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先打再说(第一更)

作者:二将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陆少的暖婚新妻一号红人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军是土生土长的京都人,酷爱就一个字:玩!

    玩车玩表玩女人。

    搁六七十年代,那就是个标准的四九城泼皮顽主。

    不过现在时代变了,不兴以前那一套了,他一哥们是京都的大顽主,前几年跟津港一孙子在网上骂战,后来发展到线下约架。

    他们京都过去几百号顽主,结果刚到地方就被蹲点守候的武警警察给逮(dei)了,而津港那帮孙子根本就没来。

    那次事情闹的全国皆知,要不是涉及的人里很多京都官富二代,换作一般人的话,不蹲个一年半载的根本不可能出来。

    也就是从那一天回来之后,他穿上西装、打上领带,老老实实到他父亲公司里上班了,去年接了他老子的班,成了正华国际京都分公司的总经理。

    吴军之前一直待在京都,从没见过沈宜秋,即使偶尔从他爸口中听说那个合伙人的女儿长得很漂亮,让他去追,也不感兴趣。

    京都别的不多,就是美女多。

    每年到京都淘金的北漂女数之不尽,各大电影院校、北影怀柔那边的大马路上,美女一抓一大把,开着兰博基尼从那几个地方兜一圈,都不需要他搭讪,自动会有女人拉开他的车门上车。

    偶尔想换个口味了,那些小明星嫩模,也不过就是万儿八千的事情。

    就算是那些顶级女明星,他也一样有路子,无非是多花些钱罢了。

    吴军认为自己也算是万花丛中过了。

    他觉得这辈子不会再遇到让自己动心的女人了。

    可是直到见到沈宜秋真人吴军才知道,为什么古代会有君王为了博美人一笑,而烽火戏诸侯了。

    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都不足以形容沈宜秋的美。

    她就是泼墨山水画里走出来的古典仙女,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如果能娶她做老婆,吴军折寿十年都愿意。

    ……

    吴军守候了沈宜秋半个月,想请她吃顿晚饭,可是沈宜秋一直不答应。

    当然了,他不在乎。

    为了沈宜秋这样的仙女,别说等半个月了,就算等半年他也愿意。

    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沈宜秋一定会答应他的。

    就在吴军以为今天也要无功而返之时,不知道从哪冒出一个男的,走到他心目中的仙子面前,语气“恶劣”的说了一番话。

    然后很没有礼貌的就那么转身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多看他心目中仙子一眼。

    最重要的是,沈宜秋居然跟了上去。

    吴军大脑“轰”的一声爆炸了。

    手中鲜花掉落在了地上。

    楞了足有五秒钟,眼看前方几个人快要走远了,吴军不由自主的快步跑了上去,一把抓向陈序的肩膀。

    “你TM谁……”

    然而不等吴军的手碰到陈序肩膀,斜刺里伸出一双手,闪电般叼住吴军的手腕,一拧一压把他半边身子摁向了地面。

    由于腰子被膝盖顶着,右手关节反曲向天,吴军疼的脸都变色了,口中的话没说完就变了惨叫声,“啊…断了断了…尼玛的快松手啊……”

    正在匆匆朝前走的陈序和沈宜秋,转头一看自己的保镖王家兴,正抓着一个男人肩膀呢。

    “干嘛呢?”

    王家兴抓着吴军的手臂说:“陈总,刚刚这个人意图不轨。”

    不等陈序说话,沈宜秋尴尬道:“这个人…我认识,麻烦您先松开吧。”

    王家兴就点点头,松开吴军的肩膀。

    吴军耷拉着肩膀,伸手擦擦疼出来的眼泪,随后忙不迭揉着右手关节。

    他感觉肌肉肯定拉伤了。

    愤怒加激动让吴军斯文扫地、转回头冲着王家兴骂道:“草你妈的,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王家兴忍着没说话。

    陈序皱皱眉头,没理他,转身离开。

    吴军喊道:“你TM别走…打完人就想走啦……”

    陈序边走边问:“谁啊?”

    沈宜秋捂着脑门说:“别提了。”

    陈序就没再问了,反正不是追求者也差不多。

    上了停在路口处的一辆蓝色七座SUV,林肯领航员。

    车子发动后,缓缓朝校门口驶去。

    吴军等胳膊不那么疼了,立刻发动车子追了上去。

    同时打电话呼人。

    京都地界上,他居然被俩外地小子当着沈宜秋的面给收拾了,这个场子要是不找回来,以后他脸还往哪搁啊?又有什么脸再去追求沈宜秋?

    “喂,李哥……”

    ……

    ……

    陈序来京都第一是参加刘成林教授的60岁生日宴;

    第二是来参加由工信部牵头举办的《中国互联网产业信息大会》;

    第三则是到学校里待一段时间。

    最近星海科技及旗下公司发展速度过于迅猛,很多问题都被掩盖了,他要借着这个机会考虑一下。

    至于为什么过来找沈宜秋,因为师范大学挨着刘成林教授家,过来不跟她打个招呼也不像话。

    两个人就在学校附近随便吃了点。

    吃完了陈序摆摆手就要走了。

    沈宜秋气得喊道:“你就这么走啦?”

    陈序:“坐飞机累了,明天晚上再请你吃大餐。”

    “不要!我要唱歌、我要喝酒、我还要蹦迪!这里一个好朋友都没有,我一个人都快憋出病来了。”

    “今天不行。”

    “就要今天去。”说着沈宜秋一反常态,上来拽着陈序胳膊朝门口走去,“你见色忘义!带她回去过中秋节,却连一个祝福短信都不发给我,求求你快像个人吧。”

    “好好好…别拉别拉。”陈序被她说的有些汗颜,只好跟她一块去了三里屯。

    王家兴听说陈序去酒吧,立即启动了一号安全预案。

    今时不同往日,陈序名下几十家企业,每一家产业规模都以亿计算,其中四家主要企业,未来市值更是难以计算。

    他的人身安全关系重大,公司对他的出行安全自然是非常重视。

    别看平时随行的只有一个司机兼保镖王家兴,其实一共有12人,分两班倒,其中五人在附近跟随,如果陈序到一些复杂场所出席活动,他们就会贴身跟随。

    而剩下的六人则在酒店里休息,并且24小时随时待命。

    这不,陈序两人还没到酒吧呢,酒店里的六名保镖已经到酒吧警戒并为他们安排易于防守的座位了。

    车子开出去没多远,王家兴发现后面跟了一辆兰博基尼。

    随后立刻向后面一辆护卫车辆发出了警示。

    兰博基尼里面。

    吴军为了避免在沈宜秋面前大打出手,而影响到自己的形象,所以一直没让叫过来的帮手出场,想等着陈序落单时再上去教训他。

    可是哪知道两人吃完饭没有分开,而是往城东方向去了。

    于是吴军便一路跟着。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保姆车挡在了吴军车前面,而且数次阻拦他超车。

    嘟嘟——

    吴军使劲摁喇叭,催促车子快让开。

    但是前面的车子就是不让。

    吴军气得眼冒金星,恨不得一脚油门怼上去。

    但是又不舍得自己的兰博基尼,放下车窗破口大骂。

    活了30年的吴军,从来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骂着的同时立刻打电话给朋友,让他们跟上前面的林肯。

    今天不给那个家伙一个颜色瞧瞧,他吴军名字倒着写。

    王家兴不知道吴军带了帮手过来,而且晚七点的京都三环马路上,车流如织,也实在没法加速离开。

    就这么被吊车尾到了太古里地下停车场。

    还没下车,后面“唰唰唰”堵了三四辆SUV,霸道、大G、X6、巡洋舰。

    车里下来十来个青年男子。

    还不等他们走到车前,奔驰保姆车过来了,陈序5名保镖从车里“哗啦啦”的下来后冲了上来。

    手里拿着甩棍、辣椒水、防爆盾牌。

    这边下来的十来个青年男子,一看这架势,吓得胆颤心惊。

    “唉唉唉,误会误会……”

    “你们干嘛啊…别激动别激动……”

    “……”

    过来的保镖哪管他们那么多啊。

    大晚上跟踪不说,还这么多人围堵车辆,想干什么?

    管你是不是误会呢,先打再说!

    “砰砰砰——”

    “啊…草泥马的……”

    “都说误会了…别打我脸……”

    “哎呀卧槽…我的眼睛看不到了…啊……疼死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