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求月票)

作者:二将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冯俊才早有耳闻,剑盾的老板兼总工程师是一个尚在读书的大三生,但是真等看到真人后,还是被对方的年轻震惊到了。

    看起来也就才20岁。

    “真年轻啊!”冯俊才心里感慨道。

    年纪轻轻就开发出剑盾这样的系统,听说在人工智能领域也颇有建树,这样的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进来的陈序迎上来道:“冯总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啊~”

    冯俊才笑道:“陈总客气了……”

    一番简单的寒暄后,双方各自就座。

    无论是陈序还是冯俊才,都不是喜欢婆婆妈妈的人,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孟祥贺代表剑盾。

    冯俊才代表小咪。

    双方展开了一场拉锯战式的谈判。

    省略一番勾心斗角的心里描述。

    大概一个小时后,双方僵持住了。

    陈序开出的条件是:剑盾手机安全卫士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换小咪一亿现金投资+旗下全系手机预装软件。

    而冯俊才的开出的条件差不多,但是要求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双方的心理价位差距有些大。

    眼看谈判进行不下去了,冯俊才准备离开。

    陈序也是有些着急。

    剑盾这边也在等米下锅呢,再拉不到投资的话,只能退而求其次,接受那些vc风投了。不过那样一来,剑盾未来会走很多的弯路。

    陈序说:“冯总监,能不能给雷总打个电话,我想跟他聊两句。”

    冯俊才点头同意后,拿出手机找到老板号码拨打了出去。

    等接通后,把手机递给了陈序。

    眼看着陈序拿着手机离开了会议室,冯俊才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如果他的意见能被轻易推翻,那他又何必来这里?

    随后跟孟祥贺有说有笑了起来。

    抛开各自立场不谈,两个经理人之间无仇无怨,反倒是有些惺惺相惜。

    十五分钟后,冯俊才看到那个年轻人笑容满面的进来了。

    “嗳,什么意思啊?”冯俊才脑海里电光火石之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板被这个年轻人说服了。

    “不会的,老板那么老奸巨猾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被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小年轻三言两语说服呢?”

    不过事情往往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当冯俊才亲耳从话筒里听到老板说,接受剑盾提出的条件后,一下子傻眼了。

    这尼玛的不对啊,那个年轻人到底对他们老板使了什么魔咒了,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说服了?

    迷迷糊糊的跟陈序和孟祥贺握手后,冯俊才带着一肚子疑惑离开了剑盾会议室。

    刚上车,冯俊才便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拨打给雷軍。

    电话刚接通,还不等冯俊才说话,雷軍把刚刚跟陈序之间的对话告诉了他。

    冯俊才听完后不说话了。

    剑盾总经理办公室,孟祥贺也是好奇的不行,问陈序到底是怎么说服雷軍的?

    陈序笑道:“你知道2019年,小咪的战略是什么吗?”

    孟祥贺点点头嗯了一声。这个他当然知道,要不然也不配坐在谈判桌上。

    最近这几年,小咪跟华威之间火药味十足。

    比如华威容耀部门负责人,讽刺红咪是假4800万像素;

    再比如,华威某位常务董事就曾公开评论小咪,说小咪是一个屌丝品牌,不甘心只做屌丝用户,转去做高大上的品牌,恐怕是行不通的。

    还说小咪不再发烧,更不再有性价比,失去初心失去自我,屌丝们会用脚投票的。忠言逆耳,善意提醒。

    雷軍被怼的火冒三丈,然后在发布会上公开回应: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今年年初在公司年会上,雷軍宣布2019年,小咪将正式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这是小咪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

    而所谓aiot,就是ai+iot,即人工智能+物联网平台,这是小咪破局的关键!

    而小咪也正是这么做的。

    小咪的产品真得太多了,除了手机电视这两样比较出名的外,还有耳机、音响、除湿器、插板、鼠标、路由器、电视猫、只能门锁、行车记录仪、摄像机云台、智能手表、电动擦地机、扫地机器人、联网空调、洗烘干一体机等,很多很多产品。

    关键的是,这些产品做的还都不错。

    孟祥贺脑海里回忆着这些资料,同时考虑陈序说这话什么意思?

    陈序:“既然你知道,那你知道物联网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吗?“

    孟祥贺:“什么?”

    陈序:“安全!安全是物联网最重要的一环,如果这一环被人攻破了,将会给小咪造成致命打击。

    你想想看,如果你家用了小咪的智能门锁,而我只要敲两个代码就能把你家门打开,你说谁还敢用小咪的产品?

    小咪为什么要打造安全中心?就是想补上这最重要的一环。

    可惜,小咪产品做的不错,但是安全水平也就那样吧,即使加上金山卫士也不能打。”

    孟祥贺大概明白陈序跟雷軍说什么了。

    陈序站起身后,笑说:“对了,我还跟他讲,像上次发布会上那种攻击属于常规攻击,我起码还有十种非常规攻击手段可以无声无息突破他手机安全系统。”

    孟祥贺:“…………”

    流毗!

    这是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

    ……

    贺刚来中海已经2个月了。

    说实话,他还是不怎么适应大都市的生活节奏,感觉太浮躁了。

    另外一方面,他老是想他老妈。

    每天都要跟老妈通话。

    倒也不是像人家说的那样恋母情节,就是他父亲走的早,是母亲一手把他们姐弟拉扯大的,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孤零零的,闺女儿子都不在身边,感觉太孤单了。

    他决定了,等手艺学成后回老家市里去开店。

    此时他正在学校附近一家汽车连锁装潢店里,帮人贴膜呢!

    他已经到这家店里三天了。

    技术来源于实践,想最快学成出山,最好的办法当然亲自动手了。

    当然了,像那些普通班的学生现在还在学理论呢,只有他们这些精英班的学生才能早早出来实习。

    “喂喂喂~你想什么呢?”

    听到师傅的呵斥声,贺刚立马回过神来,绷紧了手里汽车膜。

    正在裁剪的汽车膜的装潢师傅说:“好好学,等出师了找个大店上班,不要听你们学校忽悠,开什么鸟毛装潢店,我告诉你,你兜不住。

    汽车装潢店不是那么好开的,你只看到人家赚钱了,却不知道有多少人赔的精光。”

    贺刚说:“嗯,我知道了。”

    汽车装潢师傅又自顾自说:“一年36000的学费,真是钱多烧的慌。不要说36000了,给我3600我就包教包会……”

    贺刚就听着,也会犟嘴。

    这么贵当然是有这么贵的道理,但他不会跟这个野路子出身的装潢师傅说,说了他也不会听。

    就在这时,一个30岁左右的青年喊道:“嗳,贺刚,帮我洗个车,我去上厕所。”

    贺刚转头看了一眼,原来是他同学郑建华,对方跟他一样,也在这个店里实习。

    因为学校跟汽车店有约定,学员学习的同时,要帮汽车店做一些工作,比如洗车、换轮胎之类的。当然,汽车店也会给工资,要不然谁干啊?

    他这个同学做事喜欢偷奸耍滑,而且喜欢利用她,明明说好了一人一天,却总是找借口让自己帮他干。

    贺刚说:“我帮你洗,你蹲厕所玩手机是吧?”

    郑建华嬉皮笑脸说:“什么玩手机啊,我真得肚子疼。帮我顶一下,我先去了啊。”

    贺刚只是不想跟他计较,但却不傻,没有去帮他洗车。

    半个小时后,郑建华回来发现,车子还停在那里没动弹。

    脸色一下变了,走过来皮笑肉不笑的说:“哎贺刚,我让你帮我洗个车这么难啊?”

    贺刚说:“前天下午我帮你洗车,你蹲厕所玩手机,然后我昨天接电话,让你帮我擦下车,你就喊手疼。所以以后就各洗各的。”

    郑建华没再嬉皮笑脸,而是换成了一副恶狠狠的面孔:“你tm说话挺雕的嘛,信不信我找人打你个毕养的?”

    贺刚脸色也变了,指着郑建华的鼻子说:“你有本事再骂一句。”

    郑建华又换了副嘴脸,嗤笑道:“我骂你怎么啦?你个煞笔狂个鸡掰毛,有本事你来打我啊,打啊!”

    说着郑建华还把脸往贺刚面前凑。

    贺刚拳头仅仅捏起,然后又放开。

    他不傻,现在是严打期间,动手打人后果很严重,而且对方明显在激将法。

    郑建华一看他不敢动手,又换了副面孔,不屑道:“你妈隔壁的,看着挺大个块头的,原来也是个怂逼……”

    郑建华话没说完,贺刚已经挥舞着拳头冲上来了,对着他的脸一阵狂殴,“cnm……cnm……你再骂我妈一句试试,老子宁愿去蹲大狱也弄死你个煞笔……”

    眼看郑建华一脸鲜血,装潢店里的员工纷纷过来拉架。

    “算了算了……贺刚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是啊贺刚……快松手……”

    就在现场纷纷扰扰之时,一脸宝蓝色宝马从路口拐了进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