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逃亡的孔家

作者:珍禾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387章 逃亡的孔家

    孔滇全身发抖,他一想到孩子就要没了,公主也得死,就万分心疼,他浪荡了一生,玩过不少女人,但他唯一爱的只有西夏公主,在这一刻,他可以为了西夏公主去死。

    时郁冷哼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声说道:“你如此痴情,我妹妹可就是冤枉了,母后为了孔家,将你们的婚事栓在一起,你却爱着别的女人,而我妹妹不惜放弃公主的身份,远走他乡,你说你这命能值几钱?”

    时郁哈哈大笑,一脚踢开孔滇,随即起了身。

    孔滇看着时郁离开,一想时郁平时的阴冷手段,立即起身大骂,“姓时的,你要是敢伤我孩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很快护卫上前扣住孔滇,封了嘴巴,孔滇被拖了下去。

    时郁从院里出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刚才的神采没有了,眉间却有了忧愁,他所做的一切,但愿母后不会伤心。

    东院里,阮氏刚吃下一碗米粥,这会儿有些昏昏入睡,自打怀孕以来,不是躺着,就是在睡觉,越发犯懒。

    此时外头公公传话,太子殿下来了。

    阮氏不得不打起精神,起身上前相迎。

    时郁一身墨绿袍服,看着干脆利落,没穿繁复的龙衮,显得整个人要亲近一些。

    阮氏没想到他今个儿没有入宫理政,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看到阮氏,时郁眉间的忧愁少了些,他在她身边坐下,见她还站着,却是抬手示意她坐好。

    “可有哪儿不舒服?”

    时郁的声音很温和,最近时常来东院看望,阮氏感觉到很幸福,一问起孩子的事,她脸上不知不觉有了笑容,摸着小腹,说道:“昨个儿晚上感觉到了孩子在动,问过苏夫人,这是正常的,再过一个月,孩子动得会更厉害一些,叫我不必慌张。”

    时郁一听,便下意识的伸手抚在她的腹部上,阮氏的脸红了,时郁却是没有发觉。

    半晌后,时郁掌心有轻微的鼓起一块,像是被孩子踢了一脚,时郁哈哈大笑,阮氏也感觉到了,也是想笑,这孩子这么调皮,生出来必定活泼可爱。

    时郁收回手,吩咐刘公公重赏苏夫人,她将太子妃照顾的很好,将前不久启国进贡的玛瑙送去苏府。

    刘公公赶紧退下去办了。

    时郁留下来陪阮氏一起吃晚饭,关于西院的事,阮氏没有再问,时郁自也没有说,这东院被时郁的人暗中护住,无人能靠近,阮氏也听他的话,不出门了。

    便是母后召见,也被时郁给挡下,关于太子妃怀孕的事,外头的人谁也不知道。

    夜里,时郁回到书房,此时叶护卫回来了,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带着人马去追孔家的家眷,没想到孔家竟然留了一手,给跑了。

    叶昊是回来领罪的,不过是孔家的女眷,他竟然追不上,的确失误。

    时郁也有些意外,不过陈州有孔家的暗卫相护,也不惊奇,孔家这么些年总归留有后手,只是没有抓到孔家的家眷,便不能让孔家忌惮,时郁有些担心事出反常必有妖,孔家人忽然离开京城,莫不是要造反了?

    正好这一会,时郁又收到弟弟的信,逍遥王下江南巡视,几个月了,没有什么动静,今日夜里,时郁却收到了弟弟的来信,他没有在江南,却是去了巴蜀,同时巴蜀境内,在打斗中孔凡坤被黑衣人所杀,可是外头却传是逍遥王所杀。

    而这些消息都不曾传来京城,来得也突然,便是时郁也没听说孔凡坤之死,看来禁营是该好好整治一番了,这么大的消息都不曾知道。

    只是大舅舅死了,要如何向母后交代,再联想到孔家最近的举动,时郁忽然反应过来,“坏了。”

    时郁猛的起身,半夜入了宫。

    孔家人并没有逃出陈州,时郁还是高估了孔家的实力,当然孔凡泽也没有想到太子并没有解散禁营,当年从燕北攻进中原,孔凡泽曾听到过禁营,时郁当时在京都为质,便是禁营的人将他救出来的。

    禁营是凤帝一手创建,在燕北落难之时,凤帝所得消息,全倚仗禁营,可想而知禁营的厉害。

    孔家离开京城后,便在暗卫的掩护之下在陈州留了下来,这儿离着京城不过两日路程,很是危险,可是他们更不能现身,一但现身就落入禁营的眼里,反而逃不了。

    好在这儿是一处小院,夹杂在贫民百姓当中,只要孔家人不出门,倒也能安生。

    孔凡泽安排好院里的暗卫,他推开暗门进入,里头坐着的正是孔家的家眷,孔老夫人坐在那儿,看到小儿子进来,便担忧的问道:“如何了?太子为何还要赶尽杀绝,可是令瑛的命令?”

    孔凡泽摇头,“姐姐再狠心也不至于如此,必定是太子一人所为,而且太子没有听皇上的意思,将禁营解散,所以外头追查咱们的都是禁营的人。”

    孔老夫人一听,没想儿子还知道禁营的事,那是当年几位跟着皇上起事的老臣才会知道,不过眼下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而是他们该怎么办?离不开陈州,呆在这儿也是迟早要被发现的。

    孔凡泽安慰好母亲,出暗门的时候,水氏也跟着出来,孔凡泽面上不喜,“大嫂出来作甚。”

    “我出来透口气,我夫君在巴蜀,儿子扣在太子府,如今我苟且在此,还不准我出来走走么?”

    水氏有着极大的怨气,孔凡泽只好忍住,左右水氏也走不出这个院子。

    水氏乘着孔凡泽出门打探之际,她回到自己的屋里,将丈夫曾留下来的皇后懿旨拿了出来,丈夫藏了这么些年,是为了自己留后路的,可是这一刻,水氏已经被愤怒驱使,想着以后都不可能再回京城,她若不能将儿子想办法救出来,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水氏没少打骂过大儿子,可是天下没有哪个母亲是不爱自己孩子的,到这个时候,水氏知道孔家已经将儿子遗弃,但是她不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