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来头不小

作者:齐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郑树敬把一行人带到分局,让手下逐个去做笔录。他自己则专门把彭林涛带到一间小会议室,关上门,恭敬地说道:“彭同志,不好意思,按照办案程序,我还是得对你做一个笔录,你看没什么问题?”

    郑树敬这样小心翼翼,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他从彭林涛的表情上能够感觉到,对方绝对是那种有恃无恐的人。一个副区长,好歹也是个正处级,在地方上是有点份量的。对方能够做出这种满不在乎的架式,可以想见这个人的背景应当是足够硬的。

    彭林涛见郑树敬这番做作,知道对方已经猜出自己的身份了,再隐瞒下去未免太不给对方面子。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工作证,递到郑树敬面前,说道:“不好意思,州才在饭店里,我不合适透露身份。这是我的工作证,请郑局长过目。”

    郑树敬拿过工作证,扫了一眼封皮,不由自主地便站了起来:“中纪委!”

    “我只是个一般干部。”彭林涛谦虚地说道……”,这次到南京来,主要是办些私事,不是公干。这次的事情,我们那位小兄弟有些莽撞,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这件事,还请彭处长给我们一些指示。”郑树敬一边把工作证递还给彭林涛,一边谦恭地说道。他州才已经看过了,这位彭林涛可不是什么一般干部,而是一个处长,虽然说唐超也是处级干部,可是这两个处级干部,能相提并论吗?

    彭林涛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于地方上的干部来说有怎么样的一种威慑力,也就不便再装聋作哑,玩什么扮猪吃虎的游井了。他直接把州才在饭店里看到的情况向郑树敬说了一遍,同时还递上了一个小录音机,说道:”关于这位唐区长用言语骚扰女性的经过,我们都已经录了音,郑局长可以听一下。”

    郑树敬知道自己必须作出一个严格执的样子如果阿谀奉承,说什么领导话就是真理,不需要证据之类,估计面前这位纪检干部反而会不高兴的。他接过录音机,按下按键认真地听了一小段,然后关上录音机说道:“彭处长,非常感谢你提供的这个证据,有了它,这个事件的定性就很清楚了,安雁同志动手,完全走出于自卫。而至于你们那位……”

    “陈天。”彭林涛说道。

    “对,你们那位陈天同志的行为,则完全属于见义勇为。”郑树敬说道。

    “嗯,陈天这个同志,性格上比较冲动。没办他父母都是秘密战线上的高级领导同志,经常不在家,他从小就是和警卫营的战士们一起长大的。当时,我是警卫营的教导员和我一起的那位章铁同志,是警卫营的班长。陈天的武,就是跟章铁学的。”彭林涛装作拉家常的样子,对郑树敬说道。

    “哦,这位陈天同志,原来是革龘命家庭出身,难怪这样嫉恶如仇。”郑树敬说道。

    彭林涛笑道:“其实,陈天和你们南京还颇有渊源的。他这次到南京来就是来看他的亲舅舅的他舅落如……”说到这里,他用手蘸了点茶水,在桌上写了个姓氏,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郑树敬一眼。

    郑树敬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彭林涛写的是谁的名字了他在心里暗暗地为唐超默哀:登徒子仁兄,你算是撞到铁板了还是自求多福。

    彭林涛一下子亮出这么多底牌,也是有所考虑的。他知道,自己这一回能够用中纪委的名头保证安雁一行安然无恙,但不能保证事后唐超不想办报复。只有亮出一个足够大的靠山,通过郑树敬之口传到相关的人耳朵里去,才能起到吓阻的作用,替安雁撑起一把保护伞。

    州才安雁在饭店里的表现,彭林涛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们三个人都有一种本能的好感和同情。除此之外,彭林涛还发现陈天对于安雁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亲近,这让彭林涛不禁浮想连翩。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转眼已经是为出头了,至今还没有中意的女友,老首长在他面前也曾嘀咕过。彭林涛有些八卦的念头,觉得陈天这次英雄救美,没准能够擦出一些暧昧的火花来。

    郑树敬也不是傻瓜,而且作为公龘安系统的干部,他分析问题的能力比其他人又更强了一些。从彭林涛这番表示之中,他已经悟出一些事情了,于是便试探着问道:“彭处长,对于唐超……区长的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处理,请你给我们一个指示。”

    彭林涛摆摆手道:“这是治安事件,我们不便于介入。唐超同志的作风问题是否需要向你们当地纪委汇报,由你们公龘安部门决定就可以了。我和章铁这次主要是陪陈天到南京来办私事,所以就不参与这件事情的处理了。”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郑树敬点头道。

    把事情说完,郑树敬客客气气地把彭林涛送出了会议室。安雁、陈天等人也已经做好了笔录,正坐在警龘察办公室等着彭林涛。负责做笔录的警龘察们都得到了郑树敬的指示,没有敢为难他们。

    “郑局长,今天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以后有到北京来出差或者办案的日子,欢迎到我们单位去喝茶。”彭林涛向郑树敬热情地发出了邀请。

    “一定,一定,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接受彭处长的指示。”郑树敬答道。在他的心里,却是暗暗地祈祷,可千万别让自己有机会去中纪委喝茶。不过,话又说回来,像他这个级别的干部,真要犯了事,也享受不了去中纪委喝茶的待遇。

    一行人由郑树敬亲自陪同出了分局,陈天婉拒了郑树敬要派车送他们的好意,与安雁一起并肩走在前面。周卫阳觉得不对劲,想凑上前去,被章铁呵呵笑着拉住了:”小伙子,有血性,我喜欢。

    不过,你的夫实在是太稀松了,来,我现在就教你两手。”

    安雁浑然不知后面三个人在动什么心思她只觉得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看着陈天,说道:“陈哥,咱们打了副区长,他们怎么这么容易就把咱们放出来了?,丶

    陈天呵呵笑着,把一个小布包递给安雁说道:“小妹,你先把这个收起来。这是我州才从那孙子包里顺出来的。这里头估计是2000块钱?光这2000块钱我就能让那孙子把牢底坐穿,不过,你起码也得在大牢里蹲上十年。所以,这件事我就没跟那帮警龘察说。”

    安雁接过小布包,不好意思地说道:“陈哥,让你见笑了。没办,现在要办点事情,就是这样。”

    陈天道:“小妹,商场险恶,你一个小女孩子家在商场里抛头露面,太不容易了。你爱人呢,他怎么不帮着你点?”

    最后一句话,陈天是有意问的其实,唐超说安燕未婚生子这句话,陈天都只经听到了,这让他觉得这个女孩子身上有很多秘密。

    安雁摇摇头道:”我爱人不在南京……他在国外呢。”

    “哦?他是外交人员?丶。

    安雁还是摇摇头:“不是的,这里面的事情,有点乱,我改天再向陈哥说。对了,陈哥,你州才还没说呢,你们是怎么让警龘察把我们放出来的,以后会不会还有麻烦啊?”

    陈天道:“小妹,你放心。我告诉你,我彭叔叔和章叔叔,都是中纪委的,那位唐区长如果敢跟你炸毛,你就跟我说,我让彭叔叔他们去收拾他。”

    “真的!”安雁忍不住回头去看彭、章二位。彭林涛知道她的意思,还以她一个温和的微笑,安雁脸上不由得绽出了灿烂的笑容。

    “陈哥,州才弄得你们也没吃好饭,要不,我做东,请你们重新吃一顿饭?”安雁兴致勃勃地说道。

    “今天就算了,改天。”陈天说道,“小妹,你给我一个联系方,我改天去看你。对了,卖场开业的事情,如果还有麻烦,你就跟我说,我负责给你解决。”

    “多谢陈哥!”安雁说道,“如果一切顺利,我们的卖场打算下星期开业。陈哥如果还有南京的话,请你们过来参加开业式。”

    “好,我一定去捧场。”陈天应道。

    几个人走到路口便各奔东西了,安雁和周卫阳返回公司,陈天一行则去办他们自己的私事。走过红绿灯口后,陈天忍不住回过头来,久久地凝望着安雁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缕温馨的微笑。

    “怎么,小天,喜欢上这个姑娘了?”彭林涛问道。

    陈天点点头:“没错,这女孩的性格,我喜欢。”

    “那要不要我去帮你说说?”

    陈天这才明白过来彭林涛的意思,连忙说道:“彭叔叔,你可别乱开玩笑,我说的喜欢,可不是那个意思。人家有爱人有孩子的,再说,她比我小得多呢。”

    彭林涛道:“关于她的情况,我州才向分局的郑局长了解了一下。这个女孩子是江南省的,有个未婚夫,前年的时候……”

    陈天默默地听完彭林涛介绍的安雁的情况,不觉动容道:“这丫头真是太不容易了,看到她,我就想起小月了……唉,不说她了。彭叔叔,咱们帮帮安雁这丫头?”

    彭林涛叹了口气:“好,难得太子动了惜香怜玉之心,彭叔叔就替你跑一趟。”

    公龘安分局里,唐超正在对郑树敬大发雷定:“郑树敬,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这几个人连一根汗毛都没动就给放了?”

    郑树敬道:“唐区长,你别急,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我被人打了,这是假的吗?别说我还是个区长,就算是个普通老百姓,被人打了,你也得处理?”

    郑树敬拿出一盘火柴盒大小的录音带,对唐超说道:“唐区长,你看,这是他们交给我的录音带。他们说,里面录的是你和安雁谈话的内容。不过,我一点都没听,因为,你也看到了,这么小的录音带,根本不是我们的机子能够放的。唐区长,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什么?”唐超一时真反应不过来,这么小的录音带,他的确是没见过的,但这能说明什么?

    郑树敬道:“用这种录音带的小型录音机,连我们一个区分局都没有,人家手上就有,你想过他们是什么来头?唐区长,实不相瞒,对方也露了底了。那俩年龄大的,是中纪委的干部。那今年轻的,父母都是高级干部,住的院子是配警卫营的。他的亲舅莠是……”最后几个字,他是贴着唐超的耳朵说出来的。

    “啊!”唐超听完郑树敬的话,只觉得腿肚子转筋,再也站不住了,一坐在凳子上。

    “唐区长,这件事,你看……”郑树敬装出为难的样子请示道。

    “老郑,对方有没有说要怎么处理?”唐超恐惧地问道,他有证据捏在别人手里,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了。调戏妇女,就算国不管,党纪起码是要管的。

    郑树敬道:“他们说,让我们分局来决定。”

    唐超一把拉住郑树敬的手,说道:”老郑,我一向可对你不薄啊,这件事情上,你可得拉哥哥一把。”

    郑树敬心里那通得意啊,副区长终于也跟他称兄道弟了。他不敢表现出自己的高兴,只是装出诚恳的样子说道:”唐区长,瞧你这话说的。这件事情,我的意思是尽量淡化处理,你看如何?”

    “可以,可以。”唐超连声道,“老郑,这个录音带,你是不是可以交给我?”

    郑树敬哪能把这东西给他:”唐区长,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对方把这个交给我,未来万一他想起来,哪怕是想要回去,我拿不出来,也是麻烦啊。你想想看,我能惹得起他们吗?不过,唐区长,你放心,这东西放在我这里,绝对不会有第二人看到的。”

    唐超叹了口气,他知道郑树敬留着这东西,是为了日后有一个向他讨价还价的资本。他这一回算是栽狠了,也没了向郑树敬发威的底气。

    “也好,老郑,那就放在你这里。哥哥这一次算是让那个小破鞋给坑苦了,等以后……”唐超咬牙切齿地说道。

    郑树敬正色道:”唐区长,我可提醒你一句,那边那三位,看来是保定了这个安雁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去碰建康电器的事情为好。”

    “肯定是那个小白脸看上那个破鞋了!丶唐超跺着脚骂道……”,唉,算了算了,我以后见了这个姓安的就绕道走,谁让人家的靠山硬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丶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吐槽两句:书评区提意见的不少,我回复不行,不回复也不行。刚刚这几章,有人说,橙子要写了,恶俗啊。我不知道这个猜刻是哪来的?也许网络上有100本这样写的书,但橙子毕竟还没写对不对?别人的错误,不能让橙子来负责?我算是知道啥叫躺着中枪了。”……至于有人说不想看写峰子的段落,不想看写安雁的段落,不喜欢月、沈,不喜欢小熊,不喜欢a的,我只能装作没听见。朋友、助手兄弟一个都不能写,这是小说,还是小林的悼词?”……此外,我也不求月票了,有读者跟我说:橙子,你知道你为什么月票少吗,因为你这样写错了,你应当那样写才行。橙子很想要月票,但橙子不能放弃自己的思路去迎合月票。”……爱给不给!橙子写突击营的时候,仆到海底了,也写完了,别拿仆街来威胁我!

    </di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