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他的侦察

作者:利尧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月六日,陈容回门的这一天,发生了几件小事儿。

    这第一件么,是姜衔身边的姜九,一大早就出了门!

    他带着两个五大三粗的护卫,换了一身体面的衣裳,从后门出府,一头钻进了马车里,行为鬼鬼祟祟!

    究竟是私会相好呢?还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斯收起小本子,在路边叫了辆马车,连忙跟上了前面的姜九。

    “那个,师傅,不要跟得太紧了,免得被发现了……”

    陈斯全神贯注地盯着前头的马车,对着驾车的师傅交代了这么一句。

    李师傅连忙减速,警惕着看着四周,低声回道

    “小哥你放心,俺有经验,不会跟丢的……”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儿不对劲……

    陈斯没有多想,他趁着这个机会,掏出了怀里的小本子,仔细观摩,这上面记载着他两日来的侦察结果……

    有姜衔的,有姜衡的,有姜老爷的,也有姜九的……

    昨日下午,陈容秘密召见了他,交给了他一项重要任务

    秘密监视姑爷姜衔!

    “这、这不好吧?”

    陈斯听了,脸色抽搐。

    小姐这才成亲,就要查姑爷?这、这也太早了吧?

    “这有什么不好?”

    陈容握着笔低头写写画画。

    “让你监视他,也是为了大家好!

    要是他在外面有什么外室,或者又在哪里包了个小情儿,你早发现,我不就早知道了吗?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陈斯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陈容重新蘸了蘸墨水,语气寻常

    “这叫防患于未然!知道了吗?”

    好、好像有点儿道理啊……陈斯开始动摇了……

    他觉得自己既然是小姐的护卫,也应该有责任保护小姐的阖家欢乐吧?

    有个鬼啊!他可是堂堂正正的护卫,怎么能偷偷摸摸呢?不行,绝对不行!

    “你知道官府的细作吗?”

    陈容抬头瞧了陈斯一眼。

    怎么突然扯到细作上去了?

    陈斯有点儿跟不上小姐的思路了。

    “他们只身潜入敌营,为朝廷偷取重要机密,冒着暴露的危险,将重要机密传回去,为朝廷带来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西施、貂蝉,虽是一介女子,却凭一己之力,改朝换代,扬善锄奸,虽行鬼祟之事,却是响当当的巾帼英雄!”

    陈容丹唇微启,字字珠玑。

    她见砚中没墨了,搁下羊毫小笔,往里添了点清水……

    陈斯被她这么一说,对于监视的任务也不再像先前那般排斥,他看着小姐,欲言又止……

    主动请缨?不行,这么上赶着,也太掉价了!

    要不半推半就从了?也不是不行!

    “若是你发现了姑爷确有不轨之处,就赏你……”

    陈容研墨的手顿了一下,她微皱着眉,像是在思索。

    “赏你什么好呢?”

    陈斯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他盼着是那个……

    “有了!我就将斩马刀前三层的修炼之法告诉你,怎么样?”

    陈容兴奋地拍了下手。

    “护卫陈斯愿为小姐效力……”

    他满脸讨好,像只对着主人摇尾巴的小狗一样。

    陈容这才露出了笑意,她从桌上拿起一张纸交到了陈斯手上

    “这上头都是姑爷的手下以及他的家人,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手下就算了,家人算怎么回事?

    陈斯只敢在心里吐苦水,他往纸上一看,上面依次写着

    姜封,姜衡,姜九,姜四,时文,时武,胡升,曹鸿,金……

    名单的末尾写了个金字,但不知为何却被小姐划掉了……他数了一下,一共八个名字!

    “这……小姐,小的只有一个人……”

    陈斯犯了难,他一个人要怎么盯着八个人?

    “我手里暂时是没多余的人了……”

    陈容叹了口气,突然开口道。

    “你先去组织人手吧!确定了再带来我瞧瞧……”

    “小哥,他们这是要出京,咱们还跟吗?”

    驾车的李师傅小心谨慎地问道。

    陈斯从思绪中连忙回神,他看了眼小本子

    姜九是姑爷的贴身小厮,今日是回门之日,姑爷定是要陪小姐回门的,姜九居然也不在姑爷身边伺候……可疑,实在可疑!

    “师傅咱们继续跟!”

    陈斯握紧了手中的炭笔,眼神执着,神色坚定!

    “好咧!驾、驾!”

    李师傅见前面的马车加快了脚步,他也跟着狠狠地甩了甩鞭子!

    姜九的马车出了城,一直往南郊走,最后停在了一处农庄!

    李师傅见状,连忙停在了离农庄三百步的距离,他停的位置很隐秘,周围有树荫遮挡,很难被发现。

    陈斯下了马车,也忍不住夸了一句

    “师傅这地方停的妙啊!”

    “那是!俺可是有经验的老师傅!”

    李师傅拍了拍胸脯,对着陈斯嘱咐道。

    “小哥你还年轻,多想一想家中父母,千万别太拼了,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那个……师傅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陈斯终于知道那挥之不去的违和感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师傅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俺知道你们这是秘密行动,不能走漏消息的,小哥你放心,俺老李嘴严的很,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的,你就放心地去吧,注意安危啊!”

    陈斯听了,面色古怪地看了李师傅半晌。

    就在李师傅起了疑心的时候,陈斯终于开口了

    “师傅,你考虑过换个营生吗?”

    ————————————————

    姜九掀开帘子下了马车,这里是姜衔名下的一处庄子,一眼望去,大片的良田,温泉和瀑布,五六户人家,遍地的鸡鸭猫狗……

    打听消息的护卫回来了

    “九哥,这边……”

    姜九跟着他往庄子里面走,最后停在了一处四合院门前。

    “是这儿吗?”

    姜九语气温和。

    “他们说四哥就住在这儿……”

    那护卫拱手回道。

    “那就好!”

    姜九正了正衣领,对着两个护卫交代道。

    “你们就在这儿守着……”

    “九哥要一个人进去?”

    另一名护卫问着急问道。

    姜九拍了拍他的肩

    “没事儿,里头是你们四哥,能有什么危险的……”

    他将两个护卫甩在身后,独自进了上前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

    “啊哈————谁啊?”

    院子的门很快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童子。

    “呀,这不是九哥吗?九哥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来,快快请进!”

    姜九一眼认出了他

    “是小山啊……四哥怎么样了?他的病养好了吗?”

    小山听了,脸色瞬间柔和多了

    “四哥都好得差不多了……”

    “那挺好的,他在庄子里养病这段时日过得可还顺心?”

    姜九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小山听了,脸色瞬间冷了。

    “怎么了?谁欺负他了?”

    姜九眼神一凝。

    小山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四哥本来叫我不要多嘴的……只是他们说的也太难听了……”

    他们……姜九留了个心眼,皱眉问道

    “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说四哥之所以留在庄子里,说是养病,其实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才被主子厌弃了的……

    他们竟然还污蔑四哥,说四哥手脚不干净,对婢女不规矩……

    这、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九哥您信我,我一直跟在四哥身边,可以为他担保,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腌臜事儿……”

    小山拉着姜九的胳膊不放,异常执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