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洪水

作者:疯狂的石头怪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还能说啥?

    得嘞,您牛逼呗!

    洗漱,出门。

    楼道口,那雨下的正紧,噼里啪啦如同炒豆般的声响落在耳边,往外一看,铅云密布,雨幕如泼,已经看不清相隔不远的其它宿舍楼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雨就比他们刚起床时变大了好几倍!

    一大堆新兵堵在门口,交头接耳“雨这么大,今天训练得暂停了吧?”

    “没人通知啊,刚集合哨声还响了呢。”

    “不会吧,冒雨训练也太赤鸡了,。”

    “赤鸡毛,这肯定得重感冒呀!”

    “就是啊,咱们训练也得讲科学呀,这么搞过分强调主观能动性了吧,就算一时间能起效,回头退伍还不得落一身病?”

    “部队根本不把咱们当人看啊这是。”

    八班的小伙伴们问道“怎么搞,是等通知还是直接去操场?”

    王恺想了想,率先走进雨幕“去操场吧,既然没通知就是训练照常进行的意思。”

    “世界未亡,训练不止,冲鸭!”

    王启良大喊着,也冲入了暴雨。

    其实别看他们这帮新兵入伍才不到一周的时间,但每天的训练,佐以灵气饭菜,内丹法修行可不是没用的。

    他们现在虽然仍旧没有迈入练气期,但身体素质起码提高了五成,耐力也就是韧性更是翻了一倍还多,所以说他们的潜力其实都很大,部队只怕挖掘不出来,从来没想考虑过会把人练废了。

    到操场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儿了,雨水中老兵们站得笔直,跟柱子一样,后面陆陆续续跟来了一些新兵,但到最后,也就将将凑了五十号人。

    丁腾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冷冷道“行吧,你们组个队,跑步去吧。”

    “张启,杨凌,你们俩跟我走一趟,所有没到的新兵都记迟到,告诉食堂,今儿的早饭可以省点了。”

    站在大雨中,一帮新兵既庆幸自己来了,又对自己感到悲哀,真的是个轻伤不下火线,暴雨不断训练。

    这日子也忒苦了点儿。

    王恺甩了甩衣袖,吸满水这身迷彩服沉得厉害,穿身上真的是拖累。

    他跟王启良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还能说啥?跑吧!”

    一帮人就顶着暴雨狂奔了起来。

    踩得水花飞溅。

    王恺闷头匀速狂奔,他很享受这种运动的乐趣;这几天,他的体能有明显增加,服用力量强化药剂带来的提升正在被他迅速消化。

    效果就像是肉眼可见的经验槽,每天的进步非常明显,让人充满动力。

    过了一会儿,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兵居然后来居上,追到了与他并肩的位置,吓王恺一跳,一撩头发,居然是杨木兰这妞。

    “头发也不扎起来,跟个女鬼似的,吓死个人。”

    “反正都要被淋湿,回去还得洗,有什么可扎的。”

    “也是你跑的越来越快,最近修行怎么样?”

    “别说话,一张嘴气就泄了,操场灵气挺多,抓紧吸收呀。”

    王恺果断闭嘴,俩人并肩跑着,很快就拉下了身后人小半圈。

    其余新兵们也都习惯了,从来不跟这两个怪物比,就这么匀速前进,节省着体力。

    上午的训练照旧进行着,不过却从露天改为了室内,气温伴随着这场持续良久的暴雨迅速降了下来,狂风吹到湿漉漉的衣服上,只觉一股透骨寒意。

    午休回宿舍的时候,那位辣妹已经不在了,床铺有些凌乱,还落了几根女人的发丝,她离开时,根本就没收拾过。

    王启良一脸痴汉地凑了过去,深吸了一口气“哇,睡在这张床上,做梦也会笑醒吧?”

    “简直太幸福了!”

    王恺一脸冷淡地把床铺收拾好“赶紧看看内务评分有没有被扣,我怀疑那女人是个只会吹牛的骗子。”

    “没扣啊。”

    “哦。”

    王恺“哦”了一声,捏着那几根头发打算扔进垃圾桶里,被王启良一把夺了过去“一缕青丝绾君心,王恺,我觉得你有戏啊。”

    王恺拿出铁盆,将衣裤脱了下来,只留了个裤头,随即一拧,顿时挤出一滩浑水。

    “你有空在这儿跟我废话,不如赶紧去冲个澡。”

    雨下了一整天,丝毫没有减小的趋势,比起南希那夜的暴雨有过之而无不及。

    晚上前往会议室修行的路上,王恺看到老兵们迅速集结着,一辆又一辆的军车驶出了训练基地,那闪亮的车大灯还有发动机愤怒的咆哮声,哪怕在这暴雨中仍旧鲜明可见。

    等到了会议室,丁腾带了俩老兵进来匆匆说了两句话,叮嘱他们自主修炼,便再度冲入雨幕。

    “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兵们这是出任务去了吗?”

    新兵们忧心忡忡。

    王恺则是全神贯注,开始修行,他距离练气一层只差临门一脚,这一脚越过去,从此以后,他就算是真正成为了一名修真者了。

    ……

    白河堤坝,几座帐篷屹立着。

    雨幕中冲来了一个披着雨衣的老兵,他大吼道“司令员,水位持续上升,照这个趋势,大坝就快要决堤了。”

    “什么!”李兆重抓住了他的领口,“老兵们不都赶过去了吗,怎么还顶不住?”

    老兵浑身都湿透了,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他气喘吁吁道“人手不够啊,这地方太偏,工程机械进不来,只能肩扛手提麻袋木桩硬顶上了;下面的泄洪区都已经开足马力,但是还是不够啊,咱们这儿几百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雨,白水大坝本来就是土石坝,最怕漫坝,这雨一直不停,坝面承载力越来越低,迟早要决堤啊。”

    李兆重神情凝重“群众疏散怎么样了?”

    “已经派人去了,还没消息。”

    李兆重思索了片刻,果断道“叫炊事员,后勤部队都顶上,还有叫新兵也上,立刻打电话叫十公里外的车队去接他们。”

    老兵有些迟疑“新兵?”

    “新兵怎么了,新兵也是兵,洪水要来,我们当兵的不上,难道要那帮老百姓们顶上去?”

    “可他们还都只是孩子。”

    李兆重冷冷道“从他们进部队那一刻起就不是了。”

    与此同时,十公里外的车队响起了铃声。

    坐驾驶室的娄万里接过电话,一听就恼了“让那帮新兵蛋子来不是添乱吗?替我跟司令员说一声,让我们这帮人顶上去吧。”

    “少特娘给老子废话,这就是司令员的命令。大坝决堤,下面就是白河市,几十万人民群众都得受灾,沿途没撤离的村民们全都得被冲走,我不管新兵老兵,整个基地只要是有两条腿的,能动弹的,统统都得给老子上前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