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苦主来袭

作者:房玖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全福一路历经艰辛而来,决心甚坚,怎会因为几句话而放弃?只定定盯住夏青蝉,盯得眼珠发酸也不移开。

    夏青蝉被她看得寒意升起,又见两人又瘦又冷、可怜兮兮,只得叹道“罢了!你们先吃饭,在这里睡一觉,明日再说吧。”

    全福拿起东华塞给她的炊饼,恶狠狠的吃了起来,仍是紧紧盯着夏青蝉。

    姐弟两将一桌子饭菜兼炊饼吃光,张锦带着他们去洗浴换衣,然后安排他们在门房睡了。

    张锦忙完,又与宋娘子说了一回话,方走到夏青蝉房中问道“蝉儿,你准备怎么办?”

    夏青蝉刚卸过晚妆,正拿着把小象牙梳子梳一头青丝,闻言皱了皱眉,道“那小姑娘盯得我害怕,我想明日给他们一点银子,让他们回家乡再买几亩地好了。”

    张锦点头道“这样也好,毕竟都遇见了,哪能不帮?可惜江枢相家搬走了,宋娘子去过几次都无人,不然咱们倒可以让他们去隔壁大双那里求求情的。”

    隔壁搬走了吗?

    夏青蝉心中一酸,险些将那象牙梳子跌落在地,亏得张锦手快接住了。

    第二日宋娘子拿了二百两银票去劝全福姐弟起身,全福却换了嘴脸,说感激夏青蝉接济,不愿离开,要留在这里伺候夏姑娘。

    宋娘子众人都心软,没有怀疑此话,赶着来回夏青蝉,只竹香听了道“那小丫头若想留在这里慢慢等机会,可是没有的!我们不与江府来往的!”

    夏青蝉听得头疼,只想快点了结此事,便道“那留他们住几天,他们自然就知道我们与江枢相确无来往,到时自然自愿就去了。”

    反正就两个小孩子,养着也没什么。

    这日起全福姐弟便在夏家住下了,对夏家众人来说,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全福有眼色、嘴又甜,夏家仆妇年纪皆不小,都喜欢带着她做事。

    只是众人都注意到一件奇事自从那日这两个孩子上门,慢慢开始有冤案苦主在门前聚集起来了。

    没过几日,张锦便吓得不敢出门起来,对夏青蝉抱怨道:“原来这才是韩家耍的心眼!想来天下要找江枢相求情的极多,见不着他的人,知道了还有你这么一个门路,可不都上门来了?

    若是忘忧洞那样的大恶人,难道我还怕他们不成?带着周慎和仆妇们打走便是。

    问题如今上门的这些苦主,要么失了亲人,要么失了财,要么被人打断了腿脚,哎呦,哪里忍心又去欺负他们!罢了,我还是躲着不出门吧!”

    夏家众人都只得闭门不出,任人如何打门哭嚎也不理。

    宋娘子安排四个粗壮仆妇,每日结伴出门采买日用。

    这四人回来时总带来一些悲惨故事,众仆妇一开始还听一听哭一场,最后连宋娘子也摇头拒绝听,说太惨了,听完晚上睡不着。

    夏青蝉自然更是一点不敢听。

    一日这四人出门不久却急急叫着跑回来,都嚷着“大家今日能出门了!”

    原来是禁军的张豹副将带了江府的亲兵来守着,将那些人隔得远远的。

    张锦大喜,立时去白家巷小店查账去了,又去哥哥新宅看望父亲。

    晚上她回来,对夏青蝉说道:“我今日去找了周慎商量此事,哪知他说江府的人不出面还好些,如今张副将来守着,倒坐实了咱们和江枢相有交情。

    我哥哥也说实在不行咱们搬去他新居避一避也好。蝉儿,你还没去过我哥哥新居呢,比咱们这里还大!不如今日就搬过去好了!”

    夏青蝉摇摇头,张齐求亲一事她与宋娘子都没有对张锦提起过。

    反正张豹在门外守着,这事他既然知道了,想来很快便会无事的。

    她虽心碎不欲与他来往,不知为何,心中却仍信任他可以予以庇护。

    过了几日,她正在花园剪新柳枝插瓶,突然听到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你可以帮忙的对不对?”

    夏青蝉吓了一跳,回头发现全福又是那样诡异的紧紧盯着她。

    她四处张望,仆妇们都不在面前,全福见状,说道“你总躲着我,但是今日我特意选了无人的时候才过来找你的。

    夏姑娘,我在门里听外面的人说话,那挡人的张副将,他就是江枢相随时带在身边的心腹。

    你明明与江府有关系,可以帮忙,为什么不帮?

    我与弟弟也不是让你仗势做坏事、欺负人,我们只想要回我家的地!我父母都为了那地而死,我也没有要人偿命,只想要回那地而已!这难道有错吗?”

    夏青蝉叹息一声,想着这两孩子父母已亡,确实难以生存,便道“全福,你既然只要地,怎的我给你银子让你回去你不回?”

    全福大声吼道“我爹爹辛苦一辈子挣下来的地,凭什么要让人白白占了?我要的是明明白白地归还我家的地!”

    夏青蝉被她叫得头疼,心想这小姑娘性子怎的如此强?无奈摇了摇头,道“那你要的便不止是地,你想要的是公道。这世上哪里有公道可言?”

    前世她不也如全福一般么?以为江壁川能帮她讨回公道,多可笑。

    她见全福丝毫听不进去公道之说,想了想,换了一个方式劝说道“你这样伶俐,难道没有听过’枢密主兵’?这些事不归江枢相管的。”

    全福摇头道:“我只听过‘官官相护’。天下谁不知江枢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说话作数的。”

    夏青蝉不喜与人当面争辩,何况全福只是一个孩子,便只说“全福,世人并非非帮你不可的。”

    她转身快步走开了,全福在她身后仍狠狠盯着她。

    夏青蝉回房将此事告诉了张锦,又说“全福这般固执,让我心中怪害怕的,还是把这事快些解决了好。”

    张锦迟疑片刻,道“隔壁虽搬走,但大双一向和气,我们若上江府找她,也能见得着,不如我明日去江府试一试,帮李家求求情?”

    竹香赶紧摆手道“不行的张姑娘!这头一开,咱们姑娘可永无宁日了!千万不可!”

    夏青蝉心中不欲与江府有往来,也赶紧说不可不可。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