巴地跪在一幢小洋房门口,看她那标准的姿势,可知像这样罚跪的经历,在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哈哈,在缅北叱咤风云的延安连连长,也有跪在这里晒太阳的时候啊。”一个巫出头的小伙子蹲在齐月身边,幸灾乐祸地嘲笑着她。

    “我说太子,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齐月撅着嘴说道,“过去陈伯伯罚你跪的时候,我说过啥吗?”

    陈天连忙点头道:“这倒也是,整个院子就你对我好,见我罚跪还拿手绢给我垫膝盖呢。”

    齐月满意地说道:“你还算有点良心,还能记得这些事情呢。”

    “小月,其实,这些年没有你的消息,我一直都在想着咱们过去那些事情的。”陈天说道。

    齐月脸上微微一红,低声说道:“是吗?我……我都快忘兵我只记得一件事,回来以后我爸肯定得给我上家的,你看,我没猜错吧。

    陈天道:“小月,你别看齐叔叔板着脸。这些年,他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一直都牵挂着你。上次五处的许彦民从缅甸回来,向总部报告说有你这样一个人,齐叔叔专门把他叫过来,反反复复问了他无数次呢。你想想看,你家老爷子从来都是什么半听一遍就全明白的,可是这件事,他问了得有十几遍了。”

    齐月眼睛里泪花一闪,不过,她没有让自己的真实感情流露出来,而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些,我爸最疼我了。你闻闻看,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陈天把头凑过去,打算闻一闻齐月的头发,齐月挥掌把他推开了:“闻哪呢!不怀好意是不是?我让你闻我们家厨房的味道,我爸在给我蒸鸡蛋羹呢,他知道我最喜欢吃他蒸的鸡蛋羹了。”

    正在此时,小洋房的门打开了,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跑了出来,跑到齐月面前,喊道:“姑姑,姑姑,爷爷说时间到了,叫你进屋呢。”

    齐月嘻皮笑脸地站起来,牵着小侄子的手进了屋,陈天也大大咧咧地跟在她的身后。刚才这一幕罚跪的场景,在他们小的时候是经常发生的。大院里的干部家庭都有自己的家,罚跪算是比较轻的一种了。齐月这趟回来,还没进家门,就得到哥哥齐成传达的父亲的。谕,说她擅自出国,得罚跪一小时才能进门。( 寻书&网)

    齐月当然知道,这种处罚,不过是父亲用来掩饰感情的一种方式而已。父亲齐宏钧是秘密战线上的老将,轻易不愿流露自己的感情,越是思女心切,他越要用这样的方来显示自己满不在乎。殊不知,这种老顽童般的伎俩,早已被他的一双儿女看得一清二楚了。

    “爸,我回来了。”

    齐月走进屋子,看到父亲正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便恭恭敬敬地站在父亲面前报告道。

    “坐下。”齐宏钧指指对面的凳子说道。

    “是!”齐月老老实实地坐下了。陈天是这家里的常客,也不客气,便在旁边找了一个凳子坐着旁观。

    齐宏钧板着脸,审讯犯人般地说道:“说说吧,你是怎么到缅甸去的,这些年,在缅甸又干了些什么?”

    齐月知道这是必要的一环,不把这些事情说清楚,父亲肯定是不会罢休的。她把自己如何到云南,又如何因为砍伤了意图污辱她的指导员而逃往缅甸,以及最终如何在缅甸打下一片天地等等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齐宏钧听着女儿这些惊心动魄的经历,脸上不时微微一下,显然是有些心疼了。

    “你们延安邦,有没有做过走私、贩毒的勾当?”齐宏钧又问道。

    齐月道:“贩毒我们肯定是不干的,你女儿也是受你教育多年,这点觉悟还有吧?至于走私嘛,那多多少少肯定会有一些的啦。”

    “什么?”齐宏钧的声音严厉起来了。

    齐月用撤娇的口吻说道:“爸,我们又不是往中国走私,我们只是在缅甸和泰国之间搞接走私而已了。你想想看,缅甸军方把我们的道路都封锁了,我们如果不往泰国走私,怎么能生存下去啊?”

    “嗯,这也算是一个理由吧。”齐宏钧道,“我再问你,组织上在春节前就已经和你们接触过了,你们怎么拖了半年时间才回国?”

    一听此话,齐月的脸上现出了喜色,她嘻嘻笑着说道:“爸,你猜猜看,我们在这段时间里干了些什么?”

    齐宏钧真是拿这个女儿没办,家已经用过了,但女儿似乎丝毫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十多年没见,女儿已经从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变成了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但那顽劣的脾气却是一点也没有改变。

    “我哪猜得出你们这些毛孩子的想。”齐宏钧没好气地说道。

    齐月郑重地说道:“爸爸同志,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们可不是毛孩子的做。我们知青连全体同志一致认为,我们在回国之前,一定要给祖国准备一份大大的礼物,这半年时间,我们就是采办这件礼物去了。”

    “什么礼物?”齐宏钧问道。

    齐月走到客厅当中挂着的一幅世界地图面前,指着缅甸沿海的一个地方对父亲说道:“爸爸,你过来看,我们在这个地方,金茂,买下了一个港口。”

    “港。?”齐宏钧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女儿身边,顺着她的手指看去。

    “没错,一个港口。这个港**通方便,港阔水深,周围有岛屿环绕,主航道水深占至刃米,可以停泊万吨轮船。”齐月说道。

    “你们怎么会想到在每甸买下一个港口的?”齐宏钧愣了。

    他原本以为,这些知青要采办什么礼物,不外乎是弄个什么纪念品之类,谁料他们竟然有这样大的手笔。

    陈天也走了过来,看了看地图之后,点着头说道:“小月,你们这个礼物,可实在是太贵重了。有了这个港口,我们从西南出海进入印度洋,就不用再绕道马六甲海峡了。和平时期,这里可以服务于经济建设。如果遇到战时,这里可以成为我们输送武装力量的通道。此外,它还可以作为我们远洋海军的补给港,战略意义十分重要啊。”

    齐月笑道:“怎么样,我们这份礼物不错吧?可别小看我们知青连,我们有几位同志可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

    齐宏钧问道:“小月,你刚才说你们买下了这个港口,是以谁的名义买的?”

    “我们啊。”齐月道,“我们在缅甸注册了一家延安海运公司,股东是我们知青连的全体战友,你家女儿,也就是不才,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我们知青连的副连长宋启源是总经理。我们不但买下了一个港口,还买下了两条船呢。爸,你放心,我们现在已经不当土匪了,我们金盆洗手,成为缅甸的合商人了。”

    “真是胡闹。”齐宏钧嘴里骂着,脸上却是带着笑容。作为一名神秘战线的老将,他是非常清楚这个港口对于国家的战略意义的。这个港口控制在知青连的手上,而知青连的领导又是自己的女儿,这也就相当于是控制在国家的手上了。对于女儿的政治觉悟,齐宏钧还是有些信心的。

    “可以啊,小月董事长。”陈天说道,“买一个港口可不是一笔小钱啊,你们上哪弄来了这么多钱?”

    齐月连忙把自己的行李打开,从里面掏出六七块晶莹的翡翠,说道:“我们是卖翡翠发家的,我们延安邦有一个大翡翠矿,你们看,这都是我们的产品。这个镯子是我给没见过面的嫂子准备的,这个玉丶扳指是给爸的。”这块是送给你的,太子。”

    说着,她把一个漂亮的玉镯递到陈天的面前,倒把陈天吓了一跳。

    “小月,你有没有搞错,我能戴这个吗?”陈天道。

    “谁说给你了,这是给你夫人的啊。”齐月说道。

    陈天嘿嘿笑着接过去,说道:“这么一个镯子,恐怕值好几万吧?这赶情好,我还正发愁找不着对象呢,有了这块玉,估计就有姑娘上赶着要嫁我了。”

    “你还没结婚?”齐月心里抨抨直跳。

    “谁看得上咱啊。”陈天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说道,眼睛却盯着齐月的眼。

    “哼,那就不给你了。”齐月劈手把玉夺了回来,顺手套在自己的手腕上,脸上分明有了一些绯红的颜色。

    齐宏钧看着女儿和陈天打闹,微微地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去介入年轻人的事情,而是继续问道:“推迟回国的事情,也就这样了。可是我接到的情报是,你们早在五天前就已经在云南入境了,为什么现在才回家?这段时间里,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齐月就势挽着父亲的手,说道:“爸,这段时间,我可是受教育去了。我陪一位战友去看他的未婚妻去了。也不对,不是未婚妻,因为那个女孩子帮他生了一个孩子,还等了他整整三年。哎呀,我可算是知道啥叫忠贞不渝了,他们见面时候那个样子,把我感动得都要哭了。”

    陈天一怔:“你说的战友,不会是叫峰子吧?”

    “对啊,是叫峰子啊,他的未婚妻叫雁子,怎么,你认识?”齐月奇怪地问道。

    陈天额手称庆:“太好了,雁子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来了,开饭啦。”哥哥齐成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碗鸡蛋羹出来,对众人喊道。工业霸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