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2章 不战而败

作者:珍禾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522章 不战而败

    卫成从浓雾中跳出来,气极败坏的问道:“这些又是什么?”

    “这些都是毒,我也搞不清是哪几种了,但是闻到了的人都得中毒。”

    傅龙咬牙切齿的开口。

    卫成正要斥责他,没想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随即战场上所有人都一一倒下了。

    傅龙哈哈大笑,“这一下轮到我立功了,我将你们一个一个绑起来。”

    正说着,他也感觉到头脑一晕,他连忙去掏内衣袋,摸了摸,解药呢?他的解药呢?

    随即他也跟着倒下了。

    林间小鸟归林,天亮了。

    官道上,倒地摊开的一片,全不动了,然而仍旧没有行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好在今个儿是个艳阳天,躺在地上的人就这么直晃晃的晒了两日的太阳,恐怕傅龙也不知药效这么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来。

    有一位老者赶着驴车在官道上慢悠悠的走着,驴子前头的铃铛声老远便能听到。

    看到前头睡倒一片的人,老者脸色一白,“吁”了一声,驴车停住,那老者看到这情况吓得赶紧调头,绕道而去了。

    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卫成睁开了眼睛,他疼得捂住胸口,随即仰头看了看胸口,已经结痂了,伤口不深,血自己给止住了。

    卫成从地上努力坐起来,其他的护卫也陆续坐起来,此时肚子传来咕噜声一片,众人都下意识的去腰间拿吃的,却发现他们的铠甲不见了,对,被人剥光,只穿着里衣,而刚才飞过去的一群乌鸦是怎么回事,搞得像乱坟堆似的不成?

    卫成很快朝那边看去,就见黑衣人已经不见,他脸色很难看,起身来到还在晕着未醒的傅龙,朝他踢了踢,傅龙慢慢醒来,顺带的还升了个懒腰,待他定晴一看便看到眼前的大将军,吓得立即起来,露出恭敬的模样。

    “你什么时候发明出来的武器,怎么神机营的人不知道?”

    卫成沉声问。

    傅龙很心虚,他知道自己发明的这个没有什么用处,怕被人笑话,所以一直不敢说,可是一想到马上能上战场,他就一并带了来,果然还是惹了祸。

    “我……我就弄来玩的,只是这些药不伤身的,睡一觉就醒来了,我……我若不是弄丢了解药,也不至于……不然我就将他们全绑了。”

    “弄丢了解药?”

    卫成忍着自己的脾气,“你一个下毒的将解药弄丢了,然后自己也中招了,是不是?”

    傅龙的头快要垂地上去了,他点头,不敢看卫成。

    卫成左掌握成拳,傅龙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卫成吐了口气,随即向亲卫下令:“将他绑上,待执行完成任务,再带回京城处置。”

    傅龙被战友们给绑了个结实,他不敢说半句。

    卫成翻身上马,朝带来的将士们看去一眼,都是清一色的布衣加身,这要如何上战场?好在损失的人马不多,且去了绥州城再说吧。

    他们一行人快马而去,而就在刚才这一处地方,在那山林的草从中,时凌取下面巾,随即朝一旁吐了一口鲜血,他受内伤了,而他带来的下属,此时还没有醒过来。

    若不是他曾夺下那个药包,他不会在再次中毒时比他们先醒一步,才将自己的属下全部藏于此,不过现在的他们,全身上下也只有一件里衣了,这么冷,的确有些受不了,也不知是哪个该死的将他们身上的衣裳与铠甲全部给扒了去。

    时凌用手帕擦了擦嘴角。

    又过了半日,这些人才全部醒来,黑衣人损失不少,不过几日没吃东西,早已经饿得不行,好在他们的马放养在山林,吹了一声响哨,马全部跑了过来。

    “一定要拦住他们去绥州城,只要那批粮草寻了出来,能安全无恙的送到西夏军营,咱们就离开。”

    他们翻身上马正要再去追,天空忽然出现一只老鹰,时凌脸色一变,从马腹上取下弓箭,他一箭射中老鹰,果见老鹰的脚上有个信筒。

    展开信筒一看,上面写的是平江府运送的粮草寻到了,原来运送的管事是怕被人发现才藏匿起来的,管事为了避开喜客来的眼线,走了水路,如今已经安全抵达。

    时凌看后,唇角扬起,冷笑一声,立即调转马头,下令道:“准备回京城。”

    于是他们往来时路上绝尘而去。

    夏州,数队走商队进城补给,多是布商与粮草商之类的,驴车排着队进城,如同一条游走的长龙。

    一队粮草商人在一处不起眼的客栈租住下来,一向不太热闹的夏州在这一日倒是热闹非凡起来,粮草商人半路结识的几位走商一起商量着在夏州入城补给,导致夏州城里的客栈一夜之间全部住满,连着这粮草商人都自告奋勇的住在了这小客栈中去了。

    只是在半夜的时候,这处小客栈的后门被人打开,一队人马过来将粮草给运走,来的人多,而且来去匆匆,在这个静谧的夏州城里,这队人马却是有持无恐,因为今日守城军与知州府因晚上的喜宴,全部给放倒了。

    在一处农家院里,西夏国的暗探组织在此,将这些粮草像平素一样分发下去,有了这一批粮草,他们马上就能起事,夏州、银州必须一举拿下不可。

    随着这些人运送到各地军营,而军营中,不少战士开始起火做饭,像往常一样,三更造饭,五更起事,主力军去往夏州,其他人去往银州,缠住银州守城军无法向夏州施以援手时夺下夏州。

    一切准备就绪,只要吃饱就要启程。

    西夏军全部集结起来了,西夏的领将正是吴家人,这一次能不能夺回失城,能不能守住家中的荣耀,就靠这一次了。

    吴家大公子身为主将,为了能吃饱饭好打仗,直接让人煮的硬了不少的粥米,另加细面馒头吃到饱。

    主将营里,一桌好菜,吴家大公子吃得不少,正吃得津津有味时,忽然喉中一哽,咳了一声,只见一口血吐了出来,他吓了一跳,随即又咳了起来,咳一声一口血,连咳数声,上气不接下气,倒地不起了。

    原本热闹的军营里,如今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