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环法

作者:齐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参加环法自行车赛这件事情,本来只是林振华的一时兴起,原意是鼓励郎冬开发出最好的自行车。但郎冬把这件事听在耳朵里,记在了心上。他是搞自行车的,对于环法自行车赛的大名,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不了解具体的细节。林振华扬言要派人去参赛,这正合郎冬的心意。这段时间,林振华忙着整合汉华重工,郎冬没太多的事情,便着力找人打听有关环法自行车赛的事情。打听了一圈之后,郎冬才知道,参加这个比赛,还真不是随便谁都有资格的,而是必须拿到多少项国际赛事中的多少个名次,才有可能被邀请参加。参加者也不能以个人的身份,而是要加入一个车队,维持一个车队的经费,动辄就是以上百万美元计算的。了解完这些之后,郎冬很失望地向林振华做了一次汇报,林振华听罢,呵呵一笑道:“咱们参加不了比赛,去当啦啦队总可以吧?俗话说得好,重在掺和嘛。”。“掺和?…”郎冬实在是适应不了林振华的语言风格,他永远都不知道林振华的话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林振华后来的一系列举动,证明了他所说的重在掺和的确是认真的。首先,林振华让郎冬按参赛的标准,单独生产了达辆增强版的运动型自行车。为了减轻车身重量,林振华甚至通过军工方面的关系,联系上了生产歼击机的南都机械厂,从人家那里搞到了一些航空铝材,交给郎冬作为车身材料。接着,林振华又在公司里进行了一次选拔,挑选出铭体力和运动能力最强的年轻工人,作为汉华自行车队的选手,还送到省自行车队去进行了个把月的专业训练。为了适应参加环法自行车赛的需要,这些工人还接受了简单的法语对话培训以保证每个人都能够在法国独立地买到一个充饥的面包。再下一步,就是办理这些队员的赴法签证,这件事自然是交给省外贸厅去解决的。华克勤一开始听到林振华的要求时,差点把鼻子气歪了。要知道,参加一次这样的比赛,起码得扔出去十几万美元的花销,这在当年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一种行为了。“林振华同志,你们这种行为,是彻头彻尾的浪费国家财产!列宁说过浪费是最大的犯罪!…”华克勤对着林振华大发雷霆道。林振华嘿嘿笑道:“华厅长,你请息怒,且听我给你解释。”。“你解释什么?你不就是挣了点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吗?参加环法自行车赛?这种玩玩乐乐的事情,有什么必要性?。”华克勤斥道。林振华反问道:“华厅长依你之见,咱们国家去参加奥运会,也没必要了?省下那些钱,够买多少袋大米啊。…”华克勤让林振华噎了个够呛:“你们这样胡闹,怎么能跟奥运会比呢?奥运会,那是为了显示国家形象,你们这算什么?”。林振华道:“我们也是为了宣传国家形象啊。你看,去年许海峰一声枪响,实现咱们国家在奥运会上零的突破,这对于传播我们国家的形象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啊。我们也是如此,如果能够实现在环法自行车赛上零的突破,对于宣传我们国家、我们江南省、还有我们汉华重工的形象,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华厅长,你不知道,环法自行车赛的影响,在国际上可是仅次于奥运会的。”。“真有这么大的影响?。”华克勤狐疑地问道。“那是当然……”林振华道,“这是我们郎经理亲自去打听过的……”林振华说这话的时候,郎冬并不在场林振华也深信,以华克勤的身份是断然不会去找郎冬当面对质的。“这么说,你觉得你们能够在这次比赛上拿到一块奖牌,为国争光?…”华克勤口气变软了。“不能!…”林振华干脆地回答道。华克勤有些意外:“为什么?”。林振华道:“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参赛资格。”。“那你还在这跟我说什么?…”华克勤又恼了,说了半天,你连参赛资格都没有这不是拿一个厅级干部当傻瓜耍吗?林振华道:“华厅长,你这就不懂了。奥运会的精神是,重在参与,我们的态度也是如此。我们这次到法国去就是去参与的,没有参赛资格无所谓我们可以跟着运动员一路走啊。你想想看,如果我们的自行车队跟着整个环法的赛程走下来,在法国走了3000公里,这会造成多大的轰动?”。华克勤开始冷静下来了:“小林,你说的是认真的?…”“当然是认真的……”林振华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华克勤看了,“如果不是认真的,我吃饱没事跟你逗闷子来了?“嗯,好吧,我安排人去帮你办这件事吧……”华克勤终于点头了。虽然他并不能完全理解林振华的用意,但他从林振华说的这些话里能够感觉出来,林振华并不是一时冲动,他这样做,应当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汉华重工的董事长谢春艳和总经理苏宝成对于林振华大张旗鼓组织车手去参加环法自行车赛也同样不能理解,但他们最终也像华克勤一样,被林振华说服了。就这样,在环法自行车赛开赛之前,汉华重工的自行车队由郎冬和褚红阳带队,来到了法国。“怎么样,这几天你们都干了此啥?…”林振华带着舒曼从法兰克福赶到巴黎,见着郎冬、褚红阳时,这样问道。褚红阳乐呵呵地说道:“我们这几天可没闲着,绕着巴黎城已经骑了好几圈了,现在基本上整个巴黎的老百姓都知道从中国来了一支车队,要参加环法自行车赛呢。…”“哟,红阳,看你都晒黑了……”舒曼摸着褚红阳的胳膊,心疼地说道。“没事,黑点更健康嘛……”褚红阳带着幸福的笑容说道。林振华懒得去看他们两口子腻歪的样子,转过头问郎冬道:“老郎,你没和他们一起疯吧?”。郎冬叹口气道:“唉,都怪我没注意保护身体,如果我没生这场病,怎么也能跟着他们骑上两圈的,现在我只能呆在宾馆里给他们当后勤了。…”林振华连忙安慰他道:“老郎,其实当后勤也非常重要。这些年轻人没有经验,就需要你这样的老同志在后面坐阵才行呢……”郎冬道:“不过,这两天我也没闲着,红阳他们在外面做宣传,我就在宾馆接受记者采访。你给我编的那些故事,我都讲给记者们听了。对了,你看今天的报纸,上面还有我们公司的照片呢。所有这一切,都是出自于林振华的策划。他安排褚红阳带着自行车队在巴黎街头招摇过市,同时散发有关中国自行车队要参加环法自行车赛的小传单,用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同时。

    他又通过曾经代圌理过五叶风扇和喷瀑式洗衣机的巴黎商人,联系上了几家法国当地报纸,花钱请他们进行采访,制造声势。有了最早的一些报道之后,其他的新闻媒体也就很快地被吸引过来了。编故事,也是林振华在后世学过的宣传手法之一。他给郎冬编了一个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把郎冬描写成来自于一个三代造自行车的工人世家,说参加环法自行车赛是郎冬的爷爷那一代的理想,直到今天才由郎冬带领他的工人们来实现了。为了进一步渲染气氛,林振华还让郎冬带来了一些浔自早年的照片,以及如今汉华重工的照片,交给前来采访的记者们。这些具有史料价值的照片,登在报纸上效果远比干巴巴的采访内容要有意思得多。当然,在所有的新闻内容里,最大的卖点还在于郎冬带领的这支自行车队是来自于圌红色中国的。在当时,中国刚刚打开国门,西方的百姓对中国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林振华一反圌中国政圌府在进行外宣时习惯使用的“宣传腔””改用了这样一种极具亲和力的传播手段,很自然地吸引住了法国媒体和受众的眼球。“小华,你可不知道,这几天,我们骑着车在巴黎街上通过的时候,很多法国人都站在路边看我们呢,尤其是法国的女孩子…,……,……”褚红阳兴致勃勃地叙述着,说到女孩子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刹住了话头,似乎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红阳,据我所知,法国姑娘是很热情奔放的哟。像你这么优秀的小伙子,有没有姑娘主动向你投怀送抱呀?。”林振华笑着问道。话一出口,他分明看到,舒曼的嘴唇弯成了一个弧度,林振华恶恶地想到,褚红阳今天晚上估计得跪自行车辐条了。“没有没有!真的没有……”褚红阳的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连忙向舒曼解释道:“小曼,你别听小华乱讲,他就是嫉妒我结了婚,想挑拨我们关系。”。舒曼用温柔的口吻说道:“红阳,我没说什么呀。对了,你刚才说法国女孩子,怎么不说下去了?”。“这个嘛,………。”褚红阳支支吾吾道,“这个,嗯,对了,法国女孩子,的确是非常热情奔放。不过,她们可不是对我热情奔放哟,是对其他人。对了,彭俊你认识吧,有个法国女孩子,上去亲了他一口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