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板倒赖县丞

作者:珍禾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768章 板倒赖县丞

    胡主簿主动将赖永冲所有的罪行都说了出来,并找来里正核对那些流户的名单,还当真一人不差,算下来就赖家贪走的税粮与银子便有好六万两,又有上七万石粮食。

    胡主簿带着人马主动核查帐本,他们胡家的反正早已经悄悄地补齐,以前帐目也是他管着的,早就留下了一个心眼的,此时补上去,除了笔墨有些新外,但帐本记录的位置却是对的。

    苏义再核帐时就发现官库里多了两万两银子,还有一万三千八百二十石四斗五合粮食。

    数目很精细,记得也清楚,想来胡主簿是怕了,也主动补上了。

    赖县丞的案子已经审完,也毫无悬念,有胡主簿在旁边帮忙,又有各地里正做证,最后赖永冲全部承认下来,案子涉及广,赖家为此害过这么多的人命,赖家诛连九族算是没得说,就刺杀朝庭命官这一项也够他受的。

    案卷交到刘知州手中,江陵知州刘解看到案卷简直都惊呆了,这陵县新来的知县不愧是新科状元,才来多久,居然破了这么一桩大案子,看到这缴回来的数目,以及抄的赖家,刘知州感觉自己的政绩上狠狠的添了一笔。

    这位苏知县可是比其几县上任多年的知县都要强百倍,瞧着他刘解入京为官指日可待了。

    刘解喜滋滋地在案卷上再添上几笔,便叫差吏从驿站将案卷交去了京城刑部。

    苏义的案子着实大,尤其是国库空虚的时候,缴上来的粮食可都是最实用的了。

    走驿站的速度就是快,很快传到了京城范井的手中,范井收到案卷,原本还一脸悠闲的他立即坐直了身子,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苏义,苏义,你这是狠狠地打了傅震宇的脸,当初劝着官家不将你留在京城,如今你却给官家送了这么一个大礼物。”

    范井拿起案卷立即起身,却是快速朝御书房求见皇上去了。

    御书房内,时文景坐于龙椅中,他看着眼前等着训话的大儿子,瞧着这个大儿子,他就头痛,打小不养在身边,在京城里为质,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人显得很阴郁,便是他有半生阅力,也看不透这个大儿子。

    虽说大儿子这样的人才有帝王之相,也不容易被身边下臣左右,可是他还是盼着大儿子能过得开心一些,别成日阴郁着一张脸,连个媳妇儿都娶不到。

    时文景想到两个儿子娶媳妇的事,心头更加难过了,大儿子对女人很无情,送去的通房,不是被吓死便被打入冷宫,外头的贵女一听到要嫁给太子,便要寻死的地步。

    二儿子是温和的,从小不缺爱,性子也好,偏生在燕北边关之地传出好男风,这事儿虽然被压着了,京城里的权贵是不知道的,可是却是时文景心头的一块痛处。

    如此英勇善战的小儿子,怎么就好男风呢?天下女子任凭儿子选,偏要选那柔弱的男子。

    时文景抚额,再无心批凑折,却是将桌上平素翻看的书朝大儿子甩去,时郁不挡,也不后退,于是砸在他的肩膀上。

    时文景看着又心疼了一下,责备道:“你说说看,什么时候娶个媳妇回来?咱们时家如此显贵,结果你们兄弟二人都娶不上媳妇,叫为父这脸面往哪儿搁,你母亲为了抱孙子,连孩子的衣裳都缝好了,你说说看吧,什么时候成婚?”

    时郁像个闷葫芦似的不开口,时文景又觉得头痛,伸手往桌上抓东西砸,依着他当年行军打仗的暴脾气,非抽他几鞭子不可,可是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他不愿意娶的媳妇,回头还不得把人给吓着了。

    时文景胡乱一抓,抓到一块砚台,这砚台可是时文景的宝贝,不过这么一砸下去,怕是要受伤的,身边太监刘英见状,连忙上前相劝。

    没想这会儿时郁开口,“父皇,要我娶房媳妇也不成问题,那得我选。”

    “好,那你倒是选啊,这么多年了,我瞧瞧你,三十岁的人了,与你同龄的孩子都大了。”

    时郁这会儿抬头看向时文景,似下定了决心,说道:“我之妻是位庄户出身,父皇可准?”

    “庄户出身?”

    时文景说不出话来,京城里这么多的贵女,为何娶个庄户出身,没读什么书,不知礼节,将来可是一国之后,不成体统,于是时文景想也没想的拒绝,“京城贵女当中,随你选,为父不反对,但是庄户出身,那自是不可。”

    时郁听后,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便是打死也不开口了,时文景被儿子气得不轻,时家子嗣单薄,他盼着儿子们多生几个孙子。

    于是时文景松了口,“庄户出身,做你的侧妃还差不多,正妃自是不成。”

    时文景已经很让步了,为了两儿子的婚事是操碎了心,一个不娶,一个守着边关不回,连他的圣旨也不放眼里,偏生他能耐了半生,却在晚年时败在两儿子手中,心里越发慈悲起来。

    时文景见大儿子不接话,一脸惊讶道:“你是一定要将她娶为正妃了?”

    时郁点头。

    时文景压下心头的怒意,问道:“她是谁?”

    时郁接了话,“我知道父皇在想什么,在父皇还没有召告天下之时,我是不会告诉父皇她是谁的,她是庄户出身,没有什么靠山,将来但凡有人欺负她,也只有我能护她,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瞧瞧这一番话,这得有多深情了,竟然对那庄户女如此相护。

    “你们两兄弟是有能耐了,你弟弟要留在边关,你还私下里给他运粮,你这是要气死我的。”

    时文景又抓起砚台,正要掷出去,外头刘公公传话,刑部尚书范大人觐见。

    时文景再次压下怒气,将砚台放下,理了理衣裳,叫大儿子别像个木头似的站在中间,坐旁边去。

    时郁便也听话的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中。

    范井进来,看到太子也在,他心头一动,御书房里怎么气氛不对劲,莫不是又为了太子的婚事?

    范井进来不敢多话,生怕惹祸上身,却是迅速将手中的案卷呈给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